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圣道

第十章 夫唱妇随

皇甫家这几年一直在高昌郡应对射日山庄的进攻,萧玉与皇甫幕霖还真有不少共同话题。

在萧玉与皇甫幕霖亲密交谈的时候,包括明王、王后、丽妃在内,名都之中所有有权势的大人物逐渐都来到了太学士府。

明王与丽妃都到了,萧玉却没看到李林香。

高朋满座之时,皇甫安宁在她母亲的陪同下出现在了众人眼前。

皇甫安宁本就是一个清丽绝世的美人,今日华服在身,添了几分娇艳,低螓浅笑之间宛若花中仙子。

白文轩来历非凡、势力强大,皇甫家同样也势力强大,皇甫安宁出现之时,自然不缺各种华美的赞誉之词。

当皇甫安宁在她母亲的陪同下走到白文轩身边的时候,订婚之礼开始了。

在订婚之礼上,白文轩与皇甫安宁会在众人面前与定下三世之盟,定下举行大婚的日期。

皇甫安宁的父母都在场,可是,为了表现对白文轩以及皇甫家的重视,这场订婚之礼还是由明王与王后皇甫敏慧的来主持。

随着礼乐声响起,白文轩与皇甫安宁一起跪在了明王与王后身前。

就在明王准备说几句祝福之词的时候,阵阵飘渺琴音在众人耳边响了起来。

琴音似有似无,却盖过了礼乐声。

明王眉头皱了一下,与众人一起看向了外面。

白文轩与皇甫安宁举行订婚之礼的地方叫先贤殿,乃是白文轩平时供奉先贤、讲解学问的地方。

先贤殿的殿门很大,殿内众人都能看到外面的情况。

随着琴音声渐渐变的清晰,先贤殿门口突然出现了一片七彩氤氲。

七彩氤氲还没消散,萧玉就依靠慧眼看清了七彩氤氲之中的情况。

被七彩氤氲包裹在其中的有九个仙人,这九个仙人之中,除了身穿黄色道袍、中年面相的道人是道仙之外,其他的八个仙子都是福仙。

八个仙子都貌美如花,其中那个身着七彩仙衣的仙子比皇甫安宁还要清丽几分。

七彩氤氲散去,九个仙人出现在了众人眼前。

九个仙人一边朝着先贤殿走进,身着黄色道袍的道人一边对着已经站起身的明王拱手笑道:“土灵子见过陛下!贫道与几位仙友不请而来,还请陛下不要见怪!”

“道友言重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萧玉多想了,他觉得白文轩邀土灵子会出现在他的订婚之礼上,就是要给自己难堪。

白文轩精明异常,通过萧玉在天英台上的表现,他就不难猜出萧玉知道皇甫安平身上有地元珠。

从这方面来说,萧玉的猜测不是没有根据的。

虽然心中有些怒意,可是萧玉却没表现在脸上。

在土灵子对白文轩与皇甫安宁道了几句恭贺之词之后,订婚之礼就接着开始进行了。

这一次,伴随着订婚之力的乐曲不再是常见的宫廷礼乐,而是那八位美貌仙子以琴弹奏出来的《天作之合》。

这八位福仙虽然大都实力不强,不过悠长的年岁却也让她们学会了一些世间少有的绝技。

随着飘渺的琴音响起,先贤殿眨呀之间就变成了一片仙境。

奇花乍现,仙鹤交颈。

在这片只会在洞天之中出现的仙境之中,白文轩与皇甫安宁完成了他们的定亲之礼。

不管皇甫安宁是不是钟情与白文轩这个当世的绝世人物,在订婚之礼结束之后,她看向白文轩的目光之中明显带着浓浓的情意。

订婚大礼完毕之后,那八位美貌仙子在先贤殿中跳了一曲《一时动,一世求》作为道贺之礼。

在她们献舞之时,众人才知道这八位美貌仙子的身份。

这八位美貌仙子虽然实力极弱,却也是历史有名的人物,在上古端皇年间,那位身着七彩仙衣的云霓是天下第一美人。

端皇年间,天灾人祸不少,云霓与她身边的七位也谈不上有任何德行,然而,就是因为她们舞跳的好,她们被接到玉皇天,成了玉皇天的仙人。

云霓与七位舞女的舞跳的极美,连萧玉这等心智坚毅的人都不禁沉迷了片刻,更别提殿上那些实力不强的文官了。

那些文官虽然不能说是丑态百出,可是他们脸上出现了一些丑态却将他们真实的一面暴露了出来。

不管这些文官平时是怎么标榜自己的,他们心中也有着各种欲望。

圣人的所行所言是为了压制别人的欲望而满足自己变大的欲望,这句来自于某本杂史的话虽然有些偏激,却也不是完全没有道理的。

云霓与七位舞女停下舞蹈之后,这些文官脸上的丑态在瞬间都消失了。

尽管萧玉在心底对这些文官极为不屑,可是听到这些文官出口成章的赞誉之言,他也不得不佩服这些文官的才华。

萧玉当过一年的教书先生,也念过一些诗文,可是说道做诗文,他却没那个本事。

“在这些人的宣传下,他们的订婚之礼一定会成为一段流传千古的佳话吧!”

在萧玉暗自胡思乱想的时候,土灵子与那八位仙子在一片七彩氤氲之中消失在了众人眼前。

土灵子与那八位仙子消失之后,白文轩引着殿内众人,一边相互谈笑,一边走到了太学士府宴客的沁园。

萧玉是第一次来太学士府,也是第一次来沁园。

沁园并不是很大,可是处处透着灵气,鲜花、绿藤之间可见各色鸟雀低吟嬉闹,石路、曲塘之间亦可见灵鹿、仙鹤的悠闲身影。

走进沁园,众人心中的各种杂念都消失了大半,脚步也都放轻了,似乎不愿意惊扰了沁园之中的宁静。

“每一次来沁园,本王就不由自主的会生出将整个沁园搬到王宫的想法。”

“陛下何时想搬?臣何时就将这沁园打扫干净!”

明王哈哈一笑,加快了脚步。

前来参加白文轩与皇甫安宁定亲之礼的人不少,可是有资格进沁园的人却不多,众人进了沁园倒也没让宁静的沁园变的喧闹起来。

白文轩与皇甫幕霖在一方凉亭之中陪明王、向元兴、王后、丽妃,而李林堂则宛如一个主人一般在另一方凉亭之中招待萧玉、景明侯、燕无涯等人。

萧玉与景明侯等人没打过多少交到,在酒宴之上就显得有几分沉默。

参加完了这场有些无趣的酒宴之后,萧玉告辞的话刚出口,就听李林堂说道:“大将军战功赫赫,是年轻一代战功最多的将军。在名都之中,想认识大将军的俊豪不少。林堂已经答应了那些想见大将军的人会将大将军带到他们眼前,大将军可不能让林堂失信于人啊!”

萧玉闻言愣了一下,点头笑道:“三王子有请,萧某岂敢不从?”

在明王、景明侯、燕无涯等人都离开之后,萧玉跟着李林堂又来到了先贤殿。

此时,先贤殿中所挂的红绫已经消失不见了,大殿的地面上摆满了蒲团,蒲团上也差不多坐满了人。

在这些人中,有萧玉的熟人,像大将军管叔童的儿子管闻吉,可是,绝大部分的都是萧玉没见过的人。

大殿之中摆了大概两百三十个蒲团,最里面的那个独独放在那里的蒲团明显比其他的蒲团高不上。

行到大殿最里面,李林堂对萧玉指了指那个明显有着特殊含义的蒲团指了指,笑着说道:“大将军请坐!”

见到萧玉面显犹豫,李林堂笑道:“白太学曾经说过,人无全才,当有求教之心。这蒲团就是给那些有才能的人讲学所准备的,林堂将大将军邀到这里是想让大将军给他们讲一讲行军打仗的东西,大将军就不要客气了。”

“既然如此,那萧某就放肆了。”

坐下之后,萧玉还没想到该怎么开口,下面就有人开口问了起来。

萧玉带兵打仗的时间不长,经过的战事却不少,应对起那些纸上谈兵的问题自然没有任何问题。

见这些人所问的都是行军打仗的问题,萧玉也都全心解答了起来。

在萧玉解答各种关于战事的问题的时候,陆续又有人来到了先贤殿中。

这些人中有白文轩、皇甫安平,有了李林香与萧玉回到名都之后一直未曾见过的燕无双,还有两位与皇甫安平一样统领名都卫军的主将。

若是白文轩等人刚才就在先贤殿中的话,萧玉坐在那里解答别人提出的问题还会有些别扭,而现在他已经回答了一个多时辰了,倒也不会再感到别扭了。

在萧玉以连船锁江一战为例讲起了自己对水战的一些看法之后,坐在管闻吉右边的那个青年男子对萧玉问道:“‘化性起伪,礼义自生’此句何解?”

萧玉愣了一下,从蒲团之上站了起来。

“萧某只懂得一点点带兵打仗的浅薄道理,不通诸家精义,这样的问题你还是问白太学吧!”

说完这话,萧玉好像是有些不好意思在众人眼前多呆似的,直接使出移形换影的神通来到了先贤殿门口。

回身对那些一脸愕然的青年人笑着点了点头,萧玉就大步朝着外面走去,眨眼之间,萧玉的身形就在众人眼前消失了。

萧玉的身形刚刚消失,李林香就拉着燕无双站了起来,对着白文轩点点头,朝着萧玉追了出去,颇有一点夫唱妇随的意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