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外飞仙

第二章 被要挟了

飞腾中的郝连峰突觉背后袭来一股凌厉的劲风,他想也不想,右脚向右一跨,踩开八卦游龙步,避过这记暗袭。

“噗!”

一支金色小箭斜插在赤红晶体附近,没入山岩之中,只剩些许在外。

郝连峰不及细想,头也不回地向左后方一掌劈出,刚猛的掌风夹着空中还未消散的热气,直奔目标。

“轰……”

十余丈外的一块巨石顿时被他刚猛的掌风劈得粉碎,无数碎石四溅飞射开来。

劈开巨石,郝连峰才发现,这石头后面只不过是一件被碎石射成蜂窝状的披风。

郝连峰微微一怔,暗叫一声”不妙”,顺势转身就向天外玄铁的位置狠命拍出一掌。

只见一条黑影正要接近天外玄铁时,却被他一记雄浑的掌力逼的生生一退。

“厉无影,凭这点伎俩就想从我手中抢走这天外玄铁吗?未免也太瞧不起老夫了。”

说完,郝连峰怒哼一声,冷冷地盯着前方一条黑色人影,同时运转内力,身上衣袍顿时猎猎作响,绝强的内力在身周激起一阵旋风。

从郝连峰拾取外玄铁到他两次出掌,逼退厉无影,不过眨眼间的工夫而已。

这黑色人影正是精通移形换位之术的厉无影,他武功并没有什么出奇之处,但是凭着不知从什么地方学来的移形换位之术,在二十余岁时,便在南岭第一派的水月宫混了个堂主之位。

厉无影眼看将要到手的宝贝却被郝连峰中途拦下,不仅宝物没得到,还差点吃了郝连峰一记大亏。

不禁怪叫道:“桀!桀!刚才我可是先提醒过郝老的,只要郝老刚才不去挂念地上的宝物,我这点微末功夫自然也无法伤得了你!”。

郝连峰冷厉地盯了眼厉无影,又看了看五六丈外红光流动的天外玄铁,心中不免踌躇起来。

“哼!这天外玄铁可是郝某发现的,凡事也应讲个先来后到。就算我要这天外玄铁,凭你那点取巧的伎俩,还能从我手中抢走不成。”

说完,郝连峰抬腿就向地上的天外玄铁走去,为免夜长梦多,他还是决定先收起这玄铁再说。

“郝老有事好商量嘛,不知道令孙可否让你放弃这天外玄铁?”

厉无影说完,眼中寒光一闪,伸手向身后虚空一抓。

夜色中,一道纤细的蓝色人影被他抓到手中。厉无影看了郝连峰一眼,将手中之人往郝连峰眼前一送。

郝连峰顿时心中一跳,这不是自己的孙子又是谁。

只见郝千山耷拉着脑袋,气息均匀,像是睡着了一样。看来厉无影也忌惮自己,没敢下重手,只是点了他昏睡穴,制住了他而已。

郝连峰目中寒芒涌动,嘴角**了数下,望了望天外玄铁,又向自己的孙子看了看。

心中道:”看来这厉无影早就到了此处,只是一直隐在暗处而已,现在这厮又拿住千山要挟自己,宝贝常有,郝家的血脉却只有这一个,罢了……”

想到这里,郝连峰叹息一声,向厉无影冷声道:”好,这天外玄铁虽然是炼制神兵利器的不世宝物,但和我孙子的性命相比,根本是可有可无,天外玄铁你拿去便是!”

听了郝连峰这话,厉无影却不作声,脸上反而渐渐阴沉了下来,也不知在思虑什么。

“怎么?反悔了?还不放开他!”

郝连峰见厉无影仍然没有放开孙子的意思,不禁怒道,语气中带有一股凌厉无匹的气势。

“桀!桀!郝老,难道真以为厉某就相信你吗?只怕我这一刻放了令孙,下一刻你就取了天外玄铁,然后将厉某碎尸万段了。”

厉无影皮笑肉不笑地盯着一直蓄势待发的郝连峰冷笑道。

“那你待怎样?”

叱咤江湖数十年的郝连峰何曾受过此等要挟,盛怒中的他面上突然紫气大盛,全身骨骼一阵噼啪爆响,一股无形的气劲在身体周围波动开来。

正怒气冲天的郝连峰突然眉头一皱,随即哈哈大笑道:”看来今天还真是热闹了,你想独吞天外玄铁,还要问问山下之人是否答应。”

“哼!”

厉无影冷哼一声,愣了愣神,见郝连峰不像是使诈,心中暗道一声不妙。

暗道:”如今一个郝连峰自己都难以应付,等会上来更多高手,自己即使有幸拿到天外玄铁,怕也无命消受。”

想到这里,厉无影一咬牙,像下了一个极大的决心,突然右手向上一抬,”嗖!”地一声,其袖口绿光一闪,一支绿莹莹的袖箭冲天而起,直射入半空之中。

“嘭”

一道道绿色光环自空中爆射开,竟将一片天空映成绿色,即使数十里外也瞧得清清楚楚。见信号施放成功,厉无影心中稍稍一定。

郝连峰见厉无影施放信号,丝毫不搭理,反而转头向山下望去,只见一道人影在夜色中向山上激射而来,却不知是友是敌。

“哈哈哈,郝老头,数年不见,怎么功夫不见长进,缩头的本事倒长进不少。”一声苍老的声音从山腰传来。

话音刚落,一道褐色的人影激射而来,一儒袍白发老人突然出现在热气蒸腾的山顶,在郝连峰一丈处落下。

儒袍老人刚站定片刻,又一阵衣袂响动,十余名服色各异的江湖人士也跃落山头,但都只在二三十丈外远远望着,山头顿时热闹了起来。

郝连峰一见儒袍老人,紧皱的眉头一展,笑道:“让葛兄见笑了,奈何郝某孙儿命悬他手,事宜从权罢了。”

说完,又是一声苦笑,冷冷盯了眼正眉头紧皱的厉无影。

这儒袍老人正是以刀法名闻江湖的葛礼秋,郝连峰退隐江湖前也和其颇有一些交情,人称“葛一刀”。

“咦,此处虽然燥热,但空气却是清新甘冽,吸之令人如饮琼浆玉露!”葛礼秋深吸了口气,心中暗暗惊异。

他看了地上的天外玄铁一眼,回头向郝连峰道:“郝兄,刚才此处红光漫天,又是轰隆巨响,如此天兆异象,不知是否是有宝物现世?”

“宝物就在地上,传说中的天外玄铁便是此物,我背上这伤也是拜它所赐。”

郝连峰也不隐瞒什么,顿了顿又道:“此宝的其他好处就不多说了,若是此宝打造成宝刀,‘葛一刀’从今以后就是称为‘天下第一刀’也不为过了。”

说完,郝连峰有意无意的向对面的厉无影瞄了瞄。

“哦?竟是此物!”

听完郝连峰的话,葛礼秋又向离自己不远处的红色晶体望了望,眼中贪婪之色一闪而过。

“郝兄,我看这厉小子在这里委实碍眼,不如我帮郝兄打发了吧。”

说罢,嘿嘿一笑,一柄长约二尺的迷你型大环刀出现在左手中。

宽阔的刀身上寒光流动,一见便知是一柄不可多得的宝刀。

葛礼秋将手中大环刀一抖,刀背上的十余枚精铜环顿时叮呤作响,一阵刀鸣传出,竟夹着夺人心魄的金戈之声。

远处那伙武林人士一见葛礼秋如此声势,人群中顿时一阵**传来,不时有人往这边指指点点。

厉无影见两人三言两语地就结成了联盟,心中大急。

想想手中的棋子,又看看郝连峰那枯瘦而又阴冷的脸,眉头一展,向郝连峰道:“郝老,刚才的话可还算数?只要你帮我拿到天外玄铁,我就放了你孙儿。”

说完,一掌拍醒郝千山。

刚醒转的郝千山眨了眨惺忪的眼睛,迷茫地看了看四周,却发现爷爷和一名左手持刀的儒袍老者站在一起。

自己却被一黑衣人提在手中,脉门被制,内力也提不起来,不由急得大喊:”爷爷!”

“你这黑皮蠢货,快放开我,否则我爷爷定要将你碎尸万段,挫骨扬灰,哼!”

郝千山不停挣扎,向着厉无影破口大骂,他从小跟在爷爷身边,也见识了不少场面,平常看到别人对爷爷都是俯首帖耳、点头哈腰的,他自然不惧这区区黑皮蠢货。

郝连峰见此,向厉无影冷冷道:“姓厉的,若是你现在识趣放了我孙子,就此离去,我可以既往不咎,不然,凭我和葛兄联手,任你插翅也难飞。”

“哼,既然厉某敢来夺宝,就有把握保得性命,还是那句话,将天外玄铁给我,否则……”

说到这里,厉无影突然掌心一吐,一股阴柔的内力注入郝千山脉门。

郝千山只觉脉门一阵刺痛,随即全身经脉又痛又痒起来,体内犹如有数万只蚂蚁在噬咬般,浑身麻痒疼痛难忍,恨不得将身上的皮也撕下一层来。

小小年纪的他怎能承受住万蚁噬髓的酷刑,没坚持一会儿,经受不住的郝千山发出”啊!”的一声惨叫,立时晕了过去。

被厉无影提在手里一动不动,不知是死是活。

一线殷红的鲜血顺着嘴角溢了出来,滴在余热未消的岩石上,留下数点暗红的血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