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装回明

第二十四章 张麟麒的声望

“这位兄台请了——”张麟麒冲着这个人微微一笑道:“不知道你上来坐在这个雅座上花了多少钱啊!”

“花了五十文啊——”这个人洋洋得意的道。他还故意说得特别响亮,感觉这样似乎很有面子似的。

“那么请问,这位也是花了五十文的吗!”张麟麒一指那条正坐在椅子上,煞有介事听书的京巴狗道。

“这个……”那个人的脸色有些不好看了,“自然是没有的,可这有关你什么事了!”这个人有些恼羞成怒的道。

“既然是这样,那你请让它下去吧。因为这个座位也是我买下来的!”张麟麒淡淡的一笑道。这时小伙计也注意到了这里的情况,发现是大老板张麟麒在和人辩论时,赶忙跑了过来,大声道“这位客人说的没错,那个座位的确是他买下来的。而且不光是这个作为。”小伙计又是一指方剑屏身边的座位道“就连这个座位也都是这位客人买下来的。”

听见小伙计这么说,这个客人很是尴尬,只能一把抱起了京巴狗,重新把它放在了地上,然后再听书。

“还真是麻烦啊——”方剑屏微笑着道。

“是啊——”张麟麒也是点点头:“这事本来不必要的麻烦,不过经过这件事,我也反省了自己,当初应该买下这一排的所有座位。这件事情不就是可以避免了吗!哎,我是这么反省自己的。”张麟麒微微一笑道。

“讨厌——”

方剑屏妩媚的看了张麟麒一眼,却是忍不住笑了。

等到最后一场听完后,二人足足在茶楼里呆了半个时辰,这也歇够了,二人这才结账走人,不过临走的时候,张麟麒不仅付了茶钱,还额外给了小伙计一两银子的打赏,不为别的,就为这个小伙计为他添了五次水,而一般的客人,最多也就是二三次而已。

等到二人出了茶楼之后,方剑屏却是感觉到有人在后面跟中自己,而且人数还不少,足有七八个之多。等到她和张麟麒说了之后,张麟麒却是淡淡的道“大概是刚才我们在茶楼里露富了,被小偷盯上了,这也没什么!你看着啊,我来演一出好戏,证明你的老公是多么的厉害!”

说着张麟麒猛然一个转身,向着那些跟踪的人跑去,那些小偷猝不及防,已经来不及躲避,就赶忙闪在一边,装作在摊位上买东西的样子。这时张麟麒却是拍了拍一个小偷的肩膀道

“小老弟——你已经跟踪我们有一段路了吧!”这是一个二十多岁的汉子,长得很是凶悍,听见张麟麒这么说,却是猛的一瞪眼道“你胡说什么!大路朝天,各走一边,我愿意走这条路碍着你什么事了!”随着他说话的当口,那些原本散开的小偷也都围拢了过来,把张麟麒包围起来了,看见这个情况,跟在张麟麒身后的护卫们正准备上前抓人,却是被张麟麒一个手势制止住了。那意思就是不用,我自己来!

张麟麒准备和他们说说看,凭着自己的威望,能不能吓退这些小偷,其实这也是他要在方剑屏面前逞能。若不是今天有方剑屏随行,他找精明人把这些小偷拿下,扭送到衙门治罪了……

“诸位,正所谓君子爱财,取之有道。你们这么做怕是不妥吧!”张麟麒微微一笑道。

“什么妥不妥的,我们只知道,要是不做这一行,我们就活不下去。”其中一个看上去年纪大一些的小偷,装出一副恶狠狠的样子道。其他几个小偷也是连连点头,张麟麒看得出来,这几个的日子也的确过得挺惨的,只是比那些五里屯的农户们好一点。

“那你们知道我是谁吗——”张麟麒微微一笑道。

“管你是谁,此山是我开,此路是我开,要打此路过,留下……”一个为首的小偷正在念着这一行的切口呢,突然醒悟,这里也没山没水的,念这个不合适,

连忙换口道:“我管你是谁,就算是皇帝老子来了,也得照样交钱!”

“哎,那看来是免不了了——我也只能掏钱了。”说着张麟麒叹了一口气,就伸手往怀里掏出了一块黄澄澄的腰牌,递给了那个小偷。

“那你看看,既然皇帝老子都要交钱,我的这个等级,又要交多少钱呢!”张麟麒微笑着道。

那个小偷看见张麟麒掏出一块腰牌,还黄澄澄的,知道是好东西,赶紧拿了过来,还不忘给了张麟麒一个赞赏的眼色,意思是你还算是识趣,不让咱就要请你吃板刀面了。

“咦,哥几个,这是啥东西啊,怎么上面还有写着字啊!”这个小偷拿过了腰牌,却是不认识上面的字,就问身边的众小偷道。可是身边的小偷也都不认识字,看了个个摇头。

“既然这样,我再做一次免费的讲解吧——”张麟麒叹了一口气道:“这是我的腰牌,正面写着定国将军,反面写着我的名字,张麟麒!”

“哦,看不出来啊,就你这熊样还是位将军啊!”那个小偷嘲讽地道。在他眼里,却是没有把将军当回事。因为他只看见过那些将军到了青楼个个威风凛凛,遇到鞑子却是个个变成狗熊!

“是啊,还将军呢,我还是尚书呢!”旁边也有小偷接口道。

正在这时,那个为首的小偷却是一皱眉道:“咦,不对啊,哥几个,张麟麒这个名字怎么听上去好生耳熟啊!”

听见他这么说,旁边也有一个小偷点点头“大哥说的是,我也觉得怪耳熟的。”

“张麟麒,张麟麒……”为首的小偷念了几遍,却是突然脸色大变,看着张麟麒就像是看见了神仙。

“你就是张麟麒,那个杀了鞑子近万,把鞑子人头堆成高楼的张麟麒!”

“不错,正是在下!”张麟麒微微一笑道。

“不对,你肯定是吹牛,你肯定是猪鼻子里插葱——装象呢!我听人说了,张麟麒张将军那是何等的人物,不说点石成金,撒豆成兵,那也是身高三丈,吹口气就能杀死鞑子的盖世英雄啊!”这个小偷忽然大叫道。

“哎,如果你是说的那个济南大捷,涿州大捷的张麟麒,那就是在下,不过既然你不相信,你可以找个识字的人问问啊!”张麟麒很是无辜的道。

“那,那你等着,我这就找人问。如果你敢冒充张将军的名字,小爷我就把你活活打死。若是真的,真的……”

这个小偷却是说不下去了,只是来回看着张麟麒,然后把腰牌紧紧地捏在手里,然后四下巡视,看看有没有识字的人。

很快的,一个穿着长袍的秀才正好经过,这个小偷一看,连忙一把拉住了他。

“喂,给我们看看,这块牌子上面写的是啥!”

“哎,光天化日之下,拉拉扯扯的,成何体统,成何体统啊!”这个秀才甩了甩手,却是力气太小,没能甩掉,只能嘴里嘀咕了一句后,满心不情愿的接过腰牌,开口念了起来

“亲封定国将军——”等到这几个字念了出来,这个秀才已经变了脸色,他可是不同于那些大字不识一个的小偷,他一看这块腰牌,不,应该说是大印,制作的如此精美,上面还刻满了花纹,就知道这块东西是真的。于是忙不迭的念了起来,他还以为这大印是他们偷得,只想早点念完好脱身……

等到他翻了过来,念出了“张麟麒——”这三个字时,却是连他也愣了,猛然这个秀才大叫道:

“你们这些杀千刀的,怎么敢打张将军的主意,你知道张将军是什么人吗!”

而听见从秀才嘴里念出了张麟麒这三个字,为首的那个小偷已经是傻了。而剩下的那些小偷也是个个呆若木鸡,只是任凭那个秀才大声的咆哮……

那个秀才还在大声的斥责呢“你们这些忘恩负义的东西,今天我就是拼了这条性命,也要和你们论一论理!你们怎么能干这样的事情,张将军那是什么人,那是岳武穆转世,那是神仙!你们做了这样的事情是要被天打雷劈的!”

“啪啪啪啪——”却是那个为首的小偷忽然就像是刚刚惊醒一般,猛的就跪了下去,接着就是朝着自己的脸上左右开弓。一面打自己的耳光,一面还大声道:“打死你这个有眼无珠的东西,打死你这个有眼无珠的东西!”很快的,他的脸上已经被打得肿起了老高,显见得使用了全身的力气。

而剩下那些小贼也是个个都已经跪下,每个人都是猛打自己的耳光,为刚才冒犯张麟麒的举动恕罪!

“算了,算了——正所谓不知者不为罪,诸位都起来吧。”张麟麒也是叹了一口气道。他看得出来,这些虽然是小偷,可是都还是些半大小伙。而且看情况也是属于被逼无奈……

“不,我们冒犯了将军,罪该万死!”那个从张麟麒手上接过大印的小偷道。也就是刚才还大言不惭道,就是是皇帝老子来了,也得照样交钱的那位,已是猛然从身上拿出一把匕首,就是往自己的手上砍去,看他的架势,竟然是准备砍掉自己的一只手。

“今天我有眼无珠,冒犯了将军,我就拿这只手谢罪!”

“不可不可——”张麟麒连忙一把抓住了他那把匕首,不让它落下,不然的话,一只好好的手还真要这么交代了……不得不说,张麟麒看见这个小偷虽然是干这种事情,可还是有点欣赏的,很有骨气,可比一些贪生怕死的文官好多了……

张麟麒在行动的同时还不忘给方剑屏使了一个眼色,心道怎么样,看见了吗,哥的威望不是一般的高啊……

方剑屏也是含笑点头,她虽然知道经过这些战斗下来,张麟麒应该也有了些小名气,可是她万万没有想到,这些人听到张麟麒的名字后,会有这么大的反应……

经过张麟麒的一番劝导,这些小偷这才站起身来,不过此刻都是个个羞愧不已……

“哎,卿本佳人,奈何做贼——”张麟麒叹了一口气道。“你们应该也是有力气的人,为什么会做这种事情啊!”

小贼们一听,都是齐声答道:“好叫将军得知,不是我们愿意做贼,咱们做这种顶风臭十里的事情,那也是迫不得已啊,咱们都是田地大旱,为了活命没办法,只有拿田地典卖一点粮食后,再也没有其他谋生手段,这才……”

张麟麒听了一声叹息,哎,果然不出所料,都是被逼无奈啊……

“这些银子你们拿去,找点小买卖做吧,千万不要做这种事情了!”张麟麒拿出了二个五十两的银元宝道。

“不不不,我们不能要——”这些小偷都是异口同声的道。虽然他们刚才尾随张麟麒良久,就是为了钱财,可是此刻,却是坚决不要……

在最后经过张麟麒的反复劝说,而且还是拿出了张将军的身份后,这些小贼这才含泪收下,一个个恭恭敬敬的倒退着走了……

张麟麒虽然顺利装逼,心里却是并不愉快,脸上甚至有了萧瑟之色,哎,自己只是走了这么点路,就碰到了这样迫于生活而被逼做贼的人,那纵观整个大明,又有多少这样因为活不下去,而被迫做些不愿意事情的人呢!自己在这里泡妞装大爷,而千千万万的百姓却生活在水深火热中……

“麟麒啊,你也不用多想,你做的那些手压机和龙骨水车的事情,不就是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吗!”方剑屏看见张麟麒情绪不高,已经知道了他心里所想。上前柔声劝慰道。说真的,看见张麟麒情绪低落她真的很心痛,若不是此刻在大庭广众之下,她真想把张麟麒抱在自己的怀里好好地安慰一番……

听见方剑屏这么一说,张麟麒的情绪才好一点,点点头道:“嗯,你说得对,是我有些失态了……”

“是啊,你是那身上肩负着整个民族希望的人,你怎么能意志消沉呢!”方剑屏继续道。

“嗯——”张麟麒点了点头:“你说得对,大丈夫只手可以补天裂,我确实不应该消沉,你放心吧,我以后不会了。”

“嗯,这就好,这才是我喜欢的人……”方剑屏微笑着点了点头。

正在这时,那个刚才还在大声斥责小贼们的秀才,此刻已经奋力挤过了护卫们的阻拦,冲到了张麟麒的面前道:“将军,将军,您是我最仰慕的人,麻烦您给我签个名吧。”这个秀才满怀希望的道。

张麟麒听了一笑,没想到这个世界上,也有追星族啊!

“那好,既然咱们能在此地遇见,也算是有缘,我就满足你的心愿吧!”张麟麒微微一笑道。

“太好了,太好了,将军,请。”这个秀才在身上掏了掏,也不知从哪里拿出了一支毛笔,又取出了墨,恭恭敬敬的递给了张麟麒。张麟麒接过笔来,微微一笑道:“写哪儿——”

“呃,写长袍上,写长袍上!”这个秀才一愣,他今天带了笔墨,却是没有带纸张,不过他很快就反应过来,指着身上崭新的长袍道。

“哦,这么新的长袍,你也舍得写吗!”张麟麒微微一笑道。

“舍得舍得!有什么舍不得的!”这个秀才兴奋地道:“等到您的墨宝写上去之后,我还要把这件长袍当做传家宝传下去呢!那放在家里,鬼神辟易呢!”

张麟麒听了微微一笑道“那好,就满足你的愿望。”说着张麟麒笔走龙蛇,刷刷刷在长袍上留下了三个大字——张麟麒,还别说,虽然张麟麒写的字不怎么样,不过,由于这三个字是经常写的,如今这么写出来,还真有几分气势!

“哦,太好了,太好了。”那个秀才得了张麟麒写的字,笑得嘴都歪了,向着张麟麒连声道谢,在他看来,张麟麒就是神人,如今他机缘巧合,得了神人写的字,那还不是运气啊!

可是被这个秀才这么一闹腾,街上的很多行人都知道了,原来他们敬仰的大英雄原来就在他们身边啊!顿时,每个人都是拼命地向着张麟麒挤了过来,想要瞻仰一下张麟麒的风采。

“哎呀,快跑——”张麟麒一看形势不妙,连忙拉了方剑屏就跑。那些护卫也是在后面紧紧跟随。

张麟麒一面跑,一面还对方剑屏说道:“今天我算是理解了当初毛太祖发出的那句感慨了!”

“哪句感慨啊!”方剑屏不解的道。后世的毛太祖发出的感慨太多了,甚至还编成了一本语录,方剑屏都不知道他指的哪一句……

“还会有哪一句,就是那句——”说着张麟麒看了看身后黑压压,紧追不舍的的人群,学着伟人的语气道“真是下不来的黄鹤楼啊!”

“臭美——”方剑屏一听却是扑哧一声乐了,顺便轻轻地踩了他一下。这一脚不是代表惩罚,而是代表一种奖赏,奖赏张麟麒这么么快就恢复了自信。

“哎呀——”张麟麒连忙夸张的大叫了一声。嘴里还在大声道“不行了,不行了,脚被你踩断了,以后打战都要靠你背我了!”其实方剑屏刚才那一下比蚊子叮了一口还要轻,张麟麒却是开起玩笑来了。

“去你的——”方剑屏妩媚的看了张麟麒一眼,脚下却是不停,二人是手拉着手,拼命地跑着……

等到回了家后,二人这才喘了口气,总算是脱离险境了,休息了一下后,却是有护卫递上了他们今天的购物所得,一盒子珠宝。

张麟麒哈哈一笑,把它递给了方剑屏,方剑屏喜滋滋的接了过来,然后又是摸了摸胸前那只小兔子挂件,想了想道:“这里面反正有好几件,你还是拿出一件送给张青瓷妹妹吧。”

“哦,不错不错——”张麟麒赞许的看了她一眼道:“有几分大妇的风范了。”

“去你的——”方剑屏白了他一眼道“还不是为了你么,既然迟早是一家人,搞好关系是必需的,这样我们大家才能才能幸福和睦啊!”方剑屏笑着道。

“那好,就依你的。”张麟麒微微一笑道。可是接下来,方剑屏在送出哪串珠宝的问题上,却是举棋不定,看看这件也好,看看那件也舍不得,最后比较了半天,才面前送出了那串红宝石项链。其实这也难怪她,

这些珠宝都是稀世奇珍,放在现在都这么值钱,要是到了后世,恐怕一件珠宝都能换取一艘航空母舰了!(呵呵,咱也yy一下,其实换取一艘巡洋舰就差不多了,可不是现在中国还没有航空母舰吗,咱在这里也祝愿一下,呵呵。)

……………………………….

到了第二天,等到张麟麒把红宝石项链送给张青瓷的时候,高兴的张青瓷当场就给了张麟麒一棵秋天的菠菜,虽然她也是大家小姐,可是像这样名贵的珠宝,却是只能等到出嫁之后,才能从母亲手中继承过来的……当然,张麟麒也和他说了,他这是借花献佛,其实这是方剑屏作为姐姐的一点心意,虽然张麟麒是实际出资人,可是张麟麒不介意给方剑屏发一次好人卡,能让以后的后宫和睦,张麟麒何乐而不为呢!

当然,这张好人卡的效果也是非常的好,方剑屏在张青瓷的心目中,立即形象高大了许多

…………………………………………..

到了第二天,张麟麒却是一碗水端平,开始陪着张青瓷上街,毕竟手心手背都是肉啊,这二个以后晚上都是暖被窝的人,可都要哄好了,嘻嘻,这个时代可没有什么电热毯,暖被窝的人可是很重要的哦……

而方剑屏却是已经去操练人马去了,她就是这么个性子,不爱红装爱武装。逛了一天街后,又是回复了本来面目。

而张青瓷却是格外的高兴,她和方剑屏一样,也是第一次由张麟麒陪着逛街呢,而且她今天还特意戴上了那条红宝石项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