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圣道

第二十九章 子不从父性

“他此时在什么地方?”

“他?”

“萧某是说那位昌皇!”

明王眼中精光一闪,沉声道:“他此时在皇宫中,忠义王在照顾他。”

萧玉点点头,意念一动,便在演武场上消失了。

名都之中,也不是所有人都觉得萧玉是乱臣贼子,不过,名都之中却无一人敢在家中摆萧玉的长寿牌位。

尽管如此,萧玉有心,却还是可以直接瞬移到名都中。

当年,明王回到名都之后,见观星殿内人道星相图上,萧玉的星相虽然暗淡无光,却没有消散的迹象,他便知道萧玉没死,只是被困在了或者隐藏在了某个洞天又或是洞天碎片之中。

为了准确把握萧玉回到凡间的时间,明王并没有让观星殿主化去萧玉在人道星相图上的星相。

他没有想到的是,萧玉为了先弄清当年他突然下杀手的原因,以《黄泉咒》中的秘法将与人道星相图有联系的将旗给封印了起来。

瞬移到人道星相图前,萧玉往人道星相图上看了一眼,意念一动,很快便发现了李林昌与高义的所在。

萧玉一瞬移到李林昌身边,李林昌便大叫了起来。

听到李林昌的大叫声,盘膝坐在**的高义,睁开了双眼。

看到萧玉,高义脸色一变,犹豫了一下,沉声道:“萧将军,陛下现在这样子比死还惨,还请你看在公主的面子上高抬贵手,放陛下一马。”

“看在公主的面子上?若是在他边上守着的是其他人的话,他说的话肯定与你一模一样。”

萧玉淡笑一声,停顿了片刻,接着说道:“你放心,萧某不是来杀他的。”

不等高义回话,萧玉唤出七狱塔,将李林昌收了进去。

意念一动,萧玉又回到了明幽城。

瞬移到演武场上,萧玉将李林昌放了出来。

李林昌被萧玉放出来之后,便一脸恐惧的看着萧玉往后退去。

对同一件事,人和人之间的认识差别可以很大。

当年若是萧玉被明王杀了的话,李林昌也免不了最终被逼疯的下场,可是,就是因为他恨了萧玉十几年,他将造成他的悲剧的大部分过错都算到了萧玉身上。

由于李林昌在没疯之前知道自己不是萧玉的对手,故而,在疯了之后,他对萧玉有一种发自内心的恐惧。

李林昌往往后连退了七八步,退到了明王身边。

回头看了一眼明王,李林昌躲到了明王身后。

明王转头看了李林昌一眼,长叹了一口气,就将目光又转到了萧玉身上。

功德金莲每百年会孕育出九颗莲子,接着,在生长九百年,经过一千年,才会因成熟而自主脱落。

此时,功德金莲上的九颗莲子长了不过六百多年,还未成熟,不过,每一颗莲子也都是比绝大部分神兵还要珍贵的宝物。

萧玉取了一颗莲子,在李林香与萧林脸上扫了一眼,就抛向了一脸热切的明王。

明王接住莲子仔细打量了一番,才将莲子送到了李林昌口中。

莲子在李林昌体内化开之后,李林昌体内的生机更强了,可是,双眼之中的疯癫之意却没有退去。

“林昌!”

听到明王的喊声,李林昌转头看了明王一眼,便又一脸恐惧的看向了萧玉。

明王见状,眼底闪过一丝悲哀,对着萧玉叹道:“想不到一颗莲子的药力竟然无法让他清醒!”

萧玉眼底闪过一丝讥讽之色,淡淡的说道:“精纯的愿力能够加快功德金莲的生长速度,看在高堂主的份上,萧某给你一次往功德金莲之中灌注愿力的机会。”

明王闻言,脸色一变,又长叹了一口气,似乎在为李林昌痛惜,却没有接萧玉的话。

沉默了片刻,明王深吸了一口气,沉声道:“国不可一日无君,既然林昌无法恢复过来,那就早些让林儿继位吧!”

萧玉偏头朝着脸色兴奋之色的萧林看了,点点头,淡淡的说道:“你们先回名都,等过几天,萧某会带他们到名都去。”

明王点点头,挥出一道紫光将李林昌卷起,化作一道紫光,消失在了演武场上空。

看着明王离去的方向,萧玉皱眉沉思了一会,转头对着萧林道:“林儿,我们接着练剑吧!”

萧林此时无心练剑,不过,听到萧玉的话,他还是点点头,舞起了手上的神剑。

到了吃晚饭的时候,萧玉对着林北文沉声道:“你在军中选六万精锐出来,七天之后,咱们一起上名都。”

“是!”

林北文应了一声,想问什么,看了李林香一眼,什么也没问。

眨眼间,七天时间的过去了。

林北文麾下有将近六十万大军,这些士兵之中,只有不到四分之一真正当过仗。这一次林北文选出的六万精锐之中,大半却都是当年跟随他与萧玉一起征战天下的老兵。

六万精锐,尽是骑兵。

林北文本来想请萧玉领兵前行,不过,萧玉不想再披战甲,就让林北文自己领兵前行,他则跟当年夏禹、武天潇、罗竹等人跟在队伍最后面闲聊。

刚出明幽城没多久,夏禹开口对萧玉道:“李宣明真的愿意将皇位传给少爷?”

萧玉点点头,幽幽叹道:“圣道修炼与神道修炼、仙道修炼差别很大,他在修炼上最终能达到怎样的成就,与大明王朝持续的时间有直接的关系。他是担心我会毁了他的大明王朝,所以才将皇位传给林儿。”

见萧玉神情有些低落,夏禹几人对视了一眼,连忙将话题又转移到了修炼上。

自古以来,几乎所有人皇身上都有悲剧发生,甚至有不少人皇最终是以悲剧收场。

萧玉不想萧林做人皇,可是,他知道萧林野心很大,有做人皇的心思,故而,在明王提起让萧林做人皇的时候,他担心这事会伤害到他们父子之间本就不十分不算深厚的感情,就没有拒绝。

若是萧玉想让萧林做人皇的话,在明王来明幽城的那天,他便可以用七狱塔带着萧林、林北文等人到名都去。

萧玉之前让林北文花七天时间来选精锐,现在又慢慢走过去,就是给萧林一个考虑的时间。

明王反悔的可能性几乎没有,萧玉只能指望萧林突然想开了,不想做人皇了。

然而,一个有野心的人会突然变的淡泊名利吗?

萧玉实力惊天,能让玉帝、如来退步,却改变不了萧林的性格。

一个月之后,一行六万多人来到了名都西城门前。

萧林在前,林北文与马圆方错后半步在两边,他们三人身后是李林香的马车,李林香的马车之中则是林北文与马圆方后来组建的血虎卫。

一行人刚停下,高义与樊小金带着一对骑兵迎了出来。

看了萧林、林北文、马圆方一眼,又往李林香所在的马车看了一眼,高义拱手道:“侯爷,两位将军,请进!”

“王爷,请!”

萧林拱手还了一礼,与高义并骑而行,走进了名都。

当年,萧玉被明王打下断魂海之后,太学宫的那些文人,极尽他们之能来抹黑萧玉,将萧玉征战天下的功绩全部抹去,硬生生的将萧玉从一个开朝功臣说成了一个心怀叵测、狠毒无情的逆臣。

明王与萧玉说好让萧林继承人皇之位之后,回到名都,便为萧玉正名。

刚开始的时候,那些文人抱着法不责众的心思,维持着文人的虚假清高,在坚持萧玉是逆臣的同时,一些人甚至还想以手中之笔为白文轩讨还一个公道。

太学宫的人以前违逆明王的意思,明王不对付他们,完全是因为顾忌白文轩。现在白文轩死了,他岂会顾忌那些手上无多少势力的文人?

明王一纸命令一下,杀了一百多太学宫出身的文人,剩下的那些立刻服软,以手中之笔与自己的才华,帮明王将萧玉说成了是开朝最大的功臣。

这些受教与白文轩的文人,一旦放下他们心中的坚持,脊梁比只字不识只懂得听风即雨的百姓还软。

在萧林与高义走进名都之后,他首先看到的就是太学宫的那些文人。

这些人早已忘了他们之前是怎么说萧林的,见到萧林看向他们,他们连忙跪了下来。

看他们身上的服饰,萧林也知道他们是谁。

萧林的性格与萧玉差别很大,有一点却是相同的,他们对文人没什么偏见,却十分讨厌喜欢搬弄是非的文人。

萧玉性子颇有些与世无争,当年对太学宫的人,是能避则避;萧林则不同,他心中对这些文人没有一点好感,却并未将心中的厌恶表现出来。

“诸位大人请起!”

“谢侯爷!”

在那些太学宫的文官起身之后,萧林对着高义拱了拱手,接着驱马前行。

又往前走了一会,萧林突然想起一事,抬头往东南方看去。

以前那里有一座群英楼,现在那座群英楼却消失不见了。

“我君你臣?”

萧林淡笑一声,突然转头对高义问道:“王爷,那位天下第一才女还在名都吗?”

高义愣了一下,回道:“那场巨变之后,她就跟着昆仑的清云道人带走了,现在大概在昆仑山吧!”

微微顿了一顿,高义问道:“侯爷怎么突然想起她了呢?”

萧林轻轻摇摇头,淡淡的回道:“我首次与那人见面的时候,那位天下第一才女就在那人身边。”

高义轻轻点点头,没有再接萧林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