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圣道

第三十二章 天脉宝体

往北行了半日,萧玉与呼其图来到了一片透着诡异气息的草原前。

这片草地上的草有齐腰身,青翠非常,却透着一股死意。

“这片草原叫天狼原,若是身上没有狼魂的气息的话,进入这片天狼原,就会受到狼群的攻击。”

“这片草原中有狼群?”

“嗯!它们一般隐藏在天狼原深处,所以你现在还感受不到它们的气息。”

两人一边说着话,一边接着往前走去。

往天狼原深处走了不到半个时辰,萧玉就在高高的青草间见到一些仿若灵貂的小兽与身上布满青色花纹的蟒蛇。

不管是小兽,还是蟒蛇,它们出现之时,其数量都在二十以上,一起走动之时,看起来煞气冲天,可是,他们却都不敢攻击萧玉与呼其图。

就往前走了大概半个时辰的时间,萧玉见到了呼其图所说的那些狼群。

天狼原中的狼,形体并不大,可是身上所散发出来的煞气却比苍狼旗的坐骑要大的多。

萧玉当然不怕这些狼,可是,在狼群的注视下,他还是感觉到有些不舒服。

仔细观察了一下狼群,萧玉对着呼其图问道:“大王,你们部落里面有人懂得驱使天狼原中的狼群吗?”

呼其图摇摇头,一脸正色的说道:“天狼原中的狼群是天狼神的护卫,我们可不敢想着去驱使它们。”

萧玉点点头,目光从那些注视着他们的狼群身上收回,接着往前走去。

在赶到位于天狼原中心处的天狼神殿之前,萧玉前前后后遇到了十七支狼群,这些狼群大的有近万匹狼,小的也有上千匹狼。

以萧玉的估计,他见到的六七万匹狼的战力绝对不会比九万苍狼骑兵差。

天狼神殿长三百多丈、宽六十余丈,远远看去就像是一匹趴在地上的巨狼,神殿的入口就在巨狼的狼口位置。

呼其图是苍狼草原的王,可是,到了天狼神殿之前,他却没有直接进去的权利。

在神殿门前的侍卫进神殿通报的时候,萧玉对着呼其图问道:“大王,温格会在什么时候来?”

“本王也不清楚,不过,天黑之前,他肯定会感到天狼神殿之前。”

萧玉点点头,沉思了一会,又问道:“温格身上有狼魂吗?”

“他身上没有狼魂,有的只是和你身上一样的狼魂符。”

呼其图的话音刚落,一只刺耳的禽鸣声在两人耳边响了起来。

萧玉与呼其图抬头往禽鸣声传来的方向一看,只见七八里外的高空中正有一只体形庞大的秃鹰朝这片飞来。

“他来了!”

听到呼其图的话,萧玉凝神往秃鹰背上一看,在秃鹰的羽毛之中隐隐约约看到了一个人影。

秃鹰的速度奇快,还不到半盏茶的时间,秃鹰就飞到了萧玉两人头顶。

烈风吹来,秃鹰在萧玉两人身前不到十丈的地方落了下来。

秃鹰的身形还没稳住,一个身上近七尺、身形消瘦的年轻人从秃鹰背上跃了下来。

“他就是温格?”

看着面前这面貌俊朗的年轻人,萧玉实在无法将他与当年他见到的那个面貌丑陋的人联系在一起。

与六七年前比起来,温格的相貌有了很大的变化,萧玉的相貌却变化不大,温格一眼就认出,与呼其图站在一起的年轻人就是当年让自己自废修为的那个人。

在呼其图脸上扫了一眼,温格就将目光定在了萧玉身上。

盯着萧玉看了好一会,温格开口笑道:“见到我,你是不是很意外?”

“是很意外!”

温格淡笑一声,回道:“当年若不是你逼的我自废了修为的话,我还下不定决心去修炼《天脉宝体》。说起来,我有今天的成就,你居功至伟。”

萧玉眉头轻皱了一下,淡笑一声,没接温格的话。

这时,呼其图对着萧玉问道:“你们以前认识?”

萧玉点点头,淡笑道:“六七年之前,萧某在草原西北的一座雪山上与他见过一面。”

“当年,你可以像捏死一只蚂蚁一般捏死我,可惜,你那时没动手。”

“没什么可惜的!若是时间能倒流到当年的话,萧某依旧不会杀你。”

温格点点头,笑道:“我相信你!”

“多谢!”

沉默了片刻,温格对着萧玉问道:“你不想知道我是怎么修炼到如今的境界的吗?”

萧玉淡笑一声,回道:“萧某的确十分好奇你是怎么修炼到如今的境界的,不过,萧某不知道你愿不愿意,也就没有开口问你。”

“你若是问,我会回答的。”

“是吗?”

微微一笑,萧玉盯着温格的眼睛问道:“不知你是怎么修炼到如今的境界的?”

温格干咳了一声,笑道:“这事,还要从当年我自废了修为那件事讲起。那部《天脉宝体》是陈铭留下的东西,我早已经得到它了,可是,由于修炼它需要先自废修为,我一只没下定决心修炼。那天,我见你要杀我,就冒险自废了修为。”

“在保住性命的同时,还给自己想好的后路,你的确很聪明。”

“谢谢!”

温格道谢一句,刚想接着说话,就听萧玉问道:“不知你当年为了保命给萧某说的那件事是真是假?”

“那件事当然是真的!”

以森冷的目光看了呼其图一眼,温格接着说道:“那部《天脉宝体》独辟蹊径,修炼的第一步,就是破坏掉身上原有的经脉,然后通过特殊的秘法,引体内残存的灵力用破碎的经脉造出九条天脉,我自废修为就是在为了修炼《天脉宝体》打基础。”

在温格略作停顿的时候,萧玉十分配合的问道:“那部《天脉宝体》一定神异非常吧!”

“不错!在体内造出九条天脉之后,我只用了半年就修炼到了原本的境界,又用了半年就修炼到了长生境。之后,我找到陈铭留下的九样异宝,只用了五年时间就修炼到了现在的境界。”

萧玉点点头,淡笑道:“当年萧某以为自己得到了陈铭的传承,如今听你这么说,萧某才知道,他的真正传承是被你得到了。”

“可以这么说!”

说这话时,温格的脸上有傲气,有自得,还有几分兴奋。

人的性格不同,在得到机缘之后的表现也不同。萧玉不喜张狂、更怕麻烦,故而,他得到机缘之后,如无必要,会尽量将自己得到的好处隐藏起来;温格则不然,得到了那么大的机缘,他就想着炫耀一番,彰显自己的不凡,从虚荣中获得一种心理上的满足。

将《天脉宝体》这部功法的不凡说了一番,温格又开始讥讽呼其图修为太低,遇事之时需要找外族人帮忙。

呼其图以不到五十的年岁就修炼到聚液抱丹境界,足以显示其天资不凡,可是,温格言语之间,却说呼其图资质太差,他今天仅有的这点成就还都是依靠外力获得的。

作为草原上的大王,呼其图何曾受过这样的冷言冷语?

随着温格的话说的越来越过,呼其图的身上出现了很明显的杀气。

感受到呼其图身上的杀气,温格脸上闪过一道兴奋的神色,言语间将呼其图说的更加不堪了。

萧玉十分乐意见到温格讥讽呼其图,故而,只要温格不动手,他就不会去管呼其图。

见到萧玉一副事不关己的目光,呼其图深吸了一口气,收敛起了一身的杀气,将眼睛闭了起来。

温格见状,又讥讽了呼其图几句,就将注意力重新转到了萧玉身上。

“你得到了陈铭的铸造技法,打造出了几件威力非凡的神兵?”

见到温格眼中明显带着挑衅,萧玉眉头一皱,淡笑道:“炼制神兵需要特殊的材料,萧某运气一般,搜集到的材料不多,神兵却是没炼制几件。”

“陈铭就没修炼几样炼制神兵的材料吗?”

“炼制神兵的材料,他没留下几样,法宝他倒是留下的一件具有特殊用途的。”

一边说着,萧玉一边拿出了一面闪烁着诡异灰色光华的圆镜。

看着一脸警惕的温格,萧玉笑问道:“这面镜子叫混元镜,按照陈铭的说法,对修炼了《天脉宝体》的修炼者有一定的克制作用。”

“是吗?”

“你不相信?”

温格冷笑一声,盯着萧玉的眼睛沉声道:“以前,你应该没听过《天脉宝体》这部功法吧!”

“是没听过!不过,在听到你说起《天脉宝体》这部功法的时候,我就猜到了这面混元镜的作用。”

说完这话,萧玉就拿混元镜照向了温格。

温格脸色一边,身上九色光华一闪,往左后方挪移了十余丈。

萧玉对着温格淡笑一声,将混元镜收进了须弥珠之中。

从《天脉宝体》这部功法的名字与温格透露出来的一些细节,萧玉能猜到这部功法的一些玄奥,他说混元镜对《天脉宝体》的修炼者有克制作用,是依据他对《天脉宝体》的猜测说出来的,并不是胡乱吓唬温格。

萧玉拿出混元镜只是给温格一个提醒,示意他别太过分,并无真的与温格动手的意思,故而,在温格躲了一下之后,他就将混元镜收了起来。

温格虽然对自己的实力十分的自信,可是,他不想在这时与萧玉动手。看着一脸笑意的萧玉,温格脸色阴沉的仿佛能滴下水来,身上却无杀气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