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装回明

第五十三章 油盐不进的张献忠

不过,张麟麒手笔很大,打败张献忠之后,安置那些被遣送回乡的俘虏,就花去了不少钱粮,然后一些听说张献忠被打败之后,想重新回到谷城来的老百姓,张麟麒又拿出了钱粮救灾,

(也等于后世那些变相的拆迁安置费,那些百姓的家原来都在谷城,现在张麟麒把整个谷城都圈了起来,自然是要给老百姓补偿的,当然,这对于这些老百姓来说却是求之不得,因为张麟麒给的价码很高。)接着又是安顿那些劳动改造的俘虏,这些又需要大批的钱粮。所以,这几项相加,军中的钱粮一下子就缩水了三分之二,原本张麟麒是寄希望于张献忠身上的,没想到,这个老小子却是穷光蛋一个……

嗯,看来是到了和张献忠谈谈心的时候了,张麟麒自言自语道。打发走了军需官之后,张麟麒传令道:“来人,去把张献忠给我提上来——”

“是——”站在一旁的刘大棒槌连忙转身下去了。不一会,随着一阵沉重的脚链声,张献忠在二名精悍的侍卫押送下,踉踉跄跄的走了进来。

“跪下——”看见张献忠见到了镇国将军,竟然还像一根树桩似的不肯跪下,二名押送的护卫都是大怒,各自向着张献忠的膝盖处踢了一脚。“嘶——”的一声,二名侍卫这一脚势大力沉,张献忠被踢的倒吸了一口冷气,双腿也是一弯,可是张献忠猛的一咬牙,又是重新站立的笔直,然后冲着这两名护卫大声道:“我张某人上跪天地,下跪父母,其余一概不跪!如今张某人虽然做了阶下囚,可那也只是时运不济,如果你们以为张某人就会因此下跪这个黄口小儿,却是打错了算盘!”

此时的张献忠模样很是狼狈,一头头发披散,平时彰显身份的盔甲也早已经不在身上,就连身上穿的一身白色中衣,此时也是上面污迹斑斑。不过,此时张献忠的意志仍然坚定,头颅仍然高昂。

哎,不愧是张献忠啊,也只有这样的人,才能写出七杀碑那样的东西来……张麟麒在心中暗叹了一声,然后冲着那二名护卫挥了挥手道:“这里没你们的事情了,都下去吧——”

“是——”二名护卫冲着张麟麒行了一礼,然后倒退着走了出去。

“张献忠,字秉忠,号敬轩,米脂县郝滩乡刘渠村人,因作战勇猛,人称黄虎,我没说错吧——”张麟麒看着张献忠微笑着道。由于二人都是同姓,所以张麟麒对于这个令天下所有姓张的都为之蒙羞的魔王,还是做过一番了解的。所以今天才能一字不差的说了出来。

“哼,你这个狗官,没想到还对爷爷的事情了解的挺清楚——”张献忠意外的看了张麟麒一眼,然后,张献忠却是玩味的看了张麟麒一眼,忽然哈哈一笑道:“对了对了,爷爷我倒是忘了,你个狗官不也是姓张吗!既然是对爷爷我的事情了解的这么清楚,肯定是当年我和哪个相好留下的种啊!没想到现在已经长得这么大了!”

说完之后,张献忠就是哈哈大笑。

“哎,你好歹也是一方枭雄,难道却只有这么点水准吗!”出乎张献忠意料,原本张献忠以为,张麟麒听了这种侮辱的话,一定会暴跳如雷的,没想到,张麟麒却还能够依旧如此沉着,并且还反将了他一军!

“你个狗官……”张献忠还想再说些侮辱性的话出来,可是想了想,感觉张麟麒说的也有道理,这么说只有辱没了自己的身份,所以也就闭口不言,其实张献忠的目的就在于激怒张麟麒,以求速死!

反正今天张麟麒一下子杀掉五千多人的事情他也听说了,既然那些人都被杀了,张献忠不认为凭着他做过的事情,张麟麒还能放过他,而现在之所以还留着他一条命,就是为了不让他痛痛快快地死!所以,张献忠才会这么做的,不过如今看见这么做没用,张献忠也就不说话了,以他的身份,还不屑与一而再再而三的这么做……

“其实呢,我也是挺佩服你的——”张麟麒慢悠悠的说道:“只要你肯和我合作,给你一个活命的机会也不是不可以——”

“你个狗官,你想要干什么——”张献忠听了张麟麒这么说,马上警惕的睁开了眼,他十分清楚,就他现在的样子,值得面前这位手握雄兵的将军动心的东西已经屈指可数了。而那些东西,是他必须要守护的!

“呵呵,也没什么,不过是一些身外之物罢了——”张麟麒微微一笑道:“就在刚才,我的军需官已经清点出了这次的缴获,一共是银子三万两,一千石粮食。而这么点东西,和你威名赫赫的八大王相比,似乎是不成比例吧——”张麟麒此刻的表情,就像是一个诱使小红帽的狼外婆。

因为张麟麒很清楚,张献忠是个怪人,他干的怪事也有很多,像什么四川大屠杀,

江中沉宝等等。这些后世的史学界是一直存在争议的。可是现在通过这次缴获看来,江中沉宝却很有可能是真的了,不然的话,堂堂一个张献忠,只有这么点存货,怕是都会被人笑掉大牙了!

“呸,你个狗官,原来你是打的这个主意!”张献忠狠狠往地上吐了一口唾沫道:“告诉你,爷爷纵横江湖这么多年,是积攒了一笔宝藏,而且还是一笔大大的宝藏!只不过,你个狗官却不要痴心妄想了,你要爷爷的脑袋,尽管拿去,皱一皱眉头就不是英雄好汉!可你要是想打宝藏的主意,告诉你——连一根毛都别想得到!”

说着张献忠不屑地看了张麟麒一眼道:“你要是不信,你就试试看,看看爷爷能不能把这个秘密告诉你——哈哈哈!”

“嗯,不错,不错,果然是张献忠啊!够味!”张麟麒却是微微一笑道。然后开始寻找起张献忠的弱点。

“你自己固然是不怕死,可是,这次我们还抓获了你的三十名妻妾,还有你的五个儿子,你不为自己考虑,你难道不为他们考虑一下吗!”

张麟麒微微一笑道。古人最重视的就是传宗接代,相信在这样的大事面前,张献忠应该会考虑一下吧……

“你个狗官,你拿他们来威胁爷爷,告诉你——你打错了算盘!”张献忠冷笑一声道:“三十名妻妾,还有五个儿子,这些在老子眼里,统统都是浮云!老子现在就清清楚楚的告诉你,随便你这么处置!”

张献忠看着张麟麒狞笑一声道:“告诉你这个黄口小儿,要是你不知道怎么办的话老子倒是可以教教你,我的那些妻妾,除了可以玩弄之外,另外一个妙处就是可以下酒!美人的奶,子!吃起来又肥又腻!美人的小腿,啃起来就像是吃鸡爪子!特别是美人的心肝,又嫩又滑,那更是无上的美味!至于我那些儿子嘛,那更是不用说了——好食材啊!”

张献忠咯咯怪笑道:“我那些儿子最大的不过十岁,最小的不过七岁,平时都是好吃好喝的供养着,最是细皮嫩肉不过呢!而且最重要的是——那几个小子都还是童子鸡呢!知道童子鸡的吃法吗?把他们的鸡,鸡割了,再放些驴鞭什么的一起清炖,吃了最是壮阳啊……”

“领教,领教——”张麟麒看着张献忠那狰狞的面孔,若无其事的说着如此雷人的话,都感到身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不知道是自己疯了,还是张献忠疯了,竟然这样的话也说得出来,不过张麟麒稍稍想了想,却又觉得释然了,这不就是张献忠这个人间恶魔,杀人魔王的本来面目吗!

“来人,先把他带下去吧——”张麟麒冲着帐外喊了一声道。马上刘大棒槌就进来了,然后刘大棒槌用看怪物的眼神看着张献忠,因为张献忠刚才的那些话声音很大,刘大棒槌也听到了七七八八。实在是被震惊到了……

“走,你给我走——”刘大棒槌冲着张献忠厌恶的道。和上午处决那些贼人不同,在处决那些贼人时,刘大棒槌几乎个个都要亲自踢上几脚,打上几拳,可是现在面对张献忠这个人间恶魔,坏事做尽的人间恶魔!刘大棒槌却是远远地避开了三尺,连衣服的袖子角都不让碰到一点,也许在刘大棒槌看来,这样的人已经不能称之为人了,而是应该称之为魔了!对这样的人要远远避开,不然的话,哪怕沾上一点都是要倒上八辈子大霉的!

“哈哈哈哈哈——一群凡夫俗子!”张献忠在大笑声中远去了。留下了张麟麒看着他的背影苦苦思索,俗话说的好,无欲则刚,这张献忠要有弱点才好下手,可是现在,这个张献忠什么都不在乎,什么都不放在心上,那就难以对付了……该怎么办呢?无论是后世今生,张麟麒还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人……就像是一只缩成一团的刺猬,叫人完全没有地方下手……

咦,有了,既然张献忠已经不像一个正常的人了,而是邪魔外道,那么咱就用邪魔外道的法子对付他!张麟麒脸上露出了一丝邪恶的笑容,那个唐焰焰不是也在这里附近吗!放着这么好的资源不去利用,不是很可惜了吗!

想到这里,张麟麒马上提笔写了一封书信,然后吩咐道:“来人啊——”

“在——”刘大棒槌马上出现了,“你拿着这个,去城外十里有一颗老槐树的地方,那里有个小茶铺,你把这封书信交给开茶铺的人就可以了,其他的什么都不用管。”

“是——”刘大棒槌连忙答道。等到接过书信之后,刘大棒槌心里却在嘀咕,厂督大人不是一直没出过城吗?怎么又和开茶铺的认识上了?不过这种念头刘大棒槌也只敢在心里想想,嘴上是不敢说的,拿了书信就老老实实的出去了……

等到刘大棒槌依言找到那里之后,果然有家小茶铺子,只是刘大棒槌一看,开茶铺的不是什么俊俏妹子,而是个体格比他还要硕大的大汉,那个大汉看见刘大棒槌来了,还冲着他龇牙一笑,

乖乖隆地洞啊,哪来的这么一个极品啊!刘大棒槌只觉得浑身冒出一层鸡皮疙瘩,厂督大人悄悄地命我前来此地,还亲手写了一封书信,要交给这个大汉,难道厂督大人好这一口?想到这里,刘大棒槌只觉得悲从心来,他自认为自己的相貌要比这个开茶铺的大汉要强过百倍!那像他这般玉树临风,人见人爱的俊俏公子,天天陪伴在有特殊嗜好的张麟麒身边,不是有失贞的危险?同时刘大棒槌也想通了一个困扰他许久的问题,为什么当初在济南时,那么多人厂督大人都不选,偏偏要选中他,原来是要执行壮男养成计划啊……

由于认识到这个严峻的问题,刘大棒槌到最后怎么把那份信交给对方的都有些迷迷糊糊的。只知道对方收了信之后,问了一声他从哪里来的,就十分客气的让他请回了……

等到刘大棒槌怀着重重心事,回到谷城之后,看到张麟麒后,向他说了一遍事情的经过。只不过,张麟麒发现,以往大大咧咧的刘大棒槌,这回在向他禀报的时候,却有些躲躲闪闪的。好像他要对刘大棒槌不利似的,实在是令张麟麒很有些纳闷,不过刘大棒槌这样的事情也经常发生,所以张麟麒也没放在心上,只是静静地等着客人的上门……

……………………………

而在那处院子里,唐焰焰这会正在很有兴趣的看着一本小册子,小册子的封面正是《忠贞集》里面记述着从崇祯登基以来因为各种原因不幸死难的文武忠臣,孙承宗,王化贞……其中还有个分外显眼的名字——袁崇焕!旁边还标注了崇祯亲笔题写的批注,千古名臣!

“呵呵,皇帝老儿连这个都采纳了他的意见,亲自给袁崇焕平反,看来张麟麒和崇祯之间,他们君臣的关系还真是非比寻常啊,”唐焰焰自言自语道。而当她翻到第一页时,却又是忍不住笑了,只见忠贞集的第一页上,赫然有一个醒目的名字位于首位——旁边还配着一连串的官职,镇国将军,西厂厂督,张麟麒。而崇祯写在一旁的批注也是格外的多,洋洋洒洒数百言……

“呵呵,既然是忠贞集,记录的都是已故的英烈,现在却是把一个活蹦乱跳的大活人给放了上去,还郑重其事的位于第一名,那个男人在皇帝老儿心中的分量,可见一斑啊……不过还别说,出了这本忠贞集之后,那些当官的在和农民军作战时,胆气还真的高了一点……”

正在唐焰焰饶有趣味的翻看的时候,一个守门的大汉匆匆的走了进来,走到唐焰焰身前时,头也不敢抬得地上了一封书信。

“启禀圣女,一号暗桩送来一封书信。”这个大汉恭恭敬敬的道。

“知道了,你退下吧——”唐焰焰淡淡的道。心中却是一喜,一号暗桩就是她透露给张麟麒联络的小茶铺,现在既然是那里来信了,应该是和他有关了……等到唐焰焰拆开书信,第一眼看的就是信的落款,等到看清之后,她就是笑了……信的落款正是张麟麒这三个字!

书信的内容也是张麟麒亲笔写的,言辞之间也很客气,意思是叫唐焰焰去大营中来一趟,好感谢她上次援手之恩……

“小姐——这个姓张的是怎么回事啊?要感谢的话上次不感谢,这都过去好几天了,怎么忽然好端端的要感谢我们了……”侍立在一旁的唐秋菊不解的道。

“呵呵,醉翁之意不在酒,而在乎山水之间——”唐焰焰看完了信,微微一笑道:“他感谢我是假,另有目的是真——”

“哦,他有什么目的,难道是看上了小姐……”唐秋菊紧张的道。她们虽然干的是造反的买卖,可是,在其他方面,还是遵循这个时代的风俗,譬如说,作为唐焰焰的贴身丫鬟,以后唐焰焰的夫君也就是她的终生归宿。所以,由不得唐秋菊不紧张。再说了,其实她才是心底里是对张麟麒很有好感的,可是她还不明白小姐的心意,怕被她看出来耻笑,所以才用那个姓张的来称呼他,以表现出一副淡然的样子,不过,涉及到关键问题,就不由自主的关心起来……

“瞧你个紧张劲——”唐焰焰奇怪的看了她一眼,然后微笑着道:“要说是他看上了本小姐的话,也可以这么说吧。”唐焰焰心里很清楚,根据最新的情报,张麟麒已经顺利的完胜张献忠,除了李定国带走一千多人之外,包括张献忠在内,余者四万多流寇全部被俘虏,可谓是一场完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