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装回明

第二百一十八章 较量升级(8)

郝大的速度这时已经是极快,看上去只是一条淡淡的影子。可这二只利箭更是厉害,带着呜呜的怪啸声,几乎是在眨眼之间,就追上了郝大。

正在急速奔跑的郝大也察觉到了背后的异声,连忙做出闪避动作。可是,那二名弓箭手的射术实在是太高明了,又是事发突然,郝大拼尽全力,只是躲开了第一支,却是无论如何也躲不开第二支利箭了。

而且此时的郝大,是受伤在前,又是被废了老二在后,一身武功已经是打了不少折扣。所以这才被偷袭得手!

只听见“啊——”的一声惨叫,郝大被一箭射中,倒在地上!而且这一箭的力气之大,无与伦比,郝大飞速奔跑的身子,被这一箭是直接钉在了地上!射箭的人也是存心要郝大的命,这一箭是直接奔着郝大的心口去的!如今这一下被射中,那还有活口吗?

虽然郝大身为锦衣卫第一高手,可是也架不住这样的一箭,是直接气绝身亡。而在此时,他那句白莲教的‘教’字还没有来得及说出口。

此时在远处的林子里,二名全身包裹在黑衣里的蒙面人,脸上露出了丝丝笑意。嘿嘿,辛辛苦苦的潜伏进来,不就是为了在适当的时候来个火上浇油吗!现在机会来了,你们想要讲和,这怎么可以!

而随着郝大气绝身亡,无论是西厂方面,还是锦衣卫,都是引发了轩然大波。“怎么回事?难道是谁轻举妄动的吗?快去调查!”张麟麒已经是厉声喝问道。只是,张麟麒虽然这么问,心中也有些奇怪,西厂是他一手带出来的,纪律之森严,没有比他更清楚的了。按理说不会有人这么干的啊!

而且从这二箭射出的威力来看,没有几十年的苦功是做不到的,就算是精于骑射的鞑子能做到这一点的也不会多,而西厂方面还没有这方面的高手!而这时方威的脸色也很不好看,因为谁都知道,在现在这样关键的时刻,任何一点突发的变故都会引起不可预测的后果!

果然,排查的结果却是和张麟麒预料的一样,西厂番子这方面没人轻举妄动,射出那一箭!

而锦衣卫方面也是一阵骚乱,毕竟是见血了,死人了,而且死得还不是一般人,是锦衣卫第一高手。还是在这么多锦衣卫番子的眼皮子底下被生生射杀的!这是一种什么感觉!

而原本双方之间就是数次剑拔弩张,形势十分紧张。现在虽然稍稍有所缓和,可是随着郝大的逃生之后又被射杀。形势又是一下子骤然紧张。恰如沸腾的油锅里洒进了一把盐——已经有很多锦衣卫番子已经拔出了绣春刀!只待一声令下,就要上前厮杀!

“镇国将军,你这是什么意思?竟然当着我们的面射杀我们锦衣卫的人!”却是吴孟明厉声喝问道。原本张麟麒圣旨拿出来,吴孟明已经蔫了,可是现在,他又是重新找回了气势!

也是,不管怎么说,都是大明朝的人,有话好说,就算是刚才的比武,也不过最多受伤见血,不会要命。可是现在,竟然杀了锦衣卫第一高手,这事情可就大了!其实按照吴孟明的心里想法,他也不太相信西厂会做出这样的事情。可是现在他不需要事实,只需要对他有利即可。

而在吴孟明身边的吴杰,脸上也是露出了喜色。狡诈如他,又怎么能看不出此中的猫腻呢,不过他此时的想法是和吴孟明一般无二,现在需要的不是事实,而是有利的说法即可。

“欲加之罪,何患无词!我只能保证这绝不是西厂的人干的。”张麟麒大声疾呼道。虽然很多锦衣卫番子听见了张麟麒的说话,不过并没有几个人放下了手中的绣春刀。毕竟很多时候冲动可以取代理智!

看见说理无效,张麟麒也就不再浪费口舌。其实本来,张麟麒需要的只是一个道义上的制高点而已。他并不奢望能和锦衣卫之流讲道理。

张麟麒在说完这番话之后,已经是冲着身边的侍卫们一挥手,顿时,“啪啪啪啪——”清脆的鸟铳声响成了一片!

等到射击过后,现场已经是弥漫着一阵浓烈的硝烟味。而再看那些锦衣卫番子,却已经有很多人脸上露出了恐惧之色。也是,虽然这些鸟铳都是朝天放的,没有伤害到任何人,不过,这却能很好的使他们清醒一下。

这些新式鸟铳是连野猪皮都感到恐惧的存在,真要是开战,能有几分胜算,可想而知!

而张麟麒这样做的目的,就是在警告他们,不要以后真不敢把你们怎么样,真到了需要出手的时候,绝不会手软!

而做完这一切,张麟麒却是冷冷的看着吴孟明,冷冷的道:“指挥使大人,如今是战是和,都在你一念之间,何去何从,你自己考虑清楚!”

“这个——”吴孟明嘴唇哆嗦着,却始终说不出一个字来。其实吴孟明刚才发问的目的,无非是想要重新夺回主动权而已,以便更好地可以和张麟麒讨价还价。可是现在,张麟麒却是毫不留情的击破了他的这一幻想!想要和我讨价还价,门都没有!

看见吴孟明不说话,张麟麒却是毫不客气的步步紧逼:“吴大人,你要是还不表态,我就当你默认了。是要开战!是要对抗圣旨!而对抗圣旨的下场,想必你身为锦衣卫指挥使,那是十分清楚的。嘿嘿,株连九族都是轻的!”

“哎——”吴孟明看了看虎视眈眈的西厂番子,又看了看身后那些锦衣卫番子,不由得叹了一口气,事到如今,他很清楚,不打也是输的一塌糊涂。打也是输的一塌糊涂。

不过,那还是不打的好。毕竟说到底事情还没有走到最坏的那一步。

“儿郎们,闪开一条路吧——”吴孟明艰难地说道。而等到说出这句话后,一众锦衣卫番子都是神色黯然,而吴孟明更是连背都驼了三分。因为这句话一出口,就意味着锦衣卫在这次交锋中彻底落在了下风,锦衣卫和西厂并立的时代一去不复返了!

“前进——”和神色黯然的锦衣卫番子相比,一众西厂番子却是都挺直了胸膛。开始大步前进!把以前的对手踩在了脚下,这种感觉真好!而他们看向张麟麒的眼神变得更加敬畏了!

以前他们看到厂督大人对于锦衣卫还是十分克制的,都有点或多或少的不理解,可是到今天却全都是明白了。这叫做要么不出手,一出手就是直击要害,毫不留情!

而身为当事人的的张麟麒,更是在诸多贴身侍卫的簇拥下,前呼后拥的向里面走去。不过,张麟麒虽然人在往里面走,心思却留在了外面。刚才那一箭会是谁的杰作呢?是鞑子?还是其他宵小之辈?

不过不管怎么说,张麟麒都不担心,就在刚才,他已经派出了最擅长追踪和格斗的西厂番子,一定要把那二名刺客生擒活捉。毕竟西厂在这里布置下了重兵,不是随随便便就能进进出出的。

而吴孟明,却只是带了吴杰和少量的几个锦衣卫头目,脚步沉重的随着张麟麒同行。其余的大部锦衣卫,都还是留守在外面。

而等到张麟麒走进去之后,发现同预料的一样,说是锦衣卫的重地,其实也就是一座挨着一座的大粮仓而已。而且这些大粮仓都是修建的很粗糙,甚至有的地方都露出了一个又一个的粮食口袋!

显见得建造的紧迫。嗯,不错,张麟麒看着那些大粮仓,心中十分舒服,看来这次又是收获巨大了。嘿嘿,吃了我的都要给我吐出来!

而看着这一幕,吴孟明却是眼皮突突直跳,他很清楚,现在最后一层遮羞布就要马上揭开了。他如果再不想法子脱身,尽快地找到一个替罪羊。恐怕就要遭到灭顶之灾了!

可是,这个替罪羊可不好找啊!地位太低了没有说服力,地位太高了又是人选寥寥无几。想到这里吴孟明忍痛看了看跟在他身边的吴杰。心中哀叹道,兄弟啊兄弟,事到如今,你也别怪哥哥我。你我本是同命鸟,大难临头各自飞!既然你都没有法子来救我了,说不得只能用你的身体来挽回了……

想到这里,吴孟明故作惊讶的看着吴杰道:“吴佥事,你不是对我说这里是锦衣卫重地,关押犯人的所在吗?现在怎么会是成了粮仓了!难道说你一直在骗我!”吴孟明开始把脏水往吴杰身上泼了。他的意思很明显,这里是干什么的他并不清楚,一切都是吴杰所为。而且吴孟明在不知不觉间,连对吴杰的称呼都变了,不再称呼他为二弟,而是改为真实的官场称呼。

“呃——”听见吴孟明忽然这么说,吴杰却是惊得一双眼睛都瞪圆了!前几天他们不是还在一起密谋策划这件事情吗!怎么眨眼之间就成了他独断专行,老母鸡变鸭了呢!吴杰不敢置信的望着吴孟明,这是他亲爱的结拜大哥说的话吗?这是和他一起喝血酒,歃血盟誓,说不求同年同月生,但求同年同月死的大哥说的话吗!

看见吴杰惊讶之极的模样,饶是心狠手辣至吴孟明一般的,也是不由得眼中闪过一丝愧色。不过,这种愧色只是一闪而过,对于吴孟明这种人来说,良心神马的都是浮云,他只信奉一句话,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周通,你来说说,这是怎么回事?”吴孟明这时又是对着周通威严的说道。周通是这里日常的主事者,如果由他口中说出来不利于吴杰的话,那事情的可信度就更加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