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圣道

第三十章 红莲,隐脉(上)

“他要杀我?”

虽然平心长老只出手了几次,可是一直暗暗注意着他的萧玉却记住了他的力量的气息。

想到平心长老偷袭云鹤子的事,萧玉下意识的往下遁去。

萧玉的身形刚消失,平心长老就感到一股杀机锁定了自己。

见到玄霜一脸阴冷看着自己,平心长老不由自主的往独目长老身边移动了半步。

平心长老很清楚,同是问道养丹境界的修炼者,修为接近天人境的玄霜执意杀他,他就只有死路一条。

四下扫了一眼,平心长老对着玄霜苦笑道:“大祭司,贫僧就算是有杀他之心,也肯定不会选在这个时候动手。贫僧刚才只是想制住他,让他乖乖配合大祭司做法而已。”

玄霜也知道平心长老不会蠢的在这时对萧玉出手,可是想到平心长老擅自对她带来的人出手,她心中的杀机还是变的越来越强。

独目长老四下扫了一眼,脸色也有些难看。

现在不但萧玉不见了,不少修炼者看向他们的目光也多了几分警惕,显然,这些修炼者以为平心长老会萧玉的出手是他们共同决定的。

独目长老虽然对平心长老十分不满,可是他却不能不帮着平心长老。

不管是出于考虑佛修的共同利益,还是考虑到平心长老对黄泉地府最了解这一因素,独目长老都必须帮着平心长老。

“阿弥陀佛!”

道了一声佛号之后,独目长老对着玄霜问道:“大祭司可知道萧施主刚才施展的是什么遁术?”

玄霜摇了摇头,将目光转向了白莲。

白莲朝着平心长老看了一眼,对着玄霜沉声道:“我们也不清楚萧将军施展的是什么遁术!”

除了当初教萧玉剑法的老和尚与林北文之外,就没有人知道萧玉身上的幻影神衣是由鬼王衣修炼出来的,也没人会想到萧玉施展遁术依靠的是身上的幻影神衣。

萧玉依靠幻影神衣往下一遁,就感到身子一空,好像往下掉落一般,他刚想稳住身子,双脚就踩在了地上。

“这是什么地方?”

四周似乎没有边界,萧玉的头顶上似乎也极高。

尽管这个地方的怨气极为稀薄,可是萧玉却并不认为这是一个安全的地方。

萧玉朝上看了一眼,犹豫了半天,却不敢往上跳。

在萧玉的心中,平心长老就是一个疯子,做事不能以常理来推断,他担心他如果往上跃回到原来的那个地方会立刻死在平心长老手上。

“不回到上面去,我一个人在这里只怕也是死路一条。”

虽然萧玉心中有这样的想法,可是他还是不敢往上跃起。

就在萧玉左右为难的时候,他的周围突然出现了九朵惨白色的火焰。

“幽冥鬼火!”

想到玄霜之前说过,血月老祖就是死在幽冥鬼火下,萧玉顾不得多想,用尽全力往上跃去。

往上一跳,萧玉才发现他根本无法回到之前的地方了。

萧玉遁下来的时候的确很快就接触到了地面,可是他往上跃起了二十几丈却没接触这个地方的顶部。

还没落到地下,萧玉就逆转真元,强行将身体又拔高了两丈多,身形一翻,朝着远处跃去。

萧玉刚落到地面,他就发现那九朵幽冥鬼火飞到了他的身边。

来不及多想,萧玉施展身法朝着远处飞逃。

借助幻影神衣,萧玉的速度不比一般问道养丹修为的修炼者差,可是他却摆脱不了那九朵幽冥鬼火。

飞逃了不到一刻钟,萧玉就不得不停了下来,因为他的前面又出现了十八朵幽冥鬼火。

萧玉眼角抽搐了几下,以红莲剑朝着围着他的二十七朵幽冥鬼火点了下去。

即使心里对幽冥鬼火十分的恐惧,萧玉也不会放弃抵抗。

若是不做抵抗就死在幽冥鬼火之下的话,萧玉死了也不会甘心。

强忍刚才逆运真元留下的伤势,萧玉将一身真元催动到极致,以极快的速度点出了二十七道剑芒。

生死关头,萧玉不但突然领悟了夏禹当初传给他的《爆炎箭》,而且还将《爆炎箭》的玄妙以剑法使了出来。

二十七道细小的金红色剑芒与二十七朵幽冥鬼火一接触,就全部都爆开了。

啪!

随着一声轻响,二十七朵幽冥鬼火被那二十七道细小的剑芒给炸开了。

见到自己的剑气毁了幽冥鬼火,萧玉心里大喜,可是很快的,萧玉脸上的狂喜之色就僵在了脸上。

那二十七朵幽冥鬼火炸开之后,不但很快的又出现的,而且看起来似乎没有一点变化。

幽冥鬼火能杀死血月老祖,又其实萧玉的一道剑气能轻易毁掉的?

来不及多想,萧玉又一次施展出《爆炎箭》的玄妙,以剑气毁掉了那二十七朵幽冥鬼火。

与刚才一样,那二十七朵幽冥鬼火被萧玉的剑气炸开之后,又很快的恢复到的原状。

萧玉心底明白,虽然幽冥鬼火表面上看起来没什么变化,可是它在被剑气毁掉的过程之中一定会有消耗,不过,他不知道是他的真元先消耗完,还是那二十七朵幽冥鬼火先消失。

一边以剑气拖延时间,萧玉一边开始想对付幽冥鬼火的办法。

幽冥鬼火是可怕,可是不到最后,萧玉是不会放弃的。

幽冥鬼火与一般的鬼火一样,也是由怨气和阴气凝聚出来的一种阴性火焰,它比起一般的鬼火只是威力更强而已。

实际上,林北文当年炼剑时以精血催生出来的惨白色火焰也可以算是幽冥鬼火,不过那种由精血催生出来的幽冥鬼火比起真正由怨气和阴气凝聚出来的幽冥鬼火要差的远。

真正在幽冥鬼火,可以在片刻之间将当初林北文炼剑时所用的那块九幽冥铁烧成虚无。

“纯阳真元对怨气虽然有些克制,可是这种克制作用却比不上功德之光,若是能将功德之光化进剑气的话,很有可能就会将幽冥鬼火真的毁掉,可是,应该怎么将功德之光化进剑气之中呢?”

在萧玉还没想到怎么将幽冥鬼火化成虚无的时候,一个一身白衣、面相年轻的修炼者出现在了不远处。

萧玉之前没见过这么修为和他差不多的修炼者,这就意味着这个修炼者很有可能是阴山福地的人。

“你是谁?”

“你可以称呼本公子为阴三公子!”

萧玉之前还存了一丝侥幸,现在,心底的那一丝侥幸也彻底消失了。

当初萧玉担心他对阴九公子施展了太长时间的迷魂术的话会对阴九公子的元神造成太大的损伤,故而,他当初只问了阴山的大概情况,他对眼前这个阴三公子可以说是一无所知。

“阴三公子?你师父的仇家是金光寺与茅山的那些人,你现在不应该是在对付那些人吗?”

“师父他老人家神通广大,收拾那些人易如反掌。”

“是吗?”

“是不是,你恐怕没机会知道了。”

刚说完这话,阴三公子就对着萧玉所在的位置打出了七道惨白色的符文。

在萧玉试探阴三公子的时候,阴三公子却在暗中运转秘法。

萧玉不知道阴三公子施展的是什么秘法,却不敢任由那七道符文打在身上。

在那七道惨白色的符文即将打到萧玉身上的那一瞬间,萧玉以移形换影的神通闪到阴三公子身边,以红莲剑朝着阴三公子的喉间点了过去。

眼看着萧玉的剑芒就要刺进阴三公子的咽喉了,阴三公子突然间消失了。

“你在玄霜身边讨好,玄霜难道就没告诉你一些隐秘的事情吗?在黄泉地府之中,你根本就伤不到本公子。”

“是吗?”

冷笑着回了一句,萧玉凝神感应了一下周围的气息,却没感应到阴三公子的气息。

萧玉没感应到阴三公子的气息,却感应到了二十七股充满着怨气的阴邪气息。

看到突然出现在不远处的那二十七具惨白色骨架,萧玉只觉得一股冷意由背心传遍了全身,全身似乎都被冻僵了。

萧玉见过僵尸,斗过群狼,斩过蛟龙,度化过恐怖的冤魂,却没见过可以动的骨架。

短暂的震惊之后,萧玉在那二十七具惨白色的骨架攻向他的时候,下意识的以红莲剑迎了上去。

眨眼间的功夫,萧玉就与那二十七具骨架各对了两招。

对了两招之后,萧玉心底的恐惧就消失了大半。

这些古怪看起来吓人,实力却并不强。

“阴三公子刚才打出的那七道符文应该是用来召唤这些骨架的,如此说来,这些古怪的危险性应该还在那二十七朵幽冥鬼火之上,可是,为什么这些骨架的实力这么弱呢?难道这些骨架还有什么隐藏的手段不成?”

在萧玉还没想到这些骨架会有什么样的隐藏手段的时候,他突然感到一股强大的压力压在了他的身上。

出现在他身上的那股压力并不比平心长老施放在他的身上的压力强,可是,这股压力却让他的身形定住了。

“这就是这些骨架隐藏的手段?”

在萧玉恐惧的目光中,二十七朵幽冥鬼火从那二十七具骨架的头骨中飞出,直接穿过完全由太阴之力凝聚的幻影神衣,钻进了萧玉的体内。

这时,刚才消失的阴三公子又出现在了萧玉眼前。

看着一脸恐惧的萧玉,阴三公子冷笑一声,对着萧玉打出了一道血色掌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