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装回明

第一百三十八章 迎接

哦,听见这个小太监这么说,簇拥在张麟麒身边的周默默,李思骋,方威等人都是满面笑容,皇帝亲自出迎,那是对待人臣的最高规格了,在中华上下五千年的泱泱历史中,获得此殊荣的也不过寥寥几人而已。没想到今天却是亲身感受到了……

而张麟麒也是心情澎湃,

“嗯,麻烦这位小公公,前去回复皇上,就说我张某人惶恐之至,马上赶到——”张麟麒看着那个小太监,不疾不徐的道。

“诺,小的这就去回禀——”听见名满天下的镇国将军,竟然在这么多人面前叫他一声小公公,这个小太监感觉浑身的骨头都要飘了起来,这份舒坦和自豪就没法说了!

连带着回去复命的速度也快了不少。崇祯亲自前来迎接,那确实是大不一样的,随着镇国军渐渐靠近京师,官道上前来欢迎的老百姓中,开始出现了大批的锦衣卫,而等到离着安定门还有十多里的地方,官道上已经出现了大批手执钺錾的御林军,严格把守住了官道的两旁。

御林军的出现,那就是代表着皇帝的出场了。当然,把守住官道两旁,并不等于把前来欢迎的老百姓们都驱赶走。崇祯可不傻,这么好的提升民心士气的机会,怎么能浪费呢!

当然,随着御林军的出现,官道上也已经是不一样了,那已经是净水泼街,黄土垫道。这一般是用来迎接皇上出巡,或是重大的节假日到来之际,才有的举动,要知道把这么大的一条官道整理一遍,改善路面状况,那绝对是一件浩大的工程,如今却是用来欢迎镇国军和张麟麒了!

再走了约一里多路,官道上的气氛赫然就是一变,这时的官道上,已经是绝对的禁卫森严了,三步一哨,五步一岗。而不远处,已是全副銮驾,整队行来,只见最前面是甲士旌旗、麾纛曲盖,继以锦衣校尉,再次是幡幢宝帜、步行侍卫,随后是金爪、银铖、卧爪、立爪、金挝、银爪、金响节、白麾等,真是仪仗森严,威武万分。

接着是一对对龙旌凤旗,一排排黄钺白旌,中官太监、宫娥彩女、大汉将军过后,黄罗宝盖出现在眼前,崇祯皇帝竟未坐轿,而是骑着一匹红鬃骏马。这也是打破了他一向的惯例,说明他此刻也是兴奋之极!

而在崇祯身后,则是跟着司礼太监王承恩,然后就是大批的文武官员,有杨嗣昌,张秉文……还有许许多多叫不出名字的礼部,和随行文武官员、另外还有许多内外命妇、各国使节人选,都是随同一起前来欢迎参观!

而这时,崇祯骑在骏马上,正在朝着这里镇国军过来的方向的寻找呢!

崇祯这副样子,张麟麒也是远远地看见了,不禁就是心头一热!想想自从阅兵台一别,也已经有一个多月了,看来不仅是自己牵挂着皇上,皇上也牵挂着我啊!

“微臣张麟麒,劳动万岁大驾,罪该万死!”这时张麟麒已经抢步上前,来到崇祯面前,就要跪下大礼参拜。

没想到还没跪下去,就是已经被崇祯一把拉住。这一瞬间,二双有力的臂膀紧紧地握在了一起。

“国勇何出此言——这次你代天巡狩,立下殊功。先是消灭流寇张献忠,再是斩杀逆臣左良玉,再是宁远大战,斩杀鞑子二万,生擒正红旗旗主阿济格,这哪一件都可称得上是滔天大功。朕来迎接你一下,又是有何不可!”崇祯看着张麟麒,异常动情的道。

张麟麒看着崇祯的眼睛,那里面透露出满满的喜悦之色,显示出这些都是崇祯的真心话。而张麟麒也知道,越是在这种时刻,越是不能持宠而娇。不然,别的不说,就是那些礼部的官员,到时候就会弹劾他,目无尊上了,所以张麟麒在此刻众目睽睽之下,还要坚持下跪。

可是崇祯却硬是拉着他的手臂,不让他跪下去。这一拉一扯之间,就碰到了张麟麒肩上的伤口。

“嗤——”的一声,就是疼的张麟麒轻轻一皱眉。

“咦,爱卿,你这是——”崇祯见了惊讶不已。可是下面没说出口的话却是被张麟麒打断了。

“皇上,微臣不小心受伤了——”张麟麒看着崇祯轻轻地道:“不过为了安心民心计,皇上还是装作不知道的好!”

“哦——”崇祯心疼的看了张麟麒一眼,深深地点了点头。只是在眼光不经意的往后看了看后,崇祯却是有些犯愁!,他的那位宝贝女儿这次也来了,那国勇受伤的事情要不要告诉她呢?

告诉她把,怕她担心,不告诉她吧,怕她日后知道了又要来怪他这个当爹的。想到这里崇祯有些后悔,这次欢迎仪式,原本他是不同意宝贝女儿过来的,毕竟长平公主尚未出阁,又是大明的公主,代表的是大明的脸面!现在这样私自外出,成何体统,若是被那些礼部的老古董看到,怕是不在朝上说个三天三夜的礼义廉耻那是不会过去的。

不过没想到生性柔弱的宝贝女儿却是求到了她的母后那里,而且,理由很是充分,既然是镇国军凯旋,为什么就不能前去欢迎呢?于是乎,一国皇后到了晚上,向着崇祯吹起了枕头风,于是乎,对皇后十分敬重的崇祯才特意准许长平公主,悄悄地躲在一群贵妇人中,一起来迎接镇国军!

嗯,也罢,还是等会找个机会,让他们见上一面,让国勇自己去说吧……崇祯如是想到。

而这时,张麟麒趁着崇祯分心的时候,朝着崇祯虚拜了一下,也算是礼节到了。这时崇祯却是看到了他的小动作,一时来不及阻止,于是在假意瞪了张麟麒一眼后,亲热的拉起张麟麒的手臂,对着身边众多官员大声道:“朕事天以礼,立身以义,事亲以孝,育民以仁。然一直国事艰难,举步维艰,喜幸天佑大明,今得国之柱臣张麟麒,为国绸缪,鞠躬尽瘁,代天子巡狩于天下,数振国威于蛮夷.文成武德,功在社稷,利在千秋!朕与张卿,愿肝胆相照,休戚与共!”

崇祯此言一出,文武重臣一片哗然,崇祯的这番话可谓是对于张麟麒极高的评价了!什么叫做国之柱臣,为国绸缪,鞠躬尽瘁,什么叫做愿肝胆相照,休戚与共!这简直就是兄弟般的感情了!

而像杨嗣昌这样的文武重臣则是看得更远,皇上说出这番话,似乎意义不简单啊,想当年魏忠贤厉害不,号称九千岁!可也从来没有得到过这么高的评价!如今皇上这么大张旗鼓的为镇国将军造势,难道是……

而作为当事人的崇祯,却是自己心里清楚,他之所以说出这些话,一来确实张麟麒劳苦功高,当得此赞誉。二来嘛,却也是为了他的宝贝女儿,正所谓知女莫若父,长平公主那点小心思崇祯是知道的一清二楚,而他这个当爹的,也是从心里一百二十个赞成这门亲事。

现在最主要的问题就是,按照大明的祖制,凡是娶了皇家公主的,只能是做一个驸马都尉,从此做个闲散武官,度此一生。说白了就是不准你参与朝堂政治,防止你造反。

不过这显然是不适合张麟麒这样的当世名将的。把这样的名将闲置,不是最大浪费吗!可如果因为顾忌这一点,而不能将张麟麒招为东床快婿的话,怕是长平公主又要郁闷终生了,

“回陛下,微臣惶恐……”听见崇祯这么说,张麟麒也是吓了一跳,这样的赞誉,虽然也算是没有夸大,可是只能在心里说说的,现在这样当面说出来,怕是会引来更多人的眼红吧……

“哎,爱卿你又何必谦虚——”崇祯却是拉住了张麟麒的手就是开始往回走,一边走还一边道:“朕的这双眼睛还是雪亮的!刚才说的那些话,你完全当得。”这时崇祯已经拉着张麟麒的手走到了他刚才乘坐的御马旁边,自己先上了那匹枣红色的骏马,这时王承恩又牵来一匹骏马。这匹骏马浑身雪白,恰如一块雪白的绸缎。

“国勇,你也上马——”崇祯看着张麟麒微笑着道。

“皇上,这恐怕有些不妥吧——”张麟麒迟疑道。司礼太监给他牵马,如今又要和崇祯一同骑马回去,这恐怕有些逾越。

“有什么不妥的——”崇祯看了张麟麒一眼,却是假意有些不高兴的道:“你堂堂镇国将军,和鞑子干仗起来眉头都不皱,可是现在怎么婆婆妈妈了!要知道,我就是要让全天下都看到,天下英雄尽入吾彀矣!”

看着崇祯真挚的眼神,甚至其中还带有一些恳求之色。张麟麒也就不再推辞。走到那匹骏马面前,干净利落的翻身上马,和崇祯并肩而行。当然,张麟麒还是稍稍落后了崇祯半个马头。以示恭敬!

而随着崇祯和张麟麒二人并肩而行,官道两旁的老百姓都是发出了震耳欲聋的欢呼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