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装回明

第二百二十三章 倒马桶的知县老爷

所以说,尽管许巍比规定的时间整整提早了小半个时辰上班,可还是被这些衙役堵住了。这些衙役也是特意赶了个早,为的就是来出气的。虽然说许巍失势了,以后有的是机会。可是他们全都等不及了!

“呦,这不是许巍大老爷吗?今儿怎么这么早就来县衙了啊!哦,我知道了,无利不起早,莫不是又有哪家富商来打官司,所以来得早了啊!”马上就有那三班衙役中的一人阴阳怪气的说了起来。

“放……”许巍新一听就是大怒,一句‘放肆’就要脱口而出!(做惯了老爷了,一时还改不过来!)心说老爷我来的这么早,不是要赶着去倒马桶去吗!再说了,老爷我都遭此大难了,竟然还要受到小人欺凌!是可忍孰不可忍!

可许巍才说了半个字,看着对方那可憎的脸庞,那剩下的半个字又是被许巍生生的咽下去了。

因为许巍忽然悲哀的意识到,如今也只能让别人放肆了,因为他如今不再是高高在上的县令大老爷了,而是也成了他们中间的一员,不比他们身份高出多少了,甚至于认真的说,还是他们中间最低等的。

因为按照大明朝的律法,倒马桶的小吏属于三班衙役中最低等的。所以说,如今似乎也只能容忍他们放肆了!

许巍使劲压了压心中的火气,就装作没听见,加快脚步就往县衙里面走去!只是,树欲静而风不止,许巍服软了,可是别人却是不准备就此罢休!刚才那个说话的衙役话音刚落,

马上就有另外一名衙役接过话头道:“哎呀,兄弟你可就说错了,咱们这位大老爷啊这会来的这么早,可不是要审什么油水丰厚的案子了。而是他最近要下来体验生活,所以换了一个工作,要急着去倒马桶去呢!”

“哦,原来如此啊!原来不是要去捞油水,而是要急着去倒马桶啊!”先前的那名衙役装作恍然大悟的点了点头。可他的问题马上又来了,又是装作一副困惑的样子问刚才的那个衙役:“可是去倒马桶也用不到这么急啊!莫不是这倒马桶也有什么玄机?”

“嗯,肯定有的啦——”后来说话的那个衙役肚子里有点墨水,所以就阴阳怪气的道:“这圣人不是说过吗,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你想啊,那么小的一本书,里面都能藏下黄金,那么大的一个马桶,里面该有多少黄金啊!所以啊,我估计许大老爷这么着急赶路,是急着去找黄金去了!”

“哈哈哈哈哈——”周围的几个衙役都是爆发出一阵震天狂笑。

“对极对极,老兄言之有理啊!”先前说话的那个衙役接口道:“不过这黄金可不好找啊!那马桶里的物事不也是黄黄的吗,和黄金的颜色差不多,咱们这位大老爷可是要把眼睛睁睁大,不要错过了啊!可不要一个不留神,把那五谷轮回之物当成黄金,抓在手里不肯放啊!”

“哈哈哈哈哈——”周围的几个衙役又是爆发出一阵震天狂笑。反正他们今天算是逮到机会了,尽情的开刷许巍了。而且这些个衙役也都是在公门里做的时间不短了,个个是练就了伶牙俐齿,能言善辩。都是以往开刷升斗小民练出来的。如今拿来开刷许巍也是一样的得心应手。

而许巍虽然走得很快,可是那二个衙役说话都是拔高了嗓门,这些话还是被他一句不漏的听到了,

许巍这个气啊,脸都气的变绿了。心道老爷我刚刚落难,就被这群小人如此欺凌。还真是应了那句话,虎落平阳被犬欺,龙游浅滩遭虾戏啊!哼,你们等着,只要老爷我哪一天东山再起,有你们的好果子吃!

只是许巍这样想着,嘴里却是一个屁都不敢放,知道此时对方势大,得罪不起,唯一能做的也只是把脚步加快再加快,早点离开的好。

可是,那些衙役就是要说给他听的,主角走了那不就无趣了吗!要逊色很多了吗!看见许巍想溜,马上就有先前说话的那名衙役叫住了他

“喂,姓许的,你他妈给我站住——”一开始许巍还没反应过来呢,以为是叫别人,依然在低头猛走。

“奶奶的,都成今天这种德行了还在摆臭架子呢!老刘,教教他怎么做人!”先前说话的那个衙役对着后来说话的那个衙役道。

“好咧——”那个叫做老刘的马上利索的应道。然后看了看许巍走的方向,手一抛,手中的风火棍就抛出去了。不偏不倚就扔在了许巍的脚下!要说这个老刘这一手还练得不错,平时下乡靠这一手打条狗什么的,准头都练出来了。如今拿着许巍当狗打,自然准头是没有问题的。

“哎呦——”许巍这一下可倒了霉了,脚下忽然多了一根障碍物,他又丝毫没有防备。于是结结实实的来了一个狗啃屎!等到他再爬起来时,已经是眼青鼻子肿了!兼之脸上还开两朵小小的桃花(二个鼻孔都在流血!)

“好,老刘,手艺真不错啊!”却是先前的那个衙役冲着老刘一挑大拇指道。

“呵呵,一般啦,唯手熟尔。你要是拿他还当县令大老爷对待呢,那准头就差了。咱就是拿着他当一条狗打了!还是一条被主人抛弃的流浪狗!”那个姓刘的衙役淡淡的道。

“好,说的好啊!”周围几个衙役又是一阵大笑。而许巍这时也已经停下了。身子只是在不停地发抖!这时的许巍可谓是很惨的,刚刚摔了一大跤,眼青鼻子肿的,脸上开了桃花,可谓是伤身。如今听着这恶言恶语,字字诛心,可谓是伤心。

加在一起就是伤心又伤身,可谓是凄惨之至啊!而听着他们的调侃又是不敢回嘴,只能这么强忍着听着!

可就是这样那几个衙役还不准备放过他。

“姓许的,过来——”先前说话的那个衙役又在叫了。这回许巍老实了,也不敢再跑了。只能老老实实的蹭着回来了!

众多衙役打量着许巍眼青鼻子肿的新造型,先都是一乐。不愧是当过老爷的,这摔一跤也摔得好看——脸上就像是开了一个颜料铺似的!

青的青,白的白(以往都是在衙门里办公,晒不到太阳,自然是脸皮白净。)红的红(那二朵唯美的桃花。)

“我说许大老爷,你为什么跑得这么快呢!莫非是不甘与我们为伍吗!”那个衙役又开口说话了。

“不是不是,这不是要急着去干活吗!”许巍连忙答道。尽管他心里的仇恨已经是如同三江四海般无边无际,兼着把这几名衙役给诅咒了祖宗十八代!可是嘴上还只能老老实实回答。不敢炸半根刺!

“哦,原来是这样——”那名衙役慢慢地点了点头。算是认可了他的这一说法!可是紧接着他却是又开始刁难许巍了,嗓门也一下子大了许多:“可我刚才怎么听见你说了个‘放’字呢!瞧你的意思莫非是准备说咱们哥几个放肆?”

尽管许巍没说出来那句话,可还是被这个衙役猜着了。毕竟在一起的时间也够久了,二年多了,许巍一撅屁股就知道要拉什么屎!

“没有没有——”许巍被吓了一大跳,也顾不得去擦脸上那二朵越开越大的桃花了。连忙否认道:“决不是那个意思,决不是那个意思!”

“那你说,你想说什么!你是什么意思!”那个衙役依旧不依不饶的道。

“我,我说的是放屁。”

“呃——”那个衙役一听,眼眉马上就立起来了。同时诧异的看了许巍一眼,心道这就是一个哈巴狗,看见上官就不把自己当人看得哈巴狗,难道现在不当官了,性子也改了吗!可按理说不会啊,狗怎么能改得了吃屎呢!

这名衙役果然没猜错,狗的确是改不了吃屎的!许巍的确还是吃屎的性子,他刚才只是一句话没说完整而已。就被打断了!

如今许巍一看不好,马上补充道:“我是说,我说的话是在放屁!”

“哦,这还差不多——”那名衙役一听,这才满意的点点头。同时看了许巍一眼,心道还是老脾气啊,到哪步田地都改不了吃屎!

“哎呀,你们发现没,不愧是当过老爷的,你们看看啊,许大老爷流出来的鼻血都是又浓又稠,多富态啊!哪像咱们似的,清汤寡水的!”

又是那个刘姓衙役打量着许巍的脸蛋,子,忽然像发现新大陆似的大叫起来!也是,许巍由于多年养尊处优,早已经长成了一个大胖子,流出来的血也是浓稠的很,按照今天的话来说那就叫做‘三高。’高血脂,高血压,高脂肪。可是在古代,这却被看做是富态的象征。

“呵呵,这有什么好羡慕的——”却是先前那个衙役不屑的哼了一声道:“他这一身富态,不都是民脂民膏换来的吗!就连你我兄弟的血汗钱也在其中呢!”

“嗯,那个今天出来匆忙,明天一定把以前亏欠各位的补上。”许巍一听,连忙答道。

“嗯,这还差不多——”那几个衙役听了之后满意的点点头,说实话,他们此刻看着唯唯诺诺的许巍,忽然又是觉得他有点可怜。你说一个堂堂的知县大老爷,混到了如今这个份上,以后要天天去倒马桶,是不是够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