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圣道

第十九章 洞天崩溃,诡异之事

双眼还未睁开,萧玉便从几人散发的气息知道出现在他身边的是水元玲五人。

萧玉睁开双眼,金红色光华自他眼中一闪即逝。

在一脸震惊的水元玲五人身上扫了一眼,萧玉便将目光看向了身前半丈处。

萧玉身前半丈处有一道黑色空间裂缝,空间裂缝里面有一个充满金红色灵气的空间。空间不大,大概只有七八丈方圆。

“洞天?”

心里一动,萧玉凝神感应了一下空间裂缝里面的气息,然后又将目光转到了水元玲五人身上。

“几位道友怎么一起来了?”

水元玲没有接萧玉的话,朝着那道空间裂缝看了一眼,问道:“这个洞天是你刚刚开辟出来的?”

“嗯!”

“你能将开辟洞天的方法传给我们吗?”

萧玉淡笑一声,没接水元玲的话。

见到萧玉的反应,水元玲脸色微微一僵,眼中的期盼之色瞬间便消失的无影无踪。

又朝着那道空间裂缝看了一眼,水元玲沉声道:“在你开辟这个洞天的时候,整个灵源城都产生了不小的震动,灵源城中的灵气也瞬间变淡了近三成。”

萧玉闻言,微微一愣,凝神感应了一下,发现,灵源城的灵气果然变淡不少。

“萧某刚才只是偶有感悟,所以才会开辟出这个洞天来。现在萧某还想不到办法无声无息的化去这个洞天,待萧某想到办法,萧某会化去这个洞天的。”

水元玲刚想开口问什么,便听萧玉问道:“萧某现在应该能打破龙王宫的入口了,咱们现在是不是可以去幻海大阵了?”

“我们早就准备好了,就等道友出关。”

“咱们今天就去?”

“好!”

回了萧玉一句,水元玲便对着水元珑沉声道:“元珑,你去让他们准备一下,咱们半个小时之后离开灵源城。”

“是!”

水元珑离开之后,水元玲便又将目光转到了那道空间裂缝之上。

“道友开辟洞天的秘法可是从观天水镜之中推衍出来的?”

萧玉眼底闪过一丝嘲讽之色,淡笑道:“咱们到外面说话吧!”

“好!”

水元玲应了一声,当先朝外面走去。

到了外面客厅中,众人落座,萧玉对着水元玲淡淡的说道:“观天水镜是你们人鱼族的秘法,你们推衍了一万多年都没有推衍出开辟洞天的秘法,你以为萧某有那个能力吗?”

水元玲脸色微微一沉,沉思了一会,沉吟道:“看来道友开辟洞天的秘法应该是来自神州了!”

“不错!”

“道友闭关三年都是在推衍那门开辟洞天的秘法吗?”

萧玉先点点头,接着面色一变,盯着水元玲的眼睛问道:“三年?你说萧某这一次闭关了三年?”

见到萧玉神色不对,水元玲眼中闪过一道精光,轻轻点了点头。

“三年?”

萧玉喃喃自语一声,眉头紧皱了起来。

“也对!九个开天手印玄妙非常,若不是耗费了三年时间,又岂能将它们推衍明白?三年又三年,算起来,我离开神州差不多有七年时间了。”

良久,萧玉长叹了一口气,从阴郁的心绪中回过神来。

“该出发了吧!”

“嗯!”

水元玲应了一声,与水元瑜三人对视了一眼,起身站了起来。

当萧玉与水元玲四人一起走到圆形广场上的时候,三年前跟随他们一起去幻海大阵的两千鲛人士兵已经做好了出发的准备。

行了两天,一行人来到了幻海大阵前;又行了两天,他们来到了龙王宫前。

水元玲施法在无数蓝色符文中间开辟出一条通道之后,众人通过通道一看,龙王宫的宫门还是封着,也不知是刚被封上,还是这三年根本就没打开过。

与水元玲五人对视了一眼,萧玉身形一动,来到了龙王宫宫门前。

萧玉盯着黑色水墙沉思了一会,眼中精光一闪,右手掐了一个玄妙的手印朝着黑色水墙打了过去。

经过三年的领悟,萧玉从九个开天手印之中推衍出了三道威力莫大的手印。他现在施展的这一道手印能破开虚空,被萧玉命名为开天印。

在萧玉施展开天印的时候,水元玲五人都察觉不到开天印有多大的威力;当那面黑色水墙在开天印的攻击下崩溃的时候,他们才明白开天印的威力有多大。

心中震惊的同时,水元玲五人一起来到了萧玉跟前。

就在六人准备进入龙王宫的时候,龙王宫的宫门又被一道黑色水墙给堵住了。

“敖顺难道就不怕龙王宫会崩溃吗?”

在黑色水墙重新出现之前,萧玉清晰的看到,龙王宫内一片狼藉,地面布满裂缝,他目力所及的建筑也都已经坍塌,显然,宫门被强力打开,整个龙王宫都受到了极大的影响。

萧玉皱眉沉思了片刻,在水元玲五人看向他的时候,再一次使出了开天印。

这一次,开天印只是将黑色水墙打的剧烈的波动了一下,并未能直接将黑色水墙打开。

沉默了片刻,萧玉眼中寒光一闪,一道接着一道,片刻之间连续施展出了二十九道开天印。

萧玉施展开天印是借用七狱塔的洞天之力,并不消耗本身的真元,可是,却十分消耗元神之力。

连续打了二十九道开天印,萧玉的脸色明显因为真元消耗过大而变的有些苍白。

就在萧玉想停下来恢复一下元神之力的时候,他心中骤然出现了强烈的危机感。

见到一股危险的气息自那面黑色水墙之中传出,萧玉心里一动,以火影遁法瞬间退到了通道另一边。

“小心,龙王宫要崩溃了!”

在退后的同时,萧玉下意识的对水元玲五人发出了警示。

水元玲五人愣了一下,接着便以不比萧玉慢的速度退到了两千鲛人士兵身边。

这时,两千士兵也能感受到黑色水墙之内散发出的危机了。

两千士兵是鲛人族最精锐的力量,可是,黑色水墙内散发出来的危机实在太强烈,他们的脸上都出现了惊慌之色。

萧玉不知道洞天崩溃是怎样的一副场景,不过,以他推测,龙王宫崩溃的话,两千鲛人士兵恐怕无一人能够活下来。

就在萧玉犹豫着要不要将他们收进水元洞天中的时候,水元玲五人引动附近的蓝色符文围着他们形成了一个蓝色护罩。

水元玲五人都见多萧玉进入七狱塔,应该也能想到七狱塔是一件可以收人的神器,可是,他们潜意识里信不过萧玉,故而,在两千鲛人士兵遇到危险的时候,他们选择以幻海大阵的力量来保护两千鲛人士兵。

暗暗摇了摇头,萧玉在蓝色护罩开始变的凝实起来的时候,对着水元玲沉声道:“敖顺敢让洞天崩溃,必然有保护自身的手段,你放萧某出去监视他们。”

愣了一下,水元玲便将护罩打开了一道缝隙。

“道友小心一点!”

水元玲说了句场面话,在萧玉从那道裂缝遁出去之后,便将那道裂缝封闭住了。

到了护罩之外,萧玉便将七狱塔召唤了出来。

黑色水墙中的水分明是流动着的,可是,在水墙之上,萧玉却看到了无数细小裂纹,看起来,黑色水墙就好像是冰一样。

感觉到黑色水墙快要崩溃了,萧玉心里一动,掐动一个手印朝着黑色水墙打了过去。

除了开天印之外,萧玉从九个开天手印之中推衍出来的两个手印,分别叫辟地印、镇天印

辟地印,是以道演化洞天;镇天印,则是以洞天之力稳固洞天。

萧玉将镇天印打在黑色水墙上之后,黑色水墙波动的幅度明显减弱了一些。

在萧玉准备打出第二道镇天印的时候,他发现黑色水墙波动的幅度比他施展镇天印之前还要剧烈几分。

心里一沉,萧玉暗道:“看来,敖顺是铁了心要让龙王宫崩溃!”

萧玉知道,他的镇天印虽然具有莫大的威力,可是,若是敖顺铁了心要毁了龙王宫的话,他没有能力阻止,于是,他就放弃了准备打出的镇天印。

过了大概半盏茶的时间,黑色水墙骤然停止波动,紧接着,黑色水墙往外凸出了一下,在一声巨响声中崩溃了。

黑色水墙崩溃产生了巨大的冲力,不但将周围的蓝色符文瞬间震散,而且还强被七狱塔保护着的萧玉以及那个巨大的蓝色护罩瞬间冲出三十多里外。

冲力消失之时,蓝色护罩微微震动了一下就崩溃了。

萧玉偏头一看,只见两千鲛人士兵已经都昏过去了,水元玲五人都脸色苍白,明显是受伤了。

在水元玲五人身上扫了一眼,萧玉便朝着龙王宫所在的位置冲了过去。

当萧玉到达龙王宫所在的位置之时,龙王宫之前所在的位置已经消失了,此时,正有一个巨大的旋窝在那里成形。

萧玉凝神感应了一下方圆十几里水域的气息,却没察觉到任何异样气息。

“敖顺呢?”

“不见了!”

水元玲闻言,脸色一变,立刻又退了回去。

看着水元玲快速移动的身影,萧玉心里一动,连忙跟了上不。

眨眼间的功夫,他们便回到了两千鲛人士兵所在的位置。

凝神感应了一下周围的气息,萧玉还是没有察觉到任何异样气息。

皱眉沉思了一会,萧玉对水元玲问道:“敖顺为什么宁愿毁了龙王宫也不愿意将七颗源珠交出来呢?莫非你们有了七颗源珠就能杀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