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装回明

第一百五十六章 盛大的焰火晚会

离着张麟麒不远的地方,是镇国军的核心将领周默默,李思骋等人,和张麟麒身边有方剑屏,唐焰焰,张青瓷等人陪伴不同,(长平公主陪在崇祯身边,其实按照她的心思,那是很想陪在张麟麒身边的,不过此时是公然露面,不宜太过露骨,只能如此作罢,不过即使是这样,二人相距也不过七八步的距离,一抬眼就能看到,也是差不多。)

周默默等人都是形单影只,和张麟麒不同,张麟麒既有后世一起穿越的女友,又有这个时代的知心恋人,而他们既没有后世一起穿越的女友,也对这个时代的女子有些无法认可。

当然,或许是他们还抱着有朝一日,还能重新回到后世的想法,只是随着时间的流逝,这种希望是变得越来越渺茫了!张麟麒看着心中暗道,嗯,饱汉子也要知道饿汉子饥!也是该关心一下这些兄弟们的感情生活了!

“嘭——”的一声,随着第一只焰火徐徐升空,这场盛大的焰火晚会正式拉开了帷幕,在第一波的四只焰火放完后,第二波焰火开始升空了,只见同时从小山头的东西南北四个方向,一枝枝璀璨的焰火腾空而起,而且那个升空高度也是令人咋舌的,最少都有一百米!和这个时代的最高不过十几米相比,绝对不是一个重量等级!

而且内涵也是非常惊人的。一会如同金菊银丝漫天怒放,一会又宛如一条条金蛇乱舞!而且又很快变幻成了银色垂柳,颜色也是五光十色,大红地、湛蓝的、金黄的,雪白的,姹紫嫣红绚丽无比。绚烂的烟火映红了夜空,也映红了人们的笑脸。这一刻,众人仿佛身处仙境,这一刻,小山头成了一个欢乐的海洋……

“哎,太美了,太美了!如果不是身边有这么多人,我还以为到了琼瑶仙境呢!”崇祯皇帝激动地道。也是,崇祯皇帝一生节俭,平常过个节日,也就是放个爆竹应个景,像如此壮观的焰火晚会哪里能看得到呢!

“是啊是啊,太壮观了——”站在崇祯身边的杨嗣昌也是连连点头道。就算是见多识广的杨嗣昌,也是看的如痴如醉,被震惊到了!杨嗣昌一面努力抬着头看着一只只绮丽的焰火,一面喃喃道:“本官今天才算是明白了,什么叫做五彩缤纷啊——”

不料杨嗣昌话音刚落,马上就是被崇祯接过话头反驳道:“杨爱卿可是说错了,我看何止是五彩缤纷啊,简直是五光十色啊!”

“嗯,是极是极——皇上言之有理!”杨嗣昌连连点头道。而将军府的众女也是看的神情兴奋。崇祯的那些嫔妃更是不用说了,都恨不得拍手叫好。她们一直处在深宫,那里有机会见到这等美景啊!

不说她们,这样的焰火晚会,就是放在后世,没有大型的活动,那也是难得一见的!而身在众多嫔妃中的长平公主,这时却是骄傲的挺起了胸膛,就恨不得宣布,那是镇国将军张麟麒的杰作了!

而长平公主的这副神态却是被她的母后,也就是后宫之主周皇后看在眼里,正所谓知女莫若母,长平公主是周皇后的亲生女儿,哪里还有不熟悉自己女儿的道理!一见长平公主这副神态,心中已经是对于长平公主的心思摸到了八九不离十……

而其余的文武百官虽然没有长平公主表现那么失态,可也是个个都是又惊又喜的,这样的美景真是此景只应天上有,人间哪有几回闻啊!

而一干镇国军将士呢,更是个个看得目瞪口呆。在这一刻,他们仿佛不是威震天下的镇国军,而只是一群没有见过世面的乡下泥腿子!就连那些亲手制作出这些焰火的镇国军们,也是个个看得傻了眼,这些真是自己做出来的吗!也太不可思议了吧……

要说在场数万人中,也就是以张麟麒为首的一干穿越人士显得镇定些,像周默默,李思骋,王凯,等等,只是笑眯眯的看着,毕竟他们都是从后世来的,曾经沧海难为水嘛!

而同为穿越人士的方剑屏,看着看着,眼中却是露出了一丝萧瑟,是啊,美景依旧在,可是,却已经是斗转星移,回首已是百年身啊……正在这时,方剑屏却忽然听见耳边响起了一首熟悉的旋律……

总是一次又一次不小心

走近悲伤的森林

总是不知不觉地想起你

惊慌失措的眼睛

……

如果时光能够再倒流

夜空那幕烟火映在你的心底

……

“悲伤森林——”方剑屏惊喜地脱口而道。这首曲子是方剑屏的最爱,也是最适合在此情此景下演绎的。只是唱这首歌的人会是谁呢?方剑屏再转身一看,却不是张麟麒还有谁!

而后者此刻正在笑眯眯的看着她!看着方剑屏惊喜的模样!其实在后世,类似曲目还有很多,诸如满江,光良,吴奇隆等人,也都是名曲!可是张麟麒却是最了解方剑屏的人,知道她独爱姜育恒的那股老男人的沧桑,所以张麟麒才毫不犹豫的选择了这首歌曲!

是啊,虽然已经身在异乡,可是身边还有珍惜自己的人,和自己珍惜的人,就不就够了吗……方剑屏看着张麟麒的俊脸,心中如此想到,轻轻抚摸着胸前的小兔子挂件,方剑屏露出了真正舒心的微笑!

而看到方剑屏笑了,张麟麒也放心的笑了,而此时焰火晚会还在继续,毕竟那么庞大的数量可不是玩的,而随着越来越多的焰火升空,带来了更多的美轮美奂,也带给这些观看者一种思索,这样神奇的东西,还是人力可以达到的吗!渐渐地,在镇国军中,有人已经开始对张麟麒顶礼膜拜了。就差开口高呼,将军大人是活神仙了!

对于这样的效果,张麟麒只是微笑不语。其实这样的焰火晚会放在现代早已经不稀奇了。可是放在此时的大明朝,放在三百年前的古代,这份震撼却是空前绝后的。

尽管张麟麒的初衷不在于此,不过,既然出现了,那也并无不可。有了这种效果,就能为自己蒙上一层神秘的面纱!化身为镇国军将士心目中的神!而身为一个坚定的共产主义者,张麟麒知道,信仰的力量是多么的强大。

而自己作为这支军队的灵魂人物,无疑是需要这种信仰的。试想一下,这些镇国军将士认为自己是在为一个无所不能的人战斗,那该产生多么强大的力量!到了那时候,绝对的信仰加上绝对的武力(先进的火枪。)这二者结合到了一起,那就是如虎添翼,那就是一只所向无敌的军队!也更加符合镇国军这三个字了!而看着这一幕,崇祯却是微笑不语,心中并不猜忌,也是,张麟麒如果想造反,还需要贡献出爽身楼来吗……

不过,崇祯心里却是在想着另一个念头,这焰火如此神奇,那是不是也可以像香皂一样,带来滚滚财源呢!话说崇祯可是实实在在是尝到新产品的好处了!那香皂就是一颗摇钱树啊!

小小的一处爽身楼,创造的利润,竟然抵得上一省上交的税赋了,而且还不用支付庞大的官员俸禄!

如今这焰火,带来的新奇感不下于当初的香皂,如果运作一番的话,再增加一颗摇钱树,如此双剑合璧的话……崇祯想到这里心中火热,连忙冲着身边的张麟麒一招手,笑眯眯的道:“国勇啊,你看这焰火如此神奇,光是这样看看,消遣一下未免太为可惜,能不能那个啊……”

崇祯说着双手食指做了一个搓钱的动作,这也是他从张麟麒那里学来的。感觉挺不错的,就被他记住了。如今却是被他比划了出来。也是,崇祯也是今天的主角,万众瞩目,很多人的视线此刻都集中在他身上呢!如果当众说出开设店铺的事情,未免有些太过庸俗。

所以崇祯用肢体语言代替了,因为光线也不太好,所以他的这个动作除了张麟麒之外,其他人也无法看清,就算是看清了,那也无所谓,因为除了他和张麟麒之外,别人也看不懂啊!

“这个——”张麟麒看着崇祯那看似平和,实则很有些急切的眼神道:“倒也不是不可以,只是,和爽身楼相比,那只能为辅。唱不了重头戏!”

“哦——这是为什么?”崇祯听见张麟麒的第一句话,就是一喜,可是接下来张麟麒说的话却是把他的憧憬打消了不少。于是赶忙追问道!

“皇上请想,香皂虽然不在柴米油盐酱醋茶这开门七件事内,却也是天天都需要用到的!少了一天都会觉得不方便!而焰火这个玩意却是……”张麟麒的话还没说完,崇祯已经脸上露出了恍然大悟之色。

“哎,朕明白了,说得难听一点,这就和那寿材铺差不多,虽然在日常生活中能用到,却不是天天需要的必需品!可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