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圣道

第二十三章 千变万化(上)

叮!

一声清脆的金铁交鸣声过后,敖顺瞬间往后遁出了七十余丈。

敖顺刚刚停下身形,他周围的一大片水域在片刻之间便被一股从它颈部疾射而出的血液给染红了。

萧玉的攻击并不算太强,可是敖顺现在没有空间之力防身,它却是挡不住萧玉打出的开天印。

敖顺稳住身形之后,它的身躯便急速缩小,转瞬之间便缩小到了丈许长。

见到敖顺的异状,萧玉神情一紧,压下了直接瞬移到敖顺身边的念头。

萧玉眼中寒光一闪,在敖顺向他冲过来的时候,他再一次掐动了开天印。

叮!

一声轻响,敖顺的身子被开天印打的倒飞了出去,这一次,它表面上看起来却并未被打伤。

身子往后退了十几丈,敖顺便又接着冲向了萧玉。

萧玉刚刚掐好开天印,还未来得及打出去,敖顺便到了他身边,缠到了他的身上。

下意识的,萧玉引七狱塔的空间之力撑起了一层护罩。

当年萧玉追杀罗英豪的时候,他曾经被罗英豪催动聚龙鼎变化的黑龙缠身,那时,他身中血毒,依靠七狱塔与八品地火红莲两件法宝才挡下黑龙的巨力。

敖顺展现的力量比当年罗英豪催动聚龙鼎变化的那条黑龙要强的多,不过,现在萧玉修为接近紫府入道境界,七狱塔也已经被他修炼到了大成,他单单借助七狱塔空间之力便将敖顺的巨力给挡了下来。

即使萧玉现在安然无恙,察觉到七狱塔内七个洞天都受到了敖顺的巨力的影响,他还是为敖顺的巨力心惊不已。

大概过了一炷香的时间,敖顺双眼之中神光渐渐消散,它的力量转瞬之间就弱到了无法再缠住七狱塔的程度。

萧玉意念一动,七狱塔玉色光华一闪,便将敖顺给震开了。

察觉到敖顺身上已经几无生命气息,萧玉心中一惊,连忙催动七狱塔将敖顺吸进了浮游阴府之中。

见到浮游阴府中没有敖顺的元神,萧玉以为浮游阴府没能将敖顺的元神逼出,就连忙查探起了敖顺的身体。

一经查探,萧玉才发现,敖顺已经魂飞魄散了。

眉头一皱,萧玉暗道:“它为什么宁愿魂飞魄散也不交出那七颗源珠呢?”

若说之前敖顺是担心无涯之海恢复完好之后,幻海大阵会威力大增的话;那么现在它们已经从幻海大阵之中脱离出来了,一旦无涯之海恢复完好,它们完全可以随萧玉一起离开无涯之海。

敖顺宁愿魂飞魄散也不愿意交出七颗源珠,只能说明它不想让幻海大阵恢复完好,它不想回神州。

沉思了片刻,萧玉便检查起了敖顺的尸体。

敖顺的尸体之中没有血肉,也没有一件法宝,就更别萧玉想要的源珠了。

萧玉眼中闪过一丝阴沉之色,沉思了片刻,凝神感应了一番,便直接回到了火祖的洞天之中。

火祖的洞天之中,火祖隐修的府邸其实是一件神器。正是因为这件神器的镇压,火祖损落了,她开辟的洞天却没有完全崩溃。其他六个洞天之所以没有完全崩溃,也是因为相同的原因。

萧玉之前能察觉到无涯之海内的异样之处,能发现敖顺它们,就是借用了那座府邸的力量。

此时,萧玉与那座府邸融合之后,他的元神之力瞬间无限扩大,很快便发现了水元玲五人与敖海的踪迹。

萧玉刚想瞬移到水元玲五人所在的位置,他却在距离水元玲五人六十多里外的地方看到了敖顺属下那条实力非凡的银色剑鱼。

犹豫了一下,萧玉瞬移到那条银色剑鱼边上。

银色剑鱼修为没到天人境,感应力却极强,萧玉刚刚出现,银色剑鱼便察觉到了。

瞬间逃出了百余丈之后,银色剑鱼在萧玉欲要瞬移到银色剑鱼边上的时候,它主动停了下来。

萧玉见状,心里一动,以火影遁法来到了银色剑鱼身边。

“前辈,这是你想要的风源珠。”

说这话时,银色剑鱼张口吐出了一颗银色珠子。

银色珠子一出现,萧玉便感受到了浓郁的风属性灵力。

萧玉意念一动,银色珠子便被他收进了七狱塔中。

见到银色剑鱼没有耍什么花招,萧玉缓缓点点头,沉声道:“剩下的几颗源珠呢?”

“剩下的源珠全在大王手上!”

萧玉眉头一皱,沉声道:“它身上就只有雷源珠!”

“金木水火土五行源珠,早已经被大王炼化了。”

“它修炼的是水行之道,炼化金木火土四颗源珠做什么?”

银色剑鱼想也没想,便沉声回道:“据大王说,它炼化五行源珠,目的之一是提升肉身的力量,目的之二则是为了开辟出一个五行俱全的洞天。”

听到这话,萧玉心里一动,将一部分意识探入到了浮游阴府之中。

萧玉凝神感应了一下,便发现,敖顺留下的龙骨、龙筋、龙皮之中蕴含的五行灵力是均衡的。

轻轻点点头,萧玉沉思了片刻,又问道:“你跟随敖顺有多长时间了?”

“从一万多年前的那场大战到如今,有一万三千多年了。”

天地间有些生灵,即使没有修炼到天人境,依然拥有极长的寿元。萧玉不知道银色剑鱼是异种鱼类,却也不怀疑银色剑鱼已经活了一万多年。

“你跟随它了一万三千多年,应该知道它为什么不想离开无涯之海吧!”

银色剑鱼沉思了片刻,回道:“具体的原因,晚辈也不是很清楚。不过,据晚辈所知,大王与已经在一万多年前损落的两位大王都是一个道号为无名的大神通者的弟子。大王不想离开无涯之海,应该与那位无名大仙有关。”

“它说的无名大仙应该就是幽元天的主人无名天尊吧!”

沉思了片刻,萧玉便让银色剑鱼离开了。

萧玉之所以一找到敖顺等妖的气息就来夺珠,主要缘由不是他不想将开辟洞天的秘法传给水元玲他们,而是他想尽快回到神州。

现在,他知道,除了风源珠之外,其他的六颗源珠已经没了,他想尽快回到神州的希望也彻底破灭了。

烦躁至极,萧玉忍不住将一身的气势与杀气全部释放出来,硬生生的在三千余丈深的海底撑起了一个六七十丈方圆的无水空间。

“啊!”

大吼一声,萧玉猛然收起了释放出来的气势与杀气。

轰!

雷鸣般的巨响声响起,四周的海水带着强大的气势压到了萧玉身上。

萧玉身子微微一震,脸上闪过了一道潮红。

哇!

张口吐出了压在心头的淤血,萧玉烦躁的心绪散去了大半。

将心中的烦躁与阴郁发泄了一番,萧玉凝神感应了一番,回到了火祖的洞天之中。

在火祖当年修炼的地方呆立了一会,萧玉先借着府邸的力量找到水元玲等人所在的地方,接着便瞬移到了水元玲五人身边。

当初萧玉挡下水元玲五人的攻击,靠的是红莲剑、七狱塔这两件威力极大的神器;敖海等三条龙蛇修为与当初的萧玉差不多,可是,它们连一件能发挥出它们的修为的法宝也没有,当然挡不住水元玲五人的攻击。

当萧玉出现在水元玲三人边上的时候,三条海蛇已经死了一条了。

三条海蛇死了一条,水元玲五人身上的气息却都还十分的稳定,显然,他们即使在之前的争斗之中受伤了,也肯定都是轻伤。

见到萧玉出现,水元玲五人脸色一缓,剩下的那两条海蛇的则显得十分的惊慌。

看到两条海蛇被水元玲、水元珑、水元瑜三人以当初困他的阵法牢牢的困住了,萧玉想了想,开口道:“将它们其中一个放出来!”

萧玉话音刚落,两条龙蛇骤然释放出了强大的气势。

“自爆!”

萧玉心中微微一惊,唤出了七狱塔。

就在两条龙蛇的气势提升到巅峰的时候,雷元璞眉心射出了一道紫色闪电,打在了一条龙蛇身上。

被紫色闪电击中,那条龙蛇的气势骤然开始急速减弱。

“想不到他还有这种神通!”

在萧玉心中微微一惊的时候,另一条龙蛇自爆了。

由于水元玲、水元珑、水元瑜三人以阵法将龙蛇自曝产生的强大冲击力挡下了大半,萧玉、木元瑾、雷元璞并没有受到太大的影响。

在这片水域还在剧烈翻腾的时候,木元瑾以一根燃烧着青色火焰的细丝在最后一条龙蛇颈部划了一道,紧接着,雷元璞以挥出一道锐利异常的紫色刀气斩下了龙蛇的头。

龙蛇的头刚被斩下,便被水元玲以秘法给冰冻了起来。

哇!

水元玲张口吐了一大口血,脸上却带着明显的兴奋之色。

将龙蛇的龙头与蛇身全都收起来,水元玲擦去嘴角的血渍,对着萧玉问道:“道友,敖顺呢?”

“死了!”

“死了?”

水元玲脸上闪过一道惊色,与水元珑四人对视了一眼,盯着萧玉又问道:“那七颗源珠呢?”

萧玉深吸了一口气,沉声道:“萧某只得到这颗风源珠,其他六颗源珠都已经被敖顺毁了。”

说完这话,萧玉便将风源珠拿出来,抛给了水元玲。

在水元玲凝神观察着风源珠的时候,萧玉沉声问道:“以这颗风源珠打开风祖的洞天需要多长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