暗魔神

第413章 迷踪

第四百一十三章迷踪

箭舟缓缓开行,雾气更加浓密,箭舟外除了翻滚的白雾,几乎看不见任何东西。

阿特雷一直闭着眼睛,凝神之下,四周的声音越来越清晰,他听到轻微的风声,海浪的涌动和拍打礁石的声响,甚至连远方不知名的海兽发出的奇怪声音都听得一清二楚,可是刚才那奇怪的声音却渐不可闻。

阿特雷叹了口气,举手阻止道:“停下箭舟,向左边靠靠,右前方似乎有礁石。”

泽宇麻力奇怪地问道:“大哥能看到前面……怎么可能?”

阿特雷摇头:“你仔细听一下,是不是有海水拍打礁石的声音?”泽宇麻力走到一边侧耳倾听,半晌,他叫道:“不是礁石……声音不像……”突然间神色很是紧张。

阿特雷虽然听力好,但毕竟不是在海上生活的人,经验要差得多。闻言再次倾听,他骇然地发现,那个“礁石”竟然是移动的,他陡然明白了,那个东西一定是某种大块的魔兽!

泽宇麻力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这样大的浓雾根本就没有办法逃避,他心里不停地祷告诸神,乞求这只魔兽早点离开,可要命的是,根本不知道这是什么样的魔兽。

箭舟已经完全停了下来,箭舟里死一般寂静,不论坐着的还是站着的人,都保持着不动的姿势。

阿特雷有点讨厌这样的形势,让人完全摸不着头脑,他知道众人现在极度紧张,稍微有一点响动都会让他们歇斯底里,他不由得想到那个神秘的雷猫小姑娘卡哇伊,要是她在这里,一定可以安抚住众人。

箭舟忽然晃动着向前移动,阿特雷低声呵斥:“是谁开动箭舟,不要命啦!”

泽宇麻力紧张地回头看那些操纵手,操纵手们个个茫然,因为,没有人开动箭舟。

阿特雷身形微闪来到泽宇麻力边上:“好像是水流……奇怪?”

大约向前滑动了几百米,箭舟再次停下,阿特雷扫视船舱,所有人都流露出惊惧的神色,包括那些劫掠者。箭舟底部突然传来轻微的擦碰声,泽宇麻力小声疑道:“靠近陆地了吗?怎么回事?”

阿特雷的神色越来越惊讶,越来越不解,突然他大吼道:“所有人都抓住扣索,固定好身体……你们!立即……”话没有说完,异变陡生。

箭舟突然急速升空,船舱内顿时乱作一团,幸亏阿特雷提前喊叫,众人还有点准备。

阿特雷一把拽住泽宇麻力,双脚死死钉在地上,猛地一眼瞥见舟外,更是惊讶万分。

原来海面上的浓雾只有很薄的一层,箭舟升上来,视野立即开阔起来,他看见远处有一座黑色的山峰,围绕着山峰似乎有隐隐的几道暗光闪现。

没有等他看清楚,箭舟忽地沉了下去,轰隆一声巨响,箭舟重新落进海水里。泽宇麻力惊魂未定,颤声道:“是怎么回事?”

阿特雷沉声道:“我们似乎开到一头魔兽的背上了,都别动,等等看!”

箭舟已经完全俯冲进海,好在有防御护壁,海水暂时淹不进箭舟,但是舱室里的人已经挺不住了,开始狂呼乱喊起来。

阿特雷喝道:“启动箭舟!启动箭舟!”

突然间他明白了,那个大家伙魔兽一定是往深水里潜,箭舟正好被这股巨大水流吸住带入海底深处,他也来不及解释,只好急忙下令开动箭舟。

箭舟在海水里急剧地打转翻滚,有的人没有固定住身体,在舱室里也随着箭舟翻滚跌撞。

阿特雷也顾不上他们了,他一只手死死抓住泽宇麻力,另一只手按住一个操纵手,这两人都是要控制箭舟的。

整条箭舟发出令人恐惧的“吱吱嘎嘎”的声音,夹杂着一些断裂的声响,听得人头皮发麻,箭舟挣扎着向水面冲去!

泽宇麻力狂叫道:“方向!太奶奶的!注意方向!”

控制方向的操纵手已经晕了,一边漫无目的地胡乱摆弄着,一边嘴里竟哼着不知名的小调,阿特雷看的哭笑不得,送出一丝精神力,在他耳边爆出两个字:“方向!”

那家伙被震得浑身乱颤,眼睛里的迷茫陡然一空,他怪叫一声:“谁在我耳朵边吵吵,方向?我知道……看我的!”

箭舟突地向上翘起。泽宇麻力惊恐愤怒地大叫:“你他奶奶的!……舟头平放!你疯了!箭舟会断的……”

阿特雷眼看不好,飞速的打出黑牛拳,将那个操纵手打飞出去,把左手按住的那个操纵手推过去:“你来掌握方向……快!”

箭舟已经快立了起来,断裂的声音更响了,霎时间,船舱里安静下来,似乎人人都知道,箭舟要撑不住了。

泽宇麻力绝望地看了一眼外面,喃喃自语:“我怎么让这个白痴来控制方向……可惜……舟首太轻了……完了……”

阿特雷眼睛一亮,为了救这群人他只好冒险了,一股无匹的力量从他身上传出,稳稳地压住舟首,在“嘎嘎”乱响声中,舟首开始沉了下去。

泽宇麻力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大叫起来,急速下达了一连串的命令,船员们也知道成败在此一举,个个奋勇当先,没有一个人敢懈怠。

箭舟里浸进的海水越来越多,魔法防护渐渐黯淡下来。

在最后关头,箭舟“轰”地一声窜出水面,几乎同时,箭舟的魔法防御发出“波波”的脆响,光芒消散无踪。

船舱里一片死寂,所有的人都沉默无语,半晌,传出一声啜泣,顿时引起一片哭声,那是极度恐惧后庆幸自己还活着的哭泣。

船舱里现在也是雾气弥漫,魔法防御光晕失去后,箭舟外的浓雾也飘了进来,能见度极低。

阿特雷和泽宇麻力两人从头到尾巡视了一番,除了十七、八个没有固定身体,被摔出去受伤的人外,其余的都安然无恙,只是由于惊吓过度,人人脸色青黄不定。

箭舟已经损坏大半,防御壁彻底消失毁坏,舟体有多处裂伤,海水已经漫到脚踝,下舱室里的货物也大部分淹在水里,似乎只有动力部分还能运转。

受伤的大部分是劫掠者,因为劫掠者没有固定的位置。

泽宇麻力说道:“看来我们必须上岛,这艘箭舟……唉,是过不了深渊之海的。这场该死的浓雾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散去,骨滩在哪个方位现在都不清楚,这里太危险了。”

阿特雷想起刚才看到的黑色山峰,心里有了主意说道:“泽宇麻力,你来指挥,我上去查看方位。我上去时箭舟千万不要移动,否则我下来找不到你们就麻烦了。”

泽宇麻力奇怪地问道:“上去?怎么上去?”他倒忘了阿特雷是如何上舟的了。

阿特雷微微一笑:“等着我!”

言罢,背后双翼骤然间展开,纵身飞起。

泽宇麻力和船舱里的人惊讶地看着,没想到他说飞就飞,眨眼就看不见了,泽宇麻利喃喃的说道:“长着翅膀的鸟人……”

这层浓雾很薄,阿特雷悬在浓雾上方,侧前方就是那座不大的黑色山峰,山峰中间不停地有黑色的浓雾向下流淌。

阿特雷向四周极目远眺,发现这里似乎被人布置过,四个方位都有淡淡云翳之气闪现,而他惊奇的发现这黑色山峰的四周的海水居然是黑色的!

探清楚四周的环境后,阿特雷不敢久留,悄然落了下去。他心里已经开始警觉,知道垒骨滩一定有什么古怪。泽宇麻力正在担心,突然发现阿特雷已经站在自己身边了,急忙问道:“大哥,怎么样?看到骨滩了吗?”

阿特雷说道:“不知道是不是骨滩,右前方有一座黑色的山峰,且不管那是什么,我们开过去再说。”

泽宇麻力和船员不由得精神大振,他们现在也不管骨滩有多么恐怖了,只要有陆地可以停靠、渡过目前的难关就好,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箭舟缓缓地开动,在舟首专门配置了四个听力好的船员,让他们倾听前方的响动,阿特雷不时地飞上去查看,纠正航向。

有他在空中导航,箭舟开行的虽慢,但也渐渐靠近了那座古怪的山峰,渐行渐进中众人再一次听到隐隐的鼓声。

站在舟首的四个船员几乎异口同声叫道:“前方有礁石!”

泽宇麻力大叫:“停舟!”

果然轰隆隆的潮涌声阵阵传来,听声音不单是一座礁石,似乎四面八方全有,他们好像突然闯进礁石群中了。

船员们个个目瞪口呆,这些礁石仿佛是突然出现的,以现在这艘没有防御的箭舟,根本就抵挡不住礁石的碰撞,只消几下就撞散了。

阿特雷突然明白,这是一种移形魔法阵,看来这里有强大的魔法师存在,而且还是个魔法阵宗师,他想干什么?

泽宇麻力下令停舟,他侧脸看向阿特雷,眼里流露出求救的目光。几乎所有的人都看向阿特雷,包括那群劫掠者。

阿特雷低头沉思,他也搞不清这是什么魔法阵,这群礁石似乎是巧妙地利用自然之力,并不非常凶险,好像是故意摆出来为难人的。

突然有船员叫道:“雾气散了!雾气散了!”

刚才浓密的雾气开始变淡,一股股清凉的冷风吹来,四周的景象显现出来,不远处,一座黑色的山峰矗立着。

现在众人可以看到,山并不太高,上面好像长满了同样是黑色的东西,是什么却看不清楚,山的中部有巨大的凹影,从里面源源不断地流淌出一股浓雾,山顶上的天空似乎格外的明亮,给人的感觉非常古怪。

船舱里一片惊讶声,很快大家就发现,浓雾并没有全部散去,只散开了以箭舟为中心的一百多米范围,周围依旧浓雾滚滚。

在这块显露出来的黑色水面上,竟然散布着很多尖利的礁石!

泽宇麻力松了一口气,苍白的脸上终于露出笑容:“伟大的神明保佑,能看见就好办了。”

阿特雷一直没有说话,他仔细观察着这些突然冒出来的礁石,觉得很是纳闷,他在想是拥有怎样强大的魔法才能操控这些实实在在的礁石,其中的古怪他还未参详出来,心想即使能看见也未必好走。

他忍不住说道:“泽宇麻力,小心点,这里古怪得很。”

箭舟缓缓启动,速度极慢,小心地向一条空隙处驶去,非常奇妙的是,雾气也随着箭舟的前进向后退去。

“砰!”箭舟莫明其妙地轻轻撞上一块礁石,因为速度很慢,箭舟只是摇摆了一会儿。

泽宇麻力觉得很奇怪,明明前面是空阔的水面,怎么突然会冒出一块礁石?

阿特雷也觉得奇怪,这种以自然之物为魔法阵的手法,他只在典籍中看到过,但是没有详细的记载和说明。

泽宇麻力命令操纵手后退箭舟,操纵手叫道:“我们被粘住了!退不回来。”

阿特雷急忙说道:“停止……停止启动箭舟。”

泽宇麻力是越来越信任阿特雷了,闻言道:“大哥,为什么停舟?”

阿特雷沉声道:“这里的主人到目前为止还没有显示出恶意,即使他现在不现身,也会有东西把我们领进去的。”

他在一刹那间想明白了,此地的主人不管是好是歹,一定会露面的,否则就不会强迫劫掠者去搜罗人口,他总是有某种目的的。

众人尚未想通,一股水流推动箭舟自行移动起来。

大家发现,礁石仿佛真的能移动,明明看上去是礁石,水流推着箭舟却直穿而过,整个穿行过程虚虚实实,真真假假,看得众人眼花缭乱,无所适从。

阿特雷却知道这魔法阵并没有启动,因此厉害之处尚未显现,他心里暗自庆幸,自己没有贸然出手,如果触动了阵法,自己虽然不怕,但是箭舟里人恐怕一个都活不了。

水流带着箭舟七拐八绕,穿过礁石群,又经过几处急流,陡然间,众人眼前一亮,他们终于穿过了浓雾区。

他们这才发现黑色的山峰是多么的高大,在远处看到的山上长的东西,近看竟是黑色的高大植物。

泽宇麻力突然打了一个寒噤,说道:“好冷啊!”

一股冰冷的风吹来,几乎所有的人都哆嗦起来。

阿特雷奇道:“咦,这股冷风真是怪了……泽宇麻力,叫大家去穿衣服。”

泽宇麻力冷得浑身乱抖,话都说不清了,带着船员向后舱跑去。行商们也忙着取出皮袍等物穿戴起来。

箭舟还在行走,离山峰越来越近,温度也跟着急遽下降。

泽宇麻力裹着一件肥大的皮袍,声音还是有点颤抖地说:“大……大……大哥,你怎么……不冷啊……”他牙齿不停地“得得得”上下敲打。

阿特雷笑道:“我从小就不怕冷……这点冷风不算什么。”

有个船员取来一件新皮袍说道:“大哥,把身上的破袍子换下来吧,背上好大的窟窿。”

阿特雷懒得脱旧袍,振臂一抖,身上的旧袍立即碎成小片散落下来。他慢条斯理地穿上新皮袍,随手递给那个船员一把钻石币。

那个船员甚是机灵,说道:“这是我孝敬大哥的。”接着小声道:“大哥,等会儿有事的话,请照顾一点小弟。”他很聪明,知道现在保命更重要。

泽宇麻力确定这里就是骨滩了,他仔细看着这个传说中的地方……

山上云雾缭绕,烟霞缥缈,景物时隐时现,显得十分神秘,他顺着岸边看去,临海处俱是陡峭的悬崖峭壁,在海浪拍击下发出阵阵轰鸣。他指着前方说道:“看!那是劫掠者的矫链舟,还有两艘箭舟,他们在那里。”

船舱里一片欢呼,众人完全忘记了先前被劫掠者追赶的恐惧,看到矫链舟竟然生出一丝亲切感。

这里实在太过神秘了,人多总是能壮壮胆子的,操纵手不等泽宇麻力下令,就要启动箭舟,被阿特雷一眼看见,他来不及说话制止,凌空就把这个操纵手扔了出去,这才说道:“你不要命了!让水流带着走,如果箭舟开动……嘿,这里马上就什么都看不见了。”

那个操纵手趴在地上,半晌,才哭唧唧说道:“我想快一点……再说……就要到了呀!”

阿特雷苦笑着摇头:“别想的太容易了,这里的主人已经在接引我们的箭舟,你这一开舟,哼!立即就会触动这里的魔法防御,再想出去可就麻烦了。”他走到那个船员身边,伸手拉起他:“我们只要慢慢地等着就好了,什么都别做。”

水流推动着箭舟向着悬崖峭壁急速而去,这次就连泽宇麻力都沉不住气了,大急道:“要撞上了……”

他一把拉住阿特雷:“大哥,快下令,让箭舟停下来,箭舟经不起碰撞了!”他竟然不敢直接下令停舟,似乎自行将指挥权放弃了。

阿特雷依旧说道:“不许停舟!”他知道,泽宇麻力这些人没有见识过真正的凶险,这种程度的魔法阵,这些人根本无法抵抗。

泽宇麻力和这几个操纵手十分紧张,他们都是在深渊之海里闯荡了多年的好手,看着面前越来越高、越来越大的峭壁,心里充满了无助感。

海浪冲刷岩壁发出的“隆隆”声,震人心魄。

阿特雷心里也很紧张,箭舟上所有人的性命都取决于他的推断,他准备在情形不对的时候,亲自去拉动箭舟。

因为箭舟上的防御壁已经损坏,阿特雷跳上舟首,随时准备出手。泽宇麻力等人连喊小心,阿特雷摆摆手示意不要紧。箭舟越行越快速度如脱缰的野马,向着绝壁猛冲而去。

全舟的人都听见了阿特雷的喊声:“大家抓紧了……啊哈……”看到箭舟前的水流,他已经明白不会有事了。

一道急流环绕着峭壁,箭舟眼看着就要撞上岩壁,而在这道急流的冲击下,立即打横转头顺着岩壁绕了过去。

阿特雷跳回舱室笑道:“没事了。呵呵,我估计这是惟一的通道,只有这样走才安全,其他地方可能都是陷阱,去不得的。”

只一会儿功夫,箭舟就停靠在矫链舟边。

众人向外观望。这是一座巨大的黑石平台,仿佛是用一块完整的岩石雕琢出来的,看不见有拼接的痕迹,平台边缘错落着一根根的黑色柱子,每一个柱子上雕刻着奇形的花纹,柱顶端都嵌有碗口大的魔晶石,闪着五色的光华。

平台远处,烟雾缭绕中,人字形交叉排列着巨大的尖柱,不知道通向什么地方。

这里正好是黑色山峰的山脚下,四周一片寂静,一股淡淡的冷香随风飘来,沁人肺腑。

众人大口大口地呼吸着,所有的疲惫惊恐似乎都一扫而光。

泽宇麻力惊叹道:“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不像是传说中的骨滩……倒像是……”像什么他也说不清。

有个劫掠者惊道:“我们的人都到哪里去了,矫链舟是空的!”

阿特雷没有说话,他在细细地分析柱子的排列,他觉得这些柱子有些古怪,看了好一会儿,实在想不出这种排列方法是什么狗屁的魔法阵。

泽宇麻力说道:“大哥,我们是不是上岸去?”

阿特雷稍稍犹豫,说道:“也好,上去看看吧。”

泽宇麻力下令:“所有的人都到平台上去,客人们的东西暂时就放在箭舟上,贵重的物品随身携带。好,先去几个船员,在前面帮忙,其他的客人排好队,一个一个上去。”

行商们在庆幸终于到达陆地的同时,心里还是忐忑不安,不知道这里还有什么东西在等着自己。

很快,所有的人陆续走上平台……

阿特雷是最后走的,他指挥箭舟上的劫掠者们登上平台,泽宇麻力看看已经破烂不堪的箭舟,跟着阿特雷边走边苦笑:“我算是完蛋了,箭舟破损……唉,不想了,走一步算一步吧。”

阿特雷微微笑道:“只要还活着,就还有机会。”

泽宇麻力无言地点头,心想:“真的有机会?还不知道这里会发生什么事情呢。”

PS:热泪庆祝流浪的蛤蟆大大进驻纵横!蛤大的巨作《焚天》!童鞋们纵横太给力了,是不是啊!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