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双天帝

第九章 通缉令!

第九章通缉令!

乾逆傲然挺立着,长发无风自动,在乾逆的身上充满了一股浓重的煞气,在乾逆的对面一直凶兽已经倒在低山一动不动。这已经是两天一来乾逆击杀的第六头凶兽了。这两天的时间在和凶兽的战斗之中,乾逆对于星河斗转这一式战技的理解已经越来越深了。

战技之所以为战技,最大的作用还是用来战斗,只有在不断的战斗之中,才能不断的锤炼战技,真正掌握战技的精髓。乾逆挑选的这些凶兽都是和自己实力相当的凶兽,每一站乾逆都并不轻松,但是就是这些艰苦的战斗才能让乾逆短时间内掌握星河斗转这一招。

特别是乾逆将周身365处穴道全部打通之后,星河斗转这一招才算是真正的展露锋芒。现在乾逆每一次使用这一招,自身365处穴道之中隐藏的真元都会汇聚成一股螺旋状的气流,这股力量能爆发出不可思议的力量,要超乾逆自身的战力。

不过仅仅两天的时间,乾逆根本不可能掌握这一式的精髓,还需要更多的战斗乾逆才能继续提升。在战斗的同时,乾逆这两天也在尝试打通十二正经的第三条足阳明胃经,这条经脉已经被打通了一半,只要打通剩下的一般,乾逆的实力就能达到肉身五重的层次。

虽然天河真解的功法非常的神奇,但是想要打通足阳明胃经剩下一半的经脉也不是容易的事情,不过乾逆估计最多半个月的时间,自己就应该能突破了。乾逆正准备向那只被自己击杀的凶兽走去,但是乾逆抬起的脚步微微一愣,随后就像没事人一般继续向着那只凶兽走去。

乾逆来到那只凶兽的身边,弯下腰准备去收集这只凶兽身上珍贵的部分。每一只凶兽的身体都是宝物,这些凶兽的身上往往有些东西对于修士来说非常的珍贵,是炼丹和炼器必不可少的部分,所以修士击杀凶兽之后都会去收集这个凶兽身上珍贵的部分。

乾逆击杀的这只凶兽名为剑齿虎,这种凶兽的牙齿非常的锋利,是炼器非常好的材料,价值不小。就在乾逆收集剑齿虎的牙齿的时候,乾逆的身后突然之间出现了一个身影,这个身影非常的诡异,明明速度非常快,但是却是没有发出一丝的声音。

这个诡异的身影没有一会就来到了乾逆的身后,一柄细剑瞬间出现在这个人影的手中,剑过无声,一切都是那么的安静,这个人影自始至终都没有发出一丝的声音,而此时乾逆还在收集剑齿虎的牙齿。

眼看着这柄细剑就要击中乾逆,此时乾逆却是像背后长了眼睛一般,在间不容发间居然将自己的身体微微一扭,顿时细剑擦着乾逆的身体传来过去。乾逆的身体并没有停止,左手一抬根本不看就向着自己身后击去,顿时一声闷哼从乾逆的身后传来。

“你怎么发现的?”乾逆转过身去,一个青年出现在乾逆的眼中,此时那个少年嘴角挂着一丝鲜血向着乾逆问道。乾逆并没有回答这个少年的问题,身体一摆快速的向着这个少年冲击过去。

转眼之间乾逆就来到这个少年的面前,双手带着强烈的破空声向着这个少年击去。那个少年的眼神之中带着一丝慌忙,仓促之下不断的向后退去,但是乾逆的双手处于这个少年的头顶,脚下如风紧紧跟在这个少年的身前。

“嗯?”就在这时那个少年一声闷哼,脚下一个踉跄,速度顿时慢了下来,显然是刚才被乾逆击中时受的伤爆发了。就在这时乾逆的双手已经来到了这个少年的面前,那个少年只能眼带绝望的看着乾逆的双手落下,没有丝毫的意外,乾逆一击之下那个少年瞬间毙命。

看着那个倒在地上的少年,就算是死了,这个少年的眼神之中都带着一丝不解,他根本不明白自己隐藏的那么好,乾逆到底是怎么发现自己的。其实就在乾逆准备走向那只凶兽尸体的时候,乾逆就发现自己的周围有着一股淡淡的杀机。

这个少年其实隐藏的非常的好,开始的时候乾逆根本就没有发现任何这个少年的踪迹,但是那一缕杀机还是出卖了这个少年,当时乾逆也是将计就计,在收集剑齿虎牙齿的时候,乾逆全部的心神都集中在了自己的后方,这样乾逆才能躲开这个少年必杀的一击,还反而给了这个少年重重的一击,也正是因为这一击,乾逆才能最终将这个少年击杀。

这或许就是乾逆的一种天赋吧,乾逆从小就对于各种气息非常的敏感,在南蛮群山的历练更是锻炼出乾逆对于危机强大的预知。这个少年其实死的非常的冤枉,以这个少年本来肉身八重的实力,正面搏杀之中,乾逆不要说能击杀对方了,能自保就不错,但是一招之差这个少年只能就此饮恨。

乾逆快速在这个少年的身上摸索起来,这个少年身上的东西非常的简单,除了一些钱币之外就只剩下一张纸和一柄细剑。现在乾逆的心神全部集中在了那张纸上面,因为那上面正是乾逆的画像,在这个画像上还有一行小字。

“乾逆!14岁!肉身七重,本位洛家奴仆,击伤洛家三少爷后逃往南蛮群山,凡击杀此人着可以获得铜币一万,还可进入洛家选择一门功法修炼,更是可以加入洛家!”

这张纸居然是一张通缉令,而通缉的对象居然正是乾逆。看到这张纸乾逆深吸一口气,对于自己被通缉乾逆并没有丝毫的意外,以乾逆以下犯上行为,洛家通缉乾逆是正常的事,但是乾逆根本没有想到洛家会拿出这么高的报仇出来。

那一万铜币也就算了,关键是后面两条实在太不可思议的,据对能让整个炎城的修士为止疯狂。要说修炼界之中最珍贵的是什么,那无疑就是功法了,一般的修士能有一门普通的功法修炼都已经是不错的事了,至于那些高级的功法无不被大门派和大世家掌握,寻常的修炼者根本就难以接触。

洛家身为炎城的三大世家之一,其家族之中肯定有着无比神奇的修炼功法,现在只要能将乾逆击杀就可以获得洛家的修炼功法,光是这一条就足以让许多修士疯狂。最后一条对于修士也有莫大的诱惑,洛家怎么说也是炎城之中的三大世家之一,所谓大树底下好乘凉,加入洛家对于一些独行的修士具有莫大的吸引力。

乾逆可以肯定这份通缉令一出,整个炎城都会变得疯狂起来,现在这个少年已经找到了乾逆,那么接下来找到乾逆的修士肯定不在少数,其中肯定也不乏实力强大的修士,也就是说现在乾逆平静的生活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要是常人听到无数的来追杀自己,就算不被吓死,心中肯定也充满了惶恐,但是乾逆此时却是无比的冷静,心中不断的思索着应对的办法。硬碰硬肯定是不行的,现在要是乾逆再敢公然露面的话,无数的修士就算是一人一口口水都足以将乾逆淹死。

现在乾逆的实力还没有强大到足以面对无数修士而能安然退走的程度,一旦被那些修士发现了乾逆的踪迹,乾逆就算是通天本领也难以施展,现在为今之计就只有暂时蛰伏下来,当实力足够的那一刻就是乾逆露出自己锋利的獠牙的那一刻。

要是说怎么样在南蛮群山之中隐藏,许多经验丰富的修士也不一定能比得上乾逆,在乾逆实力还弱小的时候,那个时候只有隐藏乾逆才避免对无数的凶兽分尸。在处理完那个少年的尸体之后,乾逆的身影悄悄的消失在原地。此时刚才乾逆战斗的地方已经恢复了平静,刚才的那一切都像是没有发生一般。

整整五天的时间,乾逆都是在隐藏之中度过的,这五天的时间乾逆渐渐的发现了修士的踪迹,随着时间的过去,越来越多的修士来到了南蛮群山之中,一时间整个南蛮群山之中变得无比热闹起来,但是至今为止还没有修士发现乾逆的踪迹。

乾逆远远的看着一个独行的修士,五天的蛰伏之后,乾逆终于决定露出自己锋利的獠牙了。冲动不是乾逆的性格,但是一味的隐忍也不是乾逆的风格,这些修士既然敢来追杀乾逆,自然要有被乾逆击杀的觉悟。

这个修士既然敢独自行动,自身的实力却是不可小视,已经达到了肉身九重的程度。正常情况下乾逆不要说击杀这个修士了,能不能击伤这个修士都是一个问题,但是这个修士恐怕不知道现在自己走的方向正是一只凶兽的地盘,而这个凶兽的实力也已经达到了肉身九重的程度,这才是乾逆盯上这个修士的原因。

就是从这一刻开始,乾逆才走上了自己血腥一生的开始,也就是从南蛮群山开始,倒在乾逆手中的修士越来越多,也正是无穷无尽的白骨成就了乾逆辉煌的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