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圣道

第四章 师父(中)

“你是药王的传人?”

听到老和尚的话,萧玉脸色一变,身形急往后退了十丈。

老和尚好像早就知道萧玉会有这样的反应一般,也不往萧玉身边去,就站在原地等萧玉回话。

直盯着老和尚看了好一会,萧玉轻哼一声,施展一种极为普通的腾挪之术朝着黄驼山方向行去。

看着萧玉急速远去的背影,老和尚轻轻摇了摇头,施展身法跟了上去。

一路上,二人没有说话,回到那个石洞中之后,二人依旧没有说话。

盘膝坐在地上恢复了一下刚才急速赶路消耗的元气,萧玉站起身来,朝着石洞外走去。

走到石洞口之后,萧玉下意识的回头看了一眼。

老和尚盘膝坐在那里,看起来并没有跟他一起出去的意思。

微微犹豫了一下,萧玉沿着陡峭的山壁来到了山顶。

黄驼峰是座荒山,萧玉在黄驼峰转了半个多时辰才找到一小捆干柴。

带着干柴回到石洞中之后,萧玉发现,石洞中多了一个石桌、两个石凳,在石桌上有一个石锅、两个石盆、两个石碗、两双石筷子。

对元气在身的修炼者来说,将石头弄成石锅石碗并不困难,不过,修炼者弄出来的东西大都谈不上精致。

石桌上的石锅石碗并不精致,却十分的实用。

朝着好像根本没移动过的老和尚看了一眼,萧玉拿着两个石盆到悬崖下面的小溪中去取水。

取来水之后,萧玉就用石锅煮了半锅粥。

朝着老和尚看了一眼,萧玉先盛了一碗粥放在老和尚跟前,然后又盛了一碗粥,自顾吃了起来。

喝了两碗粥之后,萧玉见到老和尚依旧没动地上的粥,于是忍不住对着老和尚说道:“前辈,粥快要凉了。”

萧玉的话音刚落,老和尚就睁开了眼。

老和尚的一双眼似乎暗淡无光,又似乎极为明亮,被这样一双眼睛盯着,萧玉只觉得全身都不自在。

萧玉不想先让开目光,于是,他强忍着身上的不舒服感,双眼直对着老和尚。

对视了好一会之后,老和尚在萧玉忍不住要偏过头的时候,将目光转到了地上的石碗上。

从地上拿起石碗,老和尚也不用筷子,将石碗放到嘴边,只用了三两口就将整碗的粥喝干净了。

喝完了粥,老和尚随手将碗放到了地上。

萧玉从地上捡起碗又给老和尚盛了一碗,然后向山洞口走了一点,在一块平整的大石上坐了下来。

待心境平静了一点之后,萧玉就开始修炼《九阳真身诀》。

修炼了一会《九阳真身诀》之后,萧玉就开始同时修炼《金乌吐息术》。

石山中的阳火之气一般都比较浓厚,可是,石山中的阳火之气就算再浓厚,比起射日身上却还是差的很远。

萧玉在射日神山可以以《金乌吐息术》吸收阳火之气,而在这座黄驼山中却不行。

修炼了将近一个小时《金乌吐息术》之后,萧玉开始修炼萧元丰留给他的《烈焰诀》。

这《烈焰诀》在修炼界算不上神功秘典,可是却比萧玉以前修炼的《转轮箭》要玄妙的多。

以《烈焰诀》将成功的将体内的元气运转了一周天之后,萧玉就觉得他体内的元气略有些增加。

萧玉虽然有些兴奋,却也知道他能感觉到元气的增加是因为他体内的元气一直都没有完全的恢复过来。

在感到自己可以熟练的以《烈焰诀》来运转体内元气的时候,萧玉开始将《烈焰诀》与《九阳真身诀》合在一起修炼。

以《烈焰诀》吸收了一股火属性灵气之后,萧玉先以《九阳真身诀》将这股火属性灵气在内周天运行一番,然后在以《烈焰诀》将其炼化成元气。

一直修炼到丑时,萧玉才开始以《息神诀》休息。

在天色开始变亮的时候,萧玉来到山洞口盘膝坐下,对着太阳生气的方向开始修炼《金乌吐息术》。

当天际出现第一道阳光的时候,一道金红色的气体突然在萧玉的口鼻边出现,接着从萧玉的口鼻钻进了他的体内。

将太阳初生时的第一道天阳之气吸收之后,萧玉并没有停下,继续面对着太阳修炼《金乌吐息术》。

除了太阳初生时的那一道天阳之气之外,一早上的时间,萧玉只吸收了三道天阳之气,可是,这三道天阳之气让他获得的元气却比他昨夜修炼了大半夜所获得的元气还要多。

今天的太阳光很亮,可是萧玉睁开眼却没有觉得太阳光刺眼。

起身回到洞内之后,萧玉朝着好像根本没动过的老和尚看了一眼,然后开始用昨天没用完的水开始煮粥。

煮好粥之后,萧玉依旧先给老和尚盛了一碗,然后才给自己盛。

这一次,老和尚不等萧玉开口,在萧玉将饭放到他身边之后,就开始吃了起来。

朝着老和尚看了一眼,萧玉开始喝自己碗里的粥。

吃过饭之后,萧玉在地上捡起一根树枝在石洞中舞了起来。

萧玉一会以树枝当剑,练起了剑法,一会又以树枝当短棍,练起了棍法。

“你是射日山庄的弟子,你识海中应该有神弓之魄吧!”

“嗯!”

在朝着老和尚应了一声的同时,萧玉舞动树枝的动作也停了下来。

“你知道神弓之魄的作用吗?”

“知道!”

回了一句之后,萧玉又开始舞动手上的树枝了。

这一次,萧玉以树枝舞动的是一套剑法。

萧玉知道他体内的神弓之魄会限制他对其他兵器领悟能力,可是他相信,自己只要努力一点,修炼出来的剑法应该可以让他在世俗武林中行走。

在未进射日山庄之前,萧玉曾经修炼过剑法,因此,从表面上看来,他舞动的剑法还可以看。

不过,萧玉的剑法也仅仅只是可以看而已,并不能用来对敌。

真的准备修炼剑法的时候,萧玉才感觉到神弓之魄对他的限制。

连续练习了两个时辰的剑法之后,萧玉感到他对《烈焰诀》中记载的那套剑法依旧十分的陌生。

脸上闪过一丝阴沉之后,萧玉暗暗自我安慰道:“练习箭技不易,练习剑法同样不易,是我有些心急了。”

自我安慰了一番,萧玉就朝着洞口走去。

在洞口修炼了一个时辰之后,萧玉开始回到洞内做晚饭。

晚饭之后,萧玉就像昨夜一样,一直修炼到丑时才开始休息。

休息了一个多时辰之后,萧玉依旧在天色刚开始变亮的时候醒了过来。

朝着老和尚看了一眼,萧玉先煮了半锅粥,然后才到洞口修炼《金乌吐息术》。

与昨日一样,除了太阳初生时的那一道天阳之气之外,萧玉一早上只吸收了三道天阳之气。

不过,与昨日有一点不同的是,萧玉吸收这三道天阳之气的间隔比昨天稍短一点点。

“若是每一天吸收天阳之气的时间间隔都比前一天短一点点的话,那么,我一早上可能会吸收到更多的天阳之气。”

想到这,萧玉不由得喜形于色。

以双目直对着太阳看了几眼,萧玉长长的吐了一口气,站了起来。

回到石洞内之后,萧玉朝着空空的石锅和两个空空的石盆看了一眼,然后拿起两个石盆往洞口走去。

站在洞口四下打量了一番,见到四周没人,萧玉这才施展腾挪之术往山崖下行去。

一走到水边,萧玉就在水中看到了十几条小拇指长的小鱼。

“有鱼!”

萧玉先兴奋的以石盆在水里舀了几条小鱼,接着又满脸落寞的将小鱼倒进了水中。

受到了惊吓,那些小鱼以飞快的速度朝它们之前游动的方向游去。

看着水里面那些慌乱的小鱼,萧玉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小妮儿被人带走,对她来说,很可能是件好事,我何必再去找她呢?”

压下心头的各种复杂念头,萧玉在两个石盆中装满了水,然后就朝着石洞行去。

吃过饭,萧玉先花了两个时辰的时间来修炼《烈焰诀》中的剑法,然后就到石洞口去修炼《金乌吐息术》。

昨天傍晚,萧玉以《金乌吐息术》没有吸收到天阳之气,而这一次,他却吸收到了一道天阳之气。

感受到体内的元气又浑厚了不少,萧玉暗道:“再过两天的时间,我的状态就能恢复到最佳了。”

因为石洞内干柴烧完了,所以萧玉在吃过晚饭之后,就先到黄驼山东南一座小山上捡回一些干柴,然后才开始修炼。

在接下来的七天时间内,萧玉体内的元气变的越来越浑厚,可是他的剑法却没有丝毫的进步。

这一天早上,萧玉以《金乌吐息术》吸收了一道天阳之气之后,就以元气将他他丹田中的那滴暗红色精血逼到了丹田上方。

萧玉在元气恢复到巅峰的时候就准备以那滴精血修炼隐脉,不过,谨慎起见,萧玉又修炼了五天,这才开始以那滴精血修炼隐脉。

与当初以麒麟精血修炼隐脉的方式不同,萧玉将那滴精血逼到丹田上方之后,就以元气带动那滴精血在他的丹田上方缓缓运转。

元气带着那滴精血以古怪的方式每运转一个古怪的循环,那滴精血就会消失一点。

感受到精血的变化,萧玉心里一喜,接着以元气带动那滴精血以古怪的方式做循环。

半个时辰过后,那滴精血消失了,可是萧玉要修炼的那条隐脉还没有出现。

就在萧玉暗暗失望的时候,他突然发现,他身上的元气突然飞快的朝着那条隐脉应该出现的地方汇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