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装回明

第二百五十一章 刘大棒槌开局不利

而且虽然他的竞争对手和张麟麒关系匪浅,不过他相信,在如今三人都在的情况下,张麟麒是不屑于偏袒刘大棒槌,搞暗箱操作的。

“那好,既然你们都没异议,那么下面比试开始。第一项内容,文比,诗词歌赋均可,王刺史和刘大棒槌,开始准备。”张麟麒微微一笑道。说完之后张麟麒还看似无意的朝门口看了一眼,因为在门的缝隙里出现了二双妙目。(唐焰焰和长平公主。)他也闻到了一股熟悉的香味。特制的香皂的味道!

以前只听说过有比武招亲的,现在来个现场抢答招亲,新鲜啊!唐焰焰和长平公主正好都在府内,所以就都来了。虽然张麟麒严令陈管家,闲杂人等一律不准靠近客厅,可是却管不了这二位姑奶奶。而方剑屏呢,一早就已经去西厂训练那些番子去了,不在家,而张青瓷则是身子日见沉重,虽然想来却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了……

“那个下官先来——”张麟麒话音刚落,王刺史已经抢着答道。诗词歌赋是他的强项。而抢先作诗,更能吸引评委的眼球。

要说王刺史在真有些学问,一张口就是来了首《诗经;击鼓》

击鼓其镗,踊跃用兵。土国城漕,我独南行……

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王刺史一边深情吟诵,一边还不时的深情无限的看一眼端坐在一旁的小红。要说他这一手还真有几分厉害,口中念着千古情诗,做深情款款状,人又是长得好,一个翩翩佳公子。

小红被他这么一看之下,果然是脸上露出娇羞的红晕。他,他这算是和我定下白首之盟吗?

虽然她不太清楚整首诗的意思,可是那句著名的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她还是听得懂的,

“嗯,这首是用在这里还算贴切,不过不算原创。可以打五分。”张麟麒神情严肃地道。

“同意,我也打五分!”小红也出声道。她这个评委还算称职,害羞之余还没忘了职责。

“将军大人容禀,刚才那首只是为小红而念。下官还有一首新作的小诗,敬请将军大人雅正。”王刺史连忙道。刚才随口念了一首情诗,就得了五分,这要是新作的诗词,那分数不还得更高!想到这里王刺史还得意地看了刘大棒槌一眼。嘿嘿,你个粗鄙武夫,吟诗作赋你哪行,一边凉快去吧!

“好,念来听听。”张麟麒饶有兴趣的道。俗话说的好,诗为心声,他到要听听这个一心想要当上刺史的家伙能做出什么样的诗来?而作为当事人之一的小红听见王刺史要念他自己创作的新诗,也是兴趣大增,竖起耳朵听着。

看见此情此景,王刺史不禁大是得意,再加上他对自己这首新诗也确实满意,在先酝酿了一阵情绪之后,这才大声的吟诵道:

“我要飞得更高,翅膀卷起风暴。

我要飞得更高,天空任我呼啸。

我要飞得更高,一览众山渺小。

我要飞得更高,尽情舒展怀抱。

我要飞得更高,直上九天云霄。

我要飞得更高,天下任我逍遥!”

“嗯,不错——”张麟麒慢慢点头道:“整首词气势宏大,意境不凡,(都有几分沁园春雪的味道了)确实是篇佳作。十分满分!”同时张麟麒还惊讶的看了王刺史一眼,能做出这样气势宏大的诗词,看来这个家伙的志向还不小啊!(呵呵,这是笔者偶尔所作,在此奉上,请诸君指正。)

而小红更是忙不迭的道:“十分,十分。”同时眼露迷离之色。做出这样的诗句的男人,太有吸引力了。

就算是门背后面的那二位,也是悉悉索索在互相轻轻的议论,品评这首词。还不时有赞叹声响起!整个现场唯有刘大棒槌一人,板着个脸闷声不响,唯有把一双拳头捏得格格作响!

“多谢将军大人,多谢小红姑娘——”看见新词取得了预料之中的结果,王刺史十分的志得意满。他原本准备这首词就是准备在适当的时候念给小红听,俘虏她的芳心,而现在在这种场合念出来,效果就更加好了。

“嗯,你确实做得不错,用不到谢——”张麟麒淡淡的道:“不过抛开其他不谈,我作为一个局外人,也有一首词奉上,希望你能明白其中的意思。”说着张麟麒也开始吟诵起来:“逐日奔忙只为饥,才得饱食又思衣;置下陵罗身上穿,抬头又嫌房屋低。”盖下高楼并大厦,床前缺少美貌妻;娇妻美妾都娶下,又虑出门没马骑。

将钱买下高头马,马前马后少跟随;家人招下十数个,有钱没势被人欺。

一铨铨到知县位,又说官小势位卑;一攀攀到阁老位,每日思想要登基。

一日南面坐天下,又想神仙下象棋;洞宾与他把棋下,又问哪是上天梯。

上天梯子未做下,阎王发牌鬼来催;若非此人大限到,上到天上还嫌低。”

张麟麒念的这首词是破足道人念的《好了歌》,用在这里很是贴切。存在敲打他的意思,不要太过自大,口气太大,步子迈得太大,小心扯着蛋!

“是是是——多谢将军大人指点。”王刺史听见张麟麒念出这首发人深省的诗词,顿时一惊,刚才的志得意满状也马上收敛起来了。同时心中暗暗惊讶,心道镇国将军名噪天下是因为他的强军手段,没想到他的文采也是如此了得,真不愧是镇国将军。这首词是在数百年后才出现的,在这时出现自然是把自诩文采过人的王刺史雷的不轻。

“好了,大棒槌,现在该你了——”张麟麒淡淡的道。震慑过了王刺史,现在该轮到刘大棒槌上场了。

“将军大人——我,我……”刘大棒槌涨红着脸,只是搓着手,却是不敢起来念诗。其实刘大棒槌跟随张麟麒行军在外之际,也是做过几首歪诗的。只是俗语有云,眼前有景道不得,崔颢题诗在上头。见过了王刺史刚才新做的气势磅礴的诗词,刘大棒槌虽然不精于此道,看见连张麟麒都赞赏了,也知道这是难得的好词,哪里还敢再拿出来献丑呢!

“大棒槌,不必顾虑太多,诗词的好坏是一个方面,敢不敢参与是另一个方面。”张麟麒看见刘大棒槌的窘状,温言鼓励道。

“那好吧,我就献丑了。前段时间经过山东泰山时,我触景生情,也作了一首小诗,就在这里念出来吧。”听见张麟麒鼓励的话语,再想起之前张麟麒说过的话,刘大棒槌也就不再怯场。壮着胆子道。

不要说,刘大棒槌此话刚一出口,不要说小红惊奇地打量着刘大棒槌,就连门背后也是响起了一片差异的吸气声。大老粗一个的刘大棒槌竟然也会吟诗作词,而且还是自己创作的,这可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新鲜啊!嗯,那是要好好听听!

只见刘大棒槌,在吟诗之前,先是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吸了一口气,肚子鼓了鼓,酝酿了一下情绪,这才张开大嘴,大声吟诵道:“我这首诗的名字叫做游泰山——

远看泰山黑糊糊,上头细来下头粗。

如把泰山倒过来,下头细来上头粗。”

等到刘大棒槌话音刚落,是举座皆惊。张麟麒惊得是这还真是刘大棒槌做的诗,真是有其人必有其诗!好一首棒槌诗啊!而王刺史更是吃惊。心道这样的也能算诗?

就算是四岁的小孩子都能做出来吧!而小红呢,同样是吃惊,没想到看上去五大三粗的刘大棒槌还真做出了一首诗。小红的学问其实和刘大棒槌差不多,她倒是没觉得这首诗有什么不好,反而是觉得好记易懂,容易理解,朗朗上口,是首很不错的诗……

“将军大人,我的诗念完了,请打分吧——”刘大棒槌吟诵完之后,却是有些腼腆的道。

这是刘大棒槌这辈子做的第一首诗,是他的处女作。而且还是在这样重要的场合下拿出来。所以说刘大棒槌不紧张是假的。二个大豹子眼都一眨不眨的盯着张麟麒呢!

“嗯,这首诗嘛,虽然稍显直白了些。不过既然是你的自力更生的作品,殊为不易。就打个五分吧——”张麟麒微笑着道。十分算是满分,五分就是及格了。就这首诗来说,五分是比较公允的。

“我觉得这首诗很好啊——我打七分。”却是小红笑着开口道。平心而论,小红打七分绝对是高了,不过既然刘大棒槌给了她一个惊喜,她也要给刘大棒槌一个惊喜……

“呵呵,多谢多谢——”自己的作品取得了意料不到的高分,刘大棒槌笑得嘴都合不拢了。

第一轮比试结束后,王刺史取得了平均分十分,刘大棒槌为平均分六分。接下来就是第二轮比试了,武比。也就是说刀枪棍棒,十八般兵器,都可以比试。可是没想到刘大棒槌才刚刚站起来。王刺史就很干脆的道:“这一项不用比了,我弃权——”

也是。王刺史清楚他自己的斤两,虽然不至于手无缚鸡之力。可也强不了多少。再看看刘大棒槌那胳膊腿,都和他的大腿一般粗细了,这还怎么比!还是干脆弃权的好!

“没劲,没劲——真没劲!”听见王刺史竟然弃权,刘大棒槌大失所望。原本他还准备和王刺史交交手,看看他有多少斤两呢!没想到他竟然直接弃权了,连比一下都不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