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凉铁骑

二二一章:变化【求收求红】

趁着骑兵刚刚冲击而去,中年处在空地之际,贾荣一挥手,五十多支弩箭再次向中年射去。

中年人终究是人不是神,刚刚躲避骑兵的攻击处于旧力已去新力未生之际。

“噗”的一声,一枚弩箭刺穿了中年的肩膀,白色衣衫泛起了朵朵梅花。

冷哼一声,中年丝毫不顾手臂上的伤势,仗剑向着贾荣杀来,诡异的步法让沿途的士兵根本触摸不到他。

临近贾荣,中年举起手中的长剑,直直的刺向贾荣。

朴实无华的一击在贾荣看来却无法躲避,他感觉无论躲向何处长剑依旧会刺中自己,中年的剑法让贾荣胆寒。

就在长剑距离贾荣还有五尺的距离之时,贾荣猛然清醒过来,狼狈不堪的滚落下马,躲过了中年志在必得的一击。

中年的眼中闪过一丝惊讶,旋即再次仗剑杀来,剑势较之方才更为凌厉,贾荣毫不怀疑这一剑能直透铠甲将他杀死,周围的西凉军士兵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然来不及阻挡中年。

陡然,贾荣的心中闪过一丝明悟,曾几何时自己屈服在别人的威势之下,整个天下的世家他都敢得罪,胆魄可想而知,眼前的中年不过是一个人罢了,贾荣自信以自己的力量能够挡下中年,“他强任他强,清风拂山冈!”。

信心满怀的贾荣拔出腰间的青钢剑,顾不得手臂上的伤势,双手握剑迎向中年。

两把武器相交,发出刺耳的声音,贾荣力大也止不住倒退了七八步,中年亦倒退三步,看向贾荣的目光充满了惊讶,在中年看来,无论是谁都不能躲过自己的前三剑,而眼前之人却躲过了两剑。

不待中年再次出招,周围的士兵一哄而上,将贾荣重重包围在中间,向着东门的方向缓缓行去,中年虽然自诩身法无双,却不敢在轻易涉险,贾荣的悍勇超乎意料,中年怀疑若不是贾荣受伤会是什么样的情况,看来贾荣能够成为金城太守,独当一面,并非浪得虚名。

中年不可置信的看着手中的长剑,这把剑是他花费了极大的心力才得到的,用的材料以及打造的工匠都可以称的上稀有级别的,多年来,中年对这把剑产生了极厚的感情,杀敌无数。

没想到方才的交手竟在剑身上留下米粒大小的缺口,惊讶之余看向贾荣手中那把剑的目光充满了欲望,那眼神就像是在看一名**的美女,宝剑配英雄,英雄亦爱宝剑,贾荣手中的那把剑绝对是把宝剑,一把神兵绝对能让无数人为之挣的头破血流。

得到喘息的贾荣,抖了抖酸麻的双手,怜爱的抚摸了一下青釭剑,似在慰问,亦像是在夸赞。

并不是人人都有着中年的一身好功夫,中年带来的五十名武者经过这么一会已经死了个七七八八,通往东门的道路被打开。

藉此时机,贾荣翻身上马,向着东门的方向冲去,中年恨恨的看了贾荣一眼,招呼一声消失在夜色中,整个过程说来缓慢实则极快,此时程球才刚刚带领士兵赶到,骑兵真正奔跑起来的速度并非两条腿的步兵所能赶上的,何况这些步兵还要面对骑兵的狙击。

“启禀将军,姜将军已经拿下东城门,请将军速速赶往东门。”一名骑兵奔驰而来,于战马上行礼说道。

贾荣面露喜色,东门拿下,必死的局面也就被打破,只要出了武威城,城中的军队只能望洋兴叹,到时一定给耿鄙小儿来一下狠的,贾荣恨恨的盯着州牧府的方向。

“速速前往东门!”贾荣一声令下,剩余的骑兵向着东门的方向赶去。

“恩师,难道就这样算了吗?”

中年摇摇头说道:“通知你师兄做好准备,给贾荣最后一击,切勿有失!”

若是贾荣在此,一眼就能认出,中年就是方才和贾荣交手之人。

夜色逐渐退去,东方的天空泛起一抹鱼肚白。

贾荣回头看了看身后紧紧跟随的骑兵,感动之余脸上露出欣慰之色,养兵千日用兵一时,这些士兵能这么卖力也是对自己成绩间接的一种肯定。

“兄弟们加把劲,马上就能出城了,让这些龟孙子在后面慢慢追吧。”贾荣吼道。

身后的骑兵轰然大笑,身体的疲累和紧绷的神经不由得防松了许多,断肢残臂的骑兵亦有许多,他们仍旧在战马上苦苦坚持,左臂断了,将兵器放到右手,右腿断了,仍旧不放弃。

西凉军是崇奉的精神一向是令行禁止,哪怕身上有再多的伤痕,只要尚存一口气,仍旧拿起武器冲向敌人。

当贾荣带领骑兵赶到东门时,城门大开,周围的士兵尽是陌生的面孔,已经在姜羽的控制下,与此同时,张伟也带领士兵赶到。

贾荣松了一口气,只要离开武威一切都好。

姜羽策马赶到贾荣身边拜道:“将军,此番多亏了马将军相助才轻易的取下了东门,马将军带领一千士兵为内应,骗取了城门。”

贾荣对着姜羽身后的马腾躬身一拜道:“多谢马将军豪义相助,此恩贾荣铭记在心,必有厚报!”

马腾吃惊了看了贾荣一眼,他终究是非常之人,忍住了内心的好奇,摆手道:“荣……贾兄弟不必客气。”贾荣的大名马腾当然有所耳闻,整个凉州或许有人不知道耿鄙,但却一定知道贾荣。

“不知马将军有何打算?”

马腾面露苦涩,耿鄙一再严令不能打开城门,马腾违命打开城门,并将程银抓了起来,武威是不能再呆了,连马腾也没想到有朝一日自己会热血上涌干这样不着谱的事情,他的家人也在他做决定的那一刻起被士兵接了过来。

“若是贾兄弟不弃,马腾愿意追随!”马腾翻身下马,单膝跪地拜道。

贾荣大喜,翻身下马,将马腾扶起说道:“有马将军相助,我军必定如虎添翼,城中乃是非之地,不可久留,宜速速出城。”

张伟亦带着卫芙赶到了贾荣的身边,看着贾荣满身是血,以及手臂上触目惊心的箭伤,卫芙竟呜呜咽咽的哭了起来。

贾荣拍了拍卫芙的肩膀,小声安慰了几句,卫芙才作罢,看着四周好奇的目光,娇嗔一声,低下了头颅

贾荣冲着张伟点了点头,一切尽在不言中。

在临近城门之际,一股不好的预感袭在贾荣心头,长年的杀伐,让贾荣对危险有着很强烈的预感。

太阳终于露出了一个边,向武威城挥洒第一缕阳光,一抹剑光斜着向贾荣的方向刺来,如此短暂的距离容不得任何人做出思考,与此同时,城门附近的几名士兵同时发难,悍然拔剑向贾荣发动攻击。

姜羽马腾等一干将领目瞪口呆的看着局势的变化,有心救援却是无力回天,这些士兵挑选的地点离贾荣实在是太近了,谁也没有料到城门附近会混有奸细。

贾荣身旁的张伟率先反应过来,没有一丝犹豫,扑向贾荣身前。

“噗”的一声,长剑从张伟的后心刺入,将张伟刺了个透心凉,呜咽几声,张伟倒在地上,持剑的青年见一击无功,眼中闪过一丝怨恨之色,迅速退到人后,随即消失。

又是“噗噗”两声响起,贾荣的肋下被刺中,鲜血四溢,刺向左臂的剑势被贾荣灵活的躲开,而后一把抓住士兵握剑的手将其甩向右边的剑锋,士兵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竟被同伴的剑所杀,努力睁大眼睛,表示着心中的不甘。

不知什么时候,卫芙出现贾荣的身后,为贾荣挡下了身后的一剑,卫芙被刺中背部,鲜血横流,一袭青衫被鲜血染透。

贾荣惊叫一声,伸手接住即将倒地的卫芙,声音哽咽的问道:“为什么?为什么?”

卫芙的脸色由红润逐渐变为苍白,嘴唇哆嗦着似要说什么,看贾荣无事,卫芙的脸上泛出一抹喜色。

贾荣急忙劝道:“芙儿,不要说话,你一定会没事的。”

卫芙眼皮眨了眨,阖上了双目。

看着卫芙脸上痛苦的表情,贾荣无明业火三千丈。

反应过来的众将一拥而上,将几名士兵擒住,除了最初逃走的青年,其余的士兵全部被抓住。

草草处理了一下卫芙背部的伤口,将卫芙轻轻放在地上,起身看着几名偷袭的士兵,贾荣猛然拔剑,一剑又一剑的将这些士兵全部砍死,事了,贾荣喘着粗气,奋战这么久,贾荣身上伤口无数,已经快到达极限。

姜羽双目喷火,没想到被控制的城门会发生这样的情况,猛然拔剑冲马腾而去,马腾亦不示弱拔剑相迎。

贾荣强忍住肋部的疼痛,冷声喝道:“住手!”

马腾姜羽止手立于一边,只是姜羽的双目通红,握住佩剑的双手轻轻颤抖,牙齿咬得吱吱直响。

“出城再说!”贾荣强忍住内心的愤怒,咬牙切齿的说道。

轻轻扶起张伟,平日里炯炯有神的双目早已涣散,双目圆睁,充满了不甘,合上张伟的眼睛,贾荣落下了一滴眼泪。

清明节放假了,断崖在这里祝大家节日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