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装回明

第二百六十三章 大战流寇(6)

镇国军可以轻松地从中央地带撤离,能上能下。可是流寇却做不到。不然的话,他们也不叫做流寇了。

这时,李过也察觉出苗头不对了,正想鸣金收兵,可是却晚了。部队已经是如同炸了窝的蜜蜂,收不回来了。而这时,李思骋却是冷笑一声:“呵呵,想跑?门都没有啊!爷爷我陪你玩了这么久,忍了这么久,不就是为的这一刻吗!”

“击鼓——”随着李思骋一声令下,马上又是另外一种鼓声响了起来。正在朝两边分散的镇国军,听到鼓声后,马上阵型一变,由原先的朝两边分散变成了朝四面分散,很快的,五千镇国军形成了一个包围圈,而作为包围圈内的猎物,却是把近八千炮灰部队连同整整一千老营和精锐骁骑统统都裹住了!

“兄弟们,不要慌,镇国军没什么了不起的!咱们先前也已经见识过了。”老营中有那些头目开始狂吼道:“咱们劲往一处使,心往一块想,看准一个地方往外冲啊!”

要说老营的头目还是有些号召力的,本来那些被包围住的炮灰部队,已经开始有些慌乱,现在听见有人站出来这么说,稍稍镇定了些,并且开始组织起有规模的冲锋来!

“呵呵,儿郎们,让他们尝尝镇国军的厉害!要他们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却是李思骋轻蔑地一笑道。并且猛然手往下一挥!随着李思骋的这一动作,镇国军那沉寂已久的枪声又重新响起。

“弟兄们,不要怕——鸟铳听着响亮其实打不死多少人的。等到枪声一停咱们就往外冲!”还有那老营的头目在继续鼓劲。可是等到硝烟散尽,能看清周围的情况时,这个老营头目却是愣了。

不管是他愣了,李过,郝摇旗都是愣了,也只有刘芳亮,在粗粗看了一眼之后就痛苦地闭上了眼,泪水噗噗而下。

惨!太惨了!这真是一着不慎满盘皆输啊!刚才包围圈中央,还是人挤着人,人挨着人!毕竟里面有七八千号人呢!只看见脑袋了!可是现在呢,能站着的还剩下一半都不到!其余的都是倒地不起,或是在痛苦哀嚎,或许是更干脆,已经是悄无声息。只有那正在慢慢冷却的身体,在提醒着别人,刚才这还是一个鲜活的生命!而这些死人中,不分老营还是炮灰部队,在镇国军的新式鸟铳面前,没有什么两样!

其实这就是镇国军真正的水准,刚才那是演戏。当然,命中率也随着战场态势而变。流寇若是阵型分散,那就会相对低一点,而像现在都挤得满满当当的,像沙丁鱼罐头。那就像是练习打靶一样,一枪一个准啊!

“弟兄们,别愣着了,赶快往外冲啊。镇国军还要一会才能再次开枪呢!”那个老营头目再次狂吼道。还别说,这个家伙还真够顽强的。到了这时候还不忘身上的职责。

他这一嗓子,还真起了点作用,那些正乱作一团的流寇,开始纷纷列队,准备集合起来往外冲!可是,令这些流寇傻眼的事情再一次发生了。等到他们刚刚列好队,那令人胆战心惊的枪声再次响了起来。距离上次镇国军开枪时间只有短短的几十秒!

而且效果出奇的好,本来嘛,都乱成一窝蜂了,命中率自然是不尽如人意的。可是现在这排好队形等着挨枪子了,射击精度自然提高了。于是乎,流寇们就像是被割倒的麦子,再次被打倒一大片。

有那侥幸不死的,再从地上爬起来时已经泪流满面,并且质问刚才那个叫他们排队的老营头目:“我说兄弟,你到底是那头的啊?你是不是看见官军瞄准吃力就帮着他们一把啊!”

就这样,经过几次折腾之后,原来包围圈里的七八千流寇,最后剩下还能喘气的只有千把人了,其余的都是去地狱报道了。

“哎,走吧——”原本在不远处观战的李过,郝摇旗,还有刘芳亮,都还心存幻想,毕竟包围圈里足足有近万弟兄,就算是近万只羊,那也要杀一会吧。镇国军想要吃掉这么多人,那还的长副好牙!

所以他们还等在外围,伺机接应。可是才过了短短一炷香的时间,近万人已经死的只有十留其一了。就是剩下的也是苟延残喘,不过是时间问题罢了。李过,刘芳亮,郝摇旗三人互相看了看,都是从对方眼中看到那无法掩饰的惊骇之色。这样的官军也太厉害了点吧!

他们自从跟随李自成起事以来,也和许许多多官军交过手,有秦军,有河南兵,就算是其中最厉害的人称贺疯子,打起仗来不要命的贺人龙也是干过几仗,虽然也没讨到好,可是也绝没有现在这么惨的!

“哎,不愧是狗皇帝倚重为长城的镇国军,不愧是狗皇帝亲口称赞的全军奉之为武的镇国军啊!镇国武力啊!这样的武力,的确可以用来镇国了!”李过一声长叹道。同时心头在滴血!那些炮灰部队也就罢了,可是那些老营的弟兄们和精锐骁骑,那些可都是百战老兵啊!随便一个都是宝贵的财富,没想到在这里却是惨遭屠杀,全军覆没!

“刘兄弟,你说这大明朝是不是气数未尽啊!有这么强大的镇国军,谁还能在他们手里讨得好啊!”却是郝摇旗瞪着铜铃般的大眼,自言自语道。郝摇旗是个粗人,越是这样的人越是容易被蛊惑。

郝摇旗曾经不止一次听牛金星说过,什么大明气数已尽,天命在闯王……俗话说的好,谎言重复一百遍也就成了真理。经常听牛金星这么说,再看看官军节节败退,自家的队伍天天壮大,郝摇旗也是深信不疑。

不过眼前发生的这一幕却是深深震撼了他。这还只是一小部分镇国军啊,而且镇国军的灵魂人物,那位大名鼎鼎的镇国将军还没来呢!一万对五千,其中还有一千精锐的老营和精锐骁骑。却被生生打成了歼灭战。整整八千弟兄都被镇国军包了饺子!何其不堪!

而是到如今他们也算是明白了,感情刚才镇国军表现得那么平庸,是在逗他们玩呢!眼下才是他们真正的实力!

“摇旗兄弟,被磨蹭了,还是快走吧,不然的话,咱们也要被镇国军留下了——这里的情况咱们还要回去如实的禀明闯王呢!”

却是刘芳亮叹息了一声道。刘芳亮还算是比较清醒的。眼看大势已去,早不走他们自己都要被镇国军留下了。

“走——”郝摇旗猛然一声大喊,再看看周围的弟兄,脸上露出了一丝苦笑。出来的时候前呼后拥,整整一万弟兄,还有二万在围困禹州,可是现在呢,炮灰部队丢光了不说,连老营和精锐骁骑也都丢光了,环顾身边,也就只剩下了一百多个亲兵了。此情此景,何等的凄惨!

“驾——”李过,郝摇旗,刘芳亮三人都是抖擞缰绳,开始打马狂奔。要说他们也算是干脆。这样的惨败要是换成大明文官,那少不得要抹脖子什么的。就算是其实不想死那戏也是需要演一演的。

而他们三人倒好,溜之乎也。不过仔细想想也算正常,现在他们人马众多,他们以前都是些流寇,手下就那几十条破刀。被官军追的像是丧家之犬的日子没少经历。现在不过是重新温习一下罢了。

“将军,流寇的首领正在逃跑,要不要去追?”有那亲卫看见刘芳亮等人逃跑,就请示李思骋。现在李思骋也是正三品的骠骑将军。所以也当得起这将军的称呼。

“罢了,先让他们活几天吧。”李思骋看着那一小群流寇仓皇而逃的样子,微笑着道:“一来这些流寇都是跑路的高手,没看见都是一人双马吗?咱们几乎是追不上的。二来反正拿下包围圈里的流寇,已经是大获全胜了。再说了,这些流寇又能逃到哪里去呢?

解决了这里的流寇,咱们马上就要去解禹州之围,解了禹州之围,咱们又要很快面对李自成的大队人马。所以估计下次见面的时间不会太长!”

“将军英明——”随着亲卫的赞叹声,包围圈里的战斗也已经进行到了尾声。除了俘虏近二千人之外,其余的全部被打死!也不是镇国军残忍,而是新式鸟铳威力太大。打在身上就是一个大小的洞!

挨了铅子的即使一时半会还死不了,伤口流血也流得差不多了。在那个时代,又没有什么输血的急救措施的。

当然,这场战斗镇国军本身伤亡也不少,经过统计,一共阵亡二百多个人,伤三百多人!这其中阵亡的几乎都是那些流寇中的老营和精锐骁骑造成的。约占了总数的十分之一。其实按理说镇国军本来可以避免这么大的伤亡的,不过那样做的话恐怕就留不住老营和精锐骁骑的人马了。所以这样做还是值得的!

毕竟李自成手下的精华就是老营和精锐骁骑。这些人折损完了,李自成也就差不多了。

接下来就是打扫战场,不过要说这些流寇还真是够寒酸的,也就是老营和精锐骁骑身上还有点值得回收的物件。像什么盔甲和钢刀什么的。其余的炮灰部队,身上那些破烂衣裳,就是送给镇国军将士都嫌麻烦!

而镇国军押送着一长串的俘虏正在离开之际。却是不知从哪里冒出来一大群衣衫褴褛的流民。估计是刚才在远远的旁观,现在尘埃落定,就出来看看了。

“长官,咱们能帮着打扫战场吗?”为首的一个六七十岁的老人怯生生的问李思骋手下的亲兵。同时眼睛不住的在那些尸体上打转。因为那些流寇虽然身上穿的破破烂烂,镇国军不屑于去捡。可是这些流民在意啊,因为他们穿的比流寇还要糟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