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双天帝

第三章 突如其来的记忆!

第三章突如其来的记忆!

此时乾逆已经出了洛家所在的蛮州炎城来到炎城不远的南蛮群山之中。刚才乾逆以为这一次自己肯定难以幸免,但是刚才突然出现的那道朦胧的光芒却是给了乾逆逃脱的机会。乘着那个难得的机会,乾逆才从洛家逃了出来。

虽然那个先天境界的中年男子仅仅只发出了一招,但是就是这一招就让乾逆受了很严重的内伤,不过在那样的环境之下,乾逆只能带着重伤的身体从洛家逃了出来,在临走的时候乾逆还不忘将自己爷爷的尸体带出来。

不过刚刚来到南蛮群山之中,乾逆再难以压制自己体内的伤势,一口鲜血从乾逆的口中喷出,就在乾逆的意识慢慢模糊的时候,乾逆感觉到自己的身体之中突然升起了一股强大的力量,乾逆那将要模糊的意识此时变得异常的清醒。

此时乾逆才感觉到那股力量是从自己胸前的那块玉佩之中传出来的,现在这个玉佩之中的力量正在不断的涌入乾逆的身体之中,乾逆所受的的重伤在这股强大力量的作用下开始慢慢的恢复,更加不可思议的是乾逆还感觉到自己的实力正在以不可思议的速度提升着。

肉身八重!肉身九重!肉身十重!在乾逆不可置信的目光中,乾逆自身的实力正在不断的提高着,转眼间乾逆的实力就达到了肉身十重。在正常的情况下,乾逆不知道修炼多久才能达到这样的境界,但是现在仅仅片刻的时间,乾逆就达到了肉身十重的程度。

随着乾逆的实力达到了肉身十重的境界,乾逆身上的那个玉佩上出现了无数的裂纹,下一刻这个玉佩在乾逆惊讶的目光中变成了碎片,乾逆还没来得及想那么多,乾逆就感觉到自己的大脑一阵旋转,紧接着乾逆就彻底失去了意识。

不知过去了多久,乾逆缓缓的睁开的双眼却诧异的发现自己根本不再南蛮群山之中,这是一片乾逆从来都没有来过的世界,这个世界之中一片黑暗,但是乾逆却偏偏能看清周围所有的物体,这是一个无比广阔的空间。

乾逆感觉在自己的耳边仿佛有一个声音正在低语,但是细细听来却根本听不清那个声音在说什么。乾逆感觉自己对着空间非常的熟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充斥在乾逆的内心,就在这时一阵强烈的光芒突然出现在乾逆的眼前。

就在乾逆沉浸在那无穷无尽的信息之中的时候,一座九层高的宝塔开始在乾逆的脑海中浮现,整座宝塔周身充满了无尽的威严,其中更是像是有无穷无尽的世界在不断的轮回,这座宝塔之中更是不断的传来赞美吟唱声,不过现在这座宝塔非常的虚幻,仿佛随时都会消散一般,不过乾逆对于这座宝塔的出现没有丝毫的察觉。

乾逆在这一瞬间无数的信息充斥在自己的脑海,乾逆觉得自己仿佛抓着了什么东西,但是细细想来却是什么都不知道。乾逆还准备细细探查一下,但是一阵强大的吸力将乾逆的灵魂从这个神秘的空间之中拉扯出来。

细密的阳光洒满树林之中,树上不知名的小鸟此时正在欢快的歌唱着。躺着地上乾逆的慢慢的睁开了双眼,观察了一下四周围,乾逆半天都没有回过神,刚才发生的那一切实在太诡异了,直到现在乾逆都没有反应过来。

那个神秘的空间处处充满了诡异,乾逆感觉那个地方非常的熟悉,但是乾逆可以肯定这绝对是自己第一次来到那个空间。这一次进入那神秘的空间,乾逆也不是没有收获,现在乾逆就感觉到自己的脑海中有一股莫名的信息。

这股信息是关于一部功法,这部功法名字叫做《天河真解》。这不功法也不知道是怎么就出现在乾逆的脑海中,但是乾逆感觉自己对这部功法非常的熟悉,仿佛自己曾经就修炼过这种功法,但是除了蛮牛神力之外,乾逆根本没有修炼过其他的功法。

想了许久乾逆都没有丝毫的收获,既然这样乾逆反而不会去想那么多,反正想那么多也是自寻烦恼,这也是乾逆性格中乐观的地方,正是这股乐观的情绪支持乾逆这些年不断的修炼,不然那样强度的修炼一般人根本坚持不下来。

没有过久乾逆的心神就完全被这部《天河真解》吸引住了,乾逆除了蛮牛神力没有接触过其他的功法,就连整个修炼的世界是怎么样的乾逆都是一知半解。仅仅是看了《天河真解》前几章的内容,乾逆的心中就充满了震惊。

“这到底是怎么样的功法?为什么我感觉到蛮牛神力在天河真解面前什么都不是,两者根本不在一个等级之上?”乾逆的心中充满了疑惑,《天河真解》光是前几章的内容就远远的超越了蛮牛神力,乾逆虽然没有接触过别的功法,但是也知道《天河真解》绝对比蛮牛神力高了好几个档次。

乾逆正准备试一试《天河真解》的效果,但是转眼之间乾逆就看见躺在自己身边的那个自己唯一的亲人,悲伤不可抑制涌入乾逆的心头,不过乾逆的眼中却是没有一滴眼泪。男儿有泪不轻弹,现在乾逆的心中只有仇恨,当初面对苍天发下的那个誓言乾逆从未忘记。

满山的野花正是开的灿烂的时候,乾逆盘坐在一座孤坟前,整整三天三夜的时间乾逆一直保持这样的姿势。一声叹息之后乾逆的身影逐渐的离开这座孤坟,乾逆心中暗自发誓,下一次直接再来这里的时候就是整个洛家覆灭的时刻。

现在乾逆所处的南蛮群山位于整个蛮州的南方,而整个蛮州位于整个大陆的南方。在整个大陆上总共分为三大帝国,分别为唐,汉,明,乾逆一直生活的蛮州就属于大汉帝国,而整个大汉帝国位于整片大陆的南部,所以说乾逆所在的地方正好是位于整个大陆的最南方。

这南蛮群山就算是在整个大陆上都是非常有名的地方,南蛮群山之中充满了无穷无尽的凶兽,越是深入南蛮群山凶兽的实力就越加的恐怖,所以就算是那些传说中的强大修炼者也不愿意进入南蛮群山的深处。

现在乾逆所在的地方仅仅是在南蛮群山的外围,在这个地方最多会出现一些野兽,至于凶兽是非常难见到的。现在在安葬完自己的爷爷之后,乾逆终于是放下了所有的事,开始进入修炼之中。

从小的时候乾逆就知道想要在这个世界之上生存没有足够的实力是不行的,所以乾逆才会日夜修炼蛮牛神力,五年时间的修炼也造就了乾逆坚韧的意志,在乾逆爷爷过世之后,乾逆更加感觉到了实力的重要性。

“要是我有足够的实力的话,还有谁敢伤害我的爷爷?要是有足够的实力整个洛家都别想阻止我报仇,这一次我必须要修炼出一身强大的实力,那个时候就是整个洛家血债血偿的时候。”乾逆的心中充满了对力量的渴望。

乾逆现在整个心神都放在了自己记忆之中莫名出现的那部《天河真解》上面,直觉告诉乾逆,自己想要变强恐怕就只能依靠这本《天河真解》了。渐渐的乾逆完全被这部《天河真解》吸引住了,无数关于修炼的信息不断的涌入乾逆的脑中。

不知过去了多长的时间,乾逆慢慢的睁开了双眼,此时乾逆的眼神中带着一丝遗憾。在《天河真解》之中乾逆第一次对于修炼有了一个全面的认识。以前的乾逆只知道仅有的两个修炼境界,那就是肉身境和先天境。

在《天河真解》的记载之中,修炼者修炼的境界一共分为肉身境,先天境,灵武境,地煞境,天罡境,天变境,以及传说中的唤神境,至于后面还有没有其他的境界,在《天河真解》之中却是无迹可寻了。

让乾逆感觉遗憾的是这部《天河真解》其实也不是完整的,这部《天河真解》之上只有修炼到灵武境巅峰的修炼功法,至于后面那些境界的修炼功法却是丝毫的记载,不过不管怎么样这部《天河真解》绝对在乾逆以前修炼的蛮牛神力之上。

尽管心中有许多的遗憾,但是乾逆也没有别的功法可以修炼,蛮牛神力只能修炼到肉身境的巅峰,再往后面还是要修炼《天河真解》,想到这里乾逆再次将《天河真解》的修炼功法在自己的脑海中回想一遍,随即乾逆开始第一次修炼《天河真解》。

乾逆刚刚准备运转天河真解的功法,但是随即乾逆就愣在了远处。“怎么可能?我怎么感觉自身之中没有一点力量,就连当初打通的那些经脉此时都完全封闭了?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乾逆的心中充满了愕然。

乾逆可是清楚的记得,当初自己胸前的那块玉佩之中涌出了一股强大的力量,在那股力量的作用之下,乾逆的实力瞬间就提升到了肉身境的巅峰,但是现在乾逆却感觉到自己有回复到当初刚开始修炼的状态,换而言之乾逆现在就连一个肉身境一重的修炼者都不是。

乾逆现在是那么的渴望实力,但是突来的打击却是让乾逆整个人都愣在了原地。

“难道我还要重新从肉身一重修炼?这样一来我更加不可能在十六岁之前突破到先天境界了?怎么会这样?”乾逆的低头喃喃自语,语气之中充满了不可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