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装回明

第二百四十四章 刘大棒槌遇险记(2)

蛇头一边伸手一边那颗蛇头还在不停的晃:“嘿嘿,傻大个,你还算好的,身上有值钱的物件,以前有那和你一样的,身上又没什么值钱的东西的,那可就惨喽,身上衣服统统扒光,最后都是光着腚回去的!”

“我的妈呀——”刘大棒槌听了吓了一大跳,太可怕了,光着腚回去?想想看,要是他刘大棒槌,堂堂将军府亲兵侍卫统领,某一天衣着光鲜的出去,回来之后却是光着一个大黑腚,那将军府的下人会怎么看?小红会怎么看?那些和将军府敌对的人又是会怎么看?

可是不光腚回去,那就要拿玉佩抵债,可是拿玉佩抵债,又是刘大棒槌无论如何不愿意的,玉佩在不在腰间,那是一眼就能看到的,要是被将军大人知道了,自己拿他赠送的玉佩抵了赌债,那还怎么有脸去见将军大人啊!

“二位小哥,求求你们不要拿走我的玉佩,也不要让我光着腚回家。欠的钱我一定还,我不是欠你们二十两银子吗!你们跟我回家,我还三十两银子还不成吗!”刘大棒槌一边躲闪,一边苦苦哀求道。

事到如今,他也认了,拿玉佩抵债和光腚回家都是绝不可以的,只能忍痛出血了。就是多给一点钱也认了,反正刘大棒槌也想好了,就当花钱买个教训吧,以后这样的热闹再不能看了,这样的便宜也再不能占了……

(在这里笔者要多罗嗦一句,在真实生活中,我的老爹也曾经遇到过这种事情,所不同的是套杯子换成了套铅笔,地点也换成了在公共汽车上。可怜我的老爹,剩菜剩饭都舍不得倒掉的人,那一次被活活骗走了二百元钱!95年代的二百元钱啊!能买多少东西!老爹回来后气得三天吃不下饭!

所以我再要在这里提醒诸位一句,天上是不会掉馅饼下来的!当然,诸位书友都是英明神武外加睿智的,不会犯这种错误的。不过正所谓小心无大错,所以还是在这里提醒一下的好。)

“咱哥两跟你回家,去拿三十两银子?”猴子和蛇头对视了一眼,都是哈哈大笑。等到笑完了之后,猴子才是道:“傻大个,我来问你,你家里不会只有你一个人吧?”

“不,有好多人呢——”刘大棒槌老老实实的道。刘大棒槌无依无靠,将军府就是他的家,而将军府里老妈子,厨子什么的各色人等加起来都有好几十号,刘大棒槌这么说也不算错。

“这么说不就结了吗——”蛇头摇着脑袋道:“你自己脑袋不灵光,你以为咱哥两也是和你一样的吗!别说回去之后拿三十两银子,就是回去拿三百两银子都不去!”

蛇头很清楚,他们这种把戏也就是骗骗眼前的傻大个这种人,真要是跟他回去,绝不会有好下场。

“二位,我说的都是真的啊——一回去准就给你们!”刘大棒槌大声道,就差指天发誓了!

“切,谁信你!”猴子和蛇头却是根本不相信他说的。

“大哥,咱没时间和他在这里多磨蹭,换个地方多做几个生意是要紧。”蛇头说话了,

“嗯,也对,快点解决掉是正理。不然的话,和这样的傻子多说话,咱也快变成傻子了!而且往这边看的人也多起来了。”猴子这时也不耐烦了,点点头道。这条街虽然偏僻,可是也是有行人来往的。他们闹出的动静太大,已经是有人在往这边观望了。

“好咧——”蛇头一听大哥发话了,伸手就去抓刘大棒槌的腰间那枚玉佩!这时蛇头也不摇了,只是贪婪的看着刘大棒槌腰间的那枚玉佩。而此时那枚玉佩在眼光的照射下,发出莹莹的光。

“别别别——”刘大棒槌一面惊恐的往后退,一面用手死死地护住了那枚玉佩,在他看来,头可断血可流,这枚玉佩不可丢!

“傻大个你怎么这么费事呢!不就是一枚玉佩吗!搞得像是咱哥两要强奸你似的!”猴子一面嘴里大笑道。一面和蛇头一左一右向着刘大棒槌逼去,

“将军大人,不是咱耍赖,实在是他们不讲理啊!”刘大棒槌这时已经被他们逼到了一个死角落,退无可退了。就这么忽然喊出了一嗓子!要说刘大棒槌也真够实诚的,就是到了这时候还没忘张麟麒的教诲,不能持强凌弱。

“你个傻大个,鬼叫个毛啊!”还别说,刘大棒槌的这一嗓子,倒是把猴子和蛇头吓了一跳,因为刘大棒槌的嗓子够响亮。而且他们也听清了,将军大人?这个傻大个还和一个将军有关系?是他的属下?不过这个念头也是转瞬即消。什么将军会收留这种人,除非他也是傻子!

在喊完之后,刘大棒槌也镇定下来了,看见二人还在逼上来,刘大棒槌猛的一拧腰,使了个‘水中游鱼’的身法,轻轻巧巧的从二人中间穿过去了。然后就是撒腿猛跑!

要说刘大棒槌也是练家子,那一身武功不是盖的,那从这二人的包围中摆脱出来,还是不费什么力气的。

“咦,奇怪,这个傻大个还有两下子啊!”为首的猴子奇怪的道。那是蛇头也是猛摇其头,都把脑袋晃成了一道虚影。原本他们以为,傻大个就是一个傻子,一无是处,可是现在一看,那身手似乎不错啊!

可是他们再一看,乐了,傻大个正在一个劲猛跑呢,那里有半分练家子的模样!

“呵呵,兄弟,咱们追——即使是个练家子,咱们也不怕!”猴子对着蛇头大声的道。

反正猴子也看出来了,这个傻大个傻里傻气的,不用害怕。

“嗯——”蛇头也是猛点头,追,怎么能不追呢?那可是整整二十两银子啊,放在以往,他们就是十天半个月,也赚不到这么多银子呢!

于是二人开始在后面紧追不舍,连那二个杯子什么的小摊也不要了,反正那些满打满算,也值不了几个钱。而刘大棒槌呢,虽然才刚刚脱离险境,可是一下子又恢复了本来面目,也不施展功夫跑路了,

不过话说回来,刘大棒槌身胚巨大,所会的功夫大多是刚猛一类的,适合跑路的功夫没有。像刚才施展的‘水中游鱼’的身法,也只是适合近身游斗,也不适合跑路。

于是乎,小街上出现了这样的一幕,二个长得身材干枯瘦小的,一个长得像猴子,一个脑袋像蛇头的人在后面猛追,而一个长得像是个黑金刚似的人在前面猛逃。其实照路人看来,那个黑金刚逃什么呢,凭着他的体格,很轻松的就可以把那二个人打倒。他的体型可是一个顶二个的!

要是让那些路人知道,刘大棒槌还是个练家子,恐怕更要大跌眼镜了!

可是刘大棒槌不然,他只顾撒开大脚丫子夺命狂奔。

实诚人就是实诚人,刘大棒槌时时刻刻牢记张麟麒的嘱托,不可仗着将军府的招牌欺人,不可仗着武功欺人,所以刘大棒槌只是老老实实的撒腿跑路,不敢亮出身份,

只是,形势不是很乐观,刘大棒槌虽然身高腿长,迈出一步等于普通人的一步半。可是猴子和蛇头也不差,一个是猴子,蹿的自然是不慢的。而另一个蛇头呢,则更是厉害了。

话说他身材轻盈细长,跑起来速度飞快,就像是一条蛇在草丛里飞窜。很快的就和刘大棒槌越来越近了。所以说这个蛇头其实也是个人才,只是走错了道,这要是放在后世,估计去练跑步那准是一个冠军的主!

不过在这个时代里,就是练成了也没用啊!空有屠龙之技,而无处施展。不过话又说回来,他俩跑得这么快,估计和平时这种追人的事情没少干也有关系,都练出来了!

“妈啊——”刘大棒槌听见脑后风声不善,偷空回头一看,顿时吓了一大跳,这二个家伙套圈套的好,这追人也是一绝啊!就他都跑这么快了,那二个家伙竟然没被甩下反而是越来越近了!

于是刘大棒槌振奋精神,再次撒开大脚丫子夺命狂奔。这种一前一后追逐的场景,估计很像周星驰主演的那部‘功夫’一样,脚下都装了风火轮啊!也就是这条小街算是偏僻,没什么小贩摆摊,不然的话,这样一路狂奔,准是一路狼藉,一路鸡飞狗跳!

不过,就算是这样,也有那好事的把这里的动静告诉了正在附近巡逻的巡城御史!

所谓的巡城御史隶属于五城兵马司,而五城兵马司只是京城(不包括皇城与紫禁城)的一个普通治安单位,所以说是巡城御史,看似挺风光。其实只是一个连官儿都算不上的小吏,平时游游街坊,抓几个鼠窃,派街坊打扫街道清理阴沟、检查商贩的升斗称是否准确以及鞭打随便大小便的蠢民。说的形象点,就是类似后世的城管。

这时正好有二个巡城御史在这里附近执勤,迈着四方步走在大街上,手里的“响鞭”在街面上打得唿哨作响,现在听见有人禀报马上就赶过来了——一般对他们而言,有事情,有纠纷出现就意味有油水可捞!

而等到这二个巡城御史赶到这条小街后,马上就一眼看到了刘大棒槌。也实在是难怪,刘大棒槌的身胚实在是太大了,要不引起注意也难啊!

“呔,那汉子,快给我站住——”那二个巡城御史大喊道:“此乃人行要道,不得当街飞奔!”

不得不说,能做巡城御史的,这眼力就和那二名混混一样的毒辣,尽管这二名同时看到了刘大棒槌和猴子,蛇头,可是他们只管冲着刘大棒槌喝问。因为才一个照面,他们就已经断定,刘大棒槌属于那种老实人,有油水可榨,而后面的那二个不过是小混混,油滑得很。不去计较也罢。

当然,这时猴子和蛇头也是看见了这二名巡城御史,脚步已经停下来了,并且正凑在一起商议,没过多久,他们已经是挨挨蹭蹭的走过来了。按照他们的经验,巡城御史多半是可以‘通融’的,就算是花费掉五两银子打点,可是只要能拿到傻大个的那枚玉佩,还是大大划算的!

而刘大棒槌呢,更是早站住了,他正在发愁如何摆脱这二名跗骨之蛆呢,如何看见巡城御史来了,自然是不再跑了。在他眼里,既然是巡城御史,那自然是主持公正的,能替他解决掉眼前这个难题。

“黑大个,你这样当街飞奔,却是为何?马上与我等说个清楚。不然的话,我们认识你,手里的鞭子可不认识你。”巡城御史中一个瘦子奸笑道。而其中的另一个胖子也是连连点头附和。

在他们看来,刘大棒槌一看就是个老实人,说的话比较可信。而这时猴子和蛇头也都靠了过来,并不说话,而只是在一旁察言观色。若是在以往,他们早就跑了,可是如今舍不得那枚玉佩,所以只是站在一旁看看有没有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