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装回明

第一百二十二章 继续领教

像个泼妇似的骂了一阵之后,刘大棒槌还觉得不解气,举手就想把那只烤鸭扔掉,可是再看了看剩下的两只鸭掌和鸭头、鸭脖子,刘大棒槌手举了半天也舍不得丢掉,

“哎,要是全扔了就什么都吃不到了,好歹现在还能看到一点肉!”刘大棒槌不知是说给别人听,还是说给他自己听,嘟囔了一句之后,垂头丧气的拿着那只‘烤鸭’回来了,

只是等到他再站在张麟麒面前时,自己都觉得很不好意思,刚才的一张黑脸,这会已经涨得通红。

好在张麟麒很是大度,冲着刘大棒槌挥了挥手道:“算了算了,吃一亏长一智,下次注意点也就是了!”

“是——”刘大棒槌有气无力的应了一声,那声音别扭的就像是刚被扭断了脖子的鸭子。

看着刘大棒槌的模样,张麟麒也觉得好笑,可也有那么一分心疼,就冲着刘大棒槌手上的那只烤鸭一指道:“小事一件,不要放在心上。现在我命令你,立刻把这个罪证吃到肚子里去!”

张麟麒知道,要让刘大棒槌这种浑人最快的把这件事情忘掉,就是让他把鸭脖子什么的统统吃光,罪证没了,事情他也就自然而然的忘了。果然,刘大棒槌一听张麟麒这么说,顿时来劲了,刚才那副垂头丧气的模样也一扫而空!甚至刘大棒槌那个激动啊!都顾不上回上张麟麒一句话,只是冲着张麟麒猛点几下头,表示坚决执行命令!

然后就是伸手攥住鸭脖子。

“嘎嘣——”一声,扭下鸭脖子就是开始大嚼,这会刘大棒槌确实气挺大,往常他吃鸭脖子,那还是光吃肉,不吃骨头的,这回倒好,刘大棒槌为了表示心中的愤慨,连骨头带肉嚼了一阵,全都吃进了肚子!那股子苦大仇深的模样,仿佛不是在吃鸭的脖子,而是在吃那个小贩的脖子。

不过等到一个鸭脖子,一个鸭屁股,还有一个鸭头进了刘大棒槌的肚子之后,刘大棒槌的神情就缓和了许多,甚至于还不时砸吧砸吧嘴巴,看来那卖烤鸭的,人品不怎么样,手艺还是不错的!

“秋菊妹妹,要不要来个鸭掌!还别说哈,味道还是蛮不错的!”这会连同张麟麒,唐焰焰等几个人,只有刘大棒槌一个人在大快朵颐,其余的都是看着,这刘大棒槌吃着吃着也觉得不好意思了,就抓着一个烤的金黄的鸭掌,问唐秋菊要不要吃。

张麟麒是主子,他不敢问。唐焰焰是贵客,那是肯定不要吃的,而唐秋菊,是伺候唐焰焰的婢女,身份和他差不多,他刘大棒槌看着也挺顺眼的,所以才有此一问。

“你一个人吃便好了,用不到来问我!”唐秋菊却是没好气的道。对于刘大棒槌这么一个浑人,唐秋菊始终是没有什么好脸色的。

“哦,哦——”

刘大棒槌碰了一个软钉子,也觉得没趣,既然别人不要吃,他就自己专心致志的对付起那剩下的鸭掌来。而这时作为第一时间发现其中蹊跷的唐焰焰,却是眉头深深锁起,

这种卖假鸭子的手段,一直是白莲教所独有的。作为白莲教的圣女,她自然是不陌生的。只是因为这种法子毕竟上不得台面,爹爹不是一向禁止的吗!可是如今却怎么堂而皇之的在这里现世了,莫非这也是爹爹同意的吗……

出了这样的事情,众人游览的性子就少了些,不过唐焰焰却是为了证明心中的疑虑,没有丝毫打道回府的意思,而张麟麒也是为了考察当地风土人情而来,所以众人也就继续一路前行,观察当地风物。

“各位大爷行行好,赏几个钱吧——”正在张麟麒一行人走在路上的时候,却听见了一声凄惨的女童声音传来。再定睛一看,原来在路上,跪着一个约莫十一二岁的小姑娘,正在冲着他们悲声说道。而仔细看看这个小姑娘,也是极惨,双腿自脚腕以下,已经消失不见,就是露出那么一个圆秃秃的肉桩。若是说别人还有个三寸金莲,可她却是连三寸金莲都没有!

这还不算,这个小乞丐的眼睛也瞎了,虽然是睁着眼,可是一双眼睛里只剩眼白,没有黑仁,就如同一双死鱼的眼睛!也就是张麟麒一行人脚步声颇大,这个小乞丐才知道面前有人经过,这才开口乞讨,不然的话,她都根本不知道面前有人经过。

“不是吧,怎么会这么惨——”却是刘大棒槌看清后,被吓了一跳,狐疑的道。他有心施舍几个钱,可是被刚才的烤鸭事件吓得怕了,一着被蛇咬三年怕井绳,所以有些狐疑。而其他人也都是看的吓了一跳。张麟麒却是看得眉头一皱,这也太惨了吧,二只脚没了,二只眼睛也瞎了,这不是一个十足的废人吗!至于唐焰焰,却是眼中闪过了一丝疑惑……这里是白莲教的核心区域,像这样的乞丐自然也是属于白莲教控制的,可这样残忍至极的行事方式,不是白莲教中也明文禁止的吗!可现在怎么会出现了呢……

“刘大棒槌,给她一两银子吧!”张麟麒叹了一口气道。

“是——”刘大棒槌从怀里摸出了一两银子,塞进了那个小女孩高举的手里,想了想,又觉得不忍,刘大棒槌又从他自己的俸禄里拿出了一把碎银,塞进了这个小女孩乞丐的手里。

“多谢大爷,多谢大爷——”小女孩紧紧攥着手里的银子,冲着刘大棒槌连连磕头道。这个小女孩乞丐虽然眼睛看不见,可是用手一摸也知道,刚才给的是银子,而且最少都有二两银子,这下她今天回去之后,把银子交上去之后,可以吃顿饱饭了,

“你这小女娃,怎么会如此凄惨,眼睛也瞎了,脚也没了,你是生下来就是这样的吗!”刘大棒槌看着这个小女孩,关心的道。

“大爷,您就别问了,”这个小女孩乞丐脸上露出了一个凄惨的笑容,道:“我此生已经是注定如此了,还望大爷能得菩萨保佑,一生大吉大利,平平安安。”听见这个小女孩乞丐的话,众人都是一阵叹息,知道她不愿意说,定然是有难言之隐,不过在此乱世,像这样凄惨的人还不知道有多少呢!他们唯一能做的也就是施舍一点银子了,唐秋菊也代唐焰焰给了一两银子之后,众人叹息了一阵之后,也就继续上路,

只是,再走了没有多少路,却是又看见了一个同样的小女孩乞丐,跪在路上,也在同样哀声乞讨。张麟麒仔细看了看,一样的瞎了双眼,一样的没了双脚,若不是二人的面目不一样,张麟麒还差点以为还是刚才那个小女孩乞丐呢!

“怎么会这样!”却是张麟麒眉头一皱。其实在后世,乞丐也是一样有的,可是像这样凄惨的人却是不多见,而现在在短短的十几分钟内,竟然连续遇到二个,这不能不让人引起警觉了……

“方威——这里有没有咱们西厂的兄弟!”张麟麒看着跟在他身边的方威轻轻地问道。

“嗯,这里离着京师不太远,已经有咱们的兄弟驻守了——”方威点点头道。

“那好,你马上去把他们找来,我有事情要问他们!”张麟麒吩咐道。对于烤鸭事件,张麟麒可以不追问,毕竟还只是几个钱的事情,可是现在这些小女孩乞丐,却是看着太可怜了!

“是——”方威点了点头,马上就一点手,从身边跟随的西厂番子中,挑选出一人,让他去联系当地安插的西厂番子去了。要说西厂虽然还是初创,可是在张麟麒,方威等人的调教下,也有一套完整的运转模式。

很快的,被派出去的西厂番子就回来了,还领回来了一个身形彪悍的汉子钱四,钱四是清风镇的西厂头目,职务是一个小旗,手下管着十几个力士,原本按照西厂的规矩,每个月是有一个总旗过来考校的,平时就是各自潜伏。收集所需要的情报。

没想到今天忽然有一个人来找他,还亮出了指挥佥事的牌子。说是指挥佥事要找他。钱四听了可是下了一跳,指挥佥事,这可是西厂的大档头啊,绝对是西厂的大boss了,钱四赶紧就跟了过来,心中还在猜测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惹得这样的大神关注,其实他还不知道,若是知道西厂的最高boss,西厂厂督大驾光临,他还会不知道会激动成什么样子呢!不过此刻钱四站在方威的身前,知道这就是西厂的大档头,那是绝对的恭恭敬敬。

有方威在,一些事情就不必有张麟麒来亲自过问了,反正方威跟在张麟麒身边这么久,也可以独当一面了。

“你叫什么名字,在西厂内担任什么职务——”方威沉声问道。

“小的钱四,担任小旗一职——”钱四头也不敢抬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