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圣道

第十七章 血虎卫(中)

早上两个时辰的时间,上斗台展示实力的士兵就超过了一百二十人。

刚到未时,就又有两个士兵跃上了斗台。

这一次上斗台的两个士兵不是来自麻溪城,而是全部来自尧城。

“将军,这两个士兵也来自麻溪城吗?”

萧玉还没回话,李澈就接过唐元松的话,笑道:“唐长老这次可猜错了,他们两个以前都是尧城守兵。”

“尧城守兵?”

唐元松愣了一下,对着萧玉拱手笑道:“将军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得到这么多士兵的爱戴,真让元松不能不佩服。”

“若是带过他们打几次仗,还不能获得一点认可的话,这个将军就未免太没用了。”

恭维的话听的太多也就觉得平常了,现在唐元松的恭维之言在萧玉看来就十分的无味。

斗台上的两个尧城士兵下台之后,一个让萧玉感到意外的人跃上了斗台。

“这个年轻人应该叫连小诚吧!”

“嗯!”

萧玉将他从连家寨要来的三百士兵带到关家镇是为了牵制连家寨,他并没有对这些连家寨刻意去照顾。

即使连小诚的姐姐连小诺现在是萧玉的丫鬟,萧玉也没特别照顾过连小诚,因此,他也没想到连小诚会上斗台。

在决定选一支侍卫对的时候,萧玉一直担心这次选侍卫对会让本来已经融合在一起的六万士兵之间出现隔阂。

现在看到与连小诚一起上台的那个士兵,萧玉心底的担心也消失。

只要有麻溪城、羊山城、尧城之外的任何一个士兵上台,萧玉最终选出来的侍卫就不会全是以前在麻溪城、羊山城、尧城的兵。

这样一来,忠于萧玉的一万士兵与那些还没对他长生忠诚的五万士兵之间就不会有隔阂了。

两人上斗台让萧玉感到既意外又高兴,两人的表现也让萧玉感到意外、感到高兴。

连小诚的身法虽慢,身形却非常灵动;那个关家镇士兵却将剑法的快发挥到了极致,他的每一招剑法都只是求快。

“这个使剑的士兵叫什么?”

“他与属下同姓,叫林毅,是王田属下的兵。”

与萧玉相比,林北文更了解关家镇的士兵。

“若是连小诚、林毅都没什么问题的话,将其好好培养一番,肯定都能成大气。”

萧玉沉思了一会,不由自主的就开始想他应该怎么来培养连小诚与林毅。

下午两个时辰的时间,上斗台的展示实力的也超过了一百二十人,在这一百二十六人中,有三成不是以前麻溪城、羊山城、尧城的兵。

萧玉想选出一千侍卫出来,一天的时间自然不够。

在接下来的六天时间内,萧玉白天的时候就在军营中看士兵上斗台展示实力,晚上的时候他则在细细推敲训练侍卫对的计划。

七天之后,萧玉在一千六百三十二个人中选出来了一千个侍卫。

萧玉选出的一千个士兵之中,能称的上有天资不错的只有十九个,其他的绝大部分士兵虽然没什么天资,却也都有一些潜力。

一个人最终的成就与潜力有关,与这个人自身的努力也有关系。

萧玉相信,只要他选出的一千士兵肯用心,全都可以踏入先天之境。

在选出一千侍卫的那天晚上,萧玉就将这一千士兵带到了一个空无一人的军营中。

这个被萧玉命名为血虎营的军营,就是以后侍卫对平时训练的地方。

待到深夜,萧玉与夏禹出现在了血虎营之中。

萧玉可不想自己用心培养出来的侍卫心中存有异念,故而,在正式开始训练这些侍卫之前,他要对那些对他没多少忠心的士兵施展迷魂术,了解他们的底细。

让萧玉感到兴奋的是,他与夏禹每人施展了十次迷魂术,所问的那些士兵的心中都没有异念。

“他那么重视他姐姐,他心中应该也没有异念才对!”

心中虽然这样想,可是萧玉还是对连小诚施展出了迷魂术。

“你为什么要上斗台?”

“为了我姐姐!”

连小诺在萧玉身边做丫鬟,是为了弟弟连小诚;连小诚愿意陪萧玉去冒险,又是为了姐姐连小诺。

想到连小诺与连小诚之间的姐弟之情,萧玉不禁想起了萧青依。

“他能为了姐姐而冒险,我也能,可是姐姐她现在又在什么地方呢?”

就在萧玉暗自神伤的时候,夏禹的声音传到了他的耳边。

“主上,这个人上斗台是奉了关庆之命。”

萧玉顺着夏禹的声音看了那个士兵一眼,眼中寒光一闪,冷声道:“这个关庆的小心思真多,以后要找个机会以迷魂术探探他的底细。”

这些士兵修为不高、意念不强,萧玉与夏禹可以在不惊动他们的情况下对他们施展迷魂术,而他们都没有办法在不惊动关庆的情况下对关庆施展迷魂术。

二百八十七个士兵之中,除了有两个是奉了关庆的命令上斗台之外,其他的都没什么问题。

“现在除掉这两个士兵吗?”

“明天早上,我会找个合理的借口将他们从侍卫对中剔除掉的。”

解开众士兵的昏睡穴之后,萧玉与夏禹就离开了血虎营。

第二天刚到辰时初刻,众士兵刚从营房来到演武场中,就注意到演武场中心摆放的十个大箱子。

就在众士兵议论那些大箱子的时候,萧玉只带着林北文、张宝年、张佑年三人走进了血虎营。

尽管没有都统都头来约束这些士兵,一见到萧玉,这一千士兵就自发的排成了整齐的队伍。

见到这些士兵在没人指挥的情况下,这么快就排好了队伍,萧玉满脸笑意的点了点头。

走到众士兵跟前的时候,萧玉脸上的笑意依然消失了。

“等一会,本将要带你们进山灭巨兽,你们怕不怕?”

沉默了片刻,众士兵就一起应了一声。

“不怕!”

“好!”

萧玉先赞叹一声,然后沉声回道:“在进山之前,本将先试试你们的胆量。”

话音刚落,萧玉就以一股带着浓烈杀气的强大的气势将一千人全部笼罩了起来。

在萧玉刻意而为之下,那两个奉关庆之命上斗台的士兵很快的就由于受不了萧玉的气势而往后退了两步。

那两个士兵刚退了两步,萧玉就将气势收了回来。

萧玉脸色有些阴沉的在那两个士兵的脸上盯了片刻,沉声说道:“你们的都头是谁?都统又是谁?”

两个士兵有些紧张的对视了一眼,将他们的都头名与都统名讲了出来。

“关庆怎么带兵的?”

冷声自语了一句,萧玉对着那两个士兵沉声道:“你们回到关庆那里去吧!”

听到萧玉的话,两个士兵不敢多言,对着萧玉躬身行礼一礼,就从队伍里面走了出来。

萧玉盯着那两个士兵走后留下的空位轻皱了一下眉头,偏头对着站在自己右后边的张宝年、张佑年沉声道:“宝年、佑年,你们两个去补上那两个空位。”

“是!”

张宝年、张佑年在那两个空位站定之后,萧玉先在众士兵的脸上扫了一眼,然后走到那十个大箱子跟前,打开了中间那个大箱子。

在众士兵好奇的目光中,萧玉从箱子中拿出一件青色披风披在了身上。

萧玉将青色披风轻轻往前抖了一下,众士兵就在披风上看到了一只栩栩如生的血虎,那血虎与萧玉将旗上的血虎一模一样。

“你们也到箱子中拿一件血虎披风!”

众士兵愣了一下,最靠近大箱子的林毅就上前从大箱子中拿出了一件披风。

“披上吧!”

“属下遵命!”

有些兴奋的应了一声,林毅就将披风披在了身上。

见到林毅披上了与萧玉一模一样的披风,即使这些士兵脑子转的再慢,也大概明白萧玉选他们出来的含义了。

众士兵不知道萧玉是不是真的会带他们去灭巨兽,可是他们都明白,以后他们会成为萧玉的心腹。

不管是出于对萧玉的忠心,还是为了一个好的前程,这些士兵此时都是一脸的兴奋。

不一会,所有的士兵都披上了血虎披风。

披上血虎披风之后,这一千士兵所凝聚起来的气势明显比之前强了三四倍。

萧玉满意的在众士兵身上看了一眼,盯着众士兵问道:“你们愿意随本将去拼命吗?”

“愿意!”

这一次,萧玉的话音刚落,众士兵的回应声就响了起来。

“好!现在随本将出城吧!”

没有都头指挥,这些士兵的步伐依旧十分的整齐。

出了军营,萧玉就带着这一千人王关家镇东门走去。

有萧玉在前带领,又全披着绣着血虎的青色披风,这一千人走在街上自然十分的引人注意。

在街上那些行人以及巡逻的士兵的注视下,这些一千士兵的气势似乎变的更强了。

不用萧玉言明,看着这一千士兵身上的青色血虎披风,看到这一千人的人就明白,这一千人就是萧玉的心腹,就是萧玉麾下最精锐的一支队伍。

出了关家镇,这一千人在城墙上那些士兵艳羡的目光中跟着萧玉疾步朝着东南方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