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NPC系统

第二百六十二章 归来,杀

吼——

一声凶暴的厉啸,白色石像猛然活了过来,那白色青年石像伸手在身旁的白虎石像上拍了一巴掌,那白虎石像闭住了嘴巴,只是焦躁不定地在原地扭动着。

唰——白色石像拍停石虎之后,犀利的目光似乎穿透重重空间的阻碍,落在来侵的两万修士身上。

这些修士瞬间更是感觉如坠冰窖,就连领头的几位化神修士也是心惊。

————

“石像动了,石像动了,你们快看——”

“……”

突然,大殿前的【地皇宗】弟子等人,看到那巨大的白色石像像个活物一般动了起来。

穆天戚等人站在大殿门口之前,身后是高高的宗派大殿,挡住了他们的视线,听闻身后的动静,特别是那声虎啸,更是震耳欲聋,连忙奔下石阶,跑到广场上,抬头望去。

白色石像的动作很小,倒是石虎一直在不停地扭动着。

“动了、动了,哈哈,我们有救了,这一定是你们宗主知道我们有危险,附身在石像上,回来帮助我们了——”穆天戚激动地叫道。

“宗主——”

“宗主威武——”

“宗主无敌——”

“宗主天下第一,仙法无边——”

这些门下弟子,纷纷兴奋地叫嚷了起来,因为这石像雕刻的确实是穆倾城的样子——

哞——哞——

两条蛟龙也盘旋在空中,高声叫了起来。

嗖——嗖——嗖——那些修士终于被逼迫过来了,虽然这边还有一尊更加巨大的白色石像,但是他们已经实在是挡不住化身和玄武、老道士和朱雀、无名和青龙等石像的攻击了。

哞——哞——两条蛟龙的反应不可谓不快,那些修士刚刚过来,它们便马上从空中落下,挡在【地皇宗】众弟子的背后,凶狠地盯着这些修士。

这个时候,这些地皇弟子的修为就算再差,人家都来到身后,而且两条蛟龙也已经发出警示了,大家都纷纷回过神来,转身望去。

入眼全是满满的人影,只不过,这些入侵者似乎有些狼狈。

那些弟子热血上涌,就要上去和人家拼命。

“大家全部退后,退到大殿之中——”穆天戚威严地喝道,当惯家主的人,气势还是有两分的,这临危不惧的功夫,也修炼的颇有火候。

那些弟子听到老爷子的话,穆倾城的亲爷爷,这时候说的话还是要听的,而且能不拼命,这些弟子也不想去以卵击石。

趁着两条蛟龙抵挡的功夫,所有都纷纷后退,只有穆倾城的五叔——穆展昭,手中提着一把血红色的狰狞大刀,犹犹豫豫地缓慢地后退。

“臭小子,你翅膀硬了,连老子的话都不听了,快给我滚进大殿去——”穆天戚看到小儿子那缓慢的步伐,手中提着一把大刀,一副要找人拼命的样子,哪里还不清楚他的心思?冲到他身边,暴喝道。

“展昭,你要惹你爹生气,快进大殿去——”凤千老爷子也是冲上来,劝说道。

“爹,这帮狗、——”穆展昭手中紧紧握着大刀,有些忿忿地说道,突然被后面冲上来的穆展鹏打断了。

“老五,你做什么呢?还不听爹的话,乖乖滚回大殿去——”穆展鹏虎目一瞪,怒喝道。长兄如父,这几十年来,穆天戚隐在家族禁地之中钻研修炼残本,家族一直都是由穆展鹏主持大事,他做事严肃正直、铁面无私,几个弟弟都有点怕这个大哥,几十年的累积,他这一怒,还真把穆展昭吓到了。

“大哥,爹,你们别生气,我这就回去了——”穆展昭几十岁的人了,难得的做了一个儿时才做过的鬼脸,提溜着手中的大刀,跑到大殿内去了。

“你们几个也滚进去——”穆展鹏看到其他几个弟弟在看着自己,脸色一沉,黑着脸吼道。

穆展雄、穆展图等几个家族中的主事人,此刻也仿佛像个受到恐吓的小孩一样,在大哥的**威之下,进入大殿。

穆展鹏和凤千护着穆天戚,走进大殿。

云随龙,风从虎——

吼——石虎像一声厉啸,终于得到了白色石像的许可,后肢一蹬,越过大殿之顶,从大殿后面,跃到了前面的宽阔的广场上。

吼——

都说风从虎,这一点实在没有说错,石虎一出现在场中,一股恶风刮起,这股恶风尖呼厉啸,犹如一柄柄利剑一般,刮开了衣服,切开了皮肉,将一众修为低下的菜鸟修士,伤的是遍体血痕——

然后石虎巨大粗长的尾巴一扫,瞬间将躲避不及的修士砸成了肉酱。

吼——

“好、好、好——”大殿之内,所有【地皇宗】的人看的热血沸腾,脸色激红,他们的选择果然没有错,就让那些离开的弟子后悔去吧——

————

“糟了!没有路可以逃了——”

剩下还活着的修士绝望地叫道。

两万修士,由七名化神高手带领,来围攻一个刚刚建立,只有门下区区四百余弟子的小门派,高手只有宗主和两位长老,区区三人,而且这三人此刻还都不在,这种情况下,他们这两万修士竟然都还拿不下这个小门派,还被人家杀的四处奔逃,哎……

噗窿~噗窿~~哞——

唳——

昂吼——

三道声音响起,剩下的这些修士,在大殿之前的广场上被围困住,前后左右,四方分别有白虎、玄武、青龙、朱雀,还有黑白赤青四色巨大石雕人像截断去路。

“四尊石像都活过来了,宗主的化身,还有两位长老的石像,也都活过来了!宗主高见,担心我们不能保护门派,早早就留下了和两位长老的四尊石像,在危险的时候,就活过来保护门派了——”

情形直转急下,两万来势汹汹的修士,变成了被猎杀者。

吼——

石虎的杀性最为浓烈,不耐烦地咆哮了一声,粗大的虎爪拍在身前的地板上,强悍的力量爆发出来。

砰——广场的地板被虎爪拍成了粉碎,裂缝蔓延了出去。

“啊——”

……很多练气期的小修士,承受不了这一股巨大的力量,被震成了几段。

哗哗哗~~~

黑色的江水翻涌,凡是被卷到的,都是瞬间被巨大的水流之力辗压成血水,不论练气、筑基,还是金丹——

唳——

朱雀一怒,火煮天下,一片赤野——大片的烈焰燃起,火势窜起高大数十丈,炽烈的气息熏得绿叶枯黄,衣发生焦,只要被一丁点火焰沾到,就是焚烧成渣的下场,用水也浇不灭,只有用元力凝练出来的真水,才可能减弱火势,缓缓浇灭。

昂吼~~~~

龙为天下至尊,生而成神通,一身龙鳞,为坚韧之防御圣物,刀兵难破,并且龙者力大无穷,利爪轻而易举就能将一座高山崩毁,能腾云,能驾雾,厉害无比,刚生下来的神龙就比真仙级别的仙人还厉害——

那青龙石像粗长的龙身在人群中一绕,横扫了一圈,伤亡的数量急剧上升。

四圣兽的石像,就造成了场中的严重伤亡,四尊人石像还没有动手呢!顿时绝望和死亡的阴影,笼罩在这些剩下的修士心头。

有一些心智不坚的修士,开口向穆天戚等人求饶、认错,祈求能放过他们这一次,日后绝不敢再犯【地皇宗】,但凡‘地皇’弟子所到之处,他们都退避三舍,可是穆天戚等人怎么敢放虎归林哦——

两条蛟龙插不上手,又被四圣兽身上的气息所慑,安静地趴在大殿之前的门口两边。

这个时候,还能够保持着身上一点伤势都还没有的,也就只有这次领头的七位化神期的修士了。

势已不可为,七位化神修士,只能硬着头皮,抵着四圣兽石像的攻击,升空而起。

“【地皇宗】的道友,还请暂停护山大阵,我们已经知道错了,马上就退出【地皇宗】的地域——”

一位化神修士红着脸道。

静悄悄,没有人搭理他。

“【地皇宗】的道友,得饶人处且饶人,今日是一场误会,还请暂停贵宗的护山大阵,我等马上离去,绝不再骚扰贵宗,回去后一定会让门下弟子送来赔礼,以示诚意——”

又一位化神修士,强拉下脸皮,硬着嗓子说道。

没有人搭理,良久,突然从殿内飘出来一句话,差点气死这名化神修士。

“呸,老东西,不要脸,修炼了这么久,都不知道有几百岁的老家伙了,还想跟我们玩这种手段?要玩也玩个好点的!几百年真是活到猪身上去了,要表示诚意,那你自废修为,然后再磕几个响头,或者你帮我们把其他人都收拾了,我们就放你离开——”

“嘿嘿嘿——”

说完,这声音的主人还得意洋洋地嘿嘿奸笑了起来,为自己打击到了一个高高在上的仙人而得意。

这声音的主人,正是杨城主的儿子,那个塌鼻麻子脸的锦衣玉带少年。

“你、狂妄小儿,无知,老夫修道数百年,何等阵势没有见过?岂会怕了你们区区一个四象阵?要不是不想门下弟子伤亡殆尽,随时都可离阵,到时候你们只能龟缩在这山门之中一辈子——”那化神修士气的发抖,三寸长须抖动不定。

“那你就走呗?在山门外堵住我们么?嘿嘿,等我们宗主回来,一巴掌就能拍死你了,老乌龟,说不定下一刻,我们宗主就回来了,你们一个都走不掉——”那家伙又缩在大殿内,示威地喊了一句。

“你、……”化神修士气的要吐血,却拿这小子没办法。

这时候,四圣兽石像再发威,死伤更是严重,这化神修士的门下数百弟子,一个不留,全都被拍成了一片肉饼。

这化神修士眼前一黑,真是元气大伤了,门派中的精英弟子,差不多都已经折损在这里了。

“哇~~”

吐出一口鲜血,这化神修士恶狠狠地扫了大殿一眼,眼神似乎要看穿大殿,将里面的人用眼神杀死。

“可恶,【地皇宗】,老夫与你们宗派誓不两立,今日你们有大阵保护,老夫暂且让你们多活一阵,日后一定将【地皇宗】连根拔起——”说完,这化神修士避开朱雀石像喷来的一口烈焰。

“诸位道友,大阵厉害,我们快快离开吧!日后再想办法对付【地皇宗】——”

这修士对其他化神修士说道。

其他五位化神修士皆是摇摇头,下方可还有他们带来的门下弟子,只要还有一线可能,他们都不会放弃救助的机会。

只有一位孤身一人的化神修士,点了点头:“好,道友,我们走吧!日后联合了其他正义的道友,再来拔除这个凶残的门派。”

两位化神修士联手,合力打开了阵法的薄弱之处,遁出大阵,寻了方向,两人转眼消失在天际之中。

后有巨龟,挟重重黑水怒江拦路。左有朱雀,口喷烈焰,焚天毁地。右有神龙,数百丈长巨大身躯,宛如不可跨越的铁壁横悬当空。前有恶虎,凶残暴戾,咆哮间伤人无数。

两万修士,已经在这些石像的攻击下,人数锐减到了四千多人。

“哎——诸位道友,事不可为,【地皇宗】势大,这些门人弟子是保不住了,迟恐生变,我们还是趁此时先离去吧!留得青山在,日后还能再发展起来——”

凭借五人,根本就无法护得这些弟子的周全,所以五人长叹一声,提议道。

“罢了,罢了,想不到小小一个【地皇宗】,竟然还有如此厉害的护山大阵,诸位道友,我等走吧——”

五人都知道这些弟子是保不住了,只能忍痛放弃了。

“走——”

五人合力,联手发出攻击,打击在阵法的薄弱处,这大阵在没有人会主持的情况下,轻易就被打开了。

五人从缺口遁出阵法,正要离去。

突然天际一阵大喝,震的几人心肝俱裂。

“想走!给我留下——”一声大喝,突然一道黑光瞬间穿越重重距离,前一息还在天边,这时候已经是飞到五人身前了,一辆十丈大小的黑色豪华鬼车,幽幽悬空浮在云端,黑色的阴森鬼气逸出来,隐隐约约有无数厉鬼凶魂在车身周围飞舞。

车门打开,满脸阴沉冰冷之色的穆倾城,走了下来,踏在云端,居高临下地冷冷扫视五人。

“宗主!宗主回来——”

“是宗主回来了,宗主无敌——”

“……”

听到这声暴喝,大殿中有人壮着胆子走到门外,抬头张望,云端之上,穆倾城那辆标志性的豪华鬼车正停在那里。

这一下,众人纷纷涌了出来。

“诸位,既然来了,何必如此急匆匆地离开,还是留下来,让本宗主一尽地主之谊吧——”穆倾城冷笑道。

那五人心神俱骇!这就是那传说凶残无比的杀神?凭借一己之力,坑杀万名修士的归元弃徒?穆倾城?

遁光一驾,五人哪里敢停?连忙朝不同方向飞射。

流光掠影——穆倾城身子一动,化成一道流星一般,划过天际,瞬间追上一名化神修士,大手一张,朝对方抓去。

“啊!狂妄——”那化神修士惊骇之极,狗急跳墙,怒喝道,区区金丹竟然就敢独自追杀自己一个化神修士,然后出手反击。

揭开叠山之术的封印,穆倾城体内瞬时叠加了两种巍峨巨山的重力,悬在当空,仿佛悬空巨山一般,沉重压抑,厚重的力道压得虚空扭曲。

嘭——

一声闷响,两人还未接触,穆倾城那恐怖的力量就轰塌了虚空,一股无匹的巨力,重重打击在那化神修士身上。

噗~~那修士如遭重击,一口鲜血就喷了出来,身子摔了出去。

“好变态——”这修士脑中刚刚闪过这个念头,穆倾城就又冲上来了。

嘭、嘭、嘭……

穆倾城连连出拳,恐怖的力量连连打击在那修士身上,一个化神修士,竟然在他手中被打的没有还手之力。

嗖——无名飞了回来,刚才追杀那化神一层的修士,对于他一个无论是资质还是功法还是修为境界,都在对方之上的化神四层修士来说,实在是太简单了。

嗖——老道士也飞了回来。

“无名老鬼,速度不错嘛——”

“你这假道士还是慢了一点——”无名淡淡地反击了一句。

嗖——

嗖——

化身和袁大胖子也飞了回来。

“这小子的战力越来越恐怖了,现在连化神修士在他手中,也都没有还手之力了——”无名看着穆倾城打得那化神修士没有还手之力,淡淡地感叹道。

“嘿嘿,老道收的徒弟,能差了吗——”

老道士自豪地笑道。

又一拳,穆倾城生生打破了这化神修士的防御,手指一并,虚空挥劈了一下。

‘元磁斩——’

一道黑白交缠的细线一般的光线从穆倾城手中射出,朝那化神修士射去。

嗤——

一声轻微不可闻的声音响起,锋锐无匹的光线一下切开了这化神修士的白嫩的脖颈,只在皮肤上留下一道细微无比的细痕。

噗——血液一冲,头颅和身子分开,朝下方落了下去。

“走吧——”穆倾城走在前方,大手一挥,【地皇宗】的主力回归,黑光一闪,鬼车停在大殿的门前。

“这个宗主好像有点变态——”袁大胖子走在后面,心中想到,眼神扫了穆倾城的背影一眼。

踏、踏……几人落在【地皇宗】的大殿门前,穆倾城眼神扫了一眼广场之上。

“宗主——”

“宗主——”

“宗主——”

……所有人都纷纷从大殿内出来,对穆倾城行礼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