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圣道

第七章 仁义天下

在萧玉还没投靠明王的时候,林北文就开始追随萧玉,他参加的战事比黄申还多,所立的战功也比黄申多许多。

故而,在萧玉将林北文的战功一件一件讲出来之后,大部分的偏将与几乎所有都统、都头心中的不满都消失了。

在把将旗交到林北文手上的时候,萧玉脸上明显带着几分激动。

即使主将之位是萧玉自己册封的,可是,想到林北文也名正言顺的成了领兵的主将,他还是替林北文感到高兴。

“誓死效忠将军!”

林北文以前没有军职,自然也没有直属与自己统领的军队,然而,经过他训练的军队却不少。

在林北文的声音刚落下,七万八千精锐之中就有四万七千多士兵一起跪下迎合林北文的誓言。

“誓死效忠将军!”

这一声呼喊声,却比黄申、张启被封为主将之时其麾下士兵所喊的声音高的多。

在这一声呼喊声响起之时,林北文真正在萧玉麾下的军队中建立起了自己的威望,那些之前对他心生不满的偏将也认可了林北文这个主将。

“起来吧!”

萧玉伸手将林北文扶起来之后,又在他肩头拍了拍,显然对他比对黄申、张启更加重视一点。

三面将旗定三个主将,在林北文起身之后,萧玉麾下众将士与宁城北城门楼上的邵景等人都在猜测萧玉下一步会干什么。

在十数万人的注视下,萧玉拿出了一个酒坛子,这让注视着他的十数万人大为错愕。

“邵将军,萧某今天高兴,想请你喝一杯,不知你可否愿意?”

邵景淡笑一声,回道:“萧将军高兴的时候就是邵某不高兴的时候,而邵某在不高兴的时候是不会去喝酒的,所以只能辜负萧将军的美意了。”

“邵将军不想分享萧某的喜悦?那真是太可惜了!”

佯装失望的摇了摇头,萧玉又说道:“听说邵将军麾下有一名唤严子超的将军乃是剑道高手,他可在邵将军身边?”

萧玉嘴上问着邵景,目光却瞟向了邵景身边一个面相在二十七八岁的男子身上,那男子正是严子超。

“不在!”

见邵景睁着眼睛说瞎话,萧玉微微愣了一下,淡笑道:“严将军不在邵将军身边吗?那真是太可惜了!萧某身边的这位林将军也是剑道高手,萧某还想着让他们比试一番呢!”

不用萧玉吩咐,萧玉的话音刚落,林北文就对着城门楼上的邵景沉声道:“邵将军,麻烦你转告严将军一声,林某十分希望和他以剑轮道,若是他有空暇时间的话,就请他到潭门一叙。”

“邵某心情好一点的时候,就会带兵到潭门去转转,到时,邵某会让严将军去指点一下你的剑法的。”

萧玉哈哈一笑,接话道:“今天时间不早了,萧某也该带众将士回潭门休息了。他日邵将军来潭门,萧某定摆下酒宴相迎。”

说完这话,萧玉就对麾下众将士做了一个朝来路返回的手势。

往来路退回了不到一里,萧玉又调转马头,对着依旧站在城门楼上的邵景高声道:“邵将军,他日萧某有了值得高兴的事情的话,还会前来与是邵将军一起分享喜悦,希望到时邵将军肯于萧某把酒言欢。萧某着急带麾下将士回潭门吃饭,一时忘了将封将台拆掉,就麻烦邵将军拆掉它了。”

萧玉话音刚落,正在慢慢往回赶的众将士就哈哈大笑了起来。

邵景脸上阴沉的朝着城门前的高台看了一眼,没有接萧玉的话。

回到潭门城,萧玉就如打了胜仗一般犒劳麾下众将士,而众将士也都像打了胜仗一般开心。

热闹的犒劳酒宴,一直持续到了深夜。

当潭门城由喧闹归为静寂的时候,萧玉一个人盘膝坐在**思索下一段时间应该做的事情。

九元郡北边、东北边都与平江郡相接,西边有一小段与西江郡相接。

若是萧玉、常山、司徒明联手的话,他们三人打下九元郡并不是什么大问题,可是,由于司徒明还不能完全信任,故而,常山需要跟司徒明一起在金沙镇与锦程候杨希对峙。

在常山与司徒明未将邵景主力引开一部分的情况下,萧玉很难打败邵景,因此上,他暂时不会对邵景发动攻击。

无仗可打,并不意味着萧玉就有空暇的时间。

萧玉需要一段时间来修复红莲,还需要一段时间来专心参悟大道提升境界与实力。

在想好自己接下来一段时间需要做的事情之后,萧玉开始寻思他身边的这些人应该做些什么时间。

就在萧玉思考各种琐碎之事的过程中,一夜的时间过去了。

吸收了朝阳的第一道天阳之气之后,萧玉就分别派人去叫林北文与唐元松、唐青芸。

林北文的住处距离萧玉较近,他来的也更早一点。

“主上叫属下来有何吩咐?”

“坐!”

“谢主上!”

在林北文坐下之后,萧玉沉思了一会,问道:“剑卫训练的怎么样了?”

“虽然属下训练他们比训练一般的士兵用心一点,不过,他们的进步速度却一般,现在还未形成太大的战力。”

萧玉点点头,想了一会,沉声道:“你以我训练血虎卫的手段来训练那些剑卫,同时将《星月剑法》的前几层传给他们,相信他们进步的速度不会比血虎卫差多少。”

林北文愣了一下,轻轻点了点头。

“现在血虎卫有三千,你就训练出一千八百剑卫来吧!”

“是!”

萧玉见到唐元松与唐青芸走了进来,就让林北文下去了。

请两人坐下之后,萧玉就问道:“唐家治疗风寒、痢疾等常见病的药方都有那些?”

唐元松愣了一下,念出了一串治疗风寒、痢疾等常见病的汤药药方。

这些药方之中有普通郎中知道的药方,还有一些唐家的独门秘方。

萧玉也没问他知道的那些药方中所有的那些草药的价值,直接打听起了那些唐家秘方所用的草药的价值。

让萧玉十分失望的是,唐家的那些独门秘方所用草药都是十分含有的灵草。

见到萧玉面显失望,唐青芸心里一动,对着萧玉问道:“萧将军是想找那些寻常百姓能用的起的药方吗?”

“嗯!”

“要是萧将军想找这类药方的话,就不应该来问我们唐家的人,而应该去问那些为寻常百姓看病的郎中。”

萧玉脑筋一转,就明白唐青芸这话是什么意思了。

对唐家这样的大家族来说,他们不缺各种灵药,若是族人得病之时无法以寻常之药救治的话,他们有的是灵药来配制各种秘药,当然不需要去花费各种心机去寻找那些以普通草药为药材的治病药方。

一般的郎中,他们只要有治病的药方即可,他们也大都不会在乎那些药方所需要的草药的价值,因为那些草药从根本上来说都不需要他们花钱来买。

实际上,很多郎中都喜欢用那些草药价值较高的药方来给人看病,而很多富贵之家也都喜欢用此类药方来治病。

药王一脉的类代药王都有心创出更多利用寻超草药治病救人的方子,历代在医道上天赋极高的药王也的确创出了不少好方子。

然而,由于药王一脉一直都是一脉单传,出自于历代药王之手的好药方加在一起也并不是很多。

历代药王所创出的好药方大都传遍了天下,故而,萧玉在燕无双即将病死的时候产生要找一些好药方之时,他就没想过要回药王山去看看。

沉思了一会,萧玉对着唐元松沉声道:“唐家在郎中这一行当之中威望极高,萧某想请唐家帮忙搜集一些好药方。”

“将军想要什么样的药方?”

“我想要的药方有个要求,第一个要求是药方所需要的草药都是寻常可见的,第二个要求是这个药方配出来的药在配成之后可以长久保存。”

唐元松眼睛一亮,看着萧玉恭维道:“爱护麾下将士的将军不少,可是能如将军这般仁厚细心的却不多。”

萧玉淡笑一声,回道:“军队之中有专门的郎中,众将士也不缺药草,我想要找那些药方却是为了让寻常百姓在生病之时能多条活路。”

“家主曾经说过,能称得上仁义天下的就只有药王一脉的人。以前元松还不相信,现在元松相信了。”

这一次,萧玉点点头,倒没有反驳唐元松的话。

就在萧玉想着是不是应该给唐越准备一份礼物的时候,唐青芸开口道:“将军,药方也有一些地域性。想找出天下所有人都能使用的药方,还需要懂得医药的人来仔细分辨、慢慢验证。青芸对各类药草还算是有些见识,若是将军信的过青芸的话,这验证药方的事情就由青芸来做吧!”

一个懂得医药的人一般都只能通过亲身试药才能在短时间内验证一分药方的正确性,故而,在唐青芸说起这话的时候,萧玉也不禁对她产生了一点敬意。

“如此就多谢唐姑娘了!”

萧玉拱手行了一礼,沉思了一会,将装着千年蜈珠粉末的那个玉盒拿了出来。

“唐姑娘,这盒子里装着的粉末是千年蜈珠捏碎后形成的,可接大部分的毒,你拿着防身吧!”

“多谢!”

唐青芸也没客气,接过玉盒,打开玉盒盖子看了一眼,道了一声“可惜”,就把玉盒收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