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双天帝

第两百四十九章 神秘的空间!

第两百四十九章神秘的空间!

有着那代表天帝传承的修士在,暂时根本没有修士敢妄动,但是这并不是说这一次出现的传承已经会被这三个修士获得。这里这么多的修士虽然不敢得罪他们身后的庞大势力,但是就这样将一位绝世强者的传承让出来,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他们不敢将那三个代表天帝传承的修士怎么样,但是不代表没有人敢虎口夺食,说白了一切都是看实力说话,要是这三个修士技不如人,也只能无奈的放弃,虽然最后肯定不能将这三个修士怎么样,但是不妨碍将这三个修士阻拦下来。

乾逆倒不是很担心这三个修士会怎么样,他们三人虽然身后有着庞大的势力,但是这三大势力对于自己的传人从来都不会给予过多的帮助,最大就是保证你的人生安全,其他的一切都需要你自己去闯荡,所以总的来说不可能出现三大势力的强大修士出来干预这件事情的情况发生,要是光是这三个修士的话,乾逆不一定就没有办法对付。

在传承之地还没有出现的时候,这些修士自然是相安无事,但是一旦传承之地出现,任何修士都有可能变成你的敌人。在传承之地之中必须要事事小心,而且乾逆不知道进入到传承之地的时候,自己三人还在不在一起,要是分散开来,事情就会变的很麻烦。‘

洛妍欣的实力非常的强大,和乾逆相比也差不了多少,乾逆倒不是很担心。但是程幽云的实力却是只有天罡镜的层次,而天罡镜的修士恐怕是这一次前来的修士之中,最低的修为了,乾逆怎么能不担心程幽云的安危呢?

“师弟是否在担心我的安危,这个师弟就多虑了,我身上就着不少保命的东西,就算是面对天变境的修士,师姐也有把握逃走,倒是这一次师弟要小心了,我总感觉这一次的事情非同小可,有点不安的感觉。”程幽云看到乾逆紧锁的眉头,向着乾逆说道。

程幽云也是一位心思通透的女子,对于乾逆的担忧自然是很快就猜到了,不过程幽云来之前就知道了这里的危险,她敢来到这里自然是有着自己的依仗,而程幽云的身份注定她手中的神秘底牌比乾逆多了许多,因此乾逆三人之中,最安全的反而是程幽云。

听到程幽云这么说,乾逆悬着的一颗心总算是放了下来。此时太阳已经升起,距离传承之地的出现已经没有多少的时间,现在所有的修士几乎都在紧紧地盯着前方的那个山谷,一旦有任何异常发生,肯定会第一时间向着那里冲去。

当太阳高高挂在空中的时候,突然之间一股强大的气息从前方的那个山谷之中传来。此时明明是中午时分,太阳正是一天之中最为旺盛的时候,但是这个时候不少的修士都感觉到了一股阴冷的感觉,而这种感觉显然是前方那个山谷传来的。

不要说现在是烈日当空,温度应该非常的高才是,再说来到这里的最起码都是天罡镜的修士,到达了这一层次之后,本来就是应该寒暑不侵,现在这股寒冷的感觉就显然非常的诡异了,但是此时却是没有修士关注那突然出现的寒冷气息,他们的目光都集中在那个山谷之中,不出意外的话,这股气息应该就是传承之地出现的预兆。

朦胧的光芒从山谷之中升起,但是随着那股寒冷的气息变得越来越强盛,那股朦胧的光芒却是变得越来越幽暗,那个山谷此时哪里还有刚才美丽的风景,完全变成了择人而噬的恐怖地狱,这一刻就算是心智强大的修士也不禁感到一阵阵的毛骨悚然。

乾逆终于知道自己那种不安的感觉是从何而来了,现在出现的这一切无疑说明这个传承是一位修炼魔道的修士,甚至是修炼邪道的修士留下来的,那股阴寒的气息确实让感觉到一股股不安,和一种非常危险的感觉。

强大的修士留下来的传承各种各样,但是其中最为危险的就是这种修炼阴暗力量修士留下来的传承,因为这种修士生性都非常的怪癖,谁也不知道这样的修士会留下什么样的考验,但是不用多说,大部分都是极其致命的考验。

随着那股阴寒的力量变得越来越强盛,最终那股阴寒的力量终于趋于稳定,而那个山谷之中只留下了一个阴暗的黑洞。此时这个传承之地算是完全稳定下来了,但是却没有修士率先开始行动,好像许多修士都在忌惮那个神秘的山谷一般。

就在所有修士不敢贸然行动的时候,一个身影快速的向着那股此时显得无比恐怖的山谷快速的冲去,而就在这时,又有两道身影快速的向着那个山谷冲去。转眼之间,那三个身影就消失在那个阴暗的黑洞之中。

乾逆看的非常的清楚,最先开始行动的正是战神宫的盘瓢,而后面两个跟上的修士无疑就是夏伤和姬无缺。有了这三个修士带头之后,又有一些修士向着那个恐怖的黑洞冲去,倒也没有发生什么异常的情况,不过谁也不知道那个黑洞的背后是怎样的世界。

此时乾逆看向那个黑洞目光之中带着一丝不同寻常的意味,这个黑洞传递出来的气息确实非常的恐怖,尤其是那股阴寒的气息让乾逆非常的忌惮,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乾逆总有着似曾相识的感觉,好像这种力量自己好像在什么地方见过。

这是一种非常怪异的感觉,乾逆可以保证自己根本没有接触过这股神秘的力量,但是那股感觉却是没有任何理由的出现了,那个时候乾逆甚至感觉到自己身体之中一个古老的灵魂仿佛就要苏醒了,但是很快那股感觉就消失不见了。

既然想不明白,乾逆也不去多想这些事情。现在不少的修已经进入了那个黑洞之中,时间已经差不多了,不管那个黑洞的背后有着什么样的东西,既然已经来到了这里,乾逆自然不会就这样轻易的放弃,所以这个时候自然是要进入那个黑洞之中了。

三人对视一眼,直接向着那个神秘的黑洞冲去。越是靠近那个神秘的黑洞,那股阴寒的气息就变得越加的明显,乾逆估计就算是地煞境的修士恐怕都抵挡不住这样阴寒的气息,不过以乾逆三人现在的实力,自然不会畏惧这么一点阴寒的气息。

当接触到那股黑洞的瞬间,乾逆就感觉到一股恐怖吸力传来,乾逆根本没有反应的时间就进入到那个恐怖的黑洞之中。随后乾逆就感觉到一种天旋地转,当乾逆恢复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到了一个神秘的空间之中,而洛妍欣和程幽云已经不见了踪影。

这是一片阴暗的天地,到处都是那种阴森的气息。就在乾逆观察周围环境的时候,一股强大的气息突然在乾逆的身边升起,几乎瞬间的功夫,一个修士出现在了乾逆的身边,随着这个修士的出现,周围阴寒的气息仿佛顿时强烈了几分。

“尊帝君法旨,闯入者须得击败我!”那个修士看着乾逆冷酷无情的说道,根本不跟乾逆反应的机会就向着乾逆攻了过来。

当这个神秘的修士一动手,乾逆就感觉出这个修士的实力只有天变境,而且还是天变境一两重的修为,乾逆顿时舒了一口气。不过转瞬之间乾逆轻松的表情就消失了,这个神秘修士的修为虽然不高,但是战斗的技巧却是非常的高明。

凭借着对于大道的领悟,乾逆还从来没有在同等级的战斗之中落于下风,但是这一次乾逆发现自己居然完全被压制了。这个神秘修士并没有发挥出多么强大的力量出来,战技也没有什么特殊之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乾逆就是难以对抗这个神秘的修士。

一招招战技都极其的普通,但是偏偏一招和一招这件非常的连贯,一切都好像是浑然天成一般,面对这个神秘的修士,乾逆感觉自己根本没有丝毫喘息的机会,甚至连一些威力强大的战技都没有使用出来的机会。

每一次乾逆准备使用什么强大的战技,这个神秘的修士总是能抓住那转瞬即逝的机会,根本不给乾逆凝聚力量的机会。乾逆是第一次面对这样的修士,也是第一次面对这样被动的局面,但是这个神秘的修士也给乾逆打开了另一扇门。

现在修炼界之中,许多修士盲目的追求强大的功法,强大的战技和法术,但是在这个神秘修士的手中,乾逆才算是知道,就算是你有着逆天的战技,要是根本没有发挥的机会也是白搭。这个神秘的修士看似一招一招非常的简单,但是其中却是充满了无穷奥妙。

索性乾逆也不去使用什么强大的战技,完全是凭借自己强大肉体在和这个修士战斗。开始的时候乾逆自然是被这个神秘修士打的无比凄惨,但是随着时间的过去,乾逆却是勉强能应付这个神秘修士的进攻,甚至还能乘机反击几次。

此时乾逆的精神无比的集中,紧紧地盯住了那个神秘修士的动作,观察着这个神秘修士的一举一动。这就是乾逆能慢慢和这个神秘修士战的不相上下的原因,乾逆实在刻意的模仿这个修士的进攻方式,不过也就乾逆这种身体极其强大的修士敢这样做。

要是一般的修士敢这样做的话,唯一的下场就是被这个修士活生生的打到死。面对这个修士仿佛无休止的进攻,要是没有强大的身体,或者是强大的灵器完全是抵挡不下来的。而乾逆这样做的效果现在无疑已经从局面上的变化看出来了。

这个修士的进攻不能说多么的强大,但是那种对于战技的运用却是非常的神奇,要是能将这种方法学到手,对于修士来说无疑是很大的一个帮助,但是可惜敢像乾逆这样做的修士就不多,更不要许多修士根本不会在这里浪费这么多的时间。

解决这个修士的办法乾逆自然是有的,只要使用昆仑镜的力量,自然能够迅速的战胜这个修士,但是那样一来乾逆无疑就错过了这一次的机会。对于乾逆来说强大修士的传承离自己还很远,最后也不知道能不能获得,相比之下这种能提高自己实力的机会乾逆一定是不会错过的。

随着时间的过去,乾逆对于这个修士的攻击方式,乾逆已经了然于胸。乾逆现在自然不可能做到眼前这个神秘修士那种程度,但是方法乾逆已经掌握了,剩下的就是熟练的问题了,乾逆也没有时间在这里耽搁多少的时间,所以这个时候乾逆准备出手了。

人影一闪,乾逆借助昆仑镜的力量直接出现在了这个神秘修士都背后,与此同时乾逆已经凝聚了足够强大的力量。这个神秘的修士虽然非常的强大,但是好像根本没有智慧存在,面对乾逆这突然的一击,他还是和以前一样向着乾逆攻来,但是这一次注定他要悲剧了,因为这一次乾逆使用的是五行轮回这种强大的战技。

面对乾逆最为强横的一招,那个神秘的修士根本没有丝毫反应的时间,当乾逆的双手之中五彩的光芒将这个神秘修士笼罩在其中的时候,这一场战斗的胜负已经揭晓了,不过中了乾逆这一招之后,那个神秘的修士只是像是幻影一般消散了,而并没有出现尸体。

随着这一场战斗的结束,乾逆再次感觉到一股神秘的力量将自己包围,随后乾逆就感觉到自己好像在空间之中穿梭了一般,再出现的时候又是在一处陌生的环境之中,而在这里乾逆依然没有感觉到程幽云和洛妍欣的气息。

就在乾逆使用五行轮回那一招的时候,在这个神秘空间的深处,一股强横的力量突然之间汹涌澎湃起来,一个威严的声音慢慢的响起:“是他的气息吗?难道这么长时间过去了,他还存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