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圣道

第十二章 九阴,前尘往事

身形一动,李林昌闪到李炎麟身前,抬起手掌朝着李炎麟的头上打了下去。

就在李林昌的手掌即将打到李炎麟头上的那一刹那,李炎麟的身子骤然被一道蓝光包裹着往后退了十余丈。

在李炎麟的身形再次出现的时候,他的身边出现了一个面貌清秀的宫女。

很显然,是这个面貌清秀的宫女在李林昌的手下救下了李炎麟。

这个宫女看起来很普通,身上的气息隐藏的极好,若是没有救下李炎麟的这番举动,即使她刚才出现在李林昌眼中,李林昌也不会注意到她。

“你是谁?”

那宫女先拿出一颗丹药给李炎麟服下,然后才抬头对着李林昌淡淡的说道:“你可真够狠的!他明明就要死了,你为什么非要再补一掌呢?”

“你是这畜生请来的帮手?”

“帮手?”

那宫女冷笑一声,淡淡的回道:“我只是一个看戏的人!”

“看戏?”

李林昌愣了一下,寒声道:“敢来皇宫看戏,你真是活腻味了!李将军、呼延将军、管将军,抓住她!”

“遵命!”

李崇三人迎了一声,身形一动,闪到了那个宫女四周,将那个宫女围在了中间。

那个宫女明显实力不低,不过,李崇三人相信,在她带着李炎麟这么一个大累赘的情况下,他们三人一定可以逼的她露出破绽。

有李林昌在边上站着,他们的任务也就是逼的那宫女露出破绽。

三人交流了一个眼神,同时以手上的神兵攻向了那宫女。

那宫女先是一动不动的,在三人的神兵到了身前的时候,她才以诡异的秘法化作一道蓝光包裹着李炎麟离开了原地。

再次现出身形,那宫女将李炎麟放在地上,身形一动,化作一道蓝光主动攻向了李崇三人。

李崇三人只觉得眼前闪过一道蓝影,接着便感觉到一股寒意自胸口袭遍了全身。

齐齐往后退了六七步,三人几乎同时倒在了地上。

见到这一幕,大部分大臣都往后退了几步,也不知道是担心那宫女对他们出手,还是担心李林昌让他们去对付那宫女。

回到李炎麟身边,那宫女先凝神感应了一下李炎麟的情况,接着对着一脸阴寒的李林昌淡笑道:“在十一年前,也是一月二十八日,他差点死了,你可还记得这件事?”

李林昌还未回话,与景明侯一同闪到李崇三人身边的白文轩盯着那宫女沉声道:“你用的是九幽玄冰掌,你修炼的应该是《九幽噬魂录》吧!”

“真是好见识!听说你是仙人转世,是吗?”

说这话时,那宫女转头看向了白文轩。

白文轩没有回答那宫女的话,接着沉声说道:“看你的修为,你的《九幽噬魂录》已经修炼到大成境界了吧!”

“果然好见识!”

“相传,将《九幽噬魂录》修炼到大成境界的修炼者只有九年寿元,不知你是在什么时候将《九幽噬魂录》修炼到大成境界的?”

“你看不出来吗?”

白文轩淡笑一声,回道:“白某并非什么都能猜到!”

“你的确不是什么都能猜到!”

那宫女回了白文轩一句,便又将目光转到了一脸阴冷的李林昌身上。

“你想起来了吗?”

李林昌先看了李炎麟一眼,然后问道:“你知道当年是谁对他施展了诅咒之术?”

十一年前,明王还未退位,李林昌、李炎麟、李青麒都还住在昌平府之中。

自认定李炎麟是孽种之后,李林昌便没有再给李炎麟庆祝过生日,而每次到了李青麒的生日,李林昌都会给李青麒举办一个奢华的生日庆典。

十一年前的一月二十八日,李林昌又给李青麒举办了一个奢华的生日庆典。

那时,李炎麟心智还不太成熟,一个人窝在屋里喝了一天的闷酒之后,待府内众宾客都散去了,他带着一身酒气来到了云凤儿与李青麒所住的院子。

李炎麟本来想大闹异常,可是,在云凤儿的安抚之下,他最终没闹起来。

那一夜,他住在了李青麒的房间内。

一月二十九日一早,燕无双担心李炎麟会闹出什么事来,一大早就来到了李青麒与云凤儿所住的小院。

当燕无双与云凤儿来到李青麒的房间的时候,她们骇然发现,李炎麟身上已经没有多少生机了。

李林昌虽然巴不得李炎麟死了,可是,见到李炎麟真的快要死了,他却吓的脸色煞白。

没敢多想什么,李林昌在消息传出去之前带云凤儿与李青麒进了皇宫。

李林昌刚进皇宫,得到消息的燕无涯来到了昌平府。

听到李林昌带云凤儿、李青麒进宫了,燕无涯便认为是李林昌是做贼心虚。

大怒之下,燕无涯只身闯进了王宫。

燕无涯只身闯进王宫之内究竟发生了何事,绝大部分大臣都不知道,不过,众大臣都猜测,燕无涯进宫之后应该是打伤了明王。

李炎麟的性命最终是保住了,可是,他的头发却因为精元消耗过大而变的花白。

这件事过去没多久,明王便将皇位传给了李林昌。按照众大臣的猜测,明王将皇位传给李林昌是为了专心疗伤。

当年,不少人都认为是李林昌忍不下去了,所以才会对李炎麟下杀手;可是实际上,李林昌虽然想杀李炎麟,当时,他却没胆子真的对李炎麟下杀手。

那宫女没有接李炎麟的话,将目光转到白文轩身上,淡笑道:“你见多识广,对诅咒之术应该有所了解吧!”

白文轩点点头,沉声道:“诅咒之术是一种通过血脉关系杀人与无形的邪术,是修炼界公认的禁术之一。”

那宫女点点头,眼中精光一闪,转头对着李林昌说道:“当年我侥幸得到了一点夺魂香与施展诅咒之术的方法,便想着以诅咒之术杀了你最疼爱的儿子,谁知,你最疼爱的儿子完好无损,他却中了诅咒之术。”

当年萧玉以诅咒之术破了开城之后,诅咒之术再一次闻名天下,天下间有能力的人都开始搜集与诅咒之术有关的信息。

不单单是李林昌,在场的不少大臣也十分了解诅咒之术。

听到那宫女这番话,李林昌与不少大臣愣了片刻,心中同时出现了一个让他们感到心寒的念头。

李林昌脸色白了红、红了白,显然心底十分的不平静。

那宫女四下扫了一眼,回头盯着李林昌接着说道:“他与萧林与你都有几分相似,而李青麒与你却一点相似的地方也没有,你就没有怀疑过什么吗?”

李林昌愣愣的盯着李炎麟看了片刻,又找到萧林所在的位置,盯着萧林看了片刻,最后将目光转到了李青麒身上。

在李林昌观察李炎麟、萧林、李青麒的相貌之时,众大臣也在暗暗比较他们三人与李林昌的相貌。

仔细以比较,众人发现,就像那宫女说的那样,李炎麟与萧林的相貌与李林昌都有几分相似,而李青麒却与李林昌几乎没有一点相似的地方。

将目光又转到李炎麟身前,李林昌只觉得眼前一黑,身子晃了几下,张口吐出了一大口血。

稳住身形,李林昌眼底闪过一丝疯狂之色,盯着那宫女冷声道:“藏头露尾之辈,妖言惑众之言。”

说完这话,李林昌便持剑朝着那宫女杀了过去。

在李林昌动手的同时,白文轩也往那宫女打出了一根青色绳索。

青色绳索速度奇快,李林昌的剑还未刺到那宫女身前,青色绳索便已经缠到了那宫女身上。

面对李林昌的长剑,那宫女抓起身边的李炎麟迎了上去。

在长剑刺到李炎麟身上的那一刹那,李林昌下意识的撤回了长剑。

“你不是不信我的话吗?”

那宫女轻笑一声,化作一道蓝光从白文轩的青色绳索之中脱离了出来。

在李林昌愣愣的站在原地的时候,白文轩又拿出一张银色大网罩向了那宫女。

见那宫女又从银色大网之中轻松的冲了出去,白文轩对着景明侯喝道:“困住他!”

景明侯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右手一挥,上百道黑光与上百道白光便同时从他的手中飞了出去。

这些白光、黑光飞到那宫女身周,形成了一个玄妙的大阵将那宫女围在了中间。

景明侯受明王与李林昌看重,不单单是因为他在文臣之中有很高的威望,也因为他本身有极强的实力。

在景明侯以阵法将那宫女困住之后,白文轩闭目静立了片刻,突然伸手在虚空一抓,一根五彩绳索便出现在了他的手上。

白文轩眼中寒光一闪,在将五彩绳索抛向那宫女的同时,也控制天运剑刺了过去。

五彩绳索是向那宫女飞去,而天运剑则飞向了李炎麟。

在景明侯的阵法被那宫女打破的那一瞬间,她身前突然出现了一个白衣道人,右手抓住了五彩绳索,左手手指夹住了天运剑。

“广元?”

白文轩先愣了一下,接着脸色一变,冷声道:“你是谁?”

白衣道人冷笑一声,夹着天运剑的两根手指微微一动,夹断了天运剑。

当!

一声轻响,两截天运剑掉在了地上。

白文轩脸上闪过一抹潮红,往后退了几步。

白衣道人对着白文轩冷笑一声,将手上的五彩绳索收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