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装回明

第三十九章 祭奠

“皇上言重了,”张麟麒微微一笑道。等到张麟麒要走出去的时候,崇祯又是在身后喊道:“爱卿,别玩了明天陪朕一起去祭奠袁大将军啊!”

“遵旨——”张麟麒的声音远远地传来了……

张麟麒回到将军府后,和方剑屏说了今天入宫的事情,方剑屏听了,也是十分感兴趣,并且明天也要一起去给袁大将军扫墓。因为在方剑屏的心目中,对于袁崇焕这个人也是十分敬重的,毕竟像这样的书生将军,几百年都不能出现一个啊!至于他身上的一些小缺点,那也是十分正常的。人无完人嘛,英明神武如毛太祖呼,到了晚年不也是一样要犯错误的吗!更何况三百年前的一个古人呢!

到了第二天,张麟麒带着方剑屏,还有一众侍卫,浩浩荡荡的直奔鹿园而去,说起这个鹿园,其实就是皇家驯养梅花鹿的地方,当年袁崇焕受了千刀万剐之后,墓地就在安葬于此。这其中也有贬低袁崇焕的意思。就是让他世世代代和飞禽走兽为伍。

不过,现在既然张麟麒已经说动了崇祯,那么,今年在鹿园祭拜这位袁大将军,是崇祯生平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因为在这次祭拜过后,就要把袁崇焕的墓地迁往万寿堂。和历史上的其他许多前辈先贤放在一起,供万世敬仰。

等到到了鹿园之后,张麟麒看见,崇祯的仪仗早就到了,数百人的皇家卫队,把整个鹿园门口团团守住,闲杂人等是一概不能进入了,其实这里作为皇家的驯猎场,平时也没什么人出入的,最多就是一些管理园子的小太监出入罢了,可是现在既然皇上到了,自然是偷偷回避的。

“呵呵,皇家的气派还真大啊!”方剑屏看着那些威风凛凛的皇家卫队,羡慕的道。

“呵呵,这还算是精简了随从的呢,不然的话,最少都有一万人!”张麟麒微微一笑道。

“是吗——”方剑屏一吐小香舌,很有些吃紧,心道就是在后世,国家一号领导人下来巡查,也远远没有这么多人陪王伴驾!这古人还真是喜好面子啊!

对于方剑屏的惊讶张麟麒是不怎么在意,反而对于仪仗队中的一辆马车发生了兴趣,这辆马车通体金黄,车外又是缀满了流苏,想见的是里面座的是一位女子,能和崇祯一起出来,又是这样的马车,该是谁呢?

正在张麟麒猜测间,崇祯已经是从一辆鸾仗上下来,在大群御前侍卫的簇拥下,冲着张麟麒这边走来了,这时那辆马车的帘子也是轻轻一动,从车上下来了一个女子,正是长平公主。

今天的长平公主特别美丽。张麟麒以前见过长平公主,倒还没什么惊讶,可是方剑屏还是第一次看见长平公主,这一见面之下,当时就是一惊,惊艳!就是两个字,惊艳!在她看来,长平公主的美丽已经无法用语言来形容了,倾城倾国大约就是这样的女子,只应天上有,人间难得一见。

秀发如丝,美目顾盼,朱唇轻启,巧笑言兮,其灵气集天地之精华,日月的光辉,才能如此夺人心魄。那比玉还要美好的光洁肌肤上泛着太阳的流光,似乎有一圈光晕时刻围绕在她的身上,令人不敢直视……她不是人,应该是天上下来的九天玄女,不食人间烟火。偶尔到人间来游玩的!

而张麟麒手下的侍卫们看见了之后,也是个个目瞪口呆,刘大棒槌更是不堪,嘴巴张得大的都能塞进一个拳头,连哈喇子流了下来都不知道:“我的娘啊,难道今天是清明,所以天上的仙女也下来扫墓吗!”

还好刘大棒槌的声音不大,这时他们离着崇祯的仪仗队也比较远,不然的话,这话要是被崇祯听见了,有什么后果还不知道呢!

“你给我闭嘴——”张麟麒狠狠地瞪了他一眼道。吓得刘大棒槌赶忙一缩脖子,藏到人群后面去了,他这个浑人天不怕地不怕,就怕张麟麒发怒!也算是卤水点豆腐,一物降一物了。

“爱卿,来来来,我们一起进去吧——”崇祯远远地看见了张麟麒,高声道。这时崇祯带来的皇家卫队正在四周布防,随着崇祯过来的只有二个人,一个是他的亲信太监王承恩,手中还拿着一些纸人纸马,显然是等会祭奠用的。而另外一个就是众人没有想到的人——长平公主了,长平公主这时谨守皇家礼仪,亦步亦趋的跟在崇祯身后,脸上的神色也是十分的端庄,只是,偶尔从悄悄看向张麟麒的明眸中,流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喜色……

作为一个大明的公主,虽然可以享尽荣华富贵,但是,活动却是要受到极大的限制的。而这次长平公主听说父皇要和他心中的那个人一起来鹿园扫墓,在撒了好一会娇之后,这才被放出来的……

等到崇祯一行人和张麟麒他们会合之后,崇祯就和张麟麒一起走进了鹿园,而其他人,包括方剑屏,都只能留在了外面等候。看着崇祯一行四人进了鹿园,方剑屏的眉毛却是微微皱起,因为她刚才一直在打量长平公主,一方面是惊讶于她的美貌,一方面也是感叹她的身世,在历史上,等到李自成率兵攻陷皇宫的时候,她就只能悲哀的成为了被亲生父亲砍掉手臂的独臂公主了……所以,在方剑屏仔细观察之下,她却发现了一个小小的细节,神态一直很端庄的长平公主,在看向张麟麒的时候,却是有那么一霎那的迷离,难道……

张麟麒一行四人缓步走在鹿园中,鹿园面积很大,足有三四千亩大小,也是,皇家的狩猎场,是不能太小的。一路上不是可以看见三三两两的鹿群安逸的经过,这些鹿群也不怎么怕人,因为崇祯不是正德,崇祯一天到晚忙于国事,鹿园一年到头也没有机会来一次。自然是领略不到人的厉害了……

这时天上已经飘起了牛毛细雨,踩着地上的落叶,呼吸着湿润的空气,张麟麒不禁随口吟道:“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

“好好好,难得将军还有这份闲情逸致啊——”跟在崇祯身旁的王承恩不失时机的拍了一个马屁。长平公主也是趁机快速的看了张麟麒一眼,然后赶忙看先别处……

“呵呵,哪里哪里,只是一时有所感怀罢了!”张麟麒微微一笑道。“眼下流寇四起,东虏肆孽,正是为了不让更多的天下百姓流离失所,伤心断魂,我们才要来祭拜袁大将军啊!”

“嗯,说得好——”这时却是崇祯微笑着点了点头。而长平公主更是用一种崇拜的眼神看着张麟麒,怪不得父皇老是说,能够得到张麟麒辅助乃是君王之福,乃是天下百姓之福,看来真是说得没错啊……

等到四人来到袁崇焕的墓地后,就开始祭奠了,袁崇焕的墓地不大,也就是后世普通人家下葬的几个平方而已。作为一个当年令鞑子闻风丧胆的大将军来说,实在是寒惭了点。不过,刚才在路上崇祯已经说了,等到迁到万寿堂之后,一切都按照开国元勋的待遇办理。

这会墓地上也是干干净净的,杂草什么的都清楚了,显见是得知崇祯要来扫墓,早就有人来收拾过了,

“爱卿,当年我不慎误中小人奸计,将爱卿错杀,如今思来是追悔莫及,还望爱卿原谅。”说着崇祯就是冲着袁崇焕的墓碑深深一揖。“皇上——不可啊,您乃九五之尊,怎么能对一个臣下行此大礼——”一旁的王承恩一见,连忙劝阻道。在当年,王承恩也是极力反对杀死袁崇焕的,只可惜崇祯没听,不过现在崇祯不顾身份,给袁崇焕行此大礼,王承恩又是反过来毫不犹豫的出言劝阻。并没有丝毫的拖泥带水!

“不,袁大将军有功于国,却被我错杀,我理当如此——”说着崇祯不顾王承恩的劝阻,一连给袁崇焕的墓碑施了三次礼,这还不算,接着又是亲手给袁崇焕烧纸人纸马,张麟麒看了暗暗点头,不愧是一代明君,作为一个君王,对待臣子能够找到这个份上,绝对是很了不起了!

看见崇祯执意如此,王承恩也不再劝,相反,看着这个场景,他的一双老眼也是流下几许泪滴来。口中喃喃自语道:“袁大将军,皇上亲自来看您了,还要把你的家搬到万寿堂去,供万世敬仰。您的在天之灵就安歇吧,至于您的遗愿,也不必挂怀,这位张将军绝对可以完成您未尽的遗愿的!”说着王承恩就是一指张麟麒道。

王承恩的这些话说得很轻,所以除了他本人之外,别人也不知道他说了什么,不过,王承恩倒还真是没说错,若干年之后,有人搞了一个明朝名将榜,张麟麒赫然高居首位,力压袁崇焕之上,这是后话,暂且不提……

“将军,我会继承您的遗愿的,”张麟麒喃喃的道。“如今皇上也亲自来给您平反昭雪了,您若是泉下有知的话,也应该安息了。”

这时长平公主双手合十,面色伤感,口中也是念念有词……而崇祯所化的纸人纸马还在继续燃烧,冒起了寥寥的烟雾……

等到整个仪式结束后,崇祯喜悦的看了看张麟麒,舒了一口气道:“国勇啊,这还真是奇怪啊,昨天没有来的时候,我的心情很是惶恐,今天来祭拜了袁大将军,这心情竟然是变得舒畅了!”

“皇上,这就是您的心结已经解开的缘故啊!”张麟麒微微一笑道。

“嗯,是极是极——”崇祯也是连连点头。眉宇之间露出了一片轻松之色!看着崇祯这般模样,王承恩也是像个孩子般的笑了!

正当一行人刚要踏上返回的路程时,崇祯却看似随意的对着张麟麒道:“对了,国勇啊,长平公主难得出来一次,所以今天趁着这个机会想在鹿园打猎游玩一番,你看,我这做父亲的公务繁忙,王承恩这老货又离不开我身边,你看这,是不是……啊……”

其实崇祯说这话并不是心血**,而是昨天晚上,长平公主的亲生母亲,王皇后亲自交代崇祯的。老婆的话,崇祯还是要听的,而且,对于可能发生的后果,崇祯也是不反对的,所以,今天才有了这么一说……

听着崇祯说着这话,一旁的长平公主已经是害羞的低下了头,只是耳朵已经高高竖起,听着张麟麒的回复。

“这个啊——”张麟麒看了一眼已经娇羞不已的长平公主,微微一笑道:“既然承蒙皇上赏识,微臣自然是要尽力的!”张麟麒本来今天就不太忙,既然崇祯这么说,长平公主又是这么可爱,答应下来也是无妨。

“那好,”崇祯哈哈一笑道:“那就这么说定了,我就把长平公主交给你了。国勇啊,你可一定要让她高兴了,”说着崇祯冲着张麟麒暧昧的眨了眨眼道;“如果朕的宝贝女儿回宫之后,说你怠慢了她,而向我告状的话,我可是要罚你的哦!”

“是——我一定会让长平公主满意的。不过外面还有很多人在等着我……”张麟麒的潜台词就是方剑屏还在外面呢,如果自己因为长平公主在此,而流连忘返的话……

“这个不打紧——”这时的崇祯还真有皇帝气派,冲着张麟麒点点头道:“你放心吧,外面的人我自会安排——”崇祯的意思就是这里你替我搞定,外面我替你搞定!

“既然如此,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张麟麒微微一笑道。

“父皇——”倒是一旁的长平公主,这是却是羞不可抑,直拿眼睛瞪崇祯,怪他说话太过暧昧。

“哈哈哈,儿大不由人啊!”崇祯哈哈大笑道:“既然如此,我就不打搅你们了。”说着崇祯冲着王承恩挥了挥手道:“承恩啊,咱们走吧,不要在这当电灯泡了……”(汗,鬼才知道,为什么三百年前的崇祯会知道电灯泡个词!)

“爹爹——”长平公主大羞,冲着崇祯就挥舞起了小拳头……

“乖女儿,爹爹走了,玩的开心点哈——”崇祯看见宝贝女儿发飙,连忙和王承恩逃之夭夭了。

等到他们走后,偌大的鹿园只剩下张麟麒和长平公主两个人了。由于两人之间之前并不怎么熟悉,一时间,气氛倒有些尴尬,倒是有一些胆大的梅花鹿,从稀疏的树林中探出头来,好奇的看着张麟麒和长平公主这两个陌生的二脚动物……

“公主殿下,这大概是你第一次前来鹿园吧——”张麟麒微微一笑道。看见长平公主只是红着脸不说话,张麟麒就率先开口了,作为一个有教养的男士,张麟麒是不会让一个女士感到不自在的。

“嗯——”长平公主轻轻点了点头。心中还加了一句“这还是我第一次和除了父皇之外的男人单独在一起!”当然,那些平常伺候的太监什么的,长平公主是不当他们男人看待的……

“公主殿下,其实鹿园这个地方很不错,山清水秀的,如果殿下有机会,还是要多出来逛逛,这样也对身体有好处啊!”张麟麒微微一笑道。

“嗯——”长平公主又是轻轻的点了点头,声音轻如蚊呐。

呵呵,还很有些害羞啊,张麟麒看了看长平公主,心中暗想道。这时太阳已经升起来了,牛毛细雨也停了,只是空气中还是湿润润的,弥散着阵阵飘渺的轻雾。

在云雾笼罩之下的长平公主,宛如一个刚刚下凡的仙女,这时张麟麒看她羞涩,索性仔细打量起她来,貌似刚才崇祯都在,也不好仔细地看,现在都走了,百无禁忌,又是秀色当前,自然是要细细品味一番的。

等到张麟麒打量一番之后,嘴角却是露出了一个好看的弧度,看来这位身娇体贵的公主殿下,为了今天的出行,还是特意准备了一番啊!只见长平公主,上身外罩一口钟鹤纹白狐小披风,脚下穿一双虎皮貂毛小靴,腿上也不是穿着一般此时大明女子常穿的襦裙,而是穿了一条干净利落的银朱撒花缎小裤,就连头上也是摒弃了满头珠翠,而是清清爽爽的挽了一个坠马头,只在头发上各嵌一颗明珠,显示出卓尔不凡的身份。

这身打扮,实在是显得干净利落,英姿飒爽。还真像是一个要进行一场春猎的公主殿下呢!不过张麟麒看着看着,这眼光就稍稍有些放肆了,久久的停留在长平公主的腰身,胸前……倒不是因为张麟麒沉迷美色而没有自制力,实在是因为长平公主太美了,此女只有天上有,人间哪有几回闻!看见如此美丽的事物,都是不能免俗的……

“将军——”长平公主嗔道。长平公主虽然害羞,可是也察觉到了面前这个年轻男子带有侵略性的目光,这种目光令她心跳加快,有如鹿撞,只是,也有几分欢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