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外飞仙

第三十八章 水云灵舟

就这样,郝千山的兴致越来越浓,一直心无旁骛地在密室内翻阅《炼器枢要》,不是太明白的,又从头看过,直到明白为止。

这《炼器枢要》虽然是炼器的基础要诀,也许对于平常的修仙者来说,还是极为简单明了的,可是郝千山并不是普通修仙者,而是连普通都算不上的修仙者。

一直到他糊里糊涂地修炼到开灵期六层,他都没有搞清楚过修仙究竟是怎么回事!

此刻看到《炼器枢要》中稍微艰深点的内容,若是没有前辈指点的话,郝千山自然是捣破脑袋也想不明白的。

时间就在郝千山苦苦研读中过去了,不知不觉,郝千山已经在密室中呆了六天!

其间,郝千山只出去了两次,每次都是到管事处领了两三天的食物。

这一日,郝千山正津津有味地看着《炼器枢要》火篇,突然密室内空间一阵波动,一张青色符箓浮现而出,在符箓出现的同时,空中传来昕兰师姐那温婉的声音!

郝千山见此,面上一喜,急忙收了《炼器枢要》,向厅内走去。

手中玉牌对着门口禁制轻轻一挥,禁制一阵波动后,吱呀一声打开屋门来!

门刚一打开,只见昕兰师姐那熟悉的身影出现在屋外!

“师姐,我正想找你呢!!”郝千山高兴地叫道!

“哦?找我!一人在这里不好玩吗?”昕兰低头轻笑道!

“才不是呢,我是炼器上有许多不明白之处,想问问师姐!”郝千山一脸兴奋道!

“哦!你这几天都在研究炼器枢要?”昕兰一脸意外。

“除了吃喝拉撒,其余时间都在研究!”

郝千山一脸坚毅之色,似乎完成了一件壮举一般。

昕兰用奇怪的眼神盯了郝千山一会,才笑道:

“今天时间太急了,我们要立刻回百花仙坊去!”

昕兰说完,伸手递给郝千山一个红色玉瓶,说道:

“这是我为你炼制的灵药,对开灵期可是大有益处哦!”

郝千山一愣,随即感激道:“谢谢好师姐,师姐之恩,郝千山永志难忘!”

郝千山接过红色玉瓶,满脸高兴之色溢于言表,揭开瓶塞闻了又闻!

良久,才在昕兰的催促下将玉瓶收入储物袋中。

突然,昕兰又一脸神秘兮兮地向郝千山道:“我这里还有几件东西要给你!不过……”

说完,昕兰脸上传来一阵坏笑!

“不过什么?好师姐!你尽管说,只要郝千山能做到的,即便是做不到的,赴汤蹈火也在所不辞!”郝千山口中这样说,心里却也这样想!

“这倒用不着你赴汤蹈火!”昕兰满脸沉吟,却也想不出让郝千山做什么!

只得说道:“等师姐想好了再告诉你吧!”

说完从储物袋中抽出一块青蒙蒙的青玉来,递给郝千山道:

“这是我给你拓印的阵法禁制书籍,你先收着吧!”

郝千山见此,又是一阵感动,想不到自己随口说说之事,这师姐也记在心上了!

不过郝千山接过青玉,见这似乎只是一块完整的玉石,却哪里有文字刻在其上!

拿着玉石,不由得疑惑地盯着昕兰。

昕兰见郝千山如此表情,似乎早有所料一般,

“这是玉简,当你修为进入人仙境界的道人阶段时,就可以使用神念阅读了,现在可不行!”

昕兰有一顿,带着语重心长的口气又道:“你也不要贪多,你现在需要做的便是提升法力,冲阶人仙境界!”

“人仙境界可是修仙者的一个门槛!过了便是仙,没过便是凡!修仙的艰难之处,想必你也是知晓一些。但我要告诉你的是:修仙,比你想象中的还要艰难千倍万倍!到时你就能体会道了,师姐也是希望你能早一日进入大道!”

“多谢师姐教诲!”郝千山面容一肃,向昕兰躬身致谢!

昕兰见此,也毫不避讳的欣然接受,“希望我的一片苦心你能明白!”

“好了,我们这就走吧,还有几位师叔在山门处等着呢!”昕兰说完,祭出青菱盾,载着郝千山向山门处飞射而去!

不一会后,百炼堂那雄壮的山门远远便进入眼前。

空中的郝千山遥见山门旁,五位穿各色服饰的修士,立在台阶之上,这几人似乎在谈论着什么!

昕兰脚下青菱盾一压,缓缓降落在众修士面前,刚站定,便向众修士敛衽一礼道:“让各位师叔久等了!”

郝千山见师姐竟叫这些人为师叔,当即也不敢怠慢,急忙也跟着昕兰拱手一揖道:“各位师叔好,斗胆让各位师叔久等了!”

郝千山请礼毕。

只听五位修士中一稍微年长的白须修士笑道:“哈哈,侯熄老弟,你说炎师弟收的徒弟就是这小子?果然是火灵之体,炼器的上佳之才!”

人群中一道似乎有点熟悉的声音哼道:“哼!上佳之才只是说他的本体火灵元力适合炼器,这也并不等同他有炼器的天分!”

郝千山定睛看这发话之人时,只见这人方额阔口,约四十左右,一身葛衣锦袍片尘不染,面色红润,头发漆黑,全身上下竟隐隐带着一股股火气,身上传出阵阵浓烈的火焰气息,像是刚从火中跑出来的一般。

这人正是几天前在知事厅外的广场上有过一面之缘,被侯霖称作师父的前辈!

此人虽是语气不甚和善,但郝千山观察其双目中透出的眼神却极为友善的样子。

想是这人可能与自己师父炎尘子有一些争强好胜的事情,不过对于小辈却也还是有长辈的风范的!

郝千山见侯熄如此一说,急忙乖巧地道:“晚辈资质愚钝,以后还望众位师叔多多指点!”

说罢,竟又跪拜一礼!

众人见郝千山如此,又是一阵哈哈大笑,“孺子可教也!以后不论炼器还是修炼上的疑难,尽管问我等就是!”

“谢众位师叔厚爱!”郝千山又是一礼!

当即,昕兰为郝千山一一介绍众位师叔前辈。

那稍微年长的白须修士是炎尘子的大师兄,风师叔。而那气息最为浓烈的,便是侯霖的师父侯熄。其余之人气息较之二人稍弱,分别是于师叔、甘师叔、昊师叔。论气息浓烈程度,这几人都远超昕兰,甚至似乎还在师父炎尘子之上!

尤其是那叫侯熄的师叔,一身烈阳般的气息似乎要喷发出来一般,让近在几丈之内的人都感觉危险无比!

而那白须的风师叔,一身气息若隐若现,竟给人一种琢磨不定的感觉!

看着这几位师叔,郝千山心中暗暗判断到:

这些师叔应该都是仙人级别的存在。

再看这五人发出的强烈不一的气息,这白须风师叔只怕是仙人后期,甚至是后期巅峰的修为;

这侯熄师叔,修为应该是仅次于风师叔,其余几位师叔,仙人初期修为的可能不大,最有可能都是些仙人中期修为的存在!

这几位师叔的实力,放到任何一个地方都是一股非同小可的力量,不知这五位师叔一起到百花仙坊去有什么要事!难道有什么大事会发生在百花仙坊?

郝千山将众位师叔的修为实力估了个大概,却又担心有什么大事将要发生!

众人寒暄一阵后,侯熄示意旁边手握护山白旗的侯霖打开山门禁制。

侯霖当即奋力挥动白旗,白旗光芒急闪,侯霖又双手一抛,白旗立时飞入山门上空云雾之中,只听云雾中风声呼啸,片刻后,山门禁制如波浪般波动起来,不一刻便显出山门出口所在。

风师叔见山门打开,手中抛出一辆金光闪闪的迷你型小舟来。

风师叔将小舟抛出,又伸指向其一点,一声嗡鸣后,小舟应指而长,变为一条可乘坐十余人的大舟。

此时小舟变大,郝千山才发现,在这大舟之中,舟头舟尾一字相连地建有六间密室,令郝千山奇怪的是,舟头一间密室,不论大小外观都与其余五间大为不同。

风师叔见小舟变大,嘴角一笑,双手十指连弹,数十道蓝莹莹的光线没入大舟之中,大舟随即周身蓝光一盈,大舟四周竟生出一圈蓝色光晕,将大舟完全包裹起来!

风师叔见此,当先便向大舟内跃去,稳稳地站在舟首!

“哈哈,大师兄的水云灵舟还真是神妙无比!我们也上去吧!”

于姓师叔一声哈哈,当即也跃入舟中,其余师叔也鱼贯而入!

一旁看得目瞪口呆的郝千山被昕兰一把提住衣领,腰肢一扭,如春风柳絮般,也跃上水云灵舟内!

几位师叔也丝毫不客气地,不待这水云灵舟主人安排,身影一闪便各自进了一间密室,大有不到目的地便不再出来的意思!

昕兰二人由于是晚辈,在前辈师叔面前倒也不敢如此放肆失礼,只得默默地站在风师叔旁,不作一声!

风师叔见此,向二人道:“你二人就到中间那间密室去吧!”

说完也转身进了舟头那间别致的密室中。

片刻后,水云灵舟外围蓝色灵光一紧,向百花仙坊方向疾驰而去。

速度之快,郝千山也是平生仅见,照此速度计算,如果路上不出什么意外的话,看来用不了三日便能到达百花仙坊!

不过令郝千山惊奇的是,身在这水云灵舟中,竟感觉不到一点摇晃,也没有因为水云灵舟突然疾驰而对脚下产生牵扯之力!

“别再愣在这里了,进屋吧!”一旁的昕兰连声催促道!

说罢,拽起郝千山衣领,身影一动,便没入其中一间空闲密室中!

“师姐,这水云灵舟,是什么等阶的法器,竟如此神妙?”郝千山一进密室,便迫不及待地打听这水云灵舟的等阶来!

“法器?咯咯!”昕兰一声轻笑,又反问道,“你认为呢?”

“至少也是一件高阶法器吧!”郝千山脱口道!

“再猜猜!”昕兰一脸神秘的笑意。

“不对吗?难道是灵器!”郝千山心中一动,连说话的声音也有点颤抖!

————————————————————————————————————

今天第二更!求票!求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