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圣道

第二十三章 鹿功(下)

天色还灰蒙蒙的时候,萧玉就已经开始在那块磨盘一样的巨石上练功了。

鹿功并不单单只是那三十六腾挪屈伸的动作,还包括吐纳秘术,这种吐纳秘术却要比静功和《金乌吐息术》更加难掌握。

萧玉花了一个月的时间掌握了静功,随后又花了五天的时间掌握了《金乌吐息术》,而掌握鹿功中的吐纳秘术却花了他两个半月的时间。

掌握了鹿功中的吐纳秘术之后,萧玉修炼起鹿功来就更加的得心应手了。

只修炼了半个月的时间,萧玉腾挪屈伸之间却依然有了鹿的几分神韵。

在灰蒙蒙的夜色中,萧玉就好像一只肆意在平地上来回跳动的小鹿,跳动无声,而他呼吸的声音却仿佛鹿鸣一般。

当天际出现一丝亮光的时候,萧玉的身形突然由动转静,盘膝坐在了巨石边上。

因为体内阴气过重的缘故,萧玉的脸色一直带着一分苍白,而此时,他的脸色却红润异常。

紧闭双眼,以静功调息了一刻钟,萧玉猛的睁开眼,对着天际吞吐了起来。

这是,天边出现了第一丝光亮。

太阳之光本来是无质无形的,可是,随着萧玉的吞吐,丝丝金红色的光华却突然出现在他的面前,随着他的吞吸的动作,从萧玉的鼻孔进入到了他的体内。

吐下几口金红色的光华之后,萧玉突然张口,吐出了一道黑灰色的气箭。

那黑灰色的气箭不是萧玉身上的神鬼之力,而是萧玉体内的五谷杂气。

不管是鹿功,还是静功,都可以驱除体内的五谷杂气,可是以两种方法吐出的五谷杂气是基本看不到的。

萧元丰第一次见到萧玉以《金乌吐息术》吐出的黑灰色气箭,他也是大吃一惊,萧元丰虽然不知道上古大神筑基时的情况如何,但是,他可以肯定,萧玉修炼《金乌吐息术》时一口气吐出的体内杂气,绝对比那些具有上古大神的血脉的修炼者修炼上古大神留下的筑基功法时一口吐出杂气要多。

神鬼之力让萧玉的全身经脉都完全堵塞,但也给他了一个可以不断修炼《金乌吐息术》的机会,也算是一种祸福相间。

这《金乌吐息术》只能在太阳初升的那一刻修炼,所以,萧玉在吐出一口浊气之后,就起身站了起来。

几步跨到巨石边上之后,萧玉仿若一只铃鹿,从巨石上越了下来。

一路施展着鹿功中的腾挪之术,萧玉回到药王阁。

来到正厅,萧玉看到的了正在摆碗筷的萧青依,却没见到萧元丰。

帮萧青依将碗筷摆好之后,萧玉看着萧青依问道:“爷爷呢?”

萧青依不懂唇语,可是萧玉现在的话却并不难猜到。

“爷爷有事到外面去了,咱们先吃吧!”

“哦!”

萧玉与萧青依刚吃完早饭,萧元丰的声音就从药王阁外传到了他们的耳中。

“青儿,萧玉,你们吃完早饭了吧!吃完的话,就都出来吧!”

听到萧元丰的话,萧青依也不收拾桌子,拉着萧玉就往外面跑。

来到药王阁外,萧玉的脸上就露出了吃惊的神色。

“那是一只鹿?”

萧元丰的身后站着一只丈高的动物,形似鹿,却只有一只角。

在萧玉吃惊的看着萧元丰身后的那只动物的时候,萧青依对着萧元丰笑着问道:“爷爷,这只独角鹿是你在卢山中抓的?”

萧玉知道萧元丰出去找鹿了,但却不知道萧元丰是要在卢山中找,还是要到其他的山上找。

“爷爷本打算到七溪山去看看,可是还没离开卢山就碰到了这只鹿。”

“这只独角鹿大概是知道爷爷要去找鹿,所以就自告奋勇的离开了七溪山,来到卢山找爷爷。”

萧青依一边笑着回道,一边拉着还有些吃惊的萧玉走到了那只独角鹿跟前。

独角鹿乃是鹿中的异种,有着极强的攻击性,并不像一般的鹿那样胆小,然而,萧元丰身后的这只鹿却异常的乖巧,在萧玉与萧青依来到它身边的时候,它一动不动的任由他们观察自己。

来到独角鹿身边的时候,萧玉还十分的紧张,可是,在萧青依拉着他的手放在独角鹿的身体上之后,他就不再害怕了。

“你的运气比姐姐好,姐姐当年修炼鹤功的时候,还要跑到云台山去看鹤。”

在知道萧元丰身后的高大动物就是鹿的时候,萧玉就大概猜到萧元丰为什么会抓一只鹿回来,现在萧青依的话让他肯定了自己的猜测。

“爷爷在最初见到我的时候很讨厌我,但现在对我却是极好的。”

在萧玉暗暗感动的时候,萧元丰看着萧玉与萧青依笑着说道:“萧玉,这只鹿有些灵性,是不会伤你的,以后一段时间,它就由你来照顾吧!”

按照萧青依给他找的驯兽方法,萧玉用了一个月的时间大概摸清楚了独角鹿的习性,然后又用了半个月的时间才找到了一点与独角鹿交流的经验。

在驯鹿的过程中,萧玉的鹿功长进极快;在驯鹿之后,萧玉就开始以鹿功与独角鹿在药王山中追逐了起来。

独角鹿在前,萧玉紧跟在后,鹿与人在药王山中飞奔的身形都极为灵动,一边跟着独角鹿跑,萧玉还一边去抓独角鹿的尾巴。

在跟着独角鹿跑累了的时候,萧玉就会跟萧青依接着习字。

萧玉的进步速度极快,仅仅只用了大半个月的时间,他就能轻松的抓住飞奔着的独角鹿的尾巴。

在身形够快之后,萧玉就开始跟独角鹿在那块磨盘状的巨石上追逐。

那块巨石的面积虽不小,但相对于独角鹿与萧玉的速度却太狭小了。在巨石上与独角鹿追逐了十天之后,萧玉已经可以轻松的抓在独角鹿身上他任何想抓的地方了。

见到那独角鹿对萧玉修炼鹿功已经没有太大作用了,萧元丰就将独角鹿放出了药王山。

萧玉虽然十分不舍,却也知道那独角鹿不适合常带在药王山。

独角鹿离开的时候,它因为吞食了不少灵药,其灵性已经快要达到化妖的边缘。药王一脉没有养药的传统,萧元丰也不想在药王山中养一只妖兽。

在独角鹿离开的第七天早上,萧玉刚刚修炼完《金乌吐息术》,他的眼中突然出现一丝血光,心中似有一股心火要释放出来,可是却宣泄无门。

“啊!”

张口大喊了一声之后,心中的心火似乎被释放出来了,可是萧玉依旧感到十分的烦躁。

巨石距离药王阁并不远,萧玉此时又是中气十足,他的声音自然传到了药王阁中。

见到萧青依因为萧玉的嘶喊声而脸色大变,萧元丰淡笑道:“别担心,他只是达到了养身阶的巅峰,体内精气过剩而得不到宣泄而已。”

世俗武林中,养身蓄力这一阶段可以分为养身、练力、骨鸣三个层次,一般需要三到五年的时间;在修炼界,若是没有丹药辅助的话,养身蓄力一般需要一年到一年半的时间。

萧玉能在五个月内完成养身蓄力的修炼,这固然有《五禽戏》的功劳,但主要却是因为萧玉可以以《金乌吐息术》来驱污养身。

“他已经完成了养身阶的修炼了?”

萧元丰点点头,沉吟道:“现在他已经达到了养身阶的巅峰了,也是时候下山了。”

萧青依微微一愣后问道:“爷爷,咱们什么时候下山?”

“再等十天,等爷爷将《五禽戏》中的虎功、熊功、猿功、鹤功都穿给他,咱们就下山。”

修炼《五禽戏》中的一门功法即可修炼到养身阶的巅峰,可是要想在聚元通脉阶段将全身的经脉都打通,这却需要修炼完整的《五禽戏》。

在两人说话的时候,萧玉回到了药王阁。

开口叫过爷爷姐姐后,萧玉就将他之前在巨石上烦闷的感觉给萧元丰讲了一遍。

看着萧玉紧张的样子,萧元丰笑道:“别担心,这只是修炼到养身阶巅峰的必然反映。”

听到萧元丰的话,萧玉的脸上先是喜色一现,紧接着就换上了颓废。

现在的萧玉已经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山村少年了,他知道他经脉完全堵塞的情况是无法进阶到聚元通脉的阶段的。

“萧玉,你不要担心你的经脉问题,爷爷一定会想办法打通你的经脉的。”

萧青依的话音刚落,萧元丰就笑着说道:“吃过早饭,爷爷就教你修炼《五禽戏》的其他四功,等你记住其他四功的修炼方法之后,爷爷就带你下山去找能帮你打通经脉的人。”

“嗯!”

萧玉点点头,眼中闪过了一点水光。

有鹿功的底子在,萧玉修炼起《五禽戏》其他四功的速度格外的快。

仅仅八天的时间,萧玉就记住了虎功、熊功、猿功、鹤功得修炼方法。

《五禽戏》是一部完整的筑基功法,虎功、鹿功、熊功、猿功、鹤功之间有明确的分别,同时也有紧密的内在联系。

在萧玉掌握了完整的《五禽戏》之后,萧元丰用了两天的时间给他讲《五禽戏》五功之间的联系,然后这才带着萧青依、萧玉离开了药王山。

站在卢山山顶之上,萧青依看着卢家庄所在的位置,对着萧玉问道:“萧玉,你要不要去找当初打伤你的那人报仇呢?你虽然只修炼了五个多月,但对付打伤你的那人应该没有一点问题。”

(祝大家中秋节快乐,事事顺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