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圣道

第三十章 冲天而起

夏云非肉身被焚尽的些许尘灰之中,除了登云靴与一个乾坤袋之外,还有一颗紫金色圆珠、一串青色铃铛。

萧玉将三样宝物全召到手上,直接将那颗紫金色圆珠与那串青色铃铛收起,将乾坤袋收进怀里,然后在淡青色的登云靴之上滴了一滴精血。

他意念一动,登云靴就出现在了他的双脚之上。

见到夏云非骤然间就死在了萧玉手上,夏炎等人本来还有些反应不过来,现在见到萧玉烧了夏云非肉身,滴血认主了登云靴,他们才脸色大变的对视了一眼。

对视了一眼,夏炎等人都看到了彼此眼中的退意。

“退!”

随着夏炎的一声低喝声,射日山庄的长生境高手就一起朝着开城内退去。

就在这时,夏炎等二十八个射日山庄的长生境高手之中,除了夏离炎等六人之外,夏炎等人二十二个长生境高手脑中都出现了幻想。

在天绝道人消失的这段时间,夏炎等人就想过,天绝道人被萧玉给抓了,也想过萧玉可能会以诅咒之术来对付他们,故而,脑中一出现幻想,他们就都想到了诅咒之术。

想到诅咒之术,夏炎等人心里一寒,往后退的速度更快了。

见到夏炎等人的异状,皇甫离丰等人已然明白夏炎等人也开始受到诅咒之术影响了,于是,就各施神通,瞬间跃到了城门楼上。

这时,两匹龙马已经驮着司马玉翎、张雷飞到了百丈高空,剩下的一匹龙马则在城门楼上方十丈处盘旋着。

夏炎刚从城门楼中跃出,就注意到了那匹在城门楼上盘旋的龙马。

心思急转之间,夏炎冒着身死的危险,以秘法将正在往下落的身形强行拔高了七八丈。

司马离的这三匹罕见的龙马灵性极高,在夏炎以秘法将身形拔高的那一瞬间,那匹在城门楼上盘旋的龙马化作一道白光,接住了夏炎,然后躲过皇甫离丰的攻击,飞到了百丈高空处。

在夏炎被龙马驮着飞向高空的之时,那二十二个受到诅咒之术影响的射日山庄高手就有七人被皇甫川等人接近身前。

在七个射日山庄高手转身欲要以手上神弓与皇甫川七人对上一招的时候,皇甫川七人却朝着七个射日山庄高手打出了七道蓝光。

七道蓝光被七个射日山庄高手以神弓弓弦弹出的箭芒给挡了下来,可是,七道蓝光炸开之后出现的刺骨寒意却让七个射日山庄高手的身形都停顿了片刻。

轰!

在爆炸声还没落下的时候,皇甫川七人的攻击已然落到了那七个射日山庄高手身上。

七个射日山庄高手之中,有三人身上有可以自动护住的防御异宝,然而,在皇甫川七人的攻击下,七个射日山庄高手却无一人保住性命。

杀了七个射日山庄的高手,皇甫川七人先将死在他们手上的高手的神弓收进自己的乾坤袋中,然后立刻朝着其他的射日山庄高手追去。

这时,萧玉出现在了城门楼顶。

朝着百丈高空处飞舞的三匹龙马看了一眼,萧玉冷笑一声,身形一动,朝着被高原追杀的那个长生境高手追了过去。

萧玉速度本来就奇快,有了登云靴,他的速度堪比燕无涯。

在高原还没追上明显已经受到诅咒之术影响的夏长风之时,萧玉却抢先一步,来到了夏长风身后。

萧玉还没动手,就觉得一股杀机笼罩在了自己背心,于是下意识的往左后方退了十二三丈。

就在萧玉退开的那一瞬间,夏长风转过身左手掐着一股古怪手印,朝着萧玉刚才所在的地方打出了一道古怪的暗金色光环。

萧玉了解不少土行秘法,感受到那个暗金色光环上传来的厚重威压,他就知道那时一种困人的秘法。

看着射进暗金色光环之中的紫金色射日箭,萧玉的背心不禁冒出了一层冷汗。

“好险!”

暗暗吐了一口气,萧玉收回红莲剑,召出金阳神弓,对着夏炎拉开了神弓。

这时,高原追上了身形停顿了片刻的夏长风。

闪到夏长风身边丈许之地,高原就朝着夏长风打出了一道葵水神雷。

修为在问道养丹境界的夏长风,对诅咒之术产生的环境的抵抗力要比其他射日山庄高手强一点,并未受到葵水神雷炸开后出现的刺骨寒意的影响。

在高原以手上玄月剑朝他刺来的时候,他不但以手上的长风神弓将高原的攻击给挡了下来,而且还以弓弦弹出几道箭芒做了反击。

高原也不躲避那几道剑芒,瞬间朝着夏长风打出了七颗葵水神雷。

见到七颗葵水神雷好像组成了一个什么阵法,夏长风心里一颤,使出了移形换影神通。

非常诡异的,在夏长风稳住身形之时,七颗葵水神雷依然在他身边,要不是身边的景物改变了的话,他甚至以为自己根本就没动。

夏长风刚想击毁那七颗葵水神雷,那七颗葵水神雷却突然爆开了。

轰!

葵水神雷一爆开,夏长风就觉得一股根本无法抵御的寒意瞬间将他的肉身与真元同时冻住了。

夏长风刚想调运真元驱除体内的寒意,就见高原的玄月剑已经刺到了他喉间。

心底一颤,夏长风心中闪过了一丝死意。

就在这时,夏炎朝着高原背心射了一箭。

高原刚想躲避,就感觉到萧玉的气息出现在了自己身后。

受到诅咒之术影响的夏炎所射出的灵箭并不是特别的快,故而,萧玉很轻松的就以灵箭将夏炎射出的灵箭挡了下来。

砰!

两支灵箭炸开的闷响声还没落下,夏长风的惨叫声就在众人耳边响了起来。

在高原将夏长风的神弓招到手上的时候,萧玉盯着一脸怨毒的看着自己的夏炎哈哈狂笑道:“夏炎,你孙子死的时候曾说过,你会替他报仇,可是他永远也想不到,你有一天会在萧某人手下逃窜。”

听到萧玉的话,夏炎整张脸上的肌肉都哆嗦了起来,可是,看到下面众射日山庄高手被追杀的场景,他却不敢从龙马上跃下。

“萧将军,你盯着夏炎老儿,高某去帮胡将军他们。”

“高堂主尽管去,有萧某在这里盯着,他不敢轻举妄动。”

回了高原一句,萧玉就接着一脸冷笑的看向了夏炎。

与萧玉对视了一会,夏炎就驱使着龙马朝着胡凯属下一个名叫罗严的门客飞了过去。

夏炎一动,萧玉紧跟着也动了。龙马的飞行速度虽然极快,穿着登云靴的萧玉的速度却也不慢,他与龙马正下方的距离始终不超过六丈远。

每当夏炎以神弓朝着追杀射日山庄高手的胡凯等人攻击的时候,萧玉就会射出一支灵箭将夏炎射出的灵箭给挡下来。

眼看着射日山庄的长生境高手死的越来越多,夏炎脸色也变的越来越难看,一丝血光渐渐在他眼中浮现。

在地面上的射日山庄高手只剩下十人的时候,夏炎突然哈哈狂笑了起来。

“狗奴才,萧元丰一生行医天下,积累的功德不少,若是有轮回的机会的话,下一辈子也许能脱胎到一个好人家,享一世荣华,可惜,他魂飞魄散了,连轮回的机会也没有,这大概就叫做好人没好报吧!”

说完这番话,夏炎就又哈哈狂笑了起来。

看到夏炎一副癫狂模样,萧玉心里一动,冷喝道:“夏炎老儿,你找死!”

“你很想杀你家夏爷爷吗?你来啊!”

又狂笑几声,夏炎接着说道:“你家夏爷爷可以很清楚的告诉你,当年若不是我出言劝庄主的话,庄主也许就不会出卖萧元丰了。萧元丰的死,可是有我一份功劳。”

萧玉冷哼一声,拉开金阳神弓朝着夏炎射了一箭。

嗖!

一声箭啸声响起,金红色的灵箭朝高空飞了六七十丈,然后力尽,朝着地面掉落了下来。

在金红色的灵箭撞到一颗大树树梢炸开之后,夏炎就又狂笑了起来。

萧玉一脸阴沉的盯着夏炎看了片刻,然后身形一动,朝着附近几座房屋中最高的那座房子屋顶跃了过去。

身形稳住,萧玉又朝着夏炎射了一箭。

夏炎哈哈大笑一声,驱动龙马朝下飞了十余丈。

“狗奴才,你不怕死的就跃起来!”

萧玉一脸阴沉的盯着夏炎,轻轻往上跃了七八丈,然后在身形即将下落的那一瞬间,朝着夏炎射了一箭。

金红色的灵箭距离夏炎近了一些,却仍未射到夏炎身上。

就在这时,一声清啸在萧玉耳边响起,接着他就见到,夏炎**的龙马驮着他朝着司马玉翎飞了过去。

萧玉眼底闪过一丝失望,对着夏炎哈哈笑道:“夏炎老儿,一路逃好!”

听到萧玉的狂笑声,夏炎眼中血光大胜,以一身超凡的修为硬生生的将龙马压制的停了下来。

昂!

就在龙马发出低沉的嘶叫的那一瞬间,萧玉身后骤然出现一对青色羽翼,接着,一道青色与金红色交织的光华一闪,萧玉冲天而起,飞到了夏炎身边。

在夏炎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萧玉以如意牵魂丝缠在了龙马颈部。

随着一声凄厉的惨叫,龙马的头硬生生的被萧玉以如意牵魂丝给割了下来,紧接着,龙马的身躯带着夏炎一起朝着地面掉落。

凭借下意识的反应,夏炎在即将落到地面上的时候,腾身而起,在龙马背上点了一下,跃到了龙马身躯落地之处不远处的一座房屋屋脊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