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圣道

第二十七章 天下第一刀

心急燕无双的安危,燕无涯只用了两天半时间就从名都来到黑熊山。

按照沈立的话,燕无涯没费多少功夫就找到了萧玉遇到沈立、燕无双的地方。

时间过去了将近六天,被萧玉劈成两段的那个黑衣人已经被黑熊山中的野兽给吞食的只剩下骨头了,那只激战的战场也被吞食那个黑衣人尸体的野兽给践踏的难以还原了。

尽管如此,燕无涯还是根据一点点蛛丝马迹顺着萧玉逃往寒风谷的路上快速的探寻了过去。

不一会,燕无涯来到了萧玉配合燕无双耍心机杀了两个黑衣人的地方。

由于其中的一个黑衣人被变异心火烧成了虚无,故而,燕无涯就以为萧玉只杀了一个黑衣人。

也许是因为这片战场上存在十分厉害的蛛毒,这片战场倒没有被黑熊山中的野兽给破坏掉。

燕无涯在那个被萧玉劈成两半的黑衣人身上搜寻了一番,没搜寻到黑衣人的乾坤袋,也没搜寻到任何可疑的东西。

轻皱了一下眉头,燕无涯对着两半尸体各打出一道寒气将两端尸体冻了起来。

尽管尸体已经开始腐烂了,燕无涯将两半尸体合拢到一起之后,还是大概将那个黑衣人的相貌给还原了出来。

将这个陌生的黑衣人的相貌记下之后,燕无涯就接着根据蛛丝马迹往寒风谷方向快速行去。

“选择进寒风谷,看来他是敌不过那个黑衣杀手。”

轻叹了一口气,燕无涯走进了寒风谷。

燕无涯年少之时倒是十分喜欢探寻各种密地,不过,他那时的修为不足以来探寻寒风谷这样的险地,这次是他第一次进寒风谷。

第一次进寒风谷,燕无涯虽然十分小心,可是脚下的速度却比萧玉当初进寒风谷躲避追杀时的速度要快的多。

萧玉与追杀他与燕无双的那两个黑衣人都不敢在寒风谷中使用元神之力,而燕无涯借助他对水行灵力的敏锐感应力感觉到他身周二十多丈的情况。

寒风谷长二十二三里,最宽处不到三里,整个寒风谷的面积并不大。

不过,由于燕无涯搜寻的十分的仔细,他还是花了将近六个时辰的时间才将整个寒风谷搜寻了一遍。

搜寻了近六个时辰,燕无涯只找到了一个被冻成冰雕的黑衣人和一根仿若干树枝一般的长钩。

从长钩损伤的情况,燕无涯能推断出,有一个黑衣人自爆了。

进寒风谷的黑衣人实际上是两个,可是,燕无涯却以为进寒风谷的黑衣人有三个,故而,他心中的担心并没有因为死了两个黑衣人而有所缓解。

又花了将近两个时辰将寒风谷中可疑的地方探查了一番之后,找不到任何新的线索的燕无涯就离开了寒风谷。

站在寒风谷口沉思了片刻,燕无涯眼中寒光一闪,施展身法朝东北方行去。

九个时辰之后,燕无涯出现在了云砀山中天女峰入口处。

此时,李崇麾下的两个长生境门客已经被请进了天女峰中,而没有跟随沈立与燕无双离开的五十个黑刀卫则依然在天女峰入口处的雪地上修炼。

燕无涯刚出现,那些黑刀卫就被燕无涯身上散发出来的杀气给惊醒过来了。

见到燕无涯出现在这里,这些黑刀卫都十分的疑惑。

黑刀卫是燕无涯手下最精锐的军队,这些黑刀卫心中虽有疑惑,却并没有忘记对燕无涯跪下行礼。

“弟子参见门主!”

黑刀卫都是天刀门的弟子,在没有外人的场合,众黑刀卫依旧称燕无涯为门主。

“嗯!”

燕无涯轻轻点点头,沉声对着这五十个黑刀卫沉声道:“你们都下山去吧!”

众黑刀卫只愣了一下,然后就一起应声道:“弟子遵命!”

对这些修为在先天境的黑刀卫来说,上山的路与下山的路一样好走,还不过两刻钟的时间,五十个黑刀卫就往山下移动了二十里。

朝着众黑刀卫消失的那座小山头看了片刻,燕无涯就转身走到了天女峰入口前。

“嘿嘿!”

燕无涯冷笑一声,唤出天绝刀,朝着面前的冰壁劈了过去。

冰壁看起来仿若坚冰,可是在燕无涯的天绝刀劈到冰壁上的时候,冰壁之上却出现了道道水波。

见到自己的天绝刀被阻,燕无涯冷哼一声,轻松抽回天绝刀,以同样一招简单的劈砍招式,又朝着面前冰壁劈了下去。

这一次,天绝刀还没接触到面前冰壁,面前冰壁就被天绝刀上冒出的一道黑色刀芒给劈出了一道长三丈多、宽四尺多的裂缝。

裂缝刚出现,一股透着刺骨寒意的云气从裂缝中冒出,扑向了站在裂缝前的燕无涯。

不见燕无涯有任何动作,那股云气在扑到燕无涯身前的时候,突然分成两股,从燕无涯的两边飞了出去。

带着毫不掩饰的冲天杀气,燕无涯穿过裂缝走进了茫茫云气之中。

好似害怕燕无涯身上的冲天杀气一般,燕无涯所过之处,云气往后涌去,为燕无涯让开了前进了的路。

在茫茫云气之中走了大概三百丈,燕无涯在前方七八丈处看到了一丝光亮。

就在燕无涯走出云气笼罩的区域的那一瞬间,一声寒光朝着他的面门打了过来。

燕无涯刚发现那道寒光,一声怒喝声在他耳边响了起来。

“大胆贼人,竟敢擅闯天女峰。”

燕无涯手腕一翻,那道出现的非常突兀的寒光就被他的天绝刀击飞了回去。

在将偷袭自己的暗器击回去的同时,燕无涯也看清了偷袭自己与发出怒喝声的人,那人正是当初引萧玉等人进天女峰的那个美貌妇人。

暗器退回去的速度看起来不快,可是,当那个美貌妇人将暗器接住的时候,她却发现暗器之上带着一股极为古怪的力量。

那股古怪力量并不是很强,却一波接一波的,好似无穷无尽。

美貌妇人还没将暗器传到她手臂经脉中的力量化去,她就发现燕无涯出现在了他的身边。

在美貌妇人惊恐的目光中,燕无涯的单手抓住了她的咽喉。

美貌妇人想运功挣脱燕无涯的手,却惊恐的发现她无法运转体内的真元了。

若是体内真元可以运转的话,长生境高手可以不用口鼻呼吸;可是在体内真元无法运转的时候,长生境高手也会因为无法用口鼻呼吸而窒息死掉。

作为长生境高手,美貌妇人不会因为短暂的窒息而死,可是,因为惊恐,她的脸色在瞬间就变成了惨白色。

燕无涯看着美貌妇人冷笑了一声,抓着她喉间的手开始慢慢用力。

就在美貌妇人的喉骨即将被捏碎的时候,一个雍容华贵的美貌妇人骤然间出现在了不远处。

“云清见过燕将军!”

“你就是天女宫的宫主云清?”

云清轻轻点点头,朝着被燕无涯抓在手上的美貌妇人看了一眼,微微福身道:“云清代云萍给燕将军道歉了,还请燕将军原谅云萍的鲁莽。”

“云宫主客气了!所谓礼尚往来,她以鲁莽待燕某,燕某就以冲动对她。”

燕无涯冷笑一声,手一用力,直接捏碎了手上那个美貌妇人的喉骨。

“你?”

云清脸色一冷,身上明显出现了几丝杀机。

“听说燕门主刀法天下第一?”

“云宫主有兴趣试试?”

“还请燕门主指教!”

说完这话,云清就将她的兵器唤了出来,却是一根透着丝丝寒意的白绫

燕无涯冷笑一声,先以秘法在云清面前拘出了云萍的元神,将其封印在一块灵玉之中,然后才将注意力放到云清身上。

见到云清不主动出手,燕无涯冷笑一声,脚下蓝光一闪,以一种比移形换影还要快的神通闪到了云清身边。

刚才云清已经见识过燕无涯的这种神通了,可是,当燕无涯以这种神通来对付她的时候,她才知道燕无涯的速度有多快。

燕无涯的身法快,他的刀更快。

云清的修为在问道养丹境界,却也只能勉强以手上白绫挡住燕无涯的长刀。云清以白绫作为兵器,对水行之道中的以柔克刚之道有极深的领悟,然而,她却无法以以柔克刚之道完全化去燕无涯击在白绫之上的强大力道。

论修为,云清的确比燕无涯高一阶;论及对水行之道的感悟,云清却是差燕无涯不少。

斗了不到七十招,云清的招式就乱了。

见到燕无涯的实力如此之强,云清连忙将她的绝技《云仙舞》使了出来。

于高贵圣洁之处显诱惑,《云仙舞》是一种比《天魔舞》还要诡异几分的魅惑功法。

使出《云仙舞》之后,云清身上除了雍容华贵之气之外,又多了几分冷艳出尘,冷艳出尘之中却又带着几分风情,宛若只存在于民间传说之中的月宫嫦娥一般。

燕无涯心智刚毅,倒也不会受到《云仙舞》魅惑。

不过,由于云清使出《云仙舞》时以特殊秘法凝聚的那些云气却有增加其实力的奇异作用,在她使出《云仙舞》之后,她倒是将燕无涯压制了片刻。

仅仅只被压制了片刻,燕无涯就将他真正的实力使了出来。

云清只看到眼前出现了几道黑色闪电,接着觉得心口一痛,倒飞了出去。

在倒飞出去的同时,云清惊骇的发现她的白绫在她感到心口疼痛的时候被劈成了十几段。

见到一道黑色闪电朝自己心口袭来,云清眼中不禁露出一丝死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