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圣道

第三十五章 金龙吞青华(下)

大火烧的很快,不一会,熊熊大火距离萧元丰与司马离的就只有百多丈了,而这时,那大火却非常诡异的停止往二人身前燃烧了。

二人身边没有了大火,他们身边二百多丈内的地域似乎成了那些鸟兽在这片茂密的树林中唯一逃生之地,然而,当那些鸟兽逃到这片没有火的地方的时候,却都瞬间死掉了。

这些鸟兽是幸运的,因为它们死前没有受到任何痛苦;它们又是不幸的,因为它们可能比那些被火烧死的鸟兽死的还早。

当周围只剩下树木燃烧的声音之后,司马离的眉头皱了起来,而萧元丰却突然哈哈大笑起来了。

“你笑什么?”

“离王以杀伐决断而名于世间,想不到今日要杀萧某时却犹豫了起来。如此幸事,难道不应该大笑吗?”

回了司马离一句后,萧元丰又大笑了起来,似乎心情极为舒畅。

“既然你这么着急送死,那本王就成全你。”

带着一道暗金色光华,司马离以天离剑直刺萧元丰的喉间。

这一次,萧元丰也不以七劫青竹杖去挡,身形微微偏了一下,以七劫青竹杖朝着司马离的眉心点去。

冷哼一声,司马离以左臂去挡萧元丰的竹杖,天离剑依旧像萧元丰的喉间刺去。

当!

司马离左臂上的金色护腕挡住了萧元丰的七劫青竹杖,而他的天离剑则在萧元丰的喉间化出了一道血痕。

险而又险的躲过了司马离那致命的一剑之后,萧元丰张口吐出了一根青色细针,朝着司马离的眉心刺去。

面对萧元丰张口吐出的青色细针,司马离也不敢有丝毫轻视,天离剑一转,天离剑的剑尖就和那根青色细针碰在了一起。

叮!

青色细针与天离剑接触之后发出的,竟然是金铁交鸣之声。

一声轻响过后,天离剑微微一顿,而那根青色细针却直接消散了。

在那根青色细针消散的瞬间,萧元丰张口吐出了一口黑血,身上的气势猛的一弱,接着又瞬间恢复过来了。

“渡劫九针,针针救命。只是不知,这渡劫九针今天能否救你自己的命?”

“你可知我药王一脉第七代祖师的别号?”

“活阎罗!”

脸色微微一变后,司马离冷笑道:“活阎罗能以渡劫九针威震天下,你却不行!”

金光一闪,司马离的天离剑又朝着萧元丰的喉间刺去。

萧元丰以七劫青竹杖挡了一下之后,身形急往后退,似乎有逃走的意思;就在司马离闪身追到萧元丰身边的时候,萧元丰身上气势猛然大涨,似乎又有自爆的意思。

司马离也不管萧元丰是不是真的要自爆,天离剑依旧直刺萧元丰的喉间。

萧元丰也不管刺到喉间的天离剑,以七劫青竹杖朝着司马离的心口点去,又是同归于尽的招数。

司马离自负他胸口的护心宝镜能挡住萧元丰的七劫青竹杖,因此,也不做丝毫抵抗,刺向萧元丰喉间的天离剑没有丝毫的停顿和犹豫。

叮!

在一声清脆的金铁交鸣声,司马离的护心宝镜被萧元丰给击裂了,与此同时,他的剑也划过了萧元丰的喉间。

这一次,萧元丰的喉咙直接被割破了。

萧元丰的喉咙被割破,却没有流出一滴血。

在司马离因为心口受到重击而感到全身麻痹的时候,萧元丰的身子突然“砰”的一声爆开了。

见到这样的异变,司马离猛的一拍心口,张口吐出心头的淤血,身形急往后退。

司马离躲的够快,可是萧元丰耗干全身精血所发出的致命一击又岂是那么容易就被躲开的。

八道带着血光的青色光华,朝着萧元丰身上八处要害位置刺了过去。

司马离自知他躲不开那八道青华,以天离剑也挡不住那八道青华,于是催动《人皇化龙诀》中的秘术,引体外蛟龙入体,在一声龙吟声中化成了一条暗金色蛟龙。

昂!

在一声龙吟声中,司马离所化的金色蛟龙冲天而飞,瞬间便到了千丈高空。

金色蛟龙在前,那八道带着血光的青华在后,速度丝毫不下于前面的蛟龙。

就在金色蛟龙快要冲进云间的时候,它突然身形一转,以龙头对上了那八道带着血光的青华。

昂!

金色蛟龙对着那八道青华吐出了一口金色龙炎,却只毁掉了其中的三道青华。

在剩余的五道青华由龙口没入蛟龙体内之后,那条暗金色的蛟龙在一声惨叫中重新化成了司马离,然后朝着地面掉落了下来。

听到那声凄惨的龙吟声,那四个黑衣人脸色一变,化作四道黑光,冲进熊熊燃烧的大火,来到了萧元丰与司马离拼杀的地方。

看到从天上掉落下来的司马离,四个黑衣人对视了一眼,以自身的真元在司马离的身下凝聚成了九层大网。

司马离冲开了七层大网后,被第八层大网挡了下来。

哇!

刚被那四个黑衣人中的两个扶住,司马离就张口吐出了一大口鲜血。

“陛下,这里的动静肯定已经引起了一些修炼者的注意,咱们是不是要先离开这里?”

这四个黑衣人是司马离最信任的四个侍卫,劝司马离离开的是四个护卫中的老大张雷。

司马离凝神感应了一下周围的气息,将掉落在草丛间的七劫青竹杖招到手上之后,沉声说道:“既然药王令不在萧坤的身上,那么肯定就在那个萧玉的身上。萧玉肯定被萧坤以秘法藏在了这片树林中,找到那个萧玉或者直接找到药王令,咱们再走。”

“可是……”

“没有什么可是的!”

看到司马离脸上出现了一丝怒意,雷厉风行四人不敢再说什么,身形一动,在火海中四处寻找了起来。

雷厉风行四人离开后,司马离又张口吐出了一大口血。

这一次,司马离吐出的可是自身的精血。

在那口带着暗金色光华的精血中,有五根带着血光的青色细针,正是萧元丰修炼出来的渡劫九针。

华越除了药王的名号外,还有一个活阎罗的名号,而渡劫九针同样有一个少有人知道的别号。

这个别号就是,阎王针。

药王一脉的传人所修炼的渡劫九针不但可以用来救人,同样也可以用来杀人。

看着地上的那五根青色细针,司马离的脸色阴沉到了极点。

“好厉害的阎王针!好厉害的一个萧坤!”

修圣道需要大量信仰香火之力,故而修圣道的人很少;修神道只需要一部合适的功法,故而修神道的人极多。

凡是修圣道的人,都会同时修炼神道,司马离自然也不例外。

司马离的圣道修为完全稳固在了问道养丹的境界,他的神道修为也完全稳固在了问道养丹的修为,其实力比修为刚刚稳固在聚液抱丹境界的萧元丰要强的多。

可是,司马离依旧被萧坤给打伤了。

这固然是因为渡劫九针乃是一门威力极强的秘术,却也是因为萧元丰早已经存了死志,早已打算以自己的命来换取打伤司马离的机会。

司马离轻轻在地上一跺脚,那五根已经快要散开的青色细针瞬间化作青气消失了。

从怀里掏出一个玉瓶,倒出一颗丹药吞下后,司马离盘膝坐在地上,似乎是在疗伤。

树林燃烧时发出的浓烟将附近一些修炼者吸引了过来,可是他们一见到龙马飞辇就立刻又退开了。

在人间,以龙马拉车的只有离王司马离。

离王司马离凶名极胜,那些懂得避害就利的修炼者自然不敢管离王司马离的闲事。

在熊熊烈火之中,四个黑衣侍卫来回寻找了三遍却没有寻找萧玉和药王令。

“陛下,属下无能,没有找到萧玉,也没有找到药王令。”

看着跪在眼前的四个黑衣护卫,司马离长叹了一口气,脸上竟然出现了一丝很少见的落寞。

“起来吧!这事不怪你们!”

四人对视了一眼,却没有立刻起身。

“陛下,咱们是不是该走了?”

司马离这一次并没有反驳张雷的话,叹了一口气,然后施展身法朝着这片烧起来的树林外行去。

来到树林外之后,司马离对着龙马飞辇所在的方向发出了一声低啸,那三匹龙马就拉着龙辇朝着司马离所在的地方飞来。

在龙马飞辇快到司马离的身边的时候,司马离与他身后的四个黑衣护卫一起跃上了龙马飞辇。

不用司马离吩咐,在司马离五人跃上车之后,三匹龙马就拉着龙辇冲上高空,朝着天柱峰所在的方向飞去。

司马离离开口,在那片还在燃烧着的树林的西边山头出现了一个一身白衣的女子,这个白衣女子却是狐妖凌清。

那片树林距离青丘山并不是太远,凌清在树林完全烧起来的时候就来了。

涂山福地中的狐妖虽然基本上不离开青丘山,可是她也知道那龙马飞辇是谁车马。就在她准备离开的时候,萧元丰的长笑声传到了她的耳中。

凌清对萧元丰这个一生行医的人印象极佳,因此她并没有直接离开,而是看看能不能救萧元丰一命。

就在凌清还没有想到救萧元丰的好办法的时候,萧元丰却已经发出了最后一击。

“想不到你一生在人间行医救人,最终却落了一个死于非命的下场。”

长叹了一口气,凌清身形一动,就消失在了那个小山头上。

(下周还是没推荐,请各位朋友多多支持。实在不想在老书中求什么支持,请跟过来的老书友和各位新书友多多支持。化石会努力思考情节,争取将故事写出新鲜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