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圣道

第七章 圣旨,风雨欲来

游历完了南方诸郡,萧玉就带两个徒弟往西北走。

转眼间,时间又过去了两年。

这时,萧玉与两个徒弟在太康郡行医。

明王将萧玉当成了逆臣,在登基为人皇之后,却还是按照萧玉当年的提议,将太康郡一半的百姓移到了连天郡,将太康郡周边几郡的一些百姓迁到了太康郡内。

经过十几年的变化,此时,太康郡已经不见当年那种人人身背长弓的场景了。

这一天,萧玉带两个徒弟来到了如今太康郡的郡城金城。

白天在街头行医,到了晚上,他们则找了个小客栈休息。

深夜子时,萧玉突然感觉到有人触动了当年他交给林北文的玉符,眉头轻皱了一下,睁开了双眼。

将正在修炼的剑鱼唤醒,萧玉意念一动,将它从七狱塔放了出来。

“于剑,我有些事要离开一会,你在这里守着。”

“是!”

在剑鱼应了一声之后,萧玉便瞬移离开了。

凭借与自己炼制的玉符之间的感应,萧玉直接瞬移到了林北文身边。

在一间密室中,萧玉见到了林北文,也见到了夏禹。

当年萧玉离开明幽城的时候,夏禹还未醒过来,这一次算是他隔了二十年之后第一次见到萧玉。

夏禹看着萧玉的目光中带着一丝激动,萧玉依然。

寒暄了几句,林北文开口道:“李炎麟刚刚来找属下,想让属下帮他夺取太子之位。”

“夺太子之位?李林昌要立太子了吗?”

“听李炎麟说,这月二十八日,李青麒十八岁生日那天,李林昌会在李青麒与白凤来定情之礼上,册封李青麒为太子。”

萧玉点点头,问道:“白凤来是白文轩的女儿?”

“不错!属下没见过这白凤来,不过,她的名气却极大,号称是天下第一才女。”

萧玉这几年带两个徒弟行走与白丁之间,很少主动打听天下间的各种传闻,倒是没听过白凤来的大名。

“天下第一才女?”

萧玉淡笑一声,闭目沉思了起来。

好一会,萧玉睁开眼,眼中精光一闪,沉声道:“你告诉李炎麟,说你会帮他夺取太子之位。”

林北文眼中精光一闪,看着萧玉问道:“主上打算帮李炎麟夺取太子之位?”

萧玉摇摇头,冷笑道:“谁当太子与我没关系,不过,我倒是很乐意看看他们父子是如何自相残杀。”

这些年,萧玉之所以没有主动找明王与白文轩报仇,为的就是等李炎麟与李林昌这对父子真正反目。

现在他们终于要斗起来了,萧玉心中充满着报复的快感。

听萧玉这样说,林北文与夏禹对视了一眼,点点头,回道:“等天亮了,属下便告诉李炎麟,说属下会帮他夺太子之位。”

萧玉眼中闪过一道寒光,轻轻对林北文点点头,想了想,沉声道:“你做出要帮他夺太子之位的姿态就行了,他若让你派人去做太危险的事情,你也不用理会他。”

“属下知道该怎么做!”

回了萧玉一句,林北文犹豫了一下,开口问道:“二十八那天,主上回到名都去吗?”

“当然会去!不过,我去只是为了看好戏,若无必要,我不会现出真身。”

又与林北文、夏禹聊了几句,萧玉便瞬移离开了。

萧玉借着自己在两个徒弟身上留下的印记,直接从明幽城回到了金城。

见到萧玉回来,剑鱼连忙起身站了起来。

“前辈!”

“嗯!”

萧玉点点头,让剑鱼坐下,沉思了一会,对着剑鱼道:“于剑,我有事需要与他们分开一段时间,麻烦你照顾他们一段时间。”

“能照顾他们是晚辈的荣幸!”

“你照顾好他们,我以后自然不会亏待你。”

与剑鱼说了没几句话,萧玉便让剑鱼离开了。

天亮之后,萧玉告诉两个徒弟自己有事需要与他们分开一段时间,带着他们离开了金城,在金城之外的一座小山上,将他们交给了剑鱼。

待到剑鱼带着两个徒弟走的远了,萧玉意念一动,瞬移离开了原地。

平阳郡,庆安城,平阳郡府中。

萧林刚停下练剑,他见到竹心急急忙忙的走了过来。

眉头轻皱了一下,萧林几个跨步来到演武场边,迎向了竹心。

“侯爷,夫人让你过去。”

“知道什么事吗?”

“陛下降下了一道圣旨。”

萧林紧缩着眉头沉思了片刻,问道:“知道圣旨的内容吗?”

“奴婢不知!”

“走吧!”

一边走着,萧林一边思考着。

自萧林三岁多被封为平阳侯以来,他从未接到过圣旨。一听有圣旨来,他就感觉到有不好的事情要发生。

不一会,萧林来到了平阳郡府的待客之地。

除了丫鬟之外,正厅之内就只有李林香与一个三十多岁模样的男子。

萧林刚进到正厅,李林香便开口道:“林儿,这是你曾叔祖,快过来拜见!”

李林昌本想令樊小金来庆安城传圣旨,可惜,樊小金以病推脱了,无奈之下,李林香只好派李思志来庆安。

“拜见曾叔祖!”

萧林一边说着,一边对李思志行了一个大礼。

“侯爷不必多礼!”

李思志回话之时,起身还了一礼。

客气,有的时候代表着一种尊重,有的时候则代表着一种疏远

对萧林这个基本没有势力的侯爷,李思志当然不可能有尊重,他的客气很明显是一种疏远。

萧林自然能感觉到李思志的疏远之意,不过,他却像是没察觉到一般,在落座之前,亲自给李思志倒了一杯茶。

朝着李林香看了一眼,萧林对着李思志笑道:“我这平阳郡府一向少有人来,曾叔祖既然来了,可要多留些时日啊!”

“侯爷的好意,末将心领了。末将这一次来平阳是有皇命在身,却是无法多留。”

“那真是太可惜了!”

见萧林不问他的来意,李思志便主动将圣旨拿了出来。

“侯爷,陛下有圣旨给你。”

“圣旨?”

萧林脸上讶然之色一闪即逝,起身整了整衣服,恭敬的在李思志面前跪了下来。

李思志眼底闪过一丝嘲讽之色,打开圣旨念了起来。

听李思志念完圣旨,萧林才知道,李林香与萧林才知道李林昌是要他们母子回京参加李青麒的成年之礼以及定亲之礼。

即使萧林城府很深,平时喜怒不显于色,在听完圣旨的内容之后,他的脸上还是出现了一抹阴沉之色。

当年萧林举行成人礼的时候,皇室连一份贺礼也没有送,现在李林昌却让他去参加李青麒的成人礼,他自然十分不愿。

强压下心底的怒意,萧林偏头看向了李林香。

见到李林香点点头,萧林从李思志手上接过了圣旨。

起身站起,萧林脸上的阴沉之色依然被笑意所取代了。

萧林言说自己已经摆下酒席待远客,想在酒宴之上向李思志打听一些事,谁知,李思志拒绝了他的邀请,仿若逃离什么可怕的地方一般直接告辞离开了平阳郡府。

笑着将李思志送到门口,萧林一脸阴沉的来到了李林香的住处。

萧林轻轻走到李林香身边,往萧玉的画像看了一眼,对着正看向萧玉的画像发呆的李林香说道:“娘,你刚才为什么要让孩儿接下圣旨呢?自当年我们母子被赶出名都之后,他们从来没有理会过我们,现在让我们回名都,一定不会有好事。”

听到萧林的话,李林香低头沉默了一会,轻声道:“你下去吧!娘想一个人静一静。”

萧林犹豫了一下,就转身离开了。

在萧林离开之后,李林香如之前一般呆呆的看着萧玉的画像,眼神迷离,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事情。

回到自己的住处,萧林左思右想了一番,分别去拜见了他的三个师父,蜀山广元道人、昆仑清云道人与金光寺平平长老。

萧林知道他的三个师父对他都不怀好意,当然也不会去跟他们商量什么事情,他去找三人,只是将李林昌下的那份圣旨的内容给三人讲了一遍。

没有任何迟疑,三人都说要陪萧林去名都。

见到广元道人三人轻易就答应了陪他去名都,萧林心里更没底了。

离开平平长老的住处,萧林犹豫了一下,又来到了李林香的住处。

时间过去了一个时辰了,李林香还在盯着萧玉的画像发呆。

走到李林香身边,萧林深吸了一口气,沉声道:“娘,你说舅舅招我们去名都,是不是想杀我们?”

李林香脸色微微一变,沉声道:“不许胡说!”

“娘说孩儿胡说,那娘告诉孩儿,舅舅十几年都没理会过我们母子,为什么突然要让我们去名都呢?难道真的是想让我们参加那位表弟的成人之礼与定亲之礼吗?”

见到李林香不回话,萧林又说道:“若是舅舅真的要杀我们母子的话,爹会出现吗?”

李林香脸色白了又红,红了又白,变了几变,突然张口吐出了一大口血。

萧林见状,大吃一惊,连忙扶住了李林香的胳膊。

“娘,你怎么了?”

李林香咳了几声,又咳出一口血,灰白的脸色立刻好了不少。

“娘没事!”

李林香擦去嘴角的血渍,看着萧林轻声道:“你不用担心那么多!父子连心,若是你遇到危险了,你爹一定会来救你的。”

“嗯!”

萧林点点头,犹豫了一下,又开口问道:“若是舅舅要杀大表哥的话,爹也会出现了吗?”

李林香脸色一沉,沉声道:“娘告诉你多少次了,那些传言都是假的,以后不许再将你爹与他联系在一起。”

“是!”

萧林应了一声,扶着李林香到一边的椅子上坐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