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外飞仙

第四十八章 浣血魔塔

刚落在山头上,郝千山全身灵光一阵闪烁,顷刻间便又恢复人形。

嘭!

一张青灰色的符箓从空中飘落,哧的一声,消失在空中。

郝千山叹了口气,没想到这飞行符才用了不到两个时辰,便耗尽了蕴含其中的灵力。

……

郝千山一路狂奔不停,为了早日回到师父炎尘子处,郝千山根本就不走大道小路。

而是向着百花仙坊的方向直线前行,一路行来,郝千山遇山翻山,逢林穿林,见水涉水。

这些对于郝千山来说,比起天姥山脉中的密林,不知要好走多少倍。

郝千山这一路几乎是毫无阻滞地施展着被他改成十六步的游龙步,加上充分调用丹田内蕴藏的火灵之力,仅不到一天的时间,郝千山便奔出了千余里路。

——————————————————————

轰隆,一声巨响传来,数丈大的雷电尽皆轰在金锥之处。

瞬息便将金锥淹没在数丈大的雷光之中,声声霹雳巨响从雷光中隆隆发出,无数雷电在雷光中穿进穿出,巨大雷光外围,无数手臂粗的电弧弹射游动,声势好不骇人。

雷鸣声中,时而夹着一两声怒吼。

过得半个时辰后,雷光中的怒吼声渐渐消失,最后,一声惨叫自雷光中发出,直冲云霄。

看得一旁的朴弦瞳孔一缩,但又满脸担忧之色,“哈哈,这辛封子在这雷电之中,除非他有覆地仙的修为,否则,以他入地仙初期的修为,仙根怕是也被炼化得干净了!只怕把这浣血魔塔也炼坏了!”

“哼!!你当浣血魔塔是一般法宝吗,这可是一件灵宝级别的魔器!即便雷电威力再强上十倍,浣血魔塔也会丝毫无损的!”花白衣冷哼一声,脸上一丝异色一闪而过。

再过半个时辰,雷光在雷声中渐渐缩小。

最后,一道残余雷光劈在地上,一闪而没。

至此,所有雷电终于消散殆尽。

雷光消失的地方,出现一灵光暗淡的银色圆盘,正是风火轮,而风火轮下面,一件黄色金锥浮在空中,二者虽然灵光暗淡,但却是丝毫无损的样子。

花、朴二人见此,一怔后,花白衣玉手一挥,一道绿光向风火轮疾缠而去,竟丝毫没有将风火轮下方的金锥放在心上,仿佛根本就没看见金锥一般。

朴弦见此,虽感意外,但还是急忙喷出一道红光,径直向风火轮下的金锥扑去。

一红一绿两团光芒,先后飞回二人手中,花白衣急忙一收绿光,周身绿芒一闪,几个闪动后,整个人变为一个白点,消失在天边尽头。

朴弦见花白衣突然遁走,只道是花白衣消耗法力过度,怕了自己才急忙遁走,连浣血魔塔都不要了。

片刻后,一道红光向花白衣消失的方向激射而去,空中留下一声暴怒异常的吼声,“花白衣,你个贱人,还我浣血魔塔来!”

——————————————————————

百花仙坊中间最大的阁楼中,三名白衣修士分坐在一间密室中,坐在下首的其中一人,正是被钱澧大败的花百岁,他此刻像似恢复了元神一般,但是双目中却略显神光暗淡之色。

而另两人,却均是白纱覆面,秀发披肩,全身浮凸玲珑的女性修士,只是见两女凸显在外的身形,便知两人必有倾国倾城之貌。

三人坐在密室中一言不发,气氛沉闷之极,良久,坐在上首的白衣女修才缓缓道:

“共出去五人,伤了两人,陨落了一人,白衣到现在还没回来,难道也陨落了?”

说话之人正是百花仙坊坊主苏百花!

另一女人却是半个多月前惩戒那红袍女子的花白灵。

“这百炼堂就有那么大的实力?还是有高人相助?”花百灵若有所思。

“白衣成名子寰仙界数百年,凭她的修为和经验,应该有什么事耽搁了一下,况且她还身具碧灵雷木法宝。”花百岁缓缓道,声音显得苍老无比。

“我们这次虽然也折损了一名地仙,但是,百炼堂也不好过,若花仙子顺利的话,百炼堂应该有三名地仙级长老已经陨落了!”花白灵娇滴滴地道。

就在三人说话之时,突然,密室中一阵空间波动,白光一闪,一白衣女人出现在密室中。

只见此女白衣裹体,白纱敷面,双目冰冷,长发披肩,全身娇俏玲珑,真如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女一般。

此女正是急遁而走的花白衣,花白衣一现身而出,身形连晃几下,几欲摔倒,眉宇间尽显疲累之色。

花白衣略稳住身形,躬身向苏百花道,“参见坊主,白衣幸不辱命,侥幸杀了那辛封子!”

“侥幸?”三人异口同声,脸上均露诧异之色。

“我追上辛封子时,恰巧碰上朴弦!这朴弦也是为了浣血魔魔塔而来的,我二人合力之下,在我耗费了大半截碧灵雷木的情况下,才将辛封子灭杀掉。”

“辛封子只是立地仙初期修为,还得你两人这般大费手脚?”苏百花不竟疑惑道,花百岁二人也是一脸迷惑之色。

花白衣轻叹一口气,手中白光一闪,一轮银色圆盘出现在其玉手之中,正是辛封子的风火轮。

“这是我从辛封子处得来的风火轮,想不到钱澧竟把这件极品灵器给了辛封子。要不是这风火轮,我也不用这般耗费灵力才灭杀了他。”花白衣恨声道。

“看来百炼堂还真是出了老本了,也不知那赵越给了百炼堂什么好处,明知是个坑也要往里跳!”坐下首的花白灵不解道。

“哼,百炼堂只怕志在我百花仙坊,钱澧是个无利不起早的人精!”苏百花冷冷道。

“既然如此,那我呆会去把百炼堂这个百花分堂灭了!省的看了心烦!”花百岁面上红光一闪,狠声道。

“那到不用,那样做会给其他宗派落下口实,也会坏了我百花仙坊数千年的声誉。”苏百花缓缓道,似乎另有打算一般。

“浣血魔塔乃是我百花仙坊千年的传承之物,赵越想迫我交出来,简直白日做梦,我宁愿百花仙坊毁了,也不能失了传承之物!”苏百花语气显得异常坚定。

花白衣三人见坊主说出这番话来,眼中均闪过一丝异色。

“钱澧要拿假浣血魔塔来我百花仙坊,他尽管来就是,即使子寰修仙界鬼魔两道都知道浣血魔塔在我手上,也不能把我怎样!”

“我看这次赵越也是耐不住了,否则也不会将浣血魔塔之事透露出去。所以,我们主要的敌人还是赵越那帮人。”

花白衣冷冷道,三人似乎对花白衣冰冷的语气习以为常般,竟一点也不介意。

“恩,花妹妹说的不错,我们还是保存好实力,专心对付赵越那帮人,百炼堂暂且就让他们闹去吧!看他能闹出什么名堂出来!”

苏百花一脸阴霾,眼中白芒急闪不定。

说罢,伸手一挥,一道白光闪过,一道禁制将密室内四人罩住。

随即,苏百花张口吐出一团刺目红光,红光在其头上缓缓停下来,红光随即一敛,一尊血红色的玲珑宝塔出现在四人头顶上空。

血红宝塔四面五角,塔顶尖端处,一颗血红色的珠子发出道道红光,映得宝塔全身通红。

在苏百花吐出血红宝塔时,花百岁等三人俱都神情凝重,尽显一副慎重之态。

苏百花又冲血红宝塔一点指,宝塔应指一闪,忽地变得足有半间密室大小。

血红宝塔表面红光婉转流动,道道血色符文闪现而出。宝塔顶处的血红珠子突然发出一声幽鸣,声音追魂摄魄。

密室中四人一听血红珠子发出幽鸣之声,当即各自化为一道白光,一没而入宝塔之中。

室内又恢复了沉寂,血红宝塔红光闪闪,静静地浮在密室中一动不动。

——————————————————————————

百炼堂外凤离山,一处极为隐秘之地。

一灰一黑两道人影背向而立。

“所托之事,钱道兄都办好了吧。”

一男子低声道,听这声音苍老无比,发音之人竟似老态龙钟之人一般。

“赵道兄但请放心,我钱澧这点事还是有能力办到的!”这说话之人竟是百炼堂大长老钱澧!

钱澧顿了顿,稍微犹豫一下,转身向着黑衣人道,“不过这次我百炼堂折损了三名长老,筹码要另外商量一下!”

“哼,当初可是说定了的,你想反悔?”赵姓黑衣人声音突然提高了数倍。

“哼,之前可没料到百花坊有如此多地仙级人物!”钱澧面无表情地哼声道。

“那你要怎样的条件?”黑衣人略一犹豫后,口气不竟一松。

“事成之后,浣血魔塔借我观摩一年!”

“观摩一年?你这不是强人所难吗!!”赵姓黑衣人似乎有点动气。

“哼,我百炼堂三名入地仙级别的长老,难道还不值得观摩浣血魔塔一年?”钱澧也不竟气往上冲!

“借你观摩一年倒也未尝不可,不过……”赵姓黑衣人说到此,话音突然一停。

“不过什么?”

“浣血魔塔乃是我宗传承之物,不能借于外人,否则,我也不好向长老们交待。这样吧,钱道兄可到我宗内观摩一年如何?”

“好,只要给我观摩一年就行,至于在什么地方观摩还不都一样!”

“告辞!”

说罢,钱澧化为一道灰光,在空中一闪即逝。

赵姓黑衣人看了眼钱澧离去的方向,嘴角露出一阵笑意,随即,遁光一闪,也消失不见。

————————————————————————

此刻,百花仙坊内,空中早已不见那些采花施肥的白衣女子,而通往百花仙坊的路上,却有三五成群的修士不断涌入坊内,整个坊市不知何时,突然热闹非凡起来。

坊内的百炼堂,此刻正厅门大开,门口挤满了数百修士,争相向厅内挤去,生恐落在后面一般。

只听人群中两位中年修士议论道,“听说明天拍卖会就要开始了,据说有一件灵宝级别的魔器要拍卖。啧啧,这可是千年都难得一见啊。”

另一人叹了口气道,“唉,以咱们这点身家,只能看一看这魔器了。不过既然都来这里了,我们还是进去凑凑热闹,魔器我们是指望不上的,但说不定有其他我们买得起的宝贝呢!”

就在二人议论纷纷时,突然,身后人群突然传来一阵**,后面一干修士纷纷向两边飞跌而出。

“都给老子滚开!”一声粗狂的声音传出,直震得众修士耳中一阵嗡鸣生疼!

——————————————————————————————————

第二更,求红票,求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