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圣道

第十九章 骊山五仙

“前辈,老朽的寿元只剩下不到百年了,还请前辈看在老朽一时糊涂、寿元不多的份上绕老朽一命。”

修炼界,年岁大、修为底的修炼者称呼年岁小、修为高的人为前辈并不是什么少见的事情,不过,如现在向沈立求饶的这个白衣道人这般称呼修为与自己相当、年岁差自己很远的修炼者为前辈的修炼者却几乎没有。

白衣道人一边磕头,一边求饶,那副眼泪填满沟壑的狼狈模样还真特别容易让人产生怜悯之情。

不过,沈立心性坚毅,又岂会因为白衣道人表现的可怜就饶他性命呢?

眼中寒光一闪,沈立就准备结果了面前跪着的白衣道人的性命。

就在这时,燕无涯骤然开口阻止了沈立。

“师弟,等一下!”

听到燕无涯的话,沈立与萧玉都一脸的疑惑。

即使以萧玉的心性,他也觉得此时应该赶尽杀绝,为什么见识不凡的燕无涯会阻止沈立下杀手呢?

“你们可听过‘义薄云天,肝胆照昆仑;道德无双,五行演乾坤’这句话?”

沈立与萧玉对视了一眼,齐齐摇了摇头。

燕无涯淡笑一声,看着依旧跪在地上的白衣道人说道:“这两句话在五百多年前流传甚广,是用来赞誉骊山五仙的。”

之前那个手持暗红色长鞭的修炼者在将他们的身份讲出来之时,声音不小,故而,萧玉与沈立也都知道骊山五仙就是之前他们要杀的那五个白衣道人。

“他们也配称‘义薄云天、道德无双’吗?”

听到沈立的话,燕无涯点点头,淡笑道:“骊山五仙在修炼界的确是广友善名,我也不知道他们为什么会来对付我们?”

说完这话,燕无涯就将目光转向了跪在地上的白衣道人身上。

“水镜道友,你可否为燕某解惑呢?”

此时,萧玉与沈立才知道骊山五仙中剩下的这个道人道号为水镜。

水镜道人犹豫了一番,抬头看着燕无涯说道:“若是老朽将事情讲清楚,燕门主可否饶老朽一命呢?”

燕无涯淡笑道:“若是你一五一十的将你们为什么来对付我们这件事讲清楚了,燕某今天就饶你一命。若是你聪明的话,以后躲在深山,燕某也懒得去找你的麻烦。”

“多谢燕门主饶命之恩!”

水镜道人先对燕无涯磕了一个头,然后将他们为什么会来这里夺取螭龙龙珠的事情讲了一遍。

义薄云天,肝胆照昆仑;道德无双,五行演乾坤。

五百多年前,以五行乾坤阵威震修炼界的骊山五仙可以称得上是当时名声最好的散修。

除了少数如燕无涯这般天资纵横的修炼者之外,洞天之中只吸纳那些广有名德的修炼者为仙人。

当年骊山五仙名声最盛的时候,玉皇天、洞真天都曾想招骊山五仙入洞天做仙人,然而,那时的骊山五仙却不想入洞天做受束缚的仙人。

如此过了几百年,当骊山五仙的寿元都只剩下一两百年的时候,他们都后悔当年没有进入洞天成为寿元悠长的仙人。

此时,寿元不多的骊山五仙都想进洞天,可是,在他们焚香祈祷之时,连势力最小的宝光天都没有回应。

无奈之下,他们只能一边找延长寿元的天地异宝,一边提升修为。

修炼者的见识会随着修炼者年岁的增加而增加,可是,修炼者的修为却主要决定于修炼者的悟性、机缘与努力。

骊山五仙在修炼上足够努力,可是,没有机缘,他们的悟性也只能让他们修炼到聚液抱丹的境界。

就在骊山五仙为了更悠长的寿元而四处奔波的时候,与他们有将近两百年交情的清剑道人找到了他们。

说到这里,水镜道人的语气骤然之间变的十分的怨毒。

“清剑老贼请我们兄弟前来帮他取螭龙龙珠的时候,并没有说有人正在取那条螭龙的龙珠。”

燕无涯淡笑一声,看着水镜道人问道:“你帮清剑取螭龙龙珠,清剑给你们的承诺是什么?”

好似没听到燕无涯话中的嘲笑意味,水镜道人沉声回道:“清剑老贼对我们兄弟说,只要我们帮他取到了螭龙龙珠,他就帮我们成为玉皇天的仙人。”

“仙道出昆仑,昆仑若是有心帮你们成为玉皇天的仙人的话,你们倒还真有可能成为玉皇天的仙人。不过,你们认为清剑有让你们成为玉皇天仙人的本事吗?”

不等水镜道人回话,燕无涯就紧接着问道:“清剑道人是怎么知道这条螭龙的存在的?”

“按照清剑老贼的说话,他是从昆仑典籍中查到这条螭龙的存在的。”

“昆仑典籍?”

燕无涯与萧玉、沈立对视了一眼,都看出彼此眼底的意思。

即使昆仑的典籍中真的记载了这条螭龙的存在,他们早不来去龙珠、晚不来去龙珠,为什么偏偏在燕无涯与沈立来取龙珠为萧玉驱毒的时候来取龙珠呢?

难道真的是巧合?

如果真的是巧合,这巧合也未免太巧了一些。

压下心底的各种疑惑,燕无涯又问道:“你们又怎么会想到在这个山中之湖上面等呢?”

“燕门主可知道缚龙索这件法宝?”

见到燕无涯点头,水镜道人接着说道:“知道缚龙索这件法宝的修炼者都知道缚龙索对龙类有极强的束缚作用,却不知,在一定范围之内,缚龙索还能探知龙类的存在。”

燕无涯闻言,沉思了片刻,冷笑道:“以燕某人看来,若不是那条螭龙被燕某打的龙气四溢的话,缚龙索应该还感应不到那条螭龙的所在。”

“燕门主果然精明,老朽就没想到这一点。”

燕无涯略有些厌恶的看了水镜道人一眼,接着问道:“你们是为清剑取龙珠的,这么说来之前你们不是在炼化龙珠了?”

水镜道人嘴角抽搐了几下,回道:“我们是在炼化龙珠,不过,我们不是在为自己炼化龙珠,而是利用我们兄弟独门的五元仙火替清剑那老贼将龙珠炼进他的本命仙剑之中。”

燕无涯先轻轻的点点头,然后双眼精光一闪,盯着水镜道人沉声喝道:“你刚才的话没有假吧?”

水镜道人脸色一白,连忙回道:“若是老朽之前的话有一句是假的话,就让老朽在天雷之下魂飞魄散。”

燕无涯闻言,沉思了片刻,冷声道:“滚吧!”

“多谢燕门主不杀之恩!多谢两位前辈不杀之恩!”

水镜道人对燕无涯、沈立、萧玉分别磕了一个头,然后就转身冲着西方逃去,不一会,身影就在一个小山头上消失了。

就在水镜道人身影在三人眼中消失的那一刹那,得到燕无涯示意的萧玉,身形一动,朝着水镜道人逃走的方向追了过去。

当水镜道人还在燕无涯三人视线中的时候,为了防止引起三人的杀机,水镜道人表现的十分狼狈,逃走的速度也不快;然而,当萧玉追上水镜道人的时候,水镜道人奔逃的身影却不见一丝狼狈。

萧玉看到水镜道人的时候,有所感应的水镜道人也看到了萧玉。

见到萧玉的速度比他快不少,水镜找道人那张满是皱纹的脸不禁剧烈的抽搐了几下。

停下身形之后,水镜道人强压下心底的怨毒念头,躬身对着萧玉问道:“前辈还有什么问题要问?”

萧玉淡笑一声,手臂一伸,以红莲剑直直的指向了水镜道人眉心。

“萧某给你出手的机会!”

在萧玉追上来的时候,水镜道人就已经猜到萧玉是来杀他的,不过,他心中还存了一丝侥幸,现在那一丝侥幸也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你们不讲信用?”

“不讲信用?燕门主说他今天不杀你,萧某人可没这样说过。”

水镜道人刚才只顾得想他以后是应该隐退山林,还是应该召集朋友找燕无涯报仇,倒没有注意燕无涯给出的承诺之中的漏洞。

知道今天难逃活命,水镜道人不禁悲凉的大笑了起来。

“肝胆照昆仑,五星演乾坤。想不到我们骊山五仙纵横天下几百年,竟然也有虎落平阳的一天!”

尽管水镜道人此时颇有一番英雄末路的样子,可是萧玉却不打算放过水镜道人。

“就算是虎落平阳,也是你们自找的。燕门主是紧追着螭龙出来的,你们在收龙珠之前难道就没注意到燕门主的气息?就算那时你们那时没注意到燕门主的气息,你们就没想过螭龙为什么会将自己的龙珠吐出来?就算你们没想过这个问题,那么燕门主出现之后,你们应该猜到了很多事情吧!可是,当时你们是怎么选择的?”

“道爷行事用你这个小辈教训吗?”

在萧玉质问水镜道人之时,水镜道人正在催动一门拼命绝技。现在拼命绝技已经施展出来了,水镜道人自然也不想跟萧玉争口舌之利了。

大喝一声,水镜道人以一根极细的白丝缠向了萧玉。

萧玉看着气势大增的水镜道人冷笑一声,以移形换影神通闪到水镜道人身边,使出了红莲九现一式。

《红莲九现》之中,以红莲九现一式最难防御,故而,萧玉下杀手之时,也最喜使用红莲九现一式。

七道金红色光华一闪,水镜道人身上的冲天气势骤然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