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装回明

第三百二十六章 整顿水师

“二位大人请看,这这条船叫哨船,这条叫海沧船,那是沧山船,都是尖底海船,适合近海作战……”

一路上,冯玉坤向着张麟麒和熊文灿如数家珍的道。还别说,整个福州水师还有一块地方比较像样。那些船看着还能用。当然,张麟麒问过之后就知道了那些都是属于冯玉坤管辖的。

而其他地方,不看也罢,整个一自然村落。而在一路上,熊文灿只是陪客,光看不说。张麟麒呢,看得仔细,问得也仔细。只是却只问冯玉坤一个人,对于紧跟在他身边的马玉亮却是不闻不问,就仿佛这个人不存在似的。至于另外一些刚刚也是一同赶过来的中层将领,也是一概不理。

对此马玉亮这个气啊,心道我才是正派的福州水师老大啊,可是现在看情形怎么颠倒过来了呢!不过他只敢在心里想想罢了,要他和张麟麒叫板,借他一个胆子都不敢。

半个时辰之后,张麟麒把整个福州水师都看完拿了,其实也没什么好看的,除了冯玉坤手下的那些兵和船还有些看头之外,其余的张麟麒只是走马观花而已,当然,张麟麒也清楚,这不能怪那些小兵,问题出在马玉亮身上。通过这次实地走访,张麟麒算是把福州水师的底子给摸清了。

总的来说张麟麒还是感到欣慰的,还没算烂到家,还给他留下了一个可造之材呢!

“马玉亮,刚才快活的滋味如何啊?”已经巡视完毕了,张麟麒却是冷不防问了马玉亮一句。

“啊——还可以!”要说张麟麒还真够损的。刚才在巡视的时候不问人家正主。害的马玉亮准备了一肚子说词都排不上用场。眼下看见张麟麒都巡视完毕了,看样子就要走了,马玉亮一口气也泄了,张麟麒却是来了个突然袭击。马玉亮猝不及防之下,还被张麟麒问出了实话。

等到话出口了,马玉亮都恨不得扇自己两个大耳刮子。这不是老寿星上吊,活得不耐烦了吗!这位钦差大人本来就看自己不顺眼,现在在这么回答,不是自寻死路吗!

可是话也说出口了,再想改却是晚了。

“是啊,军士们的俸禄都变成青楼的脂粉钱了。再不快活也说不过去了——”张麟麒看着马玉亮冷冷一笑道:“既然如此,本官今天革去你一切官职。你就继续快活去吧——”

“啊——”马玉亮一听,犹如当头挨了一闷棍,他知道今天是没好果子吃了,可是力度如此之大,他是万万没有想到的。有心想向熊文灿求救吧,二人又没有交情。

完了,一切都完了。哎,事已至此,反正捞到的钱也已经不少了,那就做个太太平平的富家翁吧。马玉亮心中这样自我安慰道。只是十分悲催的他回到家后,却发现家中已经被查封了,

大批的西厂番子正在他家中清点财物呢!

“你们凭什么这样做——”马玉亮狂吼道。

“凭什么——”一个番子的头目看着他冷笑一声道:“就凭着从你家中抄出了很多财物,与你的俸禄不相符合,这叫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懂吗!”说实话,马玉亮真的不懂。

大明律虽然条目很多,可是有这一条吗?不过马玉亮也只是最后叹了一口气。因为他知道,还真是被这些西厂番子说中了,还真是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这些财物都是他贪污军饷而来。(不然那些大头兵也不会窘迫到在军营里放养鸡鸭了。)

要他说清楚的话还真是说不清楚呢!

而张麟麒在处理完马玉亮的事情后,对于另外的那些不称职的将领也都是全部撤职。

手段可谓是雷厉风行。反正他刚才了解过了,冯玉坤手下也有不少称职的小头目呢!就提拔他们上来吧。至于冯玉坤本人,成了新鲜出炉的福州水师参将。

处理完之后,张麟麒要开始整顿水师了。张麟麒命令全部水师将士集合,在等了一个时辰之后,总算是凑齐了大概千把号人吧。

张麟麒也不和他们罗嗦,也不按照花名册点名。(花名册只是马玉亮虚报人数,用来贪污军饷的,)只说了三句话:

“马玉亮和其他很多将领已经下台了。”

“你们的好日子就要来了——”

“看看你们有没有过上好日子的运气吧。”

很多水师官兵还听不懂呢?什么叫做有没有这个运气?不过很快的他们就懂了,原来接下来开始筛选了。

年纪超标的不要,年纪太小的不要。看上去吊儿郎当的不要,对于航海知识一问三不知的,航海基本科目考核不通过的不要。如此三不要下来,最后一千五百名士兵,留下来的只有五百人不到了,这其中还大多数是冯玉坤的部下。不然的话,人还要少。

筛选结束后,张麟麒开始动真格的了。那就是发钱。那些被淘汰的水师官兵虽然不合格,可是以前欠他们的饷银还是要补发的。

张麟麒这次也是有备而来,前来福建带了十万两银子呢!当然,开始的时候需要投入,等到以后步入正轨了,那就是坐等着收钱了。

经过军需官的计算,那些被辞退的官兵每人拿到了十到十五两不等的银子。有了这些钱,足够他们自谋生路了。看见真拿到钱了,很多官兵都默默地离开了。本来他们以为这位新来的钦差大人只是红口白牙就要把他们赶走,这样他们当然不干。

可是如今拿到了欠发的饷银。他们再不走就没道理了!当然,也有很多人还没走,他们要看看,所谓的留下来的有好运气究竟是怎么回事?

“我宣布,留下来的弟兄们,每个人每个月饷银五两。这还只是基本的。以后你们水师会很忙,会经常出海。每次出去,每人补贴白银一两。概不拖欠!现在就发第一个月的饷银——”

张麟麒说完之后,马上就有军需官打开了随身带来的一排大箱子,露出了白花花的银子。

“李胜利——”

“王小山——”

随着一个个人被点到名字,都是依次上前领取银子。

“什么——”看着这一幕,那些还没走的官兵个个惊讶的张大了嘴巴。这太没天理了吧,一个月饷银就是五两银子,每次出海还有一两银子的补助。他们拖欠了几年的饷银,也才拿到了十两银子多点啊!

“我们要回来——”

“我们要重新加入水师——”

和刚才被清退时的淡然相比,很多被辞退的官兵发了疯一般的想要重新站回去,可是这已经不可能了,人只有一次机会,错过了就不再来了。那些维持次序的镇国军可不是吃素的。而那些手中已经拿到饷银的水师官兵则是笑得都找不到北了。

这还真是好的不能再好的运气啊!就冲着这么高的俸禄,老子死在海里也值了!

倒是新鲜出炉的水师参将冯玉坤搓着手道:“钦差大人,这个饷银太高了吧——”

这个饷银确实太高了,高的冯玉坤都觉得不好意思了,以前是拿不到饷银发愁,现在饷银太高也发愁。

“没事,你们只管拿着。要想马儿跑得快,就要给马儿吃跑草。弟兄们,是不是这个道理啊!”张麟麒冲着剩下的水师官兵大声喊道。

“钦差大人英明——”几百张嘴巴同时大喊。

“嗯,很好——”张麟麒看着这一幕,满意的点点头。这正是他需要的效果。饷银高吗?看上去是很多,可是等到海运的巨额利润出来之后,就一点不高了。正所谓高薪养廉。

张麟麒早就算计好了,这些水师官兵就是要给他们高新,一来以后确实会比较艰苦,风里来雨里去的。二来他们都是负责武装押运的。同样是出海,他们负责押运的商人赚的盆满钵满,而他们呢,如果只是拿着少得可怜的饷银,换成是你,你会觉得平衡吗!

所以说,张麟麒这是未雨绸缪。给了这么高的饷银,如果以后哪个水师官兵作奸犯科了,处置以来就理直气壮了。不然的话,何以服众!

等到张麟麒最后离开时,只剩下了一批高兴的要死的人和一批懊悔的要死的人。而张麟麒离开之后,随后马不停蹄的前去福州船厂视察。

以后要开海禁,没船怎么行呢?福州船厂也是属于吃皇粮的,不过视察下来的结果,也是不尽如人意。不过这一切在张麟麒到来之后,都豁然改观了。正所谓只要舍得花钱,没有办不成的事情。在张麟麒大刀阔斧裁员,投钱之后,

船厂的面貌马上焕然一新了,而且船厂头目手里拿着张麟麒刚刚给他的银票,拍着胸脯表示,一定在规定的时间内,把需要的船只造出来,如果造不出来,到时候就踩在他的头上出海!

这一切做完之后,张麟麒返回总督府之后,又是让熊文灿以总督府的名义,贴出布告,招收水师官兵,待遇从优。上面写明每个月五两银子的待遇。因为张麟麒知道,以后是要大干特干的,就现在的水师那么点人是肯定不够的。

毕竟按照张麟麒的设想,以后可是要把福州打造成东方最大最繁华的港口,乃至是全世界最大。到时候万商云集,等于是世界博览会,人少了怎么行呢!而且张麟麒还知道,以前禁海不等于没人出海。情况恰恰相反,出海的人很多,毕竟利润惊人啊!

记得一位伟人说过,有百分之三十以上利润,就会有人铤而走险了,更不要说像现在这样百分之几白的利润了。以后张麟麒成立市舶司,只允许一家出海,那么势必要布置大量水师官兵海面巡逻,乃至双方碰上之后的战斗,所以,这都需要人。

而在布告贴出之后,顿时在福州引起了轩然大波。只因为内容太骇人了了。不过因为是总督府贴出来的布告,倒也没人质疑其内容的真假。于是乎在布告贴出来的一个时辰后,就有人开始源源不断的来报名了。

而这些,就不是张麟麒所需要操心的了,张麟麒现在关心的,就是市舶司的处女航了。

处女航十分重要。当然,不外乎是人和船。这第一次出海,张麟麒派上去了一千镇国军。另外带了五门新式火炮。相信以这样的火力,不说是东海,就是整个太平洋都可以横着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