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圣道

第三十二章 战书

“杀了这五个高手,相信射日山庄就不会再轻易派人来杀晚辈了。”

夏禹先是一愣,继而就明白萧玉这话是什么意思了。

萧玉若是能将五个射日山庄高手灭杀的话,射日山庄肯定会怀疑萧玉有不少高手帮他,不管射日山庄认为萧玉的帮手是来自那里,有了这种怀疑,他们就不会再轻易派人来击杀萧玉了。

夏禹说的没错,射日山庄内的长生境高手虽然不少,可是,一次死五个高手的确足以让射日山庄感到肉痛。

“小友现在还需要夏某帮忙准备什么吗?”

“没了,谢前辈!”

“既然这样,那夏某就先去监视那五个射日山庄的高手,看看他们是否还有什么计划。”

萧玉一愣,有些诧异的看着夏禹问道:“前辈还能找到他们?”

夏禹微微一笑,傲然道:“若是没些本事的话,夏某早就死在正邪两道的围杀之下了。”

“那前辈一切小心!”

萧玉对着夏禹微微拱了拱手,意念一动,就打开了一条通往太阴星阵之外的通道。

夏禹对萧玉拱手还了一礼,身形一动,就跨入到了面前那一条不知道通往何处的银色光门中。

一步跨出,夏禹只觉得眼前一暗,他就来到了阵法外面。

在太阴星阵之中,夏禹看到的是一个似乎无边无际的银色空间;而在太阴星阵之内,萧玉看到的却只是一片银色雾气。

银色雾气将星空中散发下来的星光汇聚到了一起,在顶部形成了一团明亮的银色光华。

夏禹看着那团明亮的银色光华轻皱了一下眉头,抬步跨进了银色雾气之中。

身子刚没入到银色雾气之中,夏禹就发现他又出现在了一个无边的银色空间中。

就在夏禹四下寻找萧玉的时候,萧玉无声无息的突然出现在了他的身边。

“前辈,你还有什么事吗?”

夏禹点点头,将他在太阴星阵之外看到的情景给萧玉讲了一遍。

“以夏某估计,一个长生境高手在百里之外应该就可以看到那团银色光华。”

萧玉紧皱着眉头沉思了一会,沉吟道:“晚辈虽然掌握太阴星阵的精义,可是对怎么控制太阴星阵却还十分的生疏,短时间内,晚辈恐怕想不到办法来掩盖住太阴星阵聚集的星月之力。”

夏禹轻皱了一下眉头,沉声道:“既如此,你就把太阴星阵布置到一条深谷之中,待到那五个射日山庄的高手到了,你就把引到深谷中,然后再启动太阴星阵。”

“也只能如此了!”

在夏禹离开之后,萧玉就将太阴星阵收了起来。

羊山之中的深谷不少,萧玉很轻松的就找到了一条足够深的深谷。

萧玉先将布置好的太阴星阵启动,然后就施展身法朝着距离深谷最近的那一个小山头跑了过去。

站在那个小山头上往深谷一看,萧玉只能隐约看到一点银色光华。

“若是没有修炼者从山谷上飞过的话,太阴星阵就不大可能被人发现。”

长长的吐了一口气,萧玉身形一动,又施展身法回到了那个深谷中。

进入到太阴星阵里面之后,萧玉刚想收起太阴星阵,突然间心里一动,将收了七十八个冤魂的鬼王旗拿了出来。

萧玉以意念控制鬼王旗悬浮在眼前,然后就对着鬼王旗念起了《助念往生大藏经》。

鬼王旗中的每一个冤魂的怨气都极强,每一个冤魂度化起来都十分的困难,不过,在《助念往生大藏经》的加持之下,这些冤魂还是一对一对的被萧玉以福德之光给度化了。

度化了鬼王旗中的冤魂之后,萧玉明显感觉到他的福德之光更加浑厚、更加有韧性了。

“这些冤魂的数量虽然不多,可是本身的怨气极强,度化起来却比当初度化那些散了一部分怨气的军魂还要困难。度化起来困难,度化冤魂之后所得到的好处就更多,这大概也是天道至公的一种表现吧!”

想着,萧玉将已经变成白色的鬼王旗招到了手上。

凡是对鬼王旗这种法宝有了解的修炼者都知道,鬼王旗只能通过鬼王旗中的魂魄来认主。

此时,萧玉手上的白色鬼王旗中并没有魂魄,可是萧玉却感到他与鬼王旗产生了一种法宝与法宝主人之间的神秘联系。

萧玉意念一动,他手上的鬼王旗就飞进了他的神宫之中。

将鬼王旗又召唤出来之后,萧玉盯着鬼王旗沉思道:“这鬼王旗的品质明显比之前要好一点,这就意味着,在鬼王旗中收了魂魄再度化之后,鬼王旗的品质会提高。布置太阴星阵的这一百八十面鬼王旗此时的品质并不高,以后却可以用这种方法来提高这些鬼王旗的品质。”

萧玉不会丧心病狂到为了提高鬼王旗的品质就去杀人夺魂,可是他并不抗拒在度化冤魂与军魂的过程中淬炼鬼王旗。

收起了鬼王旗,萧玉并没有收起太阴星阵,而是盘膝坐下来感悟起了太阴星阵的玄妙来。

萧玉已经领悟了太阴星阵的精义,可是他想将太阴星阵的精义发挥出来,却还需要不断的慢慢感悟太阴星阵的玄妙。

眨眼间,又是两天的时间过去了。

在萧玉担心而又带着期盼的心境中,夏禹在夜幕刚刚降临之时再一次的出现在了萧玉跟前。

“那五个射日山庄的高手此刻在尧城!”

“在尧城?他们去尧城干什么?”

夏禹冷笑一声,看着萧玉回道:“他们是担心你会弃城而逃,故而打算在战场上、在众多将士面前杀你。若是你在众多将士面前怯战而逃的话,以后你恐怕很难在军中建立威信了,他们这么做是想毁了你的前程。”

见到萧玉的脸上依旧有疑惑,夏禹接着说道:“兵法上虽也有遇强则退之说,可是,若是你在接了战书的情况下在战场逃走的话,以后恐怕很难再有士兵会忠心与你了?”

“战书?前辈是说,尧城的守将张成安会给我下战书?”

“明天早上,张成安的战书就会送到你手上。”

听到这话,萧玉心里一动,对着夏禹问道:“一般来说,除非兵临城下,下战书的一方都不会将约战的时间定在当天,张成安约战的时间应该是后天吧!”

“你猜的没错!为了不引起你的怀疑,张成安约战的时间的确是后天。”

“我本来还没有对付张成安的打算,既然张成安敢下战书,那我就不介意早点将尧城打下来。”

冷笑一声,萧玉对着夏禹道:“麻烦前辈继续去监视那五个射日山庄的高手,以防他们耍其他的手段。”

“夏某这就去!”

在萧玉离开之后,萧玉也离开了羊山城。

出了羊山城,萧玉先到羊山收回了布置在那里的太阴星阵,然后飞奔到柳山,将太阴星阵布置到了柳山中的一条深谷中。

布置好了太阴星阵,萧玉又到麻溪城跟林北文商量了一些事情,然后才返回羊山城。

第二天早上辰时时分,修为在大周天境界的都头出现在羊山城东门外。

这个都头手持着一杆绣着“张”字与青狼的大旗,正是张成安派来下战书的人。

“来着何人?”

来自城门楼上的声音刚落下,那个都头低沉的声音就传到了羊山城中。

“为了给刘将军报仇,我家将军约萧将军到刘家屯一战,不知萧将军可敢迎战?”

那个都头的修为不高,可声音却传了将近三里远,显然是修炼过什么简单的音功秘技。

“张成安何时有这么大的胆子了?”

站在城门楼上的李澈冷笑着回了一句,接着沉声说道:“这战书可是张成安亲笔所写的?上面可有张长安的将印?”

“你自己看一看不就知道了吗?”

那个都头沉声回了李澈一句,就取下背上长弓,对着李澈射了一箭。

李澈接住射过来的箭,接下箭上绑的东西打开看了一下,对着那个都头沉声道:“我这就将战书拿给我家将军,两刻钟之后会给你回话。”

两刻钟之后,李澈又回到了城门楼上。

“你回去告诉张成安,我家将军接下了他的战书,明天正午十分会带兵出现在刘家屯外的,希望他不要怯战。”

“我家将军既然敢下战书,就有十分的把握替刘将军报仇。”

回了李澈一句,那个都头驱马调头离开了。

羊山城将军府中,萧玉与李连山坐在一起谈张成安下战书的事情。

萧玉一脸的自信,而李连山却是一脸的担忧。

“将军,属下与张成安认识有十年之久,以属下对他的了解,除非有十成的把握,否则他绝对不敢来下战书。”

萧玉淡笑道:“任何事情在发生之前,都没有绝对成功的可能性。张成应该是有了付明山派来的高手的帮助,才会下战书。以本将猜测,付明山不敢将太多高手派过来,他派来的高手应该只有两个。只要你们能胜了张成安属下的兵,尧城就会在这场约战之后落到本将的手上。”

看着萧玉一脸的自信,李连山犹豫了一下,就压下了已经到了嘴边的话。

萧玉看着李连山的模样,就大概猜到李连山心中所想的事情。

若是萧玉与林北文真的被人缠住的话,那些刚刚归降萧玉的兵肯定会临阵倒戈,可是李连山担心的人不会出现,故而他所想的事情也不会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