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装回明

第三百三十五章 京师保卫战(5)

看着这一幕,刘宗敏在心中暗暗叹了一口气,哎,要是自己手下的那些精锐没有在洛阳大战中丢光的话,怎么的今天也能露一下脸啊!就算是不能把眼前这一千镇国军消灭,也至少能小挫一下。咬下一块肉来!如今看来,哎,心有余而力不足……

果然,战斗在一炷香的时间后就匆匆的结束了,统计一下战果,刘宗敏不禁脸色变得十分难看,总共也就杀伤了对方几十人而已,脑袋更是只有带回了区区的二十个。自个倒是伤亡不小,反正带出去八千人,回来只有五千不到了,而且兵员的质量进一步下降,因为那些敢战的人都死得差不多了,只有那些上了战场畏缩不前的人,倒是活了下来。

只是这样的人留着何用呢?不过是浪费粮食罢了!不过刘宗敏心里也清楚,不光是他手下,其他几员大将也都是差不多的情况,手下人马都不少,可是能打的人寥寥无几。

而且还不能把这些人赶走,好歹还能凑个数字,充充门面。而当刘宗敏面有羞愧之色的去见李自成时,李自成倒是反过来安慰了他几句,什么如今敌强我弱,我军又是新建,能够打成这样也已经不错了之类的话,因为李自成也不急,一来他手中还掌握着二千的老营人马和精锐骁骑。第二他如今也犯不着和镇国军拼死拼活的,他只要能拖住镇国军的脚步即可。

………………………

谭建东这些天经常喝的酩酊大醉,因为他感觉喝醉了就不用背负太过沉重的思想负担了。但也有时候他就会想起来前几个月的事情,那一幕幕就像是放电影一般在他眼前掠过。

谭建东是个如假包换的满人,出身是正红旗。而在几个月前张麟麒率领大军大肆砍杀正红旗的士兵的时候,谭建东只觉得心头苦涩,这是他的出身部族啊……当然,身为镇国军的一员,他也不好发表什么反对的意见。有什么想法也只能埋在心里。甚至于对于他的部下们他都不敢说出他的出身。

只是正所谓血浓于水,在那次大战中他看着一群群的俘虏从面前走过时,鬼使神差之下,他竟然对于其中一个有着特殊的心灵感应,看着有种极其特殊的感觉,因为这个满人的相貌几乎和他第十代的太太太太爷爷一模一样。而算了下时间,谭建东更是惊讶的发现,他的这位辈分极高的爷爷,现在正好是处于这个年代。知道这些后,谭建东当天一直都是心神不宁。最后他在‘无意’中得知这个俘虏的名字时,更是吃惊非小。

这个俘虏的竟然和他自己的满族名字前面一样,开头也是马尔加,知道这一切后谭建东心头狂跳,虽然谭建东已经记不清他的那位太太太太爷爷的名字了,可是他的潜意识告诉他,十有八九这位明天即将被砍头的俘虏就是他三百年前的祖宗。

可是现在,他身为镇国军的一员,却要看着自己的战友要亲手终结他的祖先。那种滋味,无以言表。那一夜,谭建东第一次失眠了。在梦中,谭建东梦见那个祖先口口声声的质问他,为什么不来救他!

而等到谭建东从睡梦中中惊醒后已经是泪流满面。第二天虽然谭建东最后没有亲手执行死刑,可是他也知道,那个他的祖先一定是凶多吉少了。此后好多天,谭建东都在睡梦中惊醒,因为他害怕,既然祖宗都没了,他也会不会随之消失,皮之不存,毛附何焉呢!

过了一段时间后,谭建东最担心的事情并没有发生,他并没有从这个时空消失,可是他又开始担心其另外的事情,现在正红旗还没被灭族。可是依照情形看,如今镇国军势大,这只是早晚的事情,要是这样,他自己还会不会存在于这个时空,还是两说的事情。

所以说,在最后经过无数次痛苦的抉择之后,谭建东终于走出了第一步,他暗中派人和他的同族开始联系。而正红旗的人在一开始接到这个消息还不敢相信,一个镇国军的高官,正是春风得意的时候,为什么会倒向他们大清国呢!直到最后谭建东暗中向他们出卖了几个镇国军的机密,鞑子才相信了。因为谭建东是这样对于大清国的来人说的,

他有难言的苦衷,可是请相信,他的一颗心是赤诚的!他的身体里流着和他们同样的鲜血!

此后谭建东开始暗中运作了,他身为正三品的镇国军后勤总管,权力还是很大的。当然,谭建东也是深知暴露的可怕之处。所以他一直是小心翼翼的运作。就像是老鼠搬家一样,今天搞一点,明天搞一点,不求一天吃成一个胖子,只求积少成多。

就像是这次,镇国军出京的消息,都是谭建东第一时间告诉他的同胞的。而且为了配合皇太极的这次大决战,谭建东也是绞尽了脑汁,暗中使出二个手段,第一,镇国军出发携带的弹药本来就不多,这其中还有一半被他来个狸猫换太子,都换成了坏的子弹,

外面看上去一模一样,只是里面却是灌的泥土。把替换下来的好的子弹留下来,他悄悄地给了他的同胞,第二,为了弥补二军之间的差距,谭建东还利用他管理淘汰下来的旧的新式鸟铳的机会,悄悄地搞出来了五百只新式鸟铳,这些新式鸟铳虽然已经到了需要维护的阶段了,可是如果作为一次性消耗品的话,还是可以再打上几十枪的。

而这几十枪就不得了了!在一场关键性的战斗中,这就能起到一局定乾坤的作用!要说谭建东还真是对他的正红旗忠心,相信以这五百只新式鸟铳拿到外卖出售的话,价格绝对是一个疯狂的数字。

毕竟需要的买家很多啊,像什么李自成部,还有其他大大小小的流寇首脑之类的,不过谭建东还是义无返顾的全部交给了他的同胞,反正他也不缺钱!而皇太极在获得了这五百只新式鸟铳之后,如获至宝。

立马从全体大清国的八旗勇士挑出了五百人,成立了一只火枪队,这也是大清国独一无二的部队,然后开始了紧张的训练。到了今天已经是初见成效,可以上战场了!

所以说,张麟麒还不知道,在这次千里驰援的路上,镇国军不仅会面对鞑子兵的强弓硬弩,还将会面对的是同样手持新式鸟铳的对手,所不同的是对手只是辫子兵而已。

…………………

皇太极此刻的心情有点复杂,是有喜有忧,喜的是前进路上还算顺利。大明朝果然就是一个外强中干的巨人,在大军前进的路上,明国沿途州县守军望风而逃,有的甚至还距离几十里地的,已经跑得没影了!

所谓的明国腹地,不过是一座不设防的城市罢了!不过也有忧愁的,那就是身后那股明军的麻烦,在他看来,那股明军简直疯了。不过是区区数千人,竟敢就这么不管不顾的杀进他的中军。

要不是他现在的重点是拿下明国的皇城,早就反手把他灭了!其实皇太极也很想不通,他已经通过探子得知,那股明军的首领是一个叫做李定国的人,据说几年前还是流寇的一员,张献忠的忠心手下。

可是怎么会就一下子转了心思,一门心思的效忠明国,和大清国的勇士们如此过不去呢!咱又没刨了你的祖坟!想到此处皇太极又是情不自禁的想起了一个人,想起了他平生引以为大敌的一个人。

哎,听说这个李定国就是被他感化,这才死心塌地的效忠明国的,甚至于为了阻挡大军的脚步,连命都可以不要了!若不是你感化了他,何来的如今这个人呢!哎,真不知道,和他生在同一片天空下,到底是幸运,还是不幸!

正在皇太极浮想联翩之际,却忽然马车外又响起了鳌拜那粗狂的声音:“启禀吾皇,前面遇到刁民,把好好地官道都挖成破洼地了,勇士们猝不及防,已经有好几百人从马上摔了下来,很多好马的马腿也折了。而且更为严重的是,速度已经大大减慢了!”

“什么——”

皇太极一听就是大怒,他神色严峻的出了马车,等到上了官道一看,果然,原本是十分平坦的用黄土压实的,可以供二辆马车并行的官道,如今就像是生了头病的秃子,是高高低低,坑坑洼洼。而在他的目光所及处,更有很多骑士在地上痛苦的打滚,想想也是,从正在高速前进的战马上摔下来,换成是谁都受不了!而旁边还有很多战马正无力的倒在地上,马腿上鲜血直流,都马腿骨折了!看见皇太极眼中冒出了怒火,

鳌拜连忙上前解释道:“不怪这些儿郎们粗心大意,都是这些汉人太狡诈了,他们把好好的路挖的全是小洞,还在上面遮了一层浮土,看上去还是好好的路,所以儿郎们才着了道。”

“混蛋——”皇太极一听大骂道。如此一来他前往京师的速度可是要大大降低了,可如果只是这么一段还好一些,如果此去京师的官道全是这样的话,那最少都要下降三成。

而且因为部队规模太过庞大,不依靠官道行走其他的小路那就更加行不通了。可是皇太极尽管暴跳如雷,这也无济于事,损坏的道路也不会因为他的暴怒而变好。其实这也是张麟麒的主意。

还记得后世看过的铁道游击队吗!有时候正面打不过他,就需要用点‘旁门左道’,像铁道游击队里面就是这样,铁路是小鬼子的生命线,而铁道游击队就是三番五次,五次三番的拔铁轨,破坏铁路交通线,掐死小鬼子的生命线。如今张麟麒做的也是效仿先贤。

镇国军赶路重要,可是其他手段也很重要,张麟麒在知道沿途州县的明军都逃光之后,也并不感到意外。因为这本来就是真实的明末的独有的特征啊!如果沿途州县的明军个个勇敢作战,拼死阻敌。

那就不是末年气象了,而是大明盛世。再说了,如今皇太极的大军太过庞大,那些州县的守军就像是想阻击,也是螳臂当车,没多大作用。不过他们不阻击可以,却必须要做出一点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