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装回明

第一百四十九章 贵人请为我做主

“嗯,那好,既然厂公如此,吴指挥使,你看呢——”张麟麒解决了袁彪,又是转过头来,微笑着看着吴孟明。

“嗯,那个,好,好。”吴孟明脸部肌肉不由自主的抖了一下,勉强道。按照他的本心,那是一千个不愿意的,只是张麟麒发话了,袁彪也退让了。他能说个不字吗!

无可奈何的吴孟明拍了拍手,马上就有一个彪悍的锦衣卫番子走了进来。单膝跪在地上!

“你去把隔壁房间内的女子叫过来,告诉她,这里有一位贵人要见她。当然,民间女子,哪有什么见识!叫她注意自己的言辞举动,莫要冲撞了贵人!”吴孟明在说道叫她注意自己的言辞举动这一句时,却是特别加重了语气。显然是意有所指的。而那个锦衣卫番子作为吴孟明的亲信,那也是善于察言观色的角色。听了之后点了点头,显然是已经领会其中的精神了。

只不过,吴孟明的这一番布置,却是没有收到应有的效果。只听见张麟麒似乎是无意中嗓子有些难受,轻轻地咳嗽了一声。于是乎,在这个锦衣卫番子走向那个小房间的时候,守在门外的将军府侍卫中,也走出二人,和那个锦衣卫番子一起过去了。

看着这一幕,吴孟明的脸色有些难看,不过他并没有说什么,相反的,他也不能说什么。过了没多久,锦衣卫番子和将军府侍卫就一前一后,带进一个十八九岁的女子,这个女子长得面貌姣好,身段婀娜。刚才就是她在隔壁哭泣。

“这位女子,我来问你,你刚才为何啼哭啊!”等到锦衣卫番子和将军府侍卫都出去后,张麟麒让这个女子坐下后,却是和颜悦色的问道。

“咳咳——”却是这个女子还没有说话,吴孟明却是抢先咳嗽了一声。同时狠狠地瞪了这个女子一眼。算是无声的警告!其实这个女子吴孟明也是认识的,是专门在醉仙楼卖唱的。已经有好几年了!

由于她嗓音清亮,长相也不错,所以也算是醉仙楼的台柱子之一。以往吴孟明来醉仙楼喝酒,也曾听她唱过几次。只是,贵为锦衣卫指挥使的吴孟明,对她的了解也就仅限于此了。

毕竟,吴孟明那是什么人,那也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角色,怎么会对这种无足轻重的小脚色上心。按照醉仙楼的运作程序,其实这个卖唱的女子是不应该出现在那里的。只是,如今既然诡异的出现了,吴孟明却不得不去面对这个人了。哼,相信她也知道本官是什么人,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终归是知道的吧……吴孟明如此想到。

只是,吴孟明想不到的是,这个卖唱女子的回答又是再一次出乎了他的预料。

“镇国将军在上,诸位大人在上,小女子有下情容禀。”而听见金翠莲把张麟麒的官职都叫了出来,吴孟明心中就是一个激灵,知道今天这个事情恐怕是有些棘手了。

这个卖唱女子却是丝毫不顾忌吴孟明的举动,只管自己娓娓道来。这个卖唱女子也是一个机灵的人物。自从进得屋来,心中就是一喜,她也是醉仙楼的老人了,对于这间雅阁的意义那是知道得一清二楚的。能在这间雅阁吃饭的,非富即贵。而根据小李哥(那个迎宾童子)的说法,看这客人的气势,绝对不是什么普通人,而且还很和气!

而且,刚才小李哥还偷偷的告诉她,他已经和那个贵人的护卫们说过话了,得知了一个天大的喜讯,那就是那位气势非凡的贵人竟然就是被民间传颂为大明救星的镇国将军张麟麒,得知这一消息,更是使得金翠莲信念大增。她坚信,这次的反抗有希望了。

果然,当她哭了没多久后,就被人叫过来了。既然能被叫到这间雅阁,那就是有了一半的希望。所以说,她现在是准备拼死一搏了,又怎么会顾及吴孟明的威胁呢!

反正她在走进隔壁那间小房间的时候,就已经想好了。如果真是遇上善人,能够脱离苦海,那是最好。如果不能,那也是自己的命数。事情不成,那也没什么,大不了一死了之。

再加上她是一个卖唱的。早就练就了一副伶牙俐齿,所以三言两语之间,就把一件事情给说的清清楚楚……

原来,她名叫金翠莲,是西安人。由于家乡发生旱灾,过不下去了,只能和父母来到京师投亲靠友,走到半路上,父母也相继饿死了。只剩下她和一个小弟。等到她姐弟俩历经千辛万苦,来到京城后,没想到亲戚家已经搬到南京。于是乎,顿时就傻眼了。

不得已,金翠莲只好在酒楼卖唱,来养活她和自己那个弟弟。只是,接下来的戏码也就没什么新意了,由于她唱的还不错,不知怎么的就被醉仙楼看中了,然后就中了醉仙楼的圈套,稀里糊涂签下了卖身契。一辈子算是卖给醉仙楼了。而且更可气的是,她连一个铜板的卖身钱都没有拿到。实在是太过分了!(其实也不能怪她,签字的时候仔细看过条约,很是不错,只是等到签字完毕,就老母鸡变鸭了。仔细想想也不奇怪。醉仙楼那是谁的产业——那是锦衣卫的产业,摆弄着些还不是小菜一碟吗!)

开始金翠莲还不服,屡次去顺天府上告。只是,人家却是根本连她的状子都不接。就被轰了出来!金翠莲也是一个倔脾气的女子,顺天府不行,那就换一家。可是没料想,她几乎走遍了整个京师的大小衙门,竟然无人敢于受理。想想也是,一方只是一个贫苦无疑的弱女子。而另一方是兄凶名卓著的锦衣卫,顶风都能臭八条大街,谁敢接手这个烫手山芋!而随着金翠莲告状次数的增多,醉仙楼也开始严格控制其她们姐弟,可怜她的弟弟,今年十三岁,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却是被饿得皮包骨头。

所以金翠莲算是豁出去了,反正左右都是一个死,还不如搏上一搏!于是这才有了今天的这一幕!

“卖身契可在——”张麟麒听罢之后,不动声色的道。张麟麒这话是问的吴孟明,而吴孟明显然也是被问到了,正在考虑要不要拿出来。拿出来吧显见得服软了。不拿出来吧又确实站不住理。要知道张麟麒可不是那种平头老百姓,可以随便糊弄的……

正在吴孟明左右为难时,却是金翠莲忽然声音清脆的道:“将军大人,小女子这里也有一份卖身契,虽然是抄录的,却也是一字不差,不知合不合用!”金翠莲也是一个有心计的女子,既然知道来硬的不行,就开始来软的,她也知道卖身契中有猫腻,只是苦于无法拿到。于是就装出一副恭顺的样子取悦醉仙楼里一个保管卖身契的管事。

所以醉仙楼的管事一个高兴,就给她看了看,没想到金翠莲却是有着过目不忘的本领,回去之后就重新抄录了一份,放在身上,以备不时只需。现在正好派上用场。

“哦,你也有吗?倒是难得——”看见金翠莲坚定的点头。张麟麒就点点头道:“只要是卖身契,那就是一样的,拿来我看——”张麟麒说这话的时候,看都不看吴孟明,而吴孟明看着这一唱一搭。脸色也已经变得有些发紫,只是,多年的宦海沉浮,使得吴孟明还是能够克制住自己的情绪。

而等到张麟麒看完后,却是神色有些变冷。无他,只是为了这份副本中手段的拙劣而已。大概是当初醉仙楼吃定了金翠莲的缘故,这份卖身契虽然看似有模有样,却还是存在着一些漏洞的。

以张麟麒的眼力,那是稍加分辨就能看出其中破绽的。想想也是,毕竟金翠莲其实没有签过卖身契,如今这份是伪造的,那又怎么能以假乱真呢!

张麟麒看完后,也不急着表态,先是挥了挥手,让金翠莲退下去。毕竟不管怎么说,当事人都是朝廷大员,接下来要说的事情也不太雅观,还是为他们留一点脸面的为好。

金翠莲也是十分的干脆,知道她在留在这里也起不了什么作用了。于是再次冲着张麟麒施了一个礼后,退了出去。而等到金翠莲出去之后,张麟麒却是淡淡的看了吴孟明一眼:“吴指挥使,如今这事你看怎么办呢!”

“这个——”吴孟明先是看了袁彪一眼,二人隐晦的交换了一个眼神。然后吴孟明冲着张麟麒哈哈一笑道:“我说老弟啊,你堂堂一个镇国将军,西厂厂督,管的都是大事情,又何必过问这种不入流的小事情呢!”

“是啊是啊——”吴孟明话刚一说完,袁彪也不紧不慢的接过话头道:“张老弟,作为中间人,我来说句公道话吧。这件事情呢醉仙楼确实做得不漂亮。那个女子也确实受了委屈。只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