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圣道

第八章 刀光剑影,巨旗遮天

“贫道来找将军,是想将贫道了解的一些事情给将军讲一讲,以期能助将军早日除掉罗氏兄弟他们。”

“有道兄相助,萧某除掉他们的把握就大的多了。”

萧玉沉声回了长白道人一句,又问了几个问题,就接着听长白道人继续讲罗氏兄弟的事情。

又过两天,原本在陌上郡防备草原人的大将军杜言带着麾下七个长生境高手来到了合城。

杜言带着七个高手来了,萧玉也不愿意再等。

萧玉在夜里给替杜言等人接风,早上他就与哈尔巴拉、阿古拉、杜言等人带着所有草原骑兵与血虎卫离开了合城。

不到正午,大军就行到了大兴城前。

哈尔巴拉与杜言等人没有慧眼,也不懂能看到那条孽龙的秘法,都看不到萧玉与长白道人所说的那条孽龙,可是,见到整座大兴城都被黑色的煞气包裹着,他们心中都产生了一种压抑的心态。

“利用一郡之地的百姓就弄出这么多孽力来,罗英豪造的孽可一点不比上古时胡和鲁造的孽少。”

“嗯!”

萧玉点点头,凝神往城门楼上看了过去。

城门楼站着十一个长生境高手,其中有一个修为在问道养丹境界,四个修为在聚液抱丹境界。

不用长白道人告诉自己,从他们的修为上,萧玉就知道那一个是罗英豪。

盯着罗英豪,萧玉正在想自己应该开口说什么话来打击对方的士气,罗英豪却当先开口问道:“你就是萧玉?”

“正是萧某人!”

装模作样的将萧玉上上下下打量了几番,罗英豪又开口道:“说句心里话,罗某挺佩服你的。”

“哦?是吗?”

淡笑一声,萧玉回道:“说句心里话,让你这样的佩服并不是一件让人荣幸的事。”

听到萧玉的话,罗英豪哈哈大笑几声,接着说道:“你的实力让罗某十分佩服,不过,罗某真正佩服你的却不是你的实力。想当年,萧将军以一人之力击败草原恶狼,领兵进草原灭了术和部落,可以说是威震草原;如今,你却能率领草原骑兵建功立业。这种手段,着实让罗某佩服。”

罗英豪话音刚落,他身后就走出一个壮硕的中年人,以草原人的话将罗英豪刚才的话重述了一遍。

草原人中,像哈尔巴拉、阿古拉等有权势的人都懂得夏人的语言,而绝大部分的草原人则不然。

罗英豪使人以草原人的话将他说的话重述一番,其目的自然是挑拨萧玉与普通草原骑兵之间的关系。

可惜,罗英豪想不到的是,为了让萧玉在需要的时候能够顺畅的指挥草原骑兵,萧玉与哈尔巴拉他们早就将当年萧玉在边城那件事告诉了他们率领的这支草原骑兵,也早已经化解了这些草原骑兵对萧玉的敌意,故而,罗英豪的话并未引起草原骑兵做出什么他想要的反应。

见到那些草原骑兵对自己的话毫无反应,罗英豪又说道:“萧玉,为了这些帮你建功立业的草原骑兵的性命,你还是早些退去连天郡吧!不然,等到安将军大军到来,你有能力逃走,这些草原骑兵却没有能力。”

罗英豪身边那中年人刚要以草原人的话将罗英豪的这番话重述一遍,萧玉开口道:“萧某与安将军虽然处于敌我两方,可是,萧某可以肯定,安将军绝对不会跟你这种人合作。”

不等罗英豪反驳,萧玉以阴冷的目光盯着罗英豪接着说道:“罗英豪,若是你怕萧某了话,就早些出城投降,看在你师父的份上,萧某给你一个转世轮回的机会。”

“罗某会怕你?”

狂笑几声,罗英豪盯着萧玉与杜言之间的长白道人冷笑道:“师父,你老人家这是要帮外人对付徒儿吗?”

长白道人长叹了一口气,回道:“为师已经将聚龙鼎的控制法诀与它存在的缺陷全部告诉了萧将军,若是你现在出城投降的话,为师会尽量求萧将军饶你一命。”

“师父,徒儿胆小,你莫要吓唬徒儿。”

“你不相信?你敢将聚龙鼎拿出来吗?”

罗英豪脸色微微一变,将目光从长白道人身上移开,对着萧玉道:“萧玉,光靠嘴是杀不了罗某的。”

“怎么?你终于有胆子与萧某斗个高下了吗?”

说这话时,萧玉身形一动,从马上跃下,往前蹿出了二十余丈。

两军对峙之时,除非实力差距太大且一方早已心生投降的心思,不然,双方最终还是要斗一场。

萧玉一方与罗英豪一方初次对峙,萧玉与罗英豪交手的目的是想具体了解一下对方的实力。

不过,若是一方有机会杀掉敌手的话,不管是萧玉,还是罗英豪,他们都不会错过杀掉对方的机会。

萧玉已经往他所在的位置靠近了二十余丈,罗英豪自然不会输了气势,在萧玉刚停下身形的时候,他从城门楼上跃了下来。

相隔十余丈,萧玉与罗英豪对视了片刻,同时唤出了自己的神兵。

罗英豪的兵器是一把黑色直刀,隐隐约约间,黑色的刀身还带着一抹妖异的血光。从长白道人的话里,萧玉知道罗英豪这把黑刀乃是一把磨刀,一旦被它看重,伤口将流血不止。

见到萧玉神情凝重的看着自己手上的直刀,罗英豪冷笑道:“家师应该给你讲过这把神刀的威力吧!”

“神刀?是魔刀吧!”

“不错,是魔刀。”

“凶器噬主,你小心那一天会死在这把魔刀之上。”

当年,长白道人提起聚龙鼎之后,见罗氏兄弟表现的对聚龙鼎很敢兴趣,曾经说过类似的话。

这些年,罗英豪一直担心聚龙鼎会真的噬主,故而,在萧玉说起类似的话之时,他心中不可避免的出现了一点波动。

就在罗英豪心里出现波动的那一刹那,萧玉栖身上前,以一招黄天剑印朝着罗英豪劈了下去。

猝不及防之下,罗英豪下意识使出一招双掌擎天,以双手将黑刀举在面门前,挡下了萧玉的红莲剑。

当!

一声震响,罗英豪被打的倒飞了出去。

萧玉紧跟其后,以一式简单的飞燕穿云刺向了罗英豪喉间。

就在这时,一道黑影从罗英豪身上飞了出去,扑向了紧跟在罗英豪身后的萧玉。

“鬼仆!”

萧玉微微一愣,顿住身形,施展秘法将那道黑影吸到了手心。

朝着手心的厉鬼看了一眼,萧玉就抬眼看向了罗英豪。

这时,罗英豪已经返回到了城门楼上。

人对于未知的事物总抱有一份警惕,尤其是像萧玉这样谨慎小心的人。在未与罗英豪交手之下,他心中十分顾忌罗英豪。

可是现在,他心中对罗英豪的顾忌却已经没了大半。

尽管罗英豪刚才没有将自己真正的实力发挥出来,可是,从罗英豪刚才的反应,萧玉可以肯定,罗英豪的真实实力应该比莫问天差一点,绝对不是他的对手。

在萧玉看向罗英豪的时候,罗英豪也正一脸一沉的看着他。

“想不到你还养着鬼仆,萧某真是小看你了。”

对于一个长生境高手来说,一个没有凝聚出鬼体的鬼仆,在对敌之时,只能当作一种只能使用一次的防御手段来用。

萧玉的话看似在说罗英豪的手段多,实际上却是在说他贪生怕死。

“哼!”

冷哼一声,罗英豪又从城门楼上跃了下来。

“他应该能察觉到自己的实力不如我,这时还敢下来,应该是有什么特别的手段吧!”

萧玉心里一动,退回到了刚才他所站的位置。

“你怕了?”

“萧某会怕手下败将?”

冷笑一声,萧玉以红莲剑剑尖指向了罗英豪眉心。

这一次,罗英豪没有再跟萧玉在言语上争高下,盯着萧玉看了片刻,他就腾身而起,以一招一刀劈山直劈向了萧玉。

罗英豪身形刚跃起,萧玉也腾身跃了起来。

在萧玉腾身跃起的瞬间,红莲剑上的光华瞬间由金红色变成了暗金色。

当!

刀剑相触,罗英豪倒飞了出去,萧玉身形一顿,也不像刚才那般可以直接紧追上去。

在萧玉稳住身形的时候,罗英豪也稳住了身形。

也不蓄势,刚稳住身形,罗英豪就朝着萧玉冲了过来。

罗英豪来的太快,萧玉来不及再次施展黄天剑印一式,只能以流星飞火一式对敌。

萧玉的剑法求一个“快”字,罗英豪的刀法则重在一个“力”字。

论力道,萧玉凭借比罗英豪更为强韧的肉身与红莲剑,并不比罗英豪差;论速度,罗英豪根本比不上萧玉。

两人斗了不到二十招,罗英豪就明显显出了败相。

见到萧玉将罗英豪压着打,哈尔巴拉与杜言等人脸上都露出了轻松的笑意。

噌!

在第二十七招上,萧玉的红莲剑贴着罗英豪的黑刀滑倒罗英豪身前,以剑气在罗英豪左肩头划了一道。

萧玉的剑气并未真的伤到罗英豪,却将罗英豪吓的又使出了御鬼之法,消耗了一只鬼仆,瞬间往后移动了十余丈。

心神未定之时,罗英豪就见到萧玉紧逼了上来。

“啊!”

大喝一声,罗英豪左手往萧玉一挥,打出了一道黑光。

在萧玉躲开那道黑光的时候,那道黑光骤然变大成了一面黑色旗子。片刻之间,那面黑色旗子就变成了一块巨大的黑幕。

黑幕遮天蔽日,瞬间便使得萧玉与罗英豪所在的几十丈地域变成了一片漆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