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装回明

第五十八章 将计就计

“呵呵,你倒是眼光不差——”唐焰焰微微一笑道:“你想要的东西我已经得到了,不过人家发功好辛苦啊,好不容易才弄到了手,你怎么感谢人家呢!”张麟麒的帅帐内一向是没有旁人的,只有张麟麒一个,所以唐焰焰也就无所顾忌的说出了想说的话。

“这个嘛却是不难,只要是我能办到的,都行——”张麟麒爽朗的道。同时张麟麒暗暗看了看唐焰焰美丽动人的身材,心中暗道,你就是让我以身相许,那也不是不能考虑的……

“嘻嘻——其实呢也没什么!现在要什么我还没想好,不如这样吧,你只要答应我,日后等我想好了,你必须答应我的一个要求,咱们就算是成交了,你看怎么样?”唐焰焰笑语如花的的道。

“这个——”张麟麒却有些犯难,这个唐焰焰不愧是兵法大家,若是她直截了当的提出要求,倒还好办,就是这种模棱两可的要求,最是难办》如果她到时候要求,我自刎在她面前,那该怎么办?虽然这是不可能的。或者是她要求我杀了崇祯,那又该怎么办?

看着张麟麒有些犹豫的神色,唐焰焰却是嫣然一笑道:“放心啦,我的大将军,我这个要求一定不会离谱的,你放心,一不会去叫你杀人放火,二不会叫你以下犯上,而且一定是你做的到的事情,你看这样可好?”

“哦,要是这样的话我倒是可以接受,不过你一定要说到做到啊——”张麟麒认真地道。

“放心啦,我的大将军,你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大将军,西厂厂督,又是钦差总理大臣,而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弱女子,又怎么敢欺瞒您呢——”唐焰焰假装不高兴的道。

“好好好,那我们就这样说定了——”张麟麒微微一笑道。可是心中却在想,你唐焰焰是一个普通的弱女子,怕是不可能的吧……

“麟麒,关于宝藏的事情是这样的……”唐焰焰把从张献忠那里得到的消息原原本本的和张麟麒说了一遍,没有丝毫的隐瞒。随着二人这个誓约的成立,都感觉互相之间亲近了不少,唐焰焰也在不知不觉间改口叫起了张麟麒为麟麒,

“哦,原来是这样啊……”张麟麒听完之后,点了点头,怪不得那天在张献忠说出那句话的时候,就觉得有古怪,原来是应在这里。

“另外,我们行动必须要快——”唐焰焰正色道:“因为张献忠说,他那个义子李定国也得到了宝藏的下落,所以我们要赶在他之前动手——”

“这个嘛,倒是不急——因为那个骆马湖,我倒是知道,就在我准备要办的大农场旁边,所以呢,以李定国现在的实力,怕是要取出宝藏的话,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张麟麒十分笃定的道。

因为根据张献忠的交待,那个宝藏是在骆马湖的湖底,要取出来十分不方便,而且更加重要的是,里面金银财宝无数,要是没有几百人搬运,那是不行的,可是这么大的声势,能够瞒得了大农场的卫兵吗?

所以张麟麒断定,虽然李定国很想起出那笔财宝,可是,短期之内不会动手。或者说,至少要等到他领军离开谷城,他自身的实力又得到一定恢复,这才敢下手的……

不过,张麟麒也不想这么做,他还准备收服李定国呢,这就是一个很好的机会,张麟麒眼珠一转,已经是有了办法了……

“唐姑娘,你对于李定国此人怎么看?”张麟麒微微一笑道。

“李定国吗,还能算是一个人物,”唐焰焰淡淡的道:“纵观张献忠军中诸人,包括张献忠本人,也只有李定国有可取之处,其他的都是庸俗之辈……”

“嗯,不错不错——”张麟麒点点头道:“还真是英雄所见略同啊——所以呢,现在李定国游荡在外,我这次准备试着收服李定国……”

“收服李定国,怕是有些难度,因为这个人对于张献忠是绝对的忠心耿耿的,收服怕是不容易。”唐焰焰皱着眉头道。其实早在以前,他们圣教也试过以各种手段收服李定国,都没成功。

“而且以宝藏的位置来看,就在你办得那个大农场旁边,想必以李定国此刻的实力,怕是不会轻易露面的吧——”唐焰焰分析道。

“嗯,你分析的很有道理——”张麟麒赞赏的看了唐焰焰一眼,然后道:“不过既然他不出来,我们可以通过造势,逼他出来,比如说,我们可以放出口风,说是有渔夫在骆马湖打鱼的时候,发现湖下面有宝藏……这样风声传到李定国耳朵里时,他就算是害怕暴露,可是在宝藏可能被启出的情况下,他也只能铤而走险了……”

“嗯,这个办法好——不愧是打得辫子兵落花流水的大将军啊!”唐焰焰欣喜的道。

“既然如此,那事不宜迟,要快点抓紧去办——”

“嗯,不过光是能够活捉李定国,还是不够,只能得到他的身体,得不到他的心……还需要点材料,这就需要你麻烦一谈,还去张献忠那里,如此这般这般……等到张献忠那里得手之后,再有我派出的内线在李定国那里遥相呼应,成功的可能性才能极大!”张麟麒微笑着道。

“嗯,有道理……”唐焰焰笑着点了点头。然后妩媚的看了张麟麒一眼,这次就看你的本事了,圣教使出百般计策都不能收服李定国,如果你真能收复李定国的话,那么我的心也快被你收复了……

…………………………………………

在离着谷城不远的一片山头上,正有着一支农民军部队,其中领头的正是李定国,李定国最近有些烦躁,自从那天洒泪和张献忠分别后,他就一直没有离开谷城,而是一面收拢兵马,一面准备伺机救出张献忠。

只是令他意料不到的是,经过这么一场大战下来,收容到的人马却只有区区千人,加上他原来的部下一千八百多人,一共只有近三千号人,实在是凄惨得很。原来自那天的大战过后,四散奔逃的贼人很大部分都是被张麟麒原先准备下的民团所俘虏,所以能够被李定国收容的自然是少得可怜。

李定国自然是不甘心,又派出了一些人去拉人入伙,在他看来,谷城周围逃难的民户很多,日子都是过得极苦,只要稍稍拉拢一下,不愁找不到兵源。只是令他意想不到的事情再一次发生了,

出去拉人的队伍回来之后,还是老样子,人一个都没找到,经过李定国一打听,这才明白,原来是张麟麒施以仁政,这些百姓都有能吃饱的生计了,所以没人愿意来干这流寇……

“将军,您也不必忧心,只要等到那个钦差总理大臣一跑,咱们又可以如鱼得水了。”王连安凑过来笑嘻嘻的道。

“嗯,你说的也是——”李定国点点头道,看见了王连安,李定国的心情稍稍好了点,这个王连安是在前几天,伙同李国等三人一起找到他的,对于他们的回归,李定国是十分欢迎的,因为他们本来就是在一起的,彼此都了解。李定国知道这几个人都是可以充做骨干的。这也算是最近几天唯一的好事了。

“将军,另外我还有一件好事情要告诉您——”王连安故作神秘的道:“我听人说啊,骆马湖里可能有宝藏啊,最近总是有人在湖里捞出金银财宝什么的,所以最近在湖里转悠的人很多呢——”

“什么——”李定国一听,却是吃惊非小。骆马湖里有宝藏,这个他是知道的,就连取宝藏的口诀现在还在他手里呢!只是,什么时候宝藏的秘密竟然泄露了!这样下去可怎生是好!宝藏虽然隐秘,可是如果真要人被人得去的话,那以后拿什么去招兵买马!

不行,我必须马上去把宝藏取出来,李定国如此想到,可是,转念一想,李定国又觉得不能去,因为骆马湖旁边就是那个钦差总理大臣新建的什么大农场,驻扎着很多官军,而要起出宝藏,那动静肯定小不了,到时候惊动了官军,那就是得不偿失了……

“将军,既然那里有宝藏,不如咱们也会去凑个热闹——”王连安笑嘻嘻的道。

“哎,实话告诉你吧,那里确实有个宝藏,那还是义父给我留下的。”李定国叹了一口气道。

既然宝藏的消息已经泄露,李定国也不怕告诉王连安,反正没有取宝口诀,旁人是得不到宝藏的。

“将军,那还等什么啊,快点去取出来啊,”王连安焦急地道:“不然的话,要是被别人捷足先登的话,那咱们不就是竹篮打水一场空了吗!”其实王连安心里很清楚,只是面上这么说而已。

“哎,王连安啊,事情没这么容易啊——”李定国叹了一口气道“骆马湖那里有个大农场,是那个钦差总理大臣搞得玩意,里面有很多官军,咱们要起出宝藏,声势一定小不了,到时候怕是宝藏没得到,反倒是赔了夫人又折兵啊!”

“呵呵,将军无须多虑,那个大农场有兵,咱们就给他制造一点事端,让他无暇分心,不就可以了吗!”王连安笑咪咪的道:“属下不才,愿意领着一支人马,在夜间前去骚扰大农场,让他们无暇他顾。而将军你正好可以趁此机会起出宝藏——”

“嗯,这个计策我也想过——”李定国点点头道:“只是这么做的话前去骚扰大农场的弟兄们很是危险,因为那些官军可非比寻常啊!”

“没事——反正咱们就在外面转悠,不和他硬碰硬。应该没什么大问题的!”王连安笑着道。

“那,好吧——为今之计,也只能这么办了!”李定国想了想,最终下了决定:“事不宜迟,那就今天晚上动手,你带领二千弟兄去骚扰大农场,我带着剩下的兄弟去起出宝藏,等到事成之后,你就是咱的二当家了。”

“是——多谢将军看重!属下一定全力以赴!”王连安装出一副感激涕零的样子道。心中却在暗想,呵呵,二当家那是免了,还是等到张将军把你招安之后,咱们一起去镇国军里面共事吧……

当天夜里,李定国就兵分两路,开始向着骆马湖前去,而谁也没有注意到,就在出兵之前,已经有一只信鸽悄悄地飞出了山头……

李定国和王连安各带领一支人马,在来到一个岔口时,李定国停下了脚步,“王连安啊,接下来就要看你的了——你要拖住官军时间越长越好!”

“是,将军放心吧——您只管安心的去做事,其他的我来!”王连安笑嘻嘻的道。

“好,如此咱们后会有期——”李定国大声道。

“嗯,后会有期——”王连安同样大声道。然后王连安转身向着身后的人道:“弟兄们,走喽——”于是一众贼人在王连安的带领下,向着大农场的方向跑去,很快,就消失在茫茫夜色中……

“嗯,咱们也走吧——”李定国看了一会之后,这才带着手下一千名弟兄,向着骆马湖走去。

骆马湖面积很大,足足有千亩之多,湖边还长着很多芦苇什么的,等到李定国等人到了骆马湖附近之后,却是没有急着取宝,而是耐心的等待着……很快的,从大农场方向传来了阵阵隐隐约约的厮杀声,还有阵阵火光冲天而起。

“将军,看来王连安已经和官军干上了,咱们是不是也该动手了——”一个李定国的心腹对着他道。

“嗯——动手吧!”李定国点了点头,然后手一挥道:“弟兄们,出发——”很快的,李定国众人来到了骆马湖旁的一处小山头。这也是张献忠交代给李定国的藏宝处。

“咦,似乎有些不对啊——”李定国喃喃自语道;“这里安静的有些过头了啊……”

李定国刚想下令,全军驻扎,等到派出的斥候打探到消息回来后,再做行动时,忽然周围已经是伏兵四起,从人数上看,最少都有近万人马!手中的火炬都照亮了半个天空,把李定国他们团团包围了,而领头的一面大旗上,赫然写着张!看到这一幕,李定国的脑袋嗡的一声,

“完了,中埋伏了——”李定国回身看了看身后的兄弟们,他们也都是个个露出惊慌之色。因为这些贼人都已经领教过镇国军的厉害,知道他们和一般的官军截然不同,而现在又是敌众我寡,看来是在劫难逃了……

“弟兄们,事到如今,我们也要……”李定国不是懦弱的人,他正想鼓动手下,做着最后一搏,却忽然听见对面有人笑道:“对面可是李定国李将军!在下西厂厂督张麟麒,这厢有礼了——”

“嗯,正是某家——”李定国也冲着张麟麒施了一礼,抛开两人的立场不谈,李定国对于张麟麒还是十分敬佩的,不仅是佩服他的军事才能,还佩服他有一颗仁爱之心。自从张麟麒拿下谷城后,赈济灾民,布施四方,实在是做了很多好事,甚至李定国还听说他杀了一个仪宾,替很多老百姓讨回了公道!这样的人,李定国是相当佩服的。

“李将军也是当世的英雄,值此乱世,为什么不效忠朝廷,千古留名呢!”张麟麒微笑着道。

“多谢将军好意,只是自古忠孝难以两全,我李定国只能谢过将军好意了——”其实李定国也曾经幻想过,若是没有义父的话,自己去投镇国军,痛痛快快的和鞑子干仗,那也不失为一种很好的选择,只是现在义父生死未卜,他只能想救出义父再说……

“呵呵,将军不急,不如你先看看这个!”张麟麒微微一笑道。然后一挥手,自有一个护卫纵马向着李定国跑来,手中还拿着一封书信。

“如果是劝降信,那就免了吧——”李定国淡淡的道。

“非也非也,李将军,这是张献忠写给您的亲笔信,你可是一定要看一看的哦!”张麟麒微微一笑道。

“什么——”李定国听了,身子就是一震,这么说义父还活着?由于张麟麒严密封锁消息,李定国到现在都不知道张献忠是不是尚在人间,无时无刻不是忧心如焚,现在听见有了义父的消息,顿时安心了不少……

等到李定国接过信后,马上展开阅读起来……

首先印入眼帘的就是那一向熟悉的字体,仿佛是张献忠再和他打着招呼“定国吾儿,为父已经顿悟,从此青灯古佛……”等到李定国看完后,却是呆住了,张献忠的这封信写得不长,意思也很清楚,就是说他张献忠经过这场大变,已经大彻大悟,从此不见世人,只愿青灯古佛,专心忏悔他以前犯下的罪孽,而信中对于他李定国,也作出了安排,希望他可以跟随镇国将军张麟麒,一起共同抗击辫子兵,多杀些辫子兵,好为他赎罪……

Ps推荐一本历史类新书,御宋,说实话,书写的怎么样我不知道,不过作者有一股执着着精神,让我感动,所以,写出来的作品应该还是不错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