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装回明

第一百二十章 二女

而在其中,有一辆特别别致的马车,那就是唐焰焰和唐秋菊二人乘坐的了。此时,二女正在说着女孩子之间的贴己话。

“小姐,你说做大事的男人是不是都是那么心狠啊——”唐秋菊用手托着腮帮子,十分幽怨的道:“在谷城那会,他要撬开张献忠的嘴巴,用得着咱们,三天二头来看咱们。可是自从到了锦州之后,把我们安顿下来后,就自己去宁远城了,害得我们在锦州苦等了半个多月,可现在好不容易辽东的事情都办完了,能见到面了。可是把我们安置在马车上后,就不管不顾了,也不来和我们说说话,真是气人——”

“呵呵,他是做大事的人,如果他一天到晚和我们在一起,他的部下们会怎么想?”唐焰焰笑骂了她一句。一面专心致志的泡茶,反正这个马车十分高档,里面什么都有,几乎就是一个移动版的屋子。

“哼,都说郎心似铁,我现在算是知道了——”唐秋菊依旧嘟着小嘴道。可说是这样说,唐秋菊的眼睛却是悄悄的通过车厢里的帘子,努力往外看去,因为她知道,张麟麒的马车就在她们前面一辆。距离很近,而且张麟麒还不大喜欢坐马车,时常喜欢出来骑骑马。如果那样的话,就能看见那个令人沉醉的身影了……

“怎么样,看见他了吗——”唐焰焰装作不经意的道。

“哪有啊——人家在看沿路的风景呢!”小动作被小姐发现了,唐秋菊觉得有些不好意思,就撅着嘴分辨道。只是,下一句就暴露出了她的小小心思“也真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安排一个棒槌做他的亲卫首领,害得人家看了半天,就看到一个五大三粗的傻大个!”

“噗嗤——”一声,却是唐焰焰笑了,在笑她不只羞!

若是在从前,唐秋菊是绝不敢这么随便的和唐焰焰说话的,毕竟二人的身份不同,一个是小姐,一个是婢女。而且唐焰焰还不是普通的小姐,是白莲教的圣女,是高高在上的圣女!不食人间烟火!可是现在,自从和张麟麒开始接触以来,唐秋菊可以感觉到,唐焰焰变了,变得更加有生活气息了,变得更加像一个有三情六欲的正常女子了,所以唐秋菊才敢和她说这些话,

看见唐焰焰笑她,唐秋菊脸一红,可是她的心思早就被唐焰焰知道了,二人也算是同气连枝的,也就无所谓,唐秋菊闻了闻渐渐浓郁的茶香,忽然又有些幽怨的道:“小姐,你说他把那个乡君关了起来,也一路随军南下,是不是另有企图啊,要说那个女人还是长得不错的。还是皇亲国戚,他会不会动了心思……”

“你这丫头,我看你是一天到晚没事干,光是在胡思乱想了——”唐焰焰假意瞪了她一眼道:“那个女人长得不错,可是以他的身份,能看得上残花败柳吗!那个女人是皇亲国戚,可是以他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身份,还需要在意小小的一个乡君吗!”

“嘻嘻——小姐说的也是!”唐秋菊其实心里也明白,只是,这话听见从唐焰焰嘴里说出来,似乎是更加安心似的。“他真要是动心思了,也该动小姐你的心思啊,放着牡丹花在身边,他都没心思采,他还会看得上狗尾巴草吗!”

“好啊,你这妮子,三天不打,上房揭瓦!有你这么和主子说话的吗!”

唐秋菊的这些话说中了唐焰焰的心事,唐焰焰饶是和她姐妹情深,也有些脸上挂不住,伸出手来就挠她痒痒,一时间,二女是打闹成了一团……等到战斗平息后,唐秋菊看着脸上由于刚刚运动过后,而密布红霞,美艳不可方物的唐焰焰,却是有些不解的道:“小姐,我还真搞不懂他,像小姐你长得这么俊俏的人儿,连我身为女子的,看了都动心,他一个男人家家的,怎么就没有反应呢!”

“哎,”唐焰焰却是轻轻叹了一口气道“或许是他心里已经有人了,我们晚到了吧——”

听见唐焰焰这么说,唐秋菊也有些伤感,眼睛痴痴地看着窗帘外,道:“哎,虽然这乘马车也挺累人的,可是我却是希望这路上时间长一点,不要那么早到京师,这样可以和他在一起的时间久一点!不然的话,到了京师之后,京师有那个方剑屏,还有那个张青瓷,他那里还会想得到我们啊!”

“哎——”唐焰焰却是轻轻叹了一口气,说实在的,在她们当初离开千金一笑楼,跟随张麟麒一起南下的时候,唐焰焰就在将军府留下了一道后手,安排了唐腊梅监视方剑屏和张青瓷二人,并且交给她一道命令,严密监视此二女,不可放松,甚至唐焰焰那时心里还有这样一个念头,如果哪一天,有这个需要的话,那就让唐腊梅出手杀了她们,

只是事到如今,虽然唐焰焰可以越来越清晰地感到,方剑屏和张青瓷对于她的威胁,只是,以前曾今有过的那种心思,如今却是无论如何也没有想过执行……看见唐焰焰闷闷不乐,唐秋菊却是眼珠一转,看着已经煮沸的茶水道:“既然花了一个时辰煮的茶,现在已经煮好了,不如就有我去请他,过来共饮一杯吧——”

“随便你——反正脚长在你身上,我又做不了主!”唐焰焰轻轻抚摸着手上的一个玉扳指,神情恍惚的道。

“嘻嘻,那我就过去了——”唐秋菊笑嘻嘻的道。然后像一只灵巧的小燕子一般,钻出了车厢。很快的,一个清朗的声音响了起来:“难得唐小姐妙手煮茶,我就过来叨扰一二了。”

说着,张麟麒已经是含笑进入了车厢。其实张麟麒心里也知道,自从回到锦州城之后,因为忙于公务,疏忽了二位佳人。只是他心里虽然清楚,却是只恨分身乏术,今天忽然唐秋菊来请他去喝茶,张麟麒自然是求之不得。一来唐焰焰煮的茶都不是凡品,二来也可以舒缓一下美人心中的怨气。

“你来了啊,快坐吧——”唐焰焰看了他一眼,十分平静的道。只是言语中不经意流露出的一丝喜意还是透露出了她的心思。

“嗯——”张麟麒点点头,然后快速扫了一眼车厢,坐了下来,其实这个马车是专为女子设计的,标准座位是二个人。当然,三个人的话也可以,只是稍微有些拥挤而已。只是现在的情况是,也不知是不是唐秋菊故意设计好的,整个车厢还只有靠近唐焰焰身边一拳处还有一个位置。张麟麒就只能坐在了那里。看见张麟麒坐在了离着自己近在咫尺,甚至可以闻见他身上那股淡淡的男人味,唐焰焰脸上闪过了一丝娇羞之色。只是,身子却是没有挪开。而且,就是她想挪开也没用,车厢就这么点位置。

而张麟麒呢,等到坐下之后,就感觉仿佛来到了一个百花盛开的山谷,从唐焰焰身上源源不断的传来了缕缕清爽的花香。大概这种花香是唐焰焰独家拥有的,张麟麒从来没有在别人身上闻到过,感觉十分的好。

‘临出门儿有交待,路边的野花不要采……’张麟麒一边临危正坐,一边心中暗自念道。

“来,喝杯茶吧,看看味道怎么样?”看着张麟麒紧绷着身子,一动不敢动的样子,唐焰焰嘴角忍不住露出了一个好看的弧度。素手轻抬,就给张麟麒端上了一杯茶。

“多谢多谢——”张麟麒连忙双手接过了茶,美人情重,不可怠慢啊!等到张麟麒喝过之后,已经是唇齿留香,浑身爽快。

“好茶,好茶。”张麟麒喝过之后连声道:“更难得的是其中的火候,不下些功夫是煮不出这样的好茶的。”

“哼——亏你还识货!没有牛嚼牡丹,枉费了我家小姐的一番心血。这壶茶足足煮了一个时辰呢!”唐秋菊撅着小嘴道。不过看见张麟麒还是识货的,话语中还是有着几分欣喜的味道。

“哦,那就多谢唐小姐了——使得我在这漫漫路途中,还能喝到这么好的茶!”张麟麒看着唐焰焰微微一笑道。

“哪里哪里——”唐焰焰不敢接触张麟麒明亮的目光,微微低下螓首道。“将军出使辽东,斩杀鞑子,保境安民。小女子煮上几杯茶也是应该的。”唐焰焰这番话的理由倒也是堂而皇之,只是,她这副欲盖弥彰的样子却是显得有些底气不足,一时间,车厢里弥漫着一丝暧昧的气氛。

而张麟麒本来想说些什么的,只是在不经意间,看见了唐焰焰手上戴的那枚玉扳指后,更是不知道该如何开口了,于是,索性也不说话,只是细细品味杯中的香茶了……

闻着杯中的茶香,闻着身边佳人的体香,听着马车上银铃摇晃发出的脆响,看着身边二张国色天香的俏脸,这何尝又不是一种享受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