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装回明

第二百七十三章 硝烟再起(5)

俗话说的好,矮子心眼多,(诸如后世的邓副主席,那是绝对的伟人,赛诸葛。我这话是绝对褒义的,诸位,请不要误解。)

宋献策身为超级矮子,就极好地体现了这一点。其实宋献策早就等着李自成问他了。刚才只是故作清高,而现在呢,经过刚才的那一番闭目假寐,宋献策还真想出一条计策来了。

反正说到底,打下洛阳城也只是为了福王的巨额财富,既然这样,如果在战事不顺的情况下,略施小计,能把这些财富搞到手,同样不失为战略上的成功。

宋献策先是看了一眼在座的众人,特别是有意无意的着重看了一眼牛金星,然后才微笑着道:“诸位可还记得前几天斩杀万安王时,从他家里抄出来的那件东西吗?”

“哦,当时儿郎们都要把它烧了,因为那是狗皇帝的东西,晦气。还是先生力排众议保留了下来,如今先生旧事重提,莫非是要在这个上面做文章?”李自成眼睛一亮,连忙问道。

李自成也十分了解宋献策,知道他这个人虽然有点爱摆谱,可是在现在这样的重大场合,却是绝不会无的放矢的。

“闯王慧眼如炬,所言正是——”宋献策含笑点了点头。

“军师有什么高见,快点说出来啊,也好让大伙听听!”将领中躺在担架上的刘宗敏大声说道。刘宗敏是个粗人,打仗厉害,可却是最崇拜会卜卦算命的宋献策了。

“呵呵,正所谓法不传六耳,此计说出来就不灵了——”宋献策却是高深莫测的一笑,把一副得道高人的派头摆了个十足。当然,能够在大庭广众之下驳刘宗敏的面子的,闯营上下估计也就是宋献策在内的二三人了。

听见宋献策这么说,刘宗敏也不恼,反而是露出了一种憧憬的神情:“呵呵也是,咱家是粗人,想到什么说什么,军师莫怪啊!”

“切——故弄玄虚,装神弄鬼。”坐在一旁的牛金星不屑的哼了一声道。当然,这句话声音很轻,只有他自己能听见。牛金星和宋献策之间的关系也很奇妙。概括来说,既是同盟又是对手。

大家都知道,在李自成阵营这个大杂烩中,三教九流都有,可大多还是一些目不识丁的农民之类的人,像牛金星和宋献策这样有学问的人那是属于凤毛麟角。所以在很多都是大老粗在座的场合,二人就会不自觉的联起手来,惺惺相惜,共同捍卫读书人的尊严。

可是,在如今这种场合,或者说是文人相轻,或者也可以说是为了争夺李自成身边第一谋士的位置,二人总会自觉不自觉地互相拆台,勾心斗角。

“不怪不怪,宗敏兄弟心直口快,我还不知道吗!”宋献策微笑着道。刘宗敏得了宋献策这心直口快的四字评语,也是很高兴,咧开大嘴笑了起来。不过这一笑牵动了伤口,刘宗敏又是疼的龇牙咧嘴的。

于是乎这愉悦的笑容和疼的龇牙咧嘴这二种表情,同时出现在刘宗敏那张大柿饼脸上。可谓是要有多滑稽就有多滑稽。不过众人也不敢笑他,毕竟刘宗敏的地位摆在那里呢!

而宋献策呢,夸了刘宗敏一句后,又是有意无意的看了牛金星一眼,鼻孔里似乎还轻轻的哼了一声。也不知是不是刚才牛金星那句话被他听见了。不过,这些现在宋献策都不在意。

他此刻最在意的还是和李自成之间的互动。

“闯王,还请附耳过来。”宋献策微微一笑道。而日后威风八面的李自成李闯王,还真就依照宋献策所说,乖乖的把耳朵送上去。

“闯王,该如此这般这般……”等到宋献策和李自成咬着耳朵把他的锦囊妙计说了之后,李自成先是闭了闭眼,想了一阵。然后却是猛然睁开眼睛。一拍大腿道:“妙妙妙,先生此计大善。哈哈,真不愧是足智多谋的宋先生啊!”李自成说完之后,又是转脸对着济济一堂的众多亲信道:“诸位兄弟放心,刚才宋先生献上一计,妙不可言。所以大伙都把心放回肚子里!这次洛阳城之战,咱们是立于不败之地了!”

“哦,那真是太好了!”听见李自成这么说,再看他兴奋地手舞足蹈的样子,堂内各人皆是兴奋地交头接耳,窃窃私语,这些人中只有二个人是与众不同,一个是牛金星,面带鄙夷之色。

宋献策有多少墨水他还是知道的,心道所谓的妙计估计也不怎么样。另外一个就是一直未曾开口的李岩了。

如果说此刻在座的还有比较清醒的人,那就是李岩了。对于目前的形势,他早已经做出了判断,还是不战为妙。可是如今李自成执意如此,他也无可奈何。对于宋献策所谓的妙计也是半信半疑。

因为他知道,在绝对的武力面前,一切计谋都能变得无足轻重。不过此刻他人微言轻,李自成也正在兴头上,李岩也只能默然不语,不过他在心底里下了决心,到时候真要开战了,还是由他打头阵,也好摸清镇国军的作战方法,争取找到破解之道。

这时李双喜又笑着道:“军师真是才智非凡,既然献出了妙计,不如在卜个挂吧,看看这次攻打洛阳,到底是凶还是吉。”

“是啊,先生再劳累一次吧。”李自成也开口道。宋献策的占卜在闯军中也是有名的,不过一般轻易看不到。如今李自成开口,也是想乘着这个机会再确定一下。(宋献策还是半个心理学家,一般情况下,是不会轻易给人占卜的,随叫随到那不就不值钱了吗!)

不过在这种情况下,宋献策却是决心露一回脸,好好表演一番了。只见他欣然一笑,冲着李自成拱了拱手,道:“既然闯王开了尊口,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诸位且看来!”

说到这里宋献策再次得意的看了牛金星一眼,(因为这个牛金星不会。)然后从身旁的一个包裹里将许多零零碎碎的东西取了出来。此刻宋献策存心卖弄,本来只凭一种卜具卜算即可,这时将铜钱、算子、龟甲、罗盘牛的肩胛骨等各种卜具逐一使用,并且动作娴熟优美,手法千姿百态,就好像后世的魔术师表演一般。口中还念着天(乾),地(坤),水(坎),火(离),江湖(兑),山(艮),雷(震),风(冀)……如此这般热闹,瞧地堂上众人眼花缭乱,看向宋献策时,眼内都充满敬畏。

(不要认为古人愚昧,这个玩意就是在后世依然有市场。就拿笔者所在的地方来说吧,直到现在,一般青年男女在相亲之前,也都要先拿出各自的生辰八字,由双方的父母拿到算命先生那里去算一下,看看有无不和,冲撞……)

而等到宋献策忙乎了一通之后,卜具停了下来,而宋献策定睛看着卦象,脸色却是严肃的很。

“怎么了军师,莫非卦象不灵吗!”一见宋献策这般模样,李自成顾不得矜持,连忙问道。

“非也非也——”宋献策却是忽然大声说道,并且满脸喜色:“恭喜闯王,贺喜闯王,此乃上上挂啊!”一听此言,李自成立时露出笑容,堂内各将也是眉欢眼笑,仿佛宋献策一言,就已经判了镇国军生死似的。

笑过一阵后,众人都是要宋献策解释。宋献策却是不急,等到喝过一口茶之后,众人等得急了,胃口也吊足了,宋献策才摇头晃脑的指着卦象道:“比,人并肩而立谓之,比,为相亲,靠拢也……”

宋献策说了一番,众人却是听了一头雾水。奈何想听明白,可是宋献策跟他们拽文,他们就干瞪眼了。要知道这些人大多数只会写自己的名字,除此之外大字不识几个,又如何能听懂宋献策这样文绉绉的话。这就好像鲁迅先生写的孔乙己一般,茴香豆本来就是那么三种简简单单的常见的写法,可是为了卖弄自己的学识,偏要整出第四种写法来。

如今宋献策也是如此。不过看着众人大眼瞪小眼的模样,宋献策的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反正他也不指望这些人能听懂,云里雾里更好。

“呵呵,大伙请听我慢慢道来——”宋献策微笑着道:“此卦虽预示有稍许凶险,却能够化险为夷,最终有惊无险,所以从卦象象上说,此为上卦。预示此次作战大吉大利啊!”

“好好好——”一听宋献策这么说,李自成兴奋不已。大声的道:“如此看来连老天也在帮我啊!此次洛阳城之战,大局已定矣。”众人一听,又是都恭维李自成一番。

李自成听了更为高兴。

可就在此时,宋献策又是微笑道:“我早说过,闯王有帝王之相,你看闯王的相貌,鼻直口方,印堂发亮。总的来说是头像天,足像地,鼻额像山岳,眼像日月,声音像雷霆……你们看,如今不是要一步步应验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