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圣道

第二十六章 天狼刀,金元洞天(下)

离开茅山没多久,天绝道人就将自己虚弱的元神附在一块精美的玉佩上。

天绝道人再次醒来的时候,他附身的那块玉佩已经落到了苍狼郡一个小部落的王子手上。

趁着那个名叫苏德的王子大病的时候,天绝道人成功的夺舍了那个王子的肉身。

无法依靠原来的肉身的修为来提升新的肉身的修为,又不具有当初在茅山福地的修炼条件,天绝道人花了三十年才以采阴补阳的邪术将自己修为提升到聚液抱丹境界。

修为恢复之后,天绝道人首先想做的事情就是夺回自己原来的肉身。

天绝道人有办法无声无息的离开茅山,却没办法无声无息的潜进茅山。

在茅山之外整整守了二十七年,天绝道人才看到元坪道人出了茅山福地。

此时的天绝道人只有一件名为坤灵钟的防御法宝,和两颗没有完全炼制完成的元魄珠,根本不是元坪道人的对手。

不过,凭借着对元坪道人的了解,天绝道人还是施诡异逼元坪道人放出了他原来的肉身,然后凭借着肉身与元神之间的联系,夺回了自己的肉身。

夺回了自己的肉身,天绝道人还想杀了元坪道人,不过,却被元坪道人给逃了。

天绝道人原本就是茅山福地的修炼者,当然明白茅山福地处理这种事情的态度,故而,见到自己追不上元坪道人了,他就直接往北方逃走。

事情果如天绝道人所猜测的那般,他逃回苍狼草原没多久,他就打听到了茅山福地的修炼者四处寻找他的消息。

天绝道人不想过东躲西藏,故而,在知道茅山福地真的在四处寻找他的时候,他就加入到了天狼神殿。

天狼神殿是苍狼草原上最大的一个门派,它不被算在修炼界的势力之内,可是它的势力却比茅山还强。

刚刚加入了天狼神殿,天绝道人就将自己的天狼神殿的消息传了出去。

天狼神殿与修炼界各方势力向来关系紧张,茅山在知道天绝道人在天狼神殿,却未到天狼神殿去要人。

在事情平息下来之后,自觉得自己胜了茅山一场的天绝道人倒是安心的天狼神殿之中修炼了起来。

如此过了百多年,天绝道人在修为始终无法进阶离开了天狼神殿,四处寻找他进阶的机缘。

天绝道人在苍狼草原游历了三年,就离开了苍狼草原。

在游历到太康郡的时候,天绝道人认识了修为刚到长生境没多久的夏渊。

天绝道人有意杀了夏渊,夺了夏渊手上的神弓,不过,他发现夏渊身边有人保护,于是就绝了杀夏渊的念头,与刻意结交他的夏渊成了朋友。

从夏渊的口中,天绝道人才知道天狼神殿后面那座广而低矮的天狼山上有一个洞天名叫天狼秘境。

两人商议了一番,就决定一起去探天狼密境。

也是在那时,天绝道人在夏渊面前施展诅咒之术杀了看守天狼密境的草原高手哈丹巴特尔。

在夏渊以秘法开启了天狼密境之后,两人就一起进了天狼密境。

天绝道人不知道夏渊在天狼密境之中得到了什么宝物,他得到的宝物就是他的肉身所持的天狼刀。

在草原上,天狼妖神是唯一被全部草原人信奉的神,而天狼刀就是天狼妖神的兵器,在草原各族贤者眼中,天狼刀就是神器。

金甲尸手上有了天狼刀,天绝道人的实力大涨,胆子也大许多,偷袭了一个大部落的贤者,夺了他手上的名叫鹰缘的飞行法宝。

有了飞行法宝,天绝道人可以探查的险地更多了,可惜,他当年急于提升修为,一身的真元由于吸收了太多驳杂的阴气而变的有些不稳定,几次破坏了他进阶的机缘。

想到射日山庄之内纯阳宝物不少,应该可以找到一种纯化自己真元的宝物,天绝道人冒险将夏渊约了出来。

十年时间过去了,天绝道人修为没有一点进步,夏渊的修为却已经稳定在了聚液抱丹境界。

见到夏渊修为大涨,天绝道人心情越发烦躁。

两人聊了没一会,天绝道人就将他约夏渊一见的目的讲了出来。

夏渊倒是答应帮他找几样可以帮天绝道人纯化真元的宝物,不过,他却要天绝道人将天狼刀交出来。

天绝道人也不管夏渊是诈他,还是真的知道他得到了天狼刀,诓说自己在天狼密境之中没有得到任何宝物。

一番无意义的争辩之后,两人不欢而散。

之后几十年,天绝道人又忍不住联系了夏渊几次,都没能从夏渊手上得到任何可以纯化体内真元的宝物。

这次听说夏云非吃了败仗,将占据了多年的高昌郡丢了大半,天绝道人就又一次找上夏渊,以帮夏渊杀几个长生境高手为代价,让夏渊给他一样能完全解决他真元驳杂问题的纯阳宝物。

这一次,夏渊不但立刻拿出了一颗九阳丹,而且为了让天绝道人看到他的诚意,他直接以秘法将九阳丹分成两半,将一半九阳丹交给了天绝道人。

天绝道人找地方服了一般九阳丹,感觉到九阳丹确实能解决他体内真元驳杂的问题,于是就按照夏渊的要求,对萧玉施展出了诅咒之术。

施展诅咒之术需要做一些特殊的准备,夏渊没有给天绝道人与萧玉有联系的精血,天绝道人就只能通过将阴血人的放在萧玉身边的方法来对萧玉施展诅咒之术。

从根本上来说,诅咒之术也是一种元神攻击,不过,由于诅咒之术真正发挥效用的时候,夺魂香形成的幻境已然将被诅咒之人的元神拉了进去,故而,像七狱塔这样的异宝也无法防御诅咒之术。

若不是萧玉懂得化解诅咒之术的办法的话,即使他能保住性命,他肯定也会留下一些足以影响他的修炼前程的创伤。

问完自己想知道的东西,萧玉就打算将天绝道人的元神重新封印进灵玉之中,这时,他脑中灵光一闪,又对着天绝道人的元神说道:“将《三阴符经》与《真灵唤神术》的内容讲出来!”

天绝道人的元神没有丝毫挣扎,就将茅山福地的两部镇派秘典讲了出来。

萧玉也没细细推敲两部秘典,将天绝道人的元神重新封印到灵玉中之后,就将意识探入到了七狱塔之中。

此时,天狼刀上已经不再继续往外冒苍狼魂魄了,不过,萧玉还是能感觉到一丝丝精纯的金行灵力不断从天狼刀中冒出,融进了它所在的这个小洞天之中。

“现在七狱塔之中已经有四个洞天了,也应该给它们起个名字。”

萧玉想了片刻,就给七狱塔之中四个洞天分别取了一个简单的名字。

七狱塔的第一层是浮游阴府,萧玉直接将它叫阴府;至于第二层到第四层,萧玉依照属性依次称它们为冰元洞天、火元洞天、金元洞天。

“再找一件木行异宝和一件土行异宝融进七狱塔,七狱塔之中的五行洞天就都有了。第五层与第六层要成为木元洞天与土元洞天,那第七层要融合什么异宝?成为一个具有什么属性的洞天呢?”

胡思乱想了一会,萧玉压下心底的杂念,将大半意识沉入到七狱塔之中,念起了《助念往生大藏经》。

随着阵阵梵音响起,金元洞天之中的苍狼魂魄一只接一只的被度化进了轮回。

此时的金元洞天的面积还不到水元洞天与火元洞天的一般,不过,金元洞天之中的苍狼魂魄数量却超过了千万。

度化一只苍狼魂魄给萧玉带来的愿力不多,度化的苍狼魂魄超过千万只之后,萧玉得到的愿力不但修复了受损的元神,而且还让他的元神发生了第六次异变。

在心中出现一种脱胎换骨的轻松感的同时,萧玉发现自己元神深处的圣灵此时被包裹在了一颗完全由愿力凝聚成的圆珠之中。

“六变养魂,圣灵化丹。也不知道我什么时候能修为到第九变?这第九变又会给我带来什么?”

沉思了一会,萧玉睁开了双眼。

萧玉清醒过来之时,辰时刚过,一睁开眼,他就感觉到血虎卫锻炼之时所散发出来的熟悉气息。

血虎卫在军营锻炼,显然萧玉醒来之时,夏云非并没有带兵来犯。

下了床,萧玉就直接走到门边,打开了房门。

一见萧玉出来,众血虎卫就停止了锻炼。

萧玉四下扫了一眼,并没有看到马圆方的身影。

“他还没从修炼中清醒过来,看来我度化那些苍狼魂魄所花费的时间并不长。”

沉思了片刻,萧玉对着张宝年问道:“宝年,我修炼了多长时间?”

“将军闭关了六天!”

“六天?这六天来,开城那边可有任何进犯之举?”

“回将军,这六天,开城那边未曾有任何进犯之举。”

萧玉点点头,沉声道:“你们接着锻炼,等到了晚上的时候,我给你们解答修炼上遇到了疑惑。”

“多谢将军!”

“嗯!”

出了军营,萧玉就直接朝着将军府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