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外飞仙

第六十三章 进阶人仙

“轰!”

郝千山感到脑海深处传来一声轰然巨响,似乎有什么东西撞到了身体上一般,随即恢复了对身体的感应。

郝千山本来感觉轻飘飘的身体,此刻重量突增,再加上快速奔跑时产生的冲劲,就有如在身上突然加重了数百斤一般。

这变化突如其来,不及防的郝千山当即一个踉跄,差点扑倒在地。

郝千山脚下游龙步一停,外室大厅内顿时又恢复了安静,除了空气中留下的阵阵热气,竟似什么也没发生一样。

郝千山看了看全身四肢,好好的,却哪有什么光焰缠绕。

“奇怪,刚才究竟是怎么回事?”郝千山一脸疑惑。

当即神念一动,查探起体内状况来。

郝千山神念刚动,立时被吓了一跳,不知何时,自己神念竟比以前强大了数倍。

惊疑中的郝千山神念向丹田内一探,当即目瞪口呆起来。

此时,在他那丹田之内,一团鲜艳夺目的红色火焰正发出道道刺目红芒,红芒从红焰上喷射而出,没入丹田附近各道经脉中。而此刻他全身的经脉,也全都红光闪烁,竟似被烧红的铁管一般。

丹田内的那团红色火焰,看其颜色和品质,不知比之前那团红色气团凝厚了多少倍。

郝千山见丹田和周身经脉竟如此状况,心中一喜:“难道我已经突破到人仙境界了?”

郝千山急忙神念向脑后灵台上一扫,只见一全身火焰翻滚的小火人正站立在金黄色的灵台之上,道道火焰在小人身上翻滚浮动,似乎想冲出小人身上一般。

一团淡紫色云雾漂浮在小火人头顶上空,云雾中时而闪过一道紫色电光。

这火焰小人的模样竟与自己一般无二,正是他刚才漂浮在空中时观察到的自己。

见此,郝千山当即忍不住大笑起来。

没想到无数人苦修数十年都不一定能凝结出的仙根,他却在不知不觉中便凝出了来。

这开灵期凝结仙根的事情,乐翼自然早给郝千山说过,并且还给他详细的讲解过凝结仙根后的种种注意事项。

此刻见灵台上刚凝出的火焰小人周身火焰喷射,一张红脸上无精打采的样子,这小火人似乎随时都有可能消散一般。

郝千山立刻盘膝坐在地上,双目一闭,游龙决在体内缓缓运转起来。

他可是非常清楚这刚凝出的仙根,就有如初生的婴儿一般,全身脆弱无比,稍一不慎,便会溃散消失。

到时,不但全身灵力大损,就连修为也会重新退回到开灵期,而且要想再次凝聚出仙根来,不知要比之前困难多少倍。

通常,在修士冲阶人仙时,都会有一个高阶长辈在旁边为其护法,以便帮助其养护仙根,不致其功败垂成。

几个月后,郝千山睁开血红的双目。

经过几个月不断地运转游龙决,在郝千山体内火灵气的滋养下,灵台上的小火人终于变得凝实稳定起来。

小人身上的火焰也全都收敛进其体内。

郝千山神念扫视着灵台上的小火人,满脸的兴奋之色。

突然郝千山右手一动,满手的银光闪烁。

郝千山望着手中的离火轮,现在他终于有了人仙境界道人初期的修为,正好可以看看这离火轮。

郝千山神念向离火轮中猛力一刺,离火轮发出“叮”的一声长鸣,一道神识印记便刻在了离火轮之上。

只有在法器上刻印了神识印记后,这法器才能由刻印之人随意驱使,将神识刻印在法器上,在修仙界称为法器认主。

只要这离火轮刻上了他的神识印记,即便是遇到真人初期的敌人,也不能将这离火轮强夺而去。

而且在有必要的时候,只要郝千山神念一动,便可随时引爆离火轮。

郝千山将刻上神识印记的离火轮收入储物袋中,又从储物袋中拿出五六件各色法器来。

除了青菱盾外,这些法器都是乐翼随储物袋一起送给他的。

随即,郝千山将这些法器一一刻上神识印记,又收入储物袋中。

郝千山心中略一计算,一年之期只剩下三个多月。

想到师父那双夺人心魄的眼神,郝千山心中一紧。

神念一动,离火轮叮地一声浮在空中,银光耀目。

数月未动的郝千山一抖衣袍,站立而起。

一阵悉悉索索声中,竟从衣袍中落下无数黑色泥块,郝千山一怔,“想不到升阶到人仙时,竟从体内排出如此多的杂质污垢!”

郝千山看了看四壁光亮的禁制,找到室门所在位置,当即伸手一挥。

“锵!”

离火轮带着一道红光,击在禁制上。

禁制上红光一闪,竟纹丝不动,这堪比高阶法器的离火轮竟对禁制丝毫无用。

郝千山见此,脸上并无惊讶之色,又伸手一点空中离火轮。

“叮!”

十余枚剑刃自离火轮周围冒出,郝千山又神念一动,离火轮一阵红光闪动,在空中急速旋转起来。

一道道灵诀自郝千山手中狂打而出,一闪没入高速转动的离火轮中。

“咝!咝!”

离火轮切在空气上,发出阵阵咝响。

看着空中旋转地离火轮,郝千山略一犹豫后,神念一动,从储物袋中飞出两件黑色法器!

郝千山向这两件法器狠狠两点,急忙又向空中离火轮一挥。

做完这些后,郝千山游龙步一催,只一个闪动,便进了内室之中。

两件法器带着两道黑光,向室门处飞撞而去,而高速旋转的离火轮,则带着咝咝破空之声紧随其后。

“轰隆隆”

两声巨响从室门处传来,两件中阶法器在撞到禁制之上时,竟双双爆炸开来。

一波波浩大的灵力波动自外室传来,击在周围禁制之上,直震得四壁禁制一阵乱晃。

只见外室中,黑光白光如惊涛骇浪般,不停闪烁翻滚,不时撞击在外室墙壁之上,似要将整个密室翻转过来一般。

即便郝千山早有准备地躲在内室之中,也不免被这强力波动的灵力压得一阵头晕目眩。

巨响声中,一道道嘎嘎的金属摩擦声清晰地传出,正是离火轮切割在禁制上发出的异响。

瞬息后,刺啦一声破响从外室传来,离火轮终于在禁制上切开了一条缝。

紧接着,室内禁制突地连续闪动了几下,墙壁上光亮的禁制就此溃散。

禁制一破,室内无处宣泄的暴虐灵气顿时找到了突破口,齐齐从石门宣泄而出,风卷残云般冲室外而去。

室内顿时伸手不见五指,郝千山神识一动,离火轮化为一道银光飞射而回。

当即,郝千山脚下一晃,八步游龙步急闪而出,向室外冲去。

郝千山刚冲出室门,便觉眼前白芒一闪,似有一光亮之物向自己激射而来。

也不管飞射而来的是何物,郝千山当即神念一动,手中离火轮“锵”地一声飞迎而上。

“哗!啦啦!”

一声脆响传出,紧接着地上传出“噗噗”两声,只见坚硬的青石地上插着两片薄如蝉翼的动物翅膀。

郝千山抬头一望,只见一只巨大的萤火虫拦在面前,那透明的尾腹中,道道电光在其内翻滚闪动,一双绿色的复目紧盯着自己,发出森然绿光。整个通道竟被其堵得满满的,大有只能踩着它的尸体而过的意思,。

“哼!”

郝千山一声冷哼,伸手一点空中离火轮,离火轮呼啸一声,向着前面巨虫横切而去,脚下游龙步一晃,毫不停留的向前冲去。

刚吃过离火轮亏的萤火虫见离火轮横切而来,眼中闪过一丝惧色。

背上双翅一抖,竟一下飞腾而起,紧紧贴在过道顶壁之上。

眼见郝千山和离火轮就要从萤火虫下方一闪而过,突然,一声霹雳自萤火虫体内传出,一道白色电光向着郝千山激射而下。

郝千山见此,当即神念一引。

“啪!”

电光击在离火轮上,离火轮银光一闪,电光竟诡异地反弹而回,向萤火虫射去。

这一耽搁,郝千山在过道中几闪,便失去了身影,只留下萤火虫的啾啾怪叫声在青石小道后。

几个呼吸的时间,郝千山早已穿出青石小道,到了圆厅之中。

郝千山刚一现身圆厅之内,只见圆厅周围的各条青石小道中,光芒不断闪动,竟从青石小道中爬出一只只巨大的萤火虫来。

其背上薄翼挥动,发出嚓嚓的金属摩擦之声,精钢般的脚爪踏在青石之上,叮叮碰撞之声响彻石厅。

十余只萤火虫薄翼齐动,雪亮的刀翼上光芒晃动,空气中顿时弥漫着阵阵死亡的气息。

这些萤火虫训练有素一般,在圆厅内形成一个弧形,凶神恶煞般向郝千山合围过来。

见前路被萤火虫完全挡住,郝千山倒吸一口凉气,眼角不自觉地**数下。

洞府中传出如此大的响动,这黑岭仙姬此刻还没现身,莫非她身在他处。

郝千山不由得心中一松,紧紧盯着四周萤火虫,体内法力向手中离火轮倾注而去。

又一手在腰间储物袋一抹,青光流动的青菱盾扣左臂之上。

青菱盾在手,郝千山胆气不由一壮,一扬右手离火轮,吸满火灵之气的离火轮顿时火光狂闪,在郝千山头顶上空盘旋飞舞。

本来向郝千山围过来的十余只萤火虫见此,前进的身形一顿,看了看空中火光闪烁的离火轮。

旋即,十余只萤火虫口中出“啾!”地一声怪叫。

萤火虫身上翅膀一震,怪口一张。

一阵“噼啪”声中,圆厅中白光急剧忽闪,十余道白色电光自萤火虫口中喷出。

——————————————————————————

第一更,求票求收藏