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圣道

第七章 丹种

回到古木城,萧玉回到自己的住处呆了一会,然后就来到了林北文的住处。

几个时辰过去了,林北文的情况没有好转,却也没恶化多少。

大概查看了一下林北文的情况,萧玉就带着林北文离开了将军府。

带着林北文,萧玉直接离开了古木城,极速往北行去。

由于林北文修炼的是《鬼影魔功》,在想着保住林北文的修为之时,萧玉自然而然的就想到了鬼宗。

花了差不多两天半的时间,萧玉来到了平都山平等王庙前。

凡间之人都以为鬼怪只会在夜里出没,不过,深夜时分,供奉鬼神的平等王庙前却空无一人。

与各路仙神比起来,凡人对鬼怪的敬畏之心更强,他们会祭拜鬼神,却不希望接触到鬼神。

站在平等王庙前,萧玉犹豫了一下,轻轻在庙门上敲了几下。

砰!砰!

敲门声刚刚落下,一个沙哑的声音在萧玉耳边响了起来。

“谁啊?”

凡人若是深夜在祭拜鬼神的地方听到这么阴森的声音,肯定会毛骨悚然,萧玉当然不会害怕。

萧玉虽然以礼敲门,却不愿在见宁英之前耽误太多时间,于是直接道明了来意。

“烦请通报主持一声,萧玉来访。”

萧玉话音刚落,庙门就被人从里面打开了。

“萧将军请进!”

庙门一打开,上一次引萧玉去见宁英的那个黑袍道人就出现在了萧玉眼前。

萧玉刚才没有凝神去感应回话之人的气息,故而,在黑袍道人现出身形之前,他并不知道刚才装神弄鬼的是熟人。

微微愣了一下,萧玉道了一声谢,单手托着林北文的身体走了进去。

黑袍道人略有些好奇的看了林北文一眼,就关上庙门,带着萧玉往平等王庙深处走去。

不一会,萧玉就来到了宁英修炼的那个小院前。

萧玉刚刚出现在小院前,笼罩着整个小院的精纯阴气就无声无息的消散了。

阴气散开,一个不大的小院和一座不大的房子出现在了萧玉眼中。

院子不大,却长满了少见的奇花,只有一条碎石小道进出那座不大的房子;房子不大,却极为精致,看起来像是富贵人家小姐的阁楼。

吱呀!

开门声响起,一身白衣的宁英出现在了门口,宁静的模样仿若雪中之莲。

“萧将军!”

见宁英微微福身对自己行礼,萧玉连忙还了一礼。

“深夜前来打扰,还请见谅!”

“萧将军客气了!请进!”

“多谢!”

道了一声谢,萧玉托着林北文的身体沿着碎石小道,走到了小房子跟前。

进到屋内,萧玉将林北文的双脚放在地上,也没说什么客套话,直接将来意讲了出来。

见到萧玉带一个被封印的修炼者来找她,宁英已经猜到了萧玉前来的目的。

听完萧玉的话,宁英就仔细感应起了林北文的情况。

了解了林北文的伤势之后,宁英的眉头就皱了起来。

“贫道带你们到酆都去看看吧!”

萧玉也没直往宁英能有办法保住林北文的修为,见宁英无法,心中也没有多少失望的情绪出现。

“多谢道友了!”

宁英在前引路,萧玉托着林北文的身体紧跟着,他们从一条小道离开了平等王庙。

出了平等王庙,宁英停下身形,对着萧玉道:“萧将军,你踏着贫道的脚印走,千万别走错了。”

“萧某明白!”

宁英点了点头,就抬步朝前走去。

踏着宁英的脚印,萧玉好像在原地转了十几圈,然后就发现酆都城的入口突然在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这是萧玉第二次来酆都,可是他依然不知道酆都在平度山的什么地方。

与上一次相比,萧玉有宁英在身边,手上托着一具被冻灾寒冰之中的人,他吸引的好奇目光更多了。

在那些大鬼小鬼的好奇目光之中,萧玉与宁英来到了三眼道君的住处。

宁英刚想上前敲门,大门自动打开。

见到这样的情况,宁英有些古怪的看了萧玉一眼,轻声道:“咱们进去吧!”

“嗯!”

萧玉与宁英刚走进院内,就在一座大房子前见到了三眼道君。

“贵客临门,贫道未曾出迎,还请不要见怪!”

“道友客气了!”

回了三眼道具一句,萧玉与宁英一起走到了眼前道君身前。

进到屋内,三眼道君不等萧玉开口,就说道:“萧将军来找贫道,应该是要贫道帮他疗伤吧!”

三眼道君的眼力与修为不是宁英能比的,他没有凝神去感应,在走进屋内的那片刻之间,他就将林北文的情况了解的差不多了。

“还请道友帮忙!”

说这话时,萧玉将林北文的双脚放在地上,扶直了林北文的身体。

“贫道尽力而为!”

回了萧玉一句,三眼道君就凝神仔细感应起了林北文体内的情况。

凝神观察了好一会,三眼道君才将目光从林北文身上移开。

“将元丹的丹种震散,好狠毒的秘法。”

丹种在炼炁化液之时形成,在聚液抱丹之时为元丹的核心,问道养丹境界所谓的养丹实际上是以大道法则温养丹种。

在大道法则的温养之下,丹种会慢慢化成道丹。

丹种化成道丹之时,除了道丹这颗丹中之丹之外,元丹剩下的灵力会化成鸿蒙紫气融进丹田,将丹田化为紫府。

道丹再进化一步,就是元婴。

可以这样说,丹种才是修炼者真正的根基所在。

听到三眼道君的话,萧玉心里一沉,问道:“道友有办法保住他的修为吗?”

三眼道君摇摇头,沉声道:“若是他的丹种没有被震散的话,贫道可以以秘法强行将它的元丹聚拢。丹种被震散了,别说是贫道,就是贫道的师尊,也没有办法保住他的修为。”

见到萧玉脸色阴沉的仿佛能滴出水来,三眼道君接着沉声道:“其实,他的修为被废,也不完全是一件坏事。《鬼影魔功》存在的缺陷是无法弥补的,若是他的修为急速增加下去的话,他早晚有一天会被聚集到他身上的怨气与煞气逼疯。”

鬼修的鬼力的根本来源于他们自身,而修炼《鬼影魔功》的修炼者的鬼力则来自于别的阴魂,这就造成了,所有修炼《鬼影魔功》的修炼者都无法彻底消除他们身上的鬼力对怨气煞气的吸引力。

随着身上的鬼力越来越精纯,鬼力对怨气与煞气的吸引力也会变的越来越强。

萧玉现在能帮林北文化去身上的怨气与煞气,等林北文将《鬼影魔功》修炼到问道养丹境界的时候,他就不一定能帮林北文化去身上的怨气与煞气了。

三眼道君的话,并不是危言耸听。

在萧玉想着该怎么帮林北文恢复修为的时候,三眼道君继续开口说道:“贫道虽然没办法保住他的修为,却可以将他一身的鬼力炼化进他的鬼王衣内,使他的鬼王衣能在修为消失的情况下保存下来。”

“鬼王衣会随着修为消失而消散?”

萧玉愣了一下,对着三眼道君拱手道:“如此,就多谢道友了!”

“将军不用客气!”

拱手还了一礼,三眼道君眼中神光一亮,眉心那道细长的血色符文骤然裂开,露出了一只灰色眼睛。

灰光一闪,灰色眼睛发出的一道灰光形成一个光罩将林北文罩了起来。

片刻之间,林北文身上的那层可以将他一身的真元强行封印在体内的寒冰就灰色护罩之中的灰色气雾给化去了。

林北文身上的寒冰刚刚被化去,他的鬼王衣就被三眼道君以秘法给引了出来。

只见三眼道君对着林北文打出了一道道手印,林北文身上的气势越来越弱,他身上的鬼王衣却越来越清晰。

连续打了不知道多少道手印之后,三样道君身子晃了一下,将笼罩在林北文上的那层灰色光华收回了眉心那颗灰色眼睛之中。

在萧玉扶住林北文的时候,之前一直静立在边上的宁英扶住了看起来极为疲惫的三眼道君。

凝神感应了一下林北文的情况,萧玉对着三眼道君躬身道:“多谢道友了!”

“将军不比客气!”

三眼道君回了一礼,在宁英的搀扶下,走到一张椅子跟前做了下来。

“将军请坐!”

“多谢!”

萧玉对着三眼道君点点头,先扶着还没醒过来的林北文在一张椅子上坐下,然后在林北文身边坐了下来。

待萧玉坐下,三眼道君立刻开口问道:“将军打算怎么帮他恢复修为?”

“道友有什么高见?”

三眼道君沉思了一会,开口道:“若是他还想修炼《鬼影魔功》的话,那么将军到丹霞山去求一颗空灵丹,应该能让他的修为在极短的时间内恢复到炼炁化液境界。”

空灵丹是一种可以让修炼者进入到一种类似于顿悟状态的奇异丹药,能用来助失去修为的修炼者尽快恢复修为,也能用来助修炼者突破境界,比起续命丹、还魂丹之类的丹药还要珍贵几分。

萧玉以前就听说过着这种丹药,现在又听三眼道君提起这种丹药,他心中却是出现了上丹霞山讨要一颗空灵丹的心思。

上次蜀山的遭遇让萧玉对九大天宗之中的所有仙门都起了不小的抵触心理,不过,现在林北文需要空灵丹来恢复修为,他不得不将心中对丹霞山的抵触心理压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