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装回明

第四十九章 开战(中)

可是这样的人物,是张麟麒十分敬重的,既然现在遇上了,张麟麒就琢磨着,如何把他从张献忠的贼船上拉了下来,拉上自己的船,至于其他三人,张麟麒却是不屑一顾的,他的目标只是在李定国一个人身上……

“弟兄们,不要再做糊涂事了,快快投降吧,朝廷对于投降之人,是一概宽宏大量,既往不咎的……”在大战之前,张麟麒却是先命刘大棒槌临阵喊话,做做做思想工作。当然,张麟麒也没指望在二军分出胜负之前,流寇就大批倒戈,如此做的意图是,是希望到了流寇败相已露的时候,多收点红利……

“兄弟们,有没有河南老乡啊——”刘大棒槌唾沫横飞的道。“不要再为张献忠卖命了,投奔朝廷吧,看看兄弟我,每天吃香的喝辣的,快活得很那,干得好的还能搞个封妻荫子当当……”听见刘大棒槌那诱惑十足的话,流寇群中就是一阵**。

倒不是就此被打动,而是看着羡慕,张献忠起家于河南,所以他的基本部队就是以河南人居多,而现在这些人一听,就知道对面那大汉也是河南人不错,那家乡话是错不了的,可看看人家,那可真是混得好啊!膀大腰圆,中气十足,一张脸蛋更是因为营养太好,都放出红光来,看上去像是一个小太阳……而再看看自己,就有些泄气,所谓流寇,就是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愁来明日愁的货色,如果抢到了大户,那么可以快活一阵子,如果连续放空,那么就要勒紧裤腰带过日子……

所以能和刘大棒槌相比的没几个,绝大多数都是看上去后世亚健康的范畴,不错仔细想想也是,整天提心吊胆的,能好的了吗……

“哪来的贼鸟人,罗里啰嗦的听着心烦,义父,让孩儿送他上路吧——”孙可望听着心烦,就看向张献忠道。

“嗯——”张献忠点了点头。孙可望马上抽出一支利箭,对准刘大棒槌就射了过去。还别说,这一箭还不错,一下子就把刘大棒槌头上的头盔给射掉了,把刘大棒槌吓得头上直冒凉气,若是再低上三分,怕是吃饭的家伙就要保不住了……

“嗯,行了,进攻吧——”张麟麒淡淡的一挥手道。刚才他已经看了一会,对面的阵型松松垮垮,实在是没有什么可取之处,心理战术也用过了,是时候真刀真枪的干一家伙了……

听见主帅下令,新军锣鼓马上就敲了起来“咚咚咚——”哗的一声,二万镇国军以二千名鸟铳兵为一排,一共排成五排,后面紧跟的是五排大刀兵,开始迈着整齐的步伐,向着对面的流寇缓缓逼近……

“我他奶奶的,这些龟儿子还真像那么一回事啊!”张献忠骑在一匹高头大马上,目露诧异之色道。在他的情报中,知道这些军队三个月前还是一群挥舞锄头的农民,所以也就根本没放在心上,可是现在这么一照面,却发现根本不是那么一回事,这些军队虽然还没见过血,可是,却已经有了一股百战雄师的味道……张献忠再回头看了看自家的儿郎,不免有些沮丧,虽然这些儿郎也都是几次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角色了,个个彪悍精壮,可聚在一起却是乱哄哄的,就是没有那种百战雄师的味道,反倒是有一种流寇的感觉……

我操,他娘,怎么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来了……张献忠甩了甩头,把这种想法驱逐掉,然后冲着身后的弟兄们大喊道:“弟兄们,龟儿子们上来了,咱们也别当孬种啊!”

说完,张献忠是身先士卒,领头就冲了上去。在他看来,对面的明军虽然气势不错,可是真正干起仗来还是要凭的实力,相信在自己这么带头一冲,就凭着自己手下的这些兄弟,怎么的也能把他们干翻了,而且更令张献忠高兴的是,他居然没有发现铁甲车的身影,这不禁令他大喜过望!

昨天在酒宴上,他虽然说得豪迈,可还是有些担心的,可扪心自问,不这么说,还能怎么说呢,难道说是啊,铁甲车很厉害,咱们爷俩还是收拾收拾家伙,趁早滚蛋!

真要是这么说的话,怕是还没见仗,士气就已经泄了,所以他那也是硬着头皮说的,可是没想到今天张麟麒竟然没有把铁甲车派出来,看来对方主将是脑袋秀逗了,所以他就要抓住这千载难逢的良机,争取一局定乾坤!

“杀啊,冲啊——”

随着张献忠的一马当先,孙可望,刘文秀等人见了,也不敢怠慢,带着手下儿郎,是一窝蜂的启动了!顿时之间,几万双脚丫子开始拼命的跑动(流寇们都没马,所以张献忠他们骑马,流寇靠脚丫子。)

配合着手中各式的武器,什么大刀,长矛什么的,一时之间倒也是声势惊人……此时这些流寇和他们的主将想的都是一样的,别看对面官军气势不错,那也是纸糊的灯笼——一捅就破!他们也是和官军老打交道了,所以都有信心的很!别看他们是顶着官军的虎皮,可是真要是见仗了,那也就是程咬金见仗,三板斧的事情!所以镇国军往上冲,他们也往上冲,甚至在一时之间,声势还超过了镇国军!

“兄弟们,看见那个小白脸没,那是官军的主将,谁要是抓住他,赏黄金百两,另加十个大姑娘!”张献忠一看士气可用,是大为兴奋。连忙又抛出了重赏。来近一步刺激这些手下。

果然要说,最了解流寇的还是要数流寇,张献忠话一出口,听见黄金,美女什么的,这些流寇像是打了鸡血似的,跑得更加快了!一个个全像是疯了似的,仿佛对面不是官军,而是一群空气,黄金美女触手可及似的,不过也难怪他们如此疯狂,这些流寇本来干的就是脑袋别在裤腰上的买卖,信奉的是要么通杀,要么通赔!

“哼——”

看着眼前的一幕,张麟麒端坐在马上的身子沉稳如山,只是在鼻腔中发出一声冷笑,!真是一群亡命之徒啊!原来他们就是这么打仗的啊!怪不得历史上大西政权没能坚持几年,论武勇他们不及鞑子,论智谋更是拍马赶不上洪承畴。今天看见了,还正是如此。

至于张麟麒首战没有派上铁甲车,也是有他的考量,在张麟麒看来,铁甲车作为杀手锏使用为妥,先锻炼一下部队更为重要。

“准备,点火!”看见张麟麒沉稳如山,镇国军中的各级军官信心大增。按照平时的操演,一条条命令发布了下去。而二万镇国军也是有条不紊的开始给鸟铳点火,装子弹……

决定性的一刻到了,二波人流已经到了八十步的距离了,一些眼力好的已经可以看清对面贼人狰狞的面容了。“准备——”随着各自队官的命令,所有的鸟铳兵都举起了黑洞洞的枪口。一时间只有火绳燃烧的“嘶嘶”声在耳边回响。

“放——”随着此起彼伏的命令声响起,二千只鸟铳一起开火,冲在最前面的贼人惊讶的看到,从对面官军的阵型中冒出一大团火光!随着这一阵枪响,贼人瞬间就倒下去一千多个,原本厚实的冲锋队伍也立即塌下去了一大块,宛若突然塌方的堤坝。

他奶奶的,这些官军邪门啊!鸟铳不是要到五十步才能打中人的吗!啥时候威力变得这么大了!这些倒地的流寇不甘的想到,这也是他们在这个世上最后的念头……

“奶奶的熊——这是怎么回事!”张献忠看看身边倒地的大批兄弟,都呆住了!尽管他本人没事,因为他身边在刚开始进攻的时候,就已经有很多人在保护他了,可是,只是这一轮弹雨,他身边的护卫就被消掉了一层,而他们呢,连对面官军的毛都没有碰到!

而众多流寇这时也都是有些傻眼,这还是以前被他们戏称为烧火棍的鸟铳吗!这分明就是霸王追魂枪啊!

“义父——不能这么蛮干了,还是命令弟兄们疏散开来,在进攻吧!”一直在紧张观察对面明军举动的李定国发现事情有变,连忙对着张献忠进言道。不得不说,还就是李定国,在这么快的时间内,就能找到最佳的应对方法!可是,张献忠却是没有时间采纳了!

因为在第一轮枪声响过之后,仅仅过了几秒,又是一阵清脆的枪声响起!而这次,倒地的人却是更多,因为二军之间的距离已经更加近了!

“怎么办?哥哥兄弟们,怎么办?”一时间,流寇们都有些懵了,眼前发生的一切已经彻底颠覆了他们的常识,不说官军的鸟铳为什么忽然射击距离会变的这么大,现在忽然又是射击频率也变得这么紧密!奶奶的熊,原来和官军交战,不是要足足撒一泡尿的时间才能开第二次火的吗!啥时候变得这么快了!可遗憾的是,还没等他们搞懂其中的原因,第三轮枪声又响了……

毫无异数的,又有一千多个倒霉鬼被击中了,合计这三轮枪声,已经有近五千人倒地不起!这五千人,刚才还是生龙活虎的存在,眨眼之间,已经变成了满地的尸体和各种各样的伤员!张献忠一共是五万大军,现在仅仅开战几分钟,已经减员一成!而且更重要的是,这五千人都是流寇中的精锐,主力,也是最能打的一批人!

现在随着他们的意外阵亡,直接导致了张献忠大军的慌乱。

“疏散进攻,疏散进攻!”张献忠声嘶力竭的喊道。这时候的他再也不敢小看对面这只明军了,尽管他很清楚,这支明军,三个月前,还是一群只知道挥舞锄头的农民!

正在茫然不知所适的众多流寇们,听见张献忠的命令,如闻大赦,连忙迅速散开了阵型,猫低了身子,然后才继续往前冲。这些虽然都是惯匪,可也都不傻,挤在一起冲锋,对面明军如果火力不强那倒是不错的,如果强的话那不是被当成靶子打吗!

只有分散了才能降低被击中的风险,而只要等到二军靠近之后,就能让他们尝尝大刀片的厉害了……

不得不说,这些流寇想得没错,可是往往事情的发展不以他们的愿望为前提,还没等到这些流寇发挥手中大刀片的威力,第四轮枪声又响了……在紧接着,第五轮枪声又响了……

在一轮又一轮无休止的打击面前,众多流寇们茫然了,进攻的脚步也停住了,对面这些还是他们所熟悉的明军吗?不带这么邪门的吧!和流寇们的茫然相比,镇国军的脚步依然没有停顿,按照每分钟三十步的匀速,二万大军就像是一堵铜墙铁壁,稳定而又稳健的向着流寇们的阵线压去!而流寇们的阵线,已经出现了多处的空隙,甚至,随着二万镇国军的稳步推进,这种空隙还有扩大的趋势……

“一,二,三,四,五,”随着五轮枪声过后,很多流寇终于喘了一口气,在开战之前,他们就已经看过了,鸟铳兵一共是五排,也就是说,这要命的枪声已经响过了五排,接下来,这些明军要清理枪身,重新装子弹,点燃火绳……这需要最少三分钟时间,这三分钟虽然不多,可是有了这些时间,就足够他们冲到明军阵前,然后发挥他们的特长,和明军肉搏了,相信以他们纯熟的个人技艺,这些明军一定会被击败的……

然而令这些流寇们感到悲哀的是,还没等他们再次奋起余勇,向前攻击前进,鸟铳那独有的清脆的声音又响了起来“嘭嘭嘭——”这些声音在张麟麒听来是那么的悦耳,在这些流寇听来却不亚于死神的召唤!

“哥哥兄弟们,跑吧——这些明军不是人啊!都是阎王爷座前催命的小鬼啊!”随着枪声再次诡异的响起,流寇们再也没有一丝进攻的欲望,而是纷纷转身,开始逃命!

“回去,回去——”就算是一些张献忠的死忠拼命地举起大刀挥舞,试图阻止流寇逃跑,可是,逃跑已经成了一股潮流。所有企图逆转这个潮流的人,都被活活踩死了!

到最后,连张献忠也开始顶不住了,在绝望的看了看兵败如山倒的场面后,张献忠带着身边的一干亲信,开始没命的狂奔起来。

“传我命令,骑兵出击——”张麟麒淡淡的道。

“得令——”早已在一旁等候时多时的王凯,连忙带着一千骑兵部队,像下山猛虎般的向着已经四处溃逃的流寇们冲去。而这时雪藏已久的二辆东风大卡车,也风驰电掣的般的冲了出来,一般的目标已经不在他们的眼里,而是紧紧咬住了张献忠!

“哎呀,义父,不好了,铁甲车追上来了。”正在拼命狂奔的孙可望等人,忽然发现身后的声音不对,回头一看,却是吓了一跳,二辆铁甲车仿佛从天而降一般,出现在了他们的身后,而且,速度还奇快,眼看着他们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

“快,快拦住他们——”张献忠也急了,大声咆哮道。他很清楚,现在万万不能落到官军的手里,不然的话,降而复叛,绝对没有他的好果子吃!

“是——”孙可望,刘文秀,艾能奇三人大声道。然后连忙调转马头,带着身边仅剩下的一百多护卫,向着猛追而来的铁甲车无望的扑了上去,虽然他们知道,此举无疑是螳臂当车,可是,出于对张献忠的长期以来的恐惧,使得他们条件反射般的听从张献忠的指派,冲了上去……

“义父——你身上穿的衣服太扎眼了,把它换给我,然后我们分头突围!”李定国却没有像孙可望他们那么傻,而是十分冷静地道。

“好,你说得有道理。”张献忠一听,深感有理,他现在穿的是一身亮闪闪的锁子盔甲,混在周围都是粗衣烂衫的流寇们中间,确实是很扎眼!张献忠手忙脚乱的脱下了身上的盔甲,然后胡乱穿上一套流寇的衣服,往人群里一钻,像条泥鳅似地逃命去了,而李定国则是穿着张献忠的盔甲,和张献忠分头逃窜,这一招果然很有效,二辆铁甲车弃了张献忠,向着李定国追去……

张献忠一面拼命奔跑,一面心中愤愤不平的想到,今天这一战争失败的太窝囊了,堂堂五万大军,竟然连半个时辰都没到,就稀里糊涂的溃败下来了,这哪里还像是他八大王的部队啊,简直就是一群乌合之众啊!

张献忠转念又想到,不过没关系,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只要这次逃出生天后,凭着我八大王的名声,随便到了哪里振臂一呼,又是可以轻轻松松拉起一支大军!到了那时候,张献忠脸上露出了狞笑,咱老张再陪你小张玩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