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装回明

第十二章 战斗开始

可是就是这样,也不是个办法,前途漫漫,该怎么办呢?正在卢象升忧伤之际,却忽然看见一个亲兵跌跌撞撞的跑了进来,口中还在大叫“大人,好消息,好消息。杨督师率领关宁军来救我们了!”“这怎么可能!”卢象升一下子站了起来,虽然他从内心深处希望如此,可是以他对杨嗣昌的了解,却知道想要他出兵来救,不亚于痴儿说梦。

“大人,这是真的,这是真的。”这个亲兵看见卢象升不相信,连忙大声道:“不信您看,这是杨督师的亲笔信呢!”其实这个小兵哪里知道这是不是杨嗣昌的亲笔信,不过他既然看见上面有着杨嗣昌的署名,料想这应该是杨嗣昌的亲笔信了。

“哦,是吗——快拿来我看!”卢象升一听来来了精神,连忙抓过信来仔细地看,这也是人之常情,但凡是有一点希望,都希望是真的不是,卢象升此人,也是个大大的英雄,在历史上,他是文臣出身而担任督臣,勇猛却不下于那些武将,(因为崇祯害怕武将掌权,会起兵造反)实在是大明一个异数!他此时也不是贪生怕死,而是怜惜自己亲手打造的天雄军,他手下有一万天雄军,都是他的家乡子弟,跟随他征战多年,历来忠心耿耿,和他的关系就好比是楚霸王四面楚歌时,他身边依旧不离不弃的八千家乡子弟!他实在是不愿意这样的一支精兵就此断送啊!

等到卢象升把信看完,却是激动地叫道“果然是杨嗣昌的亲笔信!怪了,真是怪了!”卢象升和杨嗣昌同殿为臣,而且二人都是深受崇祯器重的大员,自然是熟悉杨嗣昌的笔迹的。所以他一看,就知道这绝对是杨嗣昌的亲笔信无疑了,而且这封信里,杨嗣昌竟然说得十分恳切,甚至隐隐有自责之意,这实在是令卢象升感到疑惑,

卢象升也不傻,对于以往杨嗣昌对他的态度是一清二楚,可是这次他却是愣了,为什么他的态度会有这么大的转变呢!等到把这封信再三看了几遍之后,卢象升终于得出了一个结论,或者真的就像他信中所说,化干戈为玉帛,共同为国出力吧!

“嗯——如此说来,既然他杨嗣昌有此气量,我卢象升却也不能做小女儿姿态,如果他这次真的前来相救,那身为大丈夫,我们就一笑泯恩仇,共同为国出力,扶保大明江山!”

卢象升自言自语道,除开党争不谈,其实卢象升对于杨嗣昌还是很佩服的,他确实也有阁老之才,对于李自成之流,那个十面张网的计策就十分高明。若真的二人能摒弃前嫌,那国事尚有可为啊!

如此一对比高起潜的临阵逃跑,卢象升对于杨嗣昌的评价又搞了一层,杨嗣昌可是比起高起潜那个阉货来说,还是要好上不少的。

另外卢象升对于信中提到的济南大捷也是十分感兴趣,虽然限于篇幅,信中提到的只是寥寥数语,可是其中透露的信息却是令他暗暗吃惊,大败鞑子正黄旗,斩首一万级!缴获无数!射杀鞑子甲喇额真一名,牛录数十名,重伤正黄旗旗主多尔衮,令的正黄旗望风逃窜,而这些都是有一个名叫张麟麒的年轻人所为,而且信中也提到,只要再过三日,五万大军就会前来,张麟麒也在其内,到时候正蓝旗也必定会重蹈覆辙!

什么时候济南出了这样的一个人物,卢象升虽然被困涿州,可他也是督臣,对于天下大事也是了如指掌的。他知道正黄旗在围困济南,据他了解,济南只有近千兵卒,被破只是迟早之事,却没想到反而是正黄旗被杀的大败,世事难料莫过如此……

不过如此一来,也是激起了卢象升万丈雄心,既然如此,那就和鞑子决一雌雄吧。“传令聚鼓——”随着卢象升一声命令,打鼓声响起,很快的,天雄军很多兵将纷纷来到了卢象升的帅帐,这些兵将个个都是面色沉重,他们都知道这次恐怕在劫难逃了,不过他们的神色也都很坚毅,正所谓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

不过,等到他们进的帅帐,却是敏锐的感到,一向愁眉不开的督臣,此刻竟然是满面笑容,像是发生了什么大好事情,看了这等异样,也不由得这些兵将有些奇怪……

卢象升的目光从他们脸上一一扫过,然后却是笑着道:“你们都是跟随我多年的人了,现在看看这个——”说着卢象升却是把纸条给他们一一传看,等到这些兵将看完,却是个个都喜笑颜开。还有什么比绝处逢生更令人高兴的吗!

“我命令,取消原定的出战计划,就地坚守,等到三日之后,杨督师率领关宁军到了之后,我们在一起里应外合,荡平东虏!”

按照卢象升原定的计划,坚守是不行的了,所以他临时也要找个垫背的,决定率军反击,死也要死得轰轰烈烈!不过现在情势发生逆转,却是不必行此下策了……

“谨遵督臣命令——”众位兵将都是齐声道,卢象升和他们说了一会话之后,才让他们各自回去通知部队,不一会,只听见远处的大营中,传来了阵阵士卒的呼喊声,显见得一下子军心就振奋了,在这寂静的夜里,呼喊声传出去老远……

…………………………………

豪格这几天很高兴,一是终于困住了老对手天雄军,作为和明国打过多年交道的人,若是说他对于大名将士的忌惮,排在第一的就是天雄军了,天雄军和一般的明军不同,他们人人不怕死,而且战斗力又是极高,一向是八旗各部落最头疼的所在……

在豪格的心目中,唯一可以和他们媲美的也只有当年在萨尔徐战役中那只顽强的戚家军吧……当年的豪格还小,只是听父辈说起过那只戚家军的厉害,可是,他却是听父亲说过,明人虽然也有精兵,可是他们的党争更加厉害,当年就因为这个原因而导致戚家军全军覆没,而在今天,就算是明国的五省总督杨嗣昌手握五万大军,却是只会冷眼旁观,这也是明国的可悲之处了……

此时他还不知道正黄旗已经在济南城下碰的头破血流的事情,若是知道了,他一定会更加高兴,当然,在兔死狐悲的同时,那他也会对张麟麒引起重视,可惜的是,多尔衮却是没有给他这个机会,既然正黄旗已经被削弱了,那么他也不介意正蓝旗也来上这么一次,只有这样的话八旗的实力才能平衡啊!

“咦,哪来的喧哗声——”豪格正在想着心事,却突然听见从明军的阵营中传来了阵阵欢呼,而且声音一阵高过一阵,显然是有什么极为高兴的事情。“来人哪——”随着豪格一声令下,从帐外进来一个彪悍的白甲兵。等候豪格的吩咐。

“对面的明军是怎么回事?难道是他们的援军来了吗!”豪格不解的道。

“贝勒爷,小的不知——”这个白甲兵恭敬地道。“要不要小的派人去查探一下——”

“不必了——”豪格摆了摆手道“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在我正蓝旗的威力下,相比他们也玩不出什么花样来了!”豪格说着还很是矜持的点了点头,为自己能够在此时用到这个典故而感到高兴,豪格仰慕汉朝文化,十分喜欢,吟诵一些汉朝的诗词典故。

“贝勒爷说的是——想他们天雄军再厉害,可是缺衣少食,就是铁打的金刚也吃不消啊!内无粮草外无援兵,消灭他们只是指日可待的事情,”这个白甲兵恭敬地道。

“嗯,说的不错——”豪格满意的点点头“传我命令,对于明军的包围不可松懈!务必毕其功于一役。”“是——”这个白甲兵恭敬地道。

“你退下吧——”等到这个白甲兵退下之后,豪格却是心中火热,等到消灭了这个天雄军,试问天下,还有谁敢和八旗勇士交锋,日后就可以在明国的土地上纵意驱驰了,而且只要消灭了天雄军,自己的功劳簿上又可以添加浓墨重彩的一笔,父汗扶持自己上位就更有把握了……

豪格想了一番,觉得心情舒畅已极,便拍了拍手,自有亲兵给他送来了二名美丽的汉人女子,这次他正蓝旗入关,抢到了无数汉人女子,其中品貌上佳的就是他豪格享用,豪格看着面前二个像小鸡一般瑟瑟发抖的汉人女子,不由得心头一片火热,这二个女子不仅长得天姿国色,肤色雪白,樱桃小嘴,而且还是什么大户人家的小姐,等会一定是很有味道的……

“来,你们二个好好的伺候本大爷,本大爷高兴了就饶你们一命,不然的话,就把你们赐给士卒们享用。”豪格哈哈一笑道。

“去你的,狗鞑子——”二个女子却是同时对他怒视道:“多行不义必自毙,狗鞑子,我天朝大军一定会把你们都消灭的!”“好可恶的二个女子,别的我不知道,还是让我先把你们给消灭吧!”说着豪格满脸**笑的向着她们走去,可是还没等到他走进,二人却是同时口中吐出一口鲜血,然后头一歪,死了,豪格急忙上前一看,原来是咬舌自尽了。

“唔,好刚烈的女子——”豪格不由一阵叹息,同时也感到了一阵莫名的烦躁,就是这样的二名弱女子都不能征服,偌大的明国,真的就那么容易征服吗……

…………………………

在官道上,五万大军正在急行军,在前面开路的正是张麟麒亲自率领的战车营(在知道战车的厉害后,杨嗣昌亲自下令,把五辆战车组成战车营,作为突击的前锋,不过他也不知道,战车是好,可是估计很快就要排不上用场了,因为张麟麒带来的汽油本来就不多,估计这次长途奔袭之后,这五辆战车就只能作为展览品使用了……)

张麟麒坐在居中的三号车里,身旁是大美女方剑屏小姐,此时方剑屏正在全神贯注的开着车子,张麟麒却是低声下气的在和他说着好话,原因无他,因为他和张青瓷的事情已经被方剑屏察觉了,要说女人的感觉就是敏锐,只是看着张青瓷的眼神,方剑屏进察觉到不对劲了,追问之下,张麟麒只能无奈招供,方剑屏当时一天没理张麟麒,这次也是不放心张麟麒这才勉强跟来的……

“屏屏,你听我说嘛,这也是革命的需要啊——”张麟麒又开始发挥他那厚颜无耻的性格,开始忽悠方剑屏,在他的口中,拿下张青瓷已经变成了一项伟大的政治任务,甚至关系着他们这次穿越的成败,在张麟麒说来,很有一种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悲壮。

说了一会之后,方剑屏的脸色微微好看了一些,其实她也知道张麟麒说的大部分都是假的,不过看见心爱的男人这么低声下气的和他解释,方剑屏的怒火也消了不少,甚至还在想,或许这个家伙说的也对,到了新的地方,就要以新的眼光来看待问题,也就是所谓的入乡随俗,就如同华夏国解决香江的办法一样,一国两制,放在三十年前那是卖国,放在三十年后就是皆大欢喜的好办法了,自己的眼光或许真的要变一变了。

看见方剑屏的神色好了很多,张麟麒又轻轻地把魔爪伸向了方剑屏柔软的腰肢,看看方剑屏没有反应,然后继续去占领那二座圣女峰,

“报告队长——涿州到了,杨督师请队长前去议事!”正在张麟麒品味着美妙的手感时,忽然对话系统中传来了不合时宜的声音,张麟麒听出来了,那是王凯的声音。

“我知道了——”张麟麒懒洋洋的道。接着就关闭了对话系统,而方剑屏却是看着他一阵大笑,哼,刚才张麟麒趁着她不能分心,动手动脚,这下他可不成了……

等到张麟麒进了帅帐,发觉他们都到了,等到杨嗣昌简单的说了一下情况后,张麟麒马上就准备出发了,当然,虎大臣,曹变蛟,王朴等人也都是安排好了人马,以步卒在中翼,骑兵为两翼,扇形展开,静等着张麟麒冲垮鞑子的阵型后,开始一场大屠杀。

此时双方的兵力对比是,杨嗣昌手中有五万大军,卢象升手中还有五千天雄军残兵,合计是五万五千大军,鞑子方面是正蓝旗整整一个旗,其中精锐的白甲兵三千,披甲兵一万,杂役一万,合计二万三千人,再加上随行的蒙古八旗七千人,一共是三万人,

虽然看似明军兵力占优,可是谁都知道,在以往的战斗中,以前鞑子兵追的一万明军到处乱跑那是很普通的事情,也就是说,要想吃掉这样一股鞑子,没有二十万大军那是想也不想的事情,而且还要都是精锐,可是大伙也都明白,按照军中的惯例,一万人马中,其中能有一千精锐的家丁就算是很不错了,所以这次若是没有张麟麒参战,王朴他们绝对没有这么大的信心的。

商量完毕后,又发出了联络信号,也就是明军常用的冲天炮,告诉卢象升,援兵已经来了,张麟麒领着战车营,上面架着机枪,就开始牛皮哄哄的向着鞑子的大营冲去,

此时鞑子已经领队迎战了,俗话说的好,人到一万,无边无际,更何况这次鞑子足足有三万之众,所以看上去是声势极壮,而且鞑子个个身体粗大,神情彪悍,透着一股无形的杀气,看得明军诸将个个都是神情严肃,

“诸位,且稳住阵脚,看我杀敌!等到鞑子阵脚大乱后再来冲锋!”张麟麒看着对面的鞑子神情轻松的道。

“诺——”虎大臣,曹变蛟,王朴等人看见张麟麒面对鞑子如此阵势,竟然丝毫不惧怕,不禁也是热血沸腾,齐声答道。

“很好——”张麟麒冲着他们点点头“男人大丈夫建功立业,就在此时!”说着张麟麒指挥战车营,就向着鞑子的阵营扑去,身后跟着火器营的战士,每辆战车分配二十名火器营的士卒,每辆战车上又配有二挺机枪,这样就形成了五个密集的火力网。豪格骑在马上,还没看明白这是怎么回事呢?怎么从明军的阵营中钻出了五个怪物,而且屁股后面还跟着一些手拿鸟铳的军士,

“开始射击——”张麟麒一声令下,顿时十挺机枪同时发出“哒哒哒达”清脆的声音,这次和上次的济南大捷不同,张麟麒一出手就拿出了全部的家当,他知道,大兵团作战绝对不能藏私,五辆战车分开了一百米的距离,这样五辆战车就控制了五百米的正面距离。虽然这和鞑子控制的近万米距离相比,只是占了不多的一部分,可是这五辆战车就如同一道铁流一样,冲到哪里哪里就崩塌!所有首当其冲的鞑子,还没准备好,就看见五辆战车飞快的冲了过来,然后就是一个个纷纷摔倒,再也站不起来了!

张麟麒这时也不节约子弹了,他事先已经和战士们说过,在鞑子没有反应之前,要尽量的杀伤,一开始就要取得决定性的优势,这样才能容易获得全局的胜利!所以张麟麒的方针是,开始时不要节约,等到虎大臣,曹变蛟他们都加入,大局已定时,那时节约一些不要紧。

于是豪格看到了他难以置信的一幕,只是一分钟不到,鞑子已经被打死了好几百!包括精锐的白甲兵!

“岂有此理——”豪格一看眼珠子都瞪出来了,哪来的怪物?“放箭,放箭!”压阵的几个牛录见事不好,纷纷大喊道。马上就有精锐的白甲兵,拿出强弓开始射箭,

“刷刷刷!”箭雨就像是蝗虫一般射向东风大卡车。

“咚咚咚咚!”等到箭雨过后,众多鞑子兵一看,纷纷傻了眼,就像是挠痒痒一般,五辆战车一点没事,依旧在横冲直撞!“嘎吱嘎吱!”车轮碾过落下的箭支,继续前进!

“万胜,万胜,大明威武,大明威武!”却是正在紧张观战的虎大臣他们高声大喊道。这次他们总算是见识到了战车营的威力,这不是战斗,这是屠杀,可这不是他们这些大明军人最期望的吗!

只见不管多么凶悍的鞑子,只要战车营所到之处,无不纷纷倒下,没有一合之敌!

“冲啊——儿郎们,随我杀敌!”曹变蛟第一个就跳了出来,带领手下的明军就向着鞑子冲了过去,因为此刻鞑子原本屹立如山的阵型已经有了松动,真是进攻的好时机!

“冲啊,冲啊——”虎大臣也是一声怒吼,率领手下近万明军加入了战斗,

“冲啊,奶奶的,这样的战斗要是还打不赢,那还不如做娘们算了!”有名的逃跑将军王朴这回也转了性子了,眼睛通红的骂了一句,然后领着他的家丁们也是舍生忘死的冲了进去。

这时按照事先的约定,冲锋的都是步卒,骑兵压阵,因为现在鞑子还没有露出败相,骑兵要等到鞑子溃逃时,才能出手。

果然,这样的战斗实在是太爽了,随着五辆战车开过的地方,鞑子已经所剩无几,这些冲上来的明军要做的事情就是割鞑子的脑袋,或是看见没死得鞑子再补上一刀,

当然,张麟麒这时要的是速度,在战车营经过的地方,具备战斗力的鞑子还有很多,可是,这些鞑子很快就知道,什么叫做人海战术了,因为往往一群明军围上来,而他们只有可怜的几个人,人数已经达到了二十比一甚至是一百比一,

明军们越杀越兴奋,而鞑子们越杀越心凉,很快的,随着战车营冲过的地方,鞑子厚实的战阵出现了一个大缺口,而且缺口还越来愈大,就像是太阳出来,冰雪消融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