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装回明

第一百六十八章 崇祯的激动

水至清则无鱼,人至察则无徒。

行走官场,讲究的是潜规则。像王承恩这种大太监,虽然对于崇祯忠心耿耿,在真实的历史中,也只有他在最后时刻陪着崇祯一块自杀,到另外一个世界去服侍崇祯……

不过,这并不排除王承恩就是一个完人,相反,此时的大明,整个官吏集团已经把俸禄外的收入列入了每年每日的生活预算,没有俸禄外收入的生活是不可想象的。

王承恩也不例外。而且在皇帝身边的心腹中,俸禄外收入已经在事实上获得了合法地位。接近于办公开了!以不同的名目,按不同的数量收受财物,已经成为未必明说但又真正管用的潜规则。

当然,一般来说,以张麟麒这样的身份,王承恩说上这些好话,送上五十两已经是很慷慨了。如今张麟麒一出手就是翻了一倍,算是极其大方了。“镇国将军,里面请,里面请——”王承恩感觉袖子里多了点东西,笑得是更加欢了。虽然他不知道张麟麒送的数额是多少,不过他却是肯定知道,绝对不会少!镇国将军的出手就和他杀鞑子一样,一向是爽得很的!

“嗯,公公留步——”张麟麒冲着王承恩微微一笑,走进了养心殿。等到张麟麒的身影消失后,王承恩连忙伸手把那张银票从袖子里拿了出来。等到看清了数目,纹银一百两!

王承恩就是心中一喜,这个镇国将军,就是豪爽!一百两啊一百两!话说王承恩身为大太监,也有几万两身价了。不过,这越是有钱越是爱钱。身家丰厚的王承恩看见这一百两一就是觉得十分高兴。更何况这是张麟麒打赏的银子后的,更是意义不同,这代表这张麟麒对于他的认可!

“呵呵,人无外财不富,马无夜草不肥,这天天有点外快可拿,国事也开始蒸蒸日上,皇上的笑模样也一天比一天多,让人看着就是心中欢喜。这日子啊还真是过得啊!”王承恩自言自语道。

张麟麒刚走进养心殿,就闻到一股香气。这是?还没等张麟麒提提鼻子,辨别一下这是什么味道,已经有小太监出来大声道:“镇国将军觐见——”

等到张麟麒走进去之后,却是发现,殿角那张蟠龙金漆花的大桌上摆了满满一桌子菜,四面放了二个锦墩,小太监以银筷子一一试过了酒菜,而崇祯皇帝正在微笑着看着他!

“国勇啊,来来来——你又为我立下大功。吾心甚慰啊!你也不缺什么,我想到咱们君臣还没有一起吃过早饭,这不,今天正好凑巧,,咱们君臣就一起就餐一次吧!”

看着崇祯的笑脸,再看着满满一桌子菜,张麟麒心中十分感动,要知道崇祯虽然是个皇帝,可是以节俭出名的。甚至于他这个皇帝的饮食还比不上一些京城里的大户!哪怕是现在日子宽裕了,平时那也是只有四菜一汤的,就算是一些重大的节日,大小年什么的,也不过是加一个菜应应景而已。

而如今,要摆满这么大的一张桌子,少说都是要二十道菜,而且都是些平时难以见到的山珍海味,像什么猩唇熊白、炙驼鲜鲊,金齑玉脍、翠釜犀箸,食具菜肴无不是天下各地的极品菜式。估计这些东西都是把内库中的老底子都给拿出来了!

这还不算,崇祯还精心准备了几样京师名菜。如一道清汤燕菜,燕窝洁白,质地软滑,汤色浅黄,清澈见底,此菜味道极其鲜美,营养价值也很高。又如鹿茸三珍,鹿茸片加鱼翅、海参、干贝等3种海味制作。鲜香浓郁,味美,富于滋养。

还有三不粘,鸡蛋黄与猪油边搅拌、边炒、边淋油。成品呈较稠的流体状,似羔非糕,似粥非粥。入口绵柔软润,滋味香甜,营养丰富。以羹匙舀吃,不粘不盘,不粘匙,不粘牙,清爽利口,故称三不粘。

炸羊尾,为清真风味甜菜。以鸡蛋清糊和豆沙馅制成。色泽黄金,味道甜香不腻,外皮软而不酥。诸如此类,不一而足。所以说虽然只是一起吃一顿早餐,可是却能从中感受到一片真情。

而且更加重要的是,这还不仅仅是一起吃一顿饭的事情,与皇帝共膳,那是极大的礼遇,起居注和朝廷邸报上都要注明地。

“皇上,微臣不过做了一些微不足道的小事,却劳您如此费心,实在是惶恐啊!”张麟麒十分感慨的道。

“国勇,你什么都好,就是太谦虚——”却是崇祯哈哈大笑道:“谦受益,满招损,确实是不错的。可是过分的谦虚可就是骄傲了!扑灭自古以来无人能够解决的蝗灾,这还叫是微不足道的小事吗!解救五府十八县,这还叫是微不足道的小事吗!一百三十五万八千户七百户百姓逃过灭门一劫,这还叫是微不足道的小事吗!”

崇祯越说越激动,甚至说到后来声音都是有点大,不过崇祯说的也是实情,自从蝗灾发生以来,崇祯就是夜不能寐,自从从他的哥哥手中接过这大明江山以来,他就深深感到,大明朝这条破船还真是不好掌舵啊!

先是天灾,北方赤地千里,南方暴雨成灾。再是人祸。外有鞑子挠边,内有李自成等流寇作乱,就连福建沿海一带也有倭人作乱,实在是令人头疼不已……不过好在塞翁失马焉知非福,自从老天垂怜大明,降下张麟麒后,大明朝这条破船总算是勉勉强强没有沉没,继续往前的先前驶去。

只是谁知道,人有旦夕祸福,天有不测风云。或者换句话说,屋漏偏逢连夜雨,船破偏遇顶头风!正当崇祯刚刚松了一口气的时候,这蝗灾又是马上出现了。而且还无巧不巧的正好是在京师旁边。还祸及五府十八县。这顿时使得崇祯头大如麻!

蝗灾一起,无药可救。而且五府十八县,有百姓数百万户,原本这些百姓虽然生计艰难,可是在张麟麒大力推广水车,肥田粉等利器前,今年是个难得的好年景。田里的收成不错,眼看着能够吃上一口饱饭了!而在蝗灾之下,数以亿计的蝗虫一到,一切都是灰飞烟灭矣!

而更为可怕的是,一旦田地绝收,这些百姓生活无着之下,势必成为流民!而且由于五府十八县紧挨着京师,一旦形成流民,必将危及京师安全,就算是不会更进一步,成为流寇。可是是以百万计的难民涌进京师,那治安,管理,各个方面都将出现极大的问题……

而且流民数目如此庞大,朝廷也无力赈灾……说实话,崇祯在蝗灾发生后,已经下令翰林院的翰林们连夜彻查古籍,看看历代先贤,有没有什么治理蝗灾的法子,可是在把整个翰林院的藏书都翻了个底朝天之后,也没有找到行之有效的法子,甚至连只言片语也没有找到!

唯一有的只是深深地绝望和无奈。毕竟也是,神虫属于天生,属于老天爷派遣下凡的。人要灭蝗,就是要违背老天爷的意志!人怎么能斗得过老天爷呢!崇祯也曾私底下净身淋浴,向老天祷告,愿意减寿十年,换取老天爷收回蝗灾。只是可惜,虽然他这个天子和老天爷关系比较近,都带有一个天字,可是老天爷并没有给他这个天子任何面子,蝗灾还是那么欢腾,并没有丝毫的消退,甚至反而如同滚雪球的般的越滚越大!

病急乱投医之下,崇祯也曾经想过,放眼天下,要说是能够抑制住蝗灾的,恐怕只有镇国将军张麟麒莫属了!

因为也只有张麟麒,屡屡制造出了一个又一个奇迹!可是,崇祯在思考再三,也没有向张麟麒开口求援。不为别的,只是怕张麟麒遭到报应!毕竟崇祯虽然是个皇帝,可也怕鬼神,怕老天爷!

现在张麟麒是他唯一的希望,他可不希望这个唯一的希望再因为治理蝗灾而出什么三长两短!

可怜身上衣正单,心忧炭贱愿天寒,是卖炭翁的心情写照!可怜蝗灾肆猖狂,心忧麟麒口难开,是崇祯的真实心情写照!

可即在崇祯意料之外,又是在情理之中的是,崇祯没有开口,张麟麒却是自己扛上去了!在得知张麟麒义无反顾的,亲临灭蝗第一线后,崇祯感动的掩面失声!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

张麟麒真正的做到了这一点!大明朝有这样的英雄,何其的幸运!他有这样的臣子,何其的幸运!至于张麟麒用恒古未有的鸡鸭灭蝗,虽然外界议论纷纷,不过,崇祯却是坚信,既然是镇国将军的手笔,那就一定有大玄机在内!

而自从张麟麒开始灭蝗以来,崇祯是日日夜夜为张麟麒祈福,尽他一份微薄的力量!而随着灭蝗的日益深入,各种各样的谣言也开始满天飞!崇祯也是严令锦衣卫,东厂全力打压,务必为张麟麒创造出一个尽量好的环境!虽然说由于他的这一举动,也带来了一些朝臣们的背地里议论,甚至更有一些御史开始蠢蠢欲动,准备弹劾他们这一对无道君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